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第一章 进山

“这位老翁”,一位青衣男子,背着破旧草筐,恬静的面庞似乎是因长途跋涉显得愈发苍白,他干哑着嗓子,轻声道“请问阴阳山据此地还有多长路途?”

  坐在石上闭目养神的老者缓缓睁眼,打量着这青年男子,只见他衣衫褴褛却不失礼数,手中那支以纯白玉石打造的笛子使得老者双眼微微亮光,但也只是一瞬。老者合眼才道:“阴阳山不是你该去的地方,你还是回去的好。”

  “务必请老翁告知晚辈,这阴阳山的草药对晚辈很是重要。”男子身子愈发低沉,双臂因作揖过久而微颤。

  “从这条路一直走,再走半日便是。但这条路上凶兽出没,险恶异常,且就算你命大到了那山,阳山之药虽较为温和,却也不是凡人可碰的,更别提那阴山...”老者欲言又止。

  男子怔色,虽稍有疑惑,道:“多谢前辈提点”。之后便绕过老者,向那条路继续前行。

  “且慢。”老者转过身,抬眼又仔细打量此人,说道:“以往来这山采药之人,大多是以命换钱的武夫佣兵,你这书生模样老夫到头一次见。这样,诉我你姓甚名谁,若你遭遇不测,老夫也可帮你知会家人。”

  “晚辈扶笛,与前辈告辞。”说完,男子便起身上路,再不管那身后眉头逐渐紧蹙的老者。

  这一路,猛兽嘶吼,野狼嚎叫,随处可见是前人的森森白骨,可扶笛却从未改变那勇往直前的坚韧眼神。说来也怪,扶笛走了三天两夜却并未遭受袭击,偶尔见那猛兽,也像是没看见扶笛似的走开了,扶笛只道是自己运气好。第四天蒙蒙亮,阴阳山终于在薄雾中渐露身姿。

  这山,左阳右阴。左山绿植浓溢,繁花似锦;右山却荒芜一片,寸草不生。传说这阴阳山原不唤这名,因其灵力旺盛,修行仙者和采药人都喜爱这山,尊为仙山,后天地大变,天降毒雨,三年粮食颗粒无收,在电闪雷鸣的最猛烈之时,有一女婴降生,毒雨才将平息,但从此月色暗淡,总似黑烟笼罩。

  此女子从小只服毒药养成,所到之处,所碰之人皆再无生还可能。许多年前,一场大战之后,她来到此山,见花花败,碰树树枯。但在此山顶处有一奇果,名曰菩提。从那菩提古树上掉落,散出汁粉,化解了那毒女之毒。毒女与之立下契约,从此隐居右山,再不复出。阴阳山,便成今日模样。

  临近山脚,扶笛便听见有古琴之声,却是细微且断断续续。扶笛似乎对这音色尤其敏感,有一种熟悉朦胧之感,使得扶笛想奏笛合音,但他又一想,怕这是那些精怪的诱惑之术,便忍了下来,紧握了手中的白玉笛,继续朝阳山方向走去。越往里走,扶笛越觉空气清新,多日跋涉的疲累竟也一扫而空,浑身轻松自在,头脑也不再混沌,这周围的灵草灵药之味沁人心脾,有一些珍稀的草药扶笛也是前所未闻。

  “嘻嘻嘻”丛林中出现了嬉笑的声音,扶笛停下脚步四处探寻。“喂!大猴子!你踩到我了!!”一个孩童般稚嫩的声音从脚边传入了耳中。

Next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