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第一章 人生新目标:抱大腿

在江城,林家的下场一直为人津津乐道。

  “他们自以为选了个好的靠山,却没想到傅家胜出的继承人是那个瘸腿继子,哈哈哈!”

  “他们以前对傅铭谌赶尽杀绝,现在落得个家毁人亡的下场,纯属活该!”

  “现如今傅铭谌权势滔天,谁人敢惹?逃掉的那个林橙禾......迟早要被抓回来折磨!”

  “......”

  无人知晓,那个逃掉的林家二小姐,在苟且偷生五年后,已经意外回到了一切还可以挽回的时候。

  ......

  林橙禾在A大报名日这天,偷溜进了法学院大楼。

  挨层寻找,爬到三楼的时候,在楼梯拐角处的办公室,正好听到了有人在提及傅铭谌的名字。

  “要不是因为他家里的背景,他能到我们学校来当客座教授?就他的资历也配?”

  “那可不是吗,这种人全部是靠着家庭背景才能走这个后门,要论他的真本事......一个瘸腿,有什么资格?”

  “谁让学校领导全都向着他呢,还有那些个女学生,一个个的看他长得好看就选他的课,上学年他的课又是选课率第一!”

  林橙禾皱起了眉。

  没想到傅铭谌未掌权之前的日子这么不好过。

  必然是傅家另一个继承人傅候晋派人传出了什么风言风语,才会造成现在的状况。

  本着自己现在已经要专注抱大腿的目标,怎么说傅铭谌往后就是她的靠山了,靠山被人背后说闲话,她也得站出来维护几句。

  还没忘记礼貌地敲敲门,然后也不管办公室里的人是什么反应,林橙禾直接推开门进去了。

  里面坐着三个男教师,一个秃顶,一个有啤酒肚,还有一个肥头大耳,看着年纪也不是很大,但这个外形实在不怎么样。

  “你是谁?”

  三人都被惊到,但也赶紧收起了自己那副嫉妒的嘴脸。

  林橙禾微微一笑:“三位老师,我是A大中文系大一的学生,林橙禾。”

  “你是中文系的?跑我们法学院办公楼来做什么?”

  “报告老师,我来找人。”

  林橙禾这张脸的欺骗性很高,至少在外人看来不止明艳动人,还有着少女的天真明媚。

  几个老师的态度稍微好了点。

  秃顶老师说:“找谁啊?我可以帮你问一问。”

  林橙禾站在门边,笑容扩大:“就找你们刚才说的那个走后门、靠背景、资历不配的,傅铭谌客座教授——不知道几位老师现在是什么职称啊?我应该怎么称呼你们?”

  三人的表情变化实属精彩。

  一阵青一阵紫急速变换,看起来还有口气堵在他们的胸口发作不出来。

  林橙禾刚才一听就猜到了这几个人年纪肯定比傅铭谌大,但却没有像傅铭谌一样已经成为了客座教授,所以心头自然妒忌无比。

  算起来这时候傅铭谌也才二十五岁,真是年轻又能干,上辈子的那些人怎么就能够完全忽略掉傅铭谌这些潜在的实力呢?

  真是瞎了眼!

  啤酒肚男老师脸都憋红了之后,终于憋出一句:“我们不知道傅铭谌在哪里,你自己去找他——还有你刚才听到的那些,你最好是不要出去乱说,否则小心你......”

  林橙禾故作单纯无辜:“我怎么会乱说呢?我刚才已经将你们说的都录下来了啊,有证据就不叫乱说了吧?”

  三个老师这下都满脸惊恐。

  正在此时,林橙禾听到身后传来一阵短促迅疾的低笑,转瞬即逝,让她差点要怀疑自己的耳朵。

  她下意识转头之后,瞳孔紧锁,红润的嘴唇也微微张大了。

  傅、傅铭谌......这个后来残忍血腥、像地狱恶魔一样无情嗜血的傅家家主......

  此刻的他手边拄着一根深灰色拐杖,那拐杖上刻着低调繁复的铭文,就像他这个人一样神秘……

  傅铭谌有着让人拍案叫绝的一张俊美脸庞,五官深刻冷峻,眉峰似剑,唇形如刀,但有着一股骇人的阴沉围绕在他高大身躯周围。

  林橙禾呆愣在了原地。

  那几个嚼舌根的老师更是在看见傅铭谌出现之后,露出了更加慌乱的神色:“傅老师,刚才一切都是误会......”

  “对对对,都是误会。”

  “你千万不要多想!”

  他们也不知道傅铭谌是什么时候到来的,只能着急地找补。

  林橙禾隔了这么多年重新看到傅铭谌,很难形容自己的心情。

  说恨吗?也没有,毕竟自己家族当年对他做的事情,的确值得那样的下场。

  几分畏惧和几分想要靠近的冲动交织,让林橙禾张了张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傅铭谌冰冷淡漠的目光只是在她身上停留了一瞬,便对那三位老师说:“既然是误会,就不用再计较了。”

  林橙禾没想到现在的他居然能容忍到这种程度,有些不情愿地说:“可他们刚才......”

  话说到一半,在傅铭谌沉黑的视线里戛然而止。

  她正好被不知道哪个老师推出了办公室,身后房门“砰”的一声关上。

  林橙禾不甘心地拍了拍门,朗声威胁:“几位老师,以后背后嚼舌根可千万小心咬住自己的舌头!”

  傅铭谌盯着她,眼里闪过一抹暗芒。

  紧接着发号施令:“跟我过来。”

  毫无温度,慑人至极。

Next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