1 第一章:贼老天!

“东西准备好了吗?”冷淡的女声传来。

  一个身着一身白大褂的男子手里抱着一个文件夹说道:“都准备好了。”

  凤玖凰颔首,卡其色的风衣轻轻浮动,目光淡然的直视前方。

  洁白的实验室里,站着几个人,手里都拿着本子,目光落在自己面前的机器上,手上在不停地记录着什么。

  见来人,几人停下了手上的动作,点点头道:“凰姐。”

  “数据都一切正常吗?”凤玖凰走到主机旁,纤细修长的手指落在了键盘上。

  一个男人揉了揉酸疼的脖子,嘴角的笑容可见:“正常,可以启动了。”

  “那就好好休息一下吧。”凤玖凰也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她所需要看的数据也通通调了出来,唇角勾起一抹笑容。

  “凰姐是打算请我们出去吃一顿吗?”之前说话的那个男人眼眸亮晶晶的。

  凤玖凰轻笑一声,冷漠的气质被打破,声音也染上了一丝温度:“好,我请客,收拾一下走吧。”

  “哦,yes!”几个人连忙放下手里的东西,去收拾去了。

  片刻,几辆车停在了“凰家”门口,耀眼至极,下车的人也都是俊男靓女,形成了一道迷人的风景线。

  凤玖凰微微眯起眸子,唇角微勾,前面接待的人早已经排着整齐的队伍了。

  “可还满意?”

  “凰姐的招待,我们怎么可能不满意?”

  凤玖凰目光落在言霖身上,唇角微勾,略微颔首,几人就去了“凰家”三楼上。

  三楼专门吃喝玩乐的地方,这时里面的人已经早就被清理了出去,这时里面就只有他们这群人,哦,还有一身红色锦衣的帝凌霄。

  言霖眨眨眼,有些懵逼,这惊为天人的男人哪来的?怎么还没有清走。

  “凰姐,这是?”

  凤玖凰撇了一眼一群人,声音轻轻的:“我男人。”

  “……”敲,这可是大新闻呀!!

  帝凌霄耳尖微动,目光这才落在一群人的身上,对于凤玖凰的话是听得清清楚楚的,但是他没有说什么。

  凤玖凰迈着步子走到他的身边坐下,红色的长裙叉开露出白皙的大腿,在灯光下有些晃眼。

  “阿霄,人都来了。”

  帝凌霄朝一群人点点头,有没有说话。

  迫于帝凌霄身上的气势,一群人也不敢怎么接近,只得自己去玩自己的,当然言霖还朝凤玖凰眨眨眼,示意一起去玩。

  凤玖凰轻轻的撑着下巴,晃了晃手里的酒杯,一个眼神扫过去,言霖就明白了,耸耸肩也去玩自己的了。

  “不想去?”帝凌霄手里也端着一杯酒,却不见一丝违和之感。

  “陪你不好吗?难道,你想我去?”

  轻轻垂着眸子,手上的动作顿了顿道:“和本尊无关。”

  “嗯,我就是看你一个人坐在这里可怜兮兮的,是你自己想多了。”

  凤玖凰一手搭在沙发上,一手执着高脚酒杯晃动着,漫不经心的目光落在了玩乐的几人身上。

  ……

  凤玖凰的目光落在言霖身上,略微颔首道:“东西都准备好了?”

  言霖点点头,再次垂眸计算着手里的数据:“准备好了。”

  “那好,现在开始吧。”凤玖凰手里拿着一个黑漆漆的东西,看不真切,只叫人以为是一个小黑球。

  这个东西是她专门去昆仑山上取来的,蕴含着稀薄的灵力,可以帮到他们。

  灵力这个东西还是古籍上所记载的,他们现在所处的地方,据说是在几万年前,灵力就干枯的,以至于修仙文明直接断层消失,世界进入科技时代,在迈向星际科技的方向前进。

  凤玖凰将小黑球镶嵌在机器的一个凹槽里,伸手牵着帝凌霄,冲他笑了笑。

  帝凌霄动了动唇瓣说道:“你其实不必跟着本尊的。”

  “这是我自己想好了的。”凤玖凰扬了扬唇,眼中闪动着的光芒很亮,很耀眼。

  帝凌霄微微垂着眸子,反手牵着她,紧紧的。

  言霖站在一旁,面色严肃:“凰姐,你要一起走?”

  “嗯。”

  “那,老爷子那边如何交代?”

  “我已经和他们谈好了。”

  “可是……”

  凤玖凰皱了皱眉头,打断了他的话:“行了,开始吧。”

  言霖张了张嘴,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她做好的决定就没有改变的时候。

  坐回主机旁,手指飞跃,几串数据滚动,只见那个巨大的机器瞬间启动,一股能量顺着凹槽的地方往上延展。

  再见,那个机器已经消失在了空中,只留下空空荡荡的地方,留在言霖的眼中。

  他抿了抿唇瓣,握紧的拳头一下子砸在了桌上,实验室外面等着的众人也跟着进来了,看着空荡荡的地方也沉默了。

  “我们应该帮凰姐处理好这边的事情的。”一个长相俊朗的男人勉强的扯了扯嘴角,拍了拍言霖的肩膀说道。

  “白谦,为什么,她为什么一定要走啊,就不能留下来吗?”

  “她应该有她必不可走的理由。”白谦默了默说道。

  “是因为那个男人吗?她为什么,为什么就,不能回头看我一眼呢?”言霖闭了闭眼,有些无力的说道。

  ……

  凤玖凰只感觉到灵魂有一股撕裂感,也不知道漂了多久,只知道灵魂不断受到扭曲,一股拉扯之力袭来,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以上情节,则是凤玖凰的回忆。而现在嘛,浑身酸爽的凤玖凰看着手上那个黑不溜秋的小鼎,有些晃神,她并没有想到这么他们可以这么容易就来到这个大陆上。

  她现在所在的是兰越大陆上的低等大洲,兰越大陆共有十九个大洲,其中低等大洲七个,中等大洲五个,高等大洲四个,超级大洲三个且呈三角形,中间海域上空有个天空城。

  低等大洲,每个大洲都有一个洲主和国主,因为每个大洲都有一个守护国,且每个大洲的地域特性也不同。例如:凤玖凰所在的这个低等大洲则是主打修炼木系,依次,风系,雷系,火系,金系,水系,土系,木系。

  凤玖凰是木之国凤王府的小公子,因一纸婚约,被未婚妻百里惜算计在凤王府被除名赶出府。

  其实在凤玖凰看来,那一纸婚约不过一个笑话,毕竟她一个女子是不可能娶女子的,但她仍对百里惜很好。

  而她在十岁时,原本的凡域境三层修为不知为何一下消失,五年间,无论用什么方法都不能在修炼,也让她原本的天才之名一下子落入了尘埃,成了一个笑话,翻不了身的废柴。

  在这之前,凤玖凰,百里惜还有太子赵尧珂三人一直都是较好的关系,至少是青梅竹马。

  但是刚好在十岁那年,凤玖凰废了,几乎是同一时间赵尧珂和百里惜就被灵华宗收为内门弟子,从此天差地别。

  凤玖凰也从来都没有想到百里惜竟然会狠心废了她。

  凤玖凰摸了摸下巴,沉思着,片刻,嘴角上扬露出一抹笑容,不怕,姑奶奶来了自然会慢慢的陪你们玩的。

  至于手上的东西,那就要现世现报呀,既然敢吸她的血,怎么能没有一点教训呢?

  “清荷,把这个东西扔到火炉中。”凤玖凰轻轻的靠在软榻上潋滟上扬的桃花眼中满是慵懒,优美如樱花的嘴唇,细致如美瓷的肌肤,在缥缈的红帘下透着极致诱惑。

  “是,少爷。”名叫清荷的女子一身淡青色的丫鬟装,灵动的眼眸转了转,淡淡的垂了下去。

  是有什么不一样了。

  清荷从凤玖凰的手中接过小鼎,打开炉子,将小鼎扔到了火中,瞬间便被火舌吞没了。做完这一切,清荷轻轻的退到了一边。

  凤玖凰抬了抬眸子,有些无聊。

  时间一秒一秒流逝,“少爷,这,您看……”待清荷拿出完好无损甚至看起来鲜亮了那么一丝的小鼎递到凤玖凰面前。

  凤玖凰挑了挑眉,修长的手指挑过清荷手中的小鼎,将它把玩在手中,嘴角划过一抹邪肆的笑。

  “你先下去吧!”凤玖凰看着立在一旁等待吩咐的清荷,眼眸闪了闪,挥手让她先下去了。

  清荷向凤玖凰福了福身,退出了房间,顺手关上了门。

  “帝凌霄要不要出来说清楚!”凤玖凰用力捏着手中的小鼎漫不经心的说道。

  “啧啧,才半日不见,想不到小凰儿竟如此想念本尊啊!”帝凌霄一身红衣,在凤玖凰眼中显得无比的骚包。

  帝凌霄顺势“瘫在”了不远处的软榻上,凤眼轻挑,眼波流转。

Next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