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第一章 穿越色老头

头痛欲裂,这是李牧的第一感觉,之后就是一股强烈的晕眩感,仿佛世界在剧烈的旋转,一切事物都好像是隔着一层迷雾,如梦似幻,又像是毕加索的抽象画,充满了生硬的线条和强烈的色彩。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头会这么疼,难道是看火影看的时间太长,身体顶不住了?’

  他使劲的摇了摇头,又用力的眨了眨眼。

  ‘到底是怎么了,我身体一向是非常健康的,怎么可能会出现这种情况,不应该啊!’

  他的心里一阵恐慌,因为原来的他可从未有过这种状况,原来的他,不说天天健身吧,但也时不时的做些俯卧撑啥的锻炼身体,但现在头这么疼是怎么回事,难道自己真的得了什么病不成?

  又使劲的揉了揉脑袋,就这样又过了一会,他才从痛苦中缓过劲来。

  “我靠,差点猝死了,得赶紧上校医院查查,到底是怎么回事”

  扶着墙,艰难的站起身。

  等等,墙?我不是躺在床上看手机呢吗?这怎么跑到外面了?

  强忍着脑中的不适,赶紧环顾四周,随后他就夸张的张大了嘴巴。

  “这,是哪啊?”

  李牧可是吓坏了,因为这四周的环境明显就不是他所在的学校,这里和学校原本的水泥建筑完全不同,没有标准到刻板的房间与楼道,只有微微弧形的土质墙壁和一些他不太熟悉的木质家具。

  “这,什么情况?”

  李牧可是慌了,这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自己会在这里,这儿又是哪?

  他踉跄的朝着前方走去,想要看看这到底是哪里。无意间抹了把鼻子,发现自己竟然还留着鼻血,都有些鼻血流到嘴里了。

  “我去,这怎么回事,不会真得什么病了吧,卫生纸卫生纸”

  他赶忙四处查看

  “哎呦,都糊涂了,这现在是哪还不知道呢”

  他心慌的要命,一时间手忙脚乱,不知道干什么好了,以至于鼻子里的血流得满身都是,把他的白色大褂都染上了大片的红色。

  好不容易止住了鼻血,这时候他才发现自己的不对劲。

  “这大褂是啥?我靠这帽子是怎么回事?这哪来的烟斗?我靠我手又怎么了?”

  嘭。

  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李牧瞪大了眼睛。

  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到哪里去?

  他都蒙了,环境变化这么大也就算了,这自己的身体怎么也变了?摸着脸上的道道皱纹,他一阵的风中凌乱,这到底怎么了。

  呆呆的坐在地上好一阵,他才继续恢复了思考。看着自己那双苍老的手,若有所思。

  ‘该不会是穿越了吧’

  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突兀的出现在了他的心头,他随即就赶紧的摇了摇头,笑话,怎么可能?穿越这种事怎么可能会发生呢?

  但否定过后,他又不禁的想,如果不是穿越,又如何来解释自己的状况。

  ‘不管怎么说,先看看自己现在的样子吧’

  他又重新的站起身,看向四周,看看有没有镜子之类的东西,找了会,发现有一个大个水晶球就静静的放在屋子里。

  他朝着水晶球的方向走过去,心情也随即紧张起来。

  当一个苍老扭曲的面容出现在了水晶球的表面,他心都凉了。

  只见这水晶球里的人身穿白色火影袍,内衬红色忍者服,脸上布满皱纹,下巴上留有一处白色的小胡子。

  “这,这老头是我吗?”

  他都已经有点接受自己穿越的事实了,但这老头又是怎么回事,宁就这么玩我吗?

  “所以说为什么是个老头,就不能是个帅哥,正太也行啊!”

  他可都无语了,穿越也就算了,怎么是个老头,虽然在他摸到自己脸的时候已经有所预感,但是在真正的看到后,还是被打击到了。

  等等,这模样,怎么好像在哪见过。

  “这难道是,猿飞?”

  突然。一股庞大的信息冲入他的脑海,又是一股和刚才一样强烈的痛苦传遍全身。就好像有无数人用针扎他的脑袋一般。

  “我靠靠靠,又来”

  李牧都无语了,这怎么还没完没了了。这自己被穿越的猿飞是不是有啥头疼病啊,还疼起来要命的那种。

  待疼痛过后,李牧就明白了,这股疼痛并不是什么头疼病,而是原本猿飞的忍术知识和体术知识。

  “和着这是给我发的福利呗,用来安慰我穿越成老头的事实?”

  回想着这股传承知识,他心中也有了一些想法。

  ‘看来自己是穿越到了火影世界了,还穿越成了三代火影猿飞日斩,还好有原本猿飞的忍术傍身,要不然可真是地狱开局了’

  不过这三代会的忍术也太多了吧,这猿飞日斩拥有全属性的查克拉,精通五种不同性质的忍术,还能进行组合释放。虽然没有一千多忍术那么夸张,但也相差无几了。

  “不愧是忍者博士,果然是厉害啊!”

  他现在已经渐渐的平静下来,算是接受了自己穿越的事实,也开始思考起自己之后的处境来。

  他原来是一个大四正在找工作的学生,一天因为在学校无聊重刷了一遍火影忍者,刚好看到大蛇丸和三代较劲的时候,就在这时,一股困意突然席卷上来,接着等他睁开眼睛,就变成现在这样。

  “穿越了吗?还真是不可思议呢”

  既然已经穿越了,就努力的活下去吧,虽然有点突然,但是生活还得继续啊,

  他努力的回想这剧情,想着之后会发生什么事。

  等等,三代是怎么死的?好像是跟大蛇丸战斗死的,那现在又是什么时候?别是快中忍考试了吧。

  他努力的看向四周,想从一些周围的景物上找到答案。就这样,他跌跌撞撞的出了门。

  但刚了出门却看到一群打扮怪异的人围拢了过来,他们有穿着绿色马甲的,有的梳着辫子,有的就是杀马特发型,他们在看到自己后,就立马急切的喊到。

  “这可不能再当恶作剧饶过他了,火影大人!”

  “说来,那卷轴乃是初代大人封印的危险之物!”

  “若被用到不当之处可就遭了....”

  猿飞(主角以后就用猿飞日斩的名字了)听着这些人的七嘴八舌,一时间不明所以,这是怎么了?

  “您还不知道吗?鸣人他偷了封印之书,绝对不能在放纵他了!”

  “没错没错!这小子现在是越来越无法无天,竟然连这么重要的东西都偷,以后还不见得干出什么样的事!”

  猿飞听到鸣人这个主角的名字,又听到这群人叽叽喳喳的描述,又回想了下剧情,他也就渐渐地知晓了事情的真相。

  ‘看来现在正是鸣人偷了封印之书,这群人都来找我拿主意了’

  想清楚了缘由,他也不再迟疑,开口说到。

  “那就别在我这呆着了,快把鸣人找回来!”

  “是!”

  众人齐齐响应,就都一个瞬身走掉了。

  呼~

  深呼了一口气,猿飞现在的小心脏可是砰砰的,这突然来的一群人可是吓了猿飞一跳,要不要这么突然,我这还没进入状态呢,就让我上台表演了。

  看了看又空无一人的街道,猿飞又思索起来。

  ‘现在鸣人偷了封印之书,那应该距离中忍考试不远了,这也就意味着,大蛇丸即将就要进攻木叶,这可怎么办?’

  这原本的猿飞可就是在中忍考试时死的,而现在的时间也就离中忍考试没几个月了,想要活下去,这大蛇丸可是个棘手的问题。

  想到这,他不禁吓出一身冷汗,穿越成老头不说,还是个快死的老头,我是造了什么孽啊。不行,得想想办法,死了可就什么都没有了,莫名其妙的穿越过来,再莫名其妙的死掉,他可不想这样。

  再次深呼了一口气,他就靠在了门框上。思考起来。

  距离中忍考试也就几个月了,在几个月内提升实力来打败大蛇丸,说实话有点困难。

  确实是这样,自己暂时没有什么外挂,况且这具身体年龄也大了,在原本的剧情中,猿飞就是因为衰老自身查克拉有限的原因处处受制,连个影分身都思考半天才能使用,如果他年富力强,大蛇丸肯定是不够看的,至少李牧这么认为。

  关于自己提升实力,他现在也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忍术他基本上都会,体术上不下降就已经烧高香了,毕竟关于战斗的记忆都是原主人的,自己能不能发挥出来又是另外一码事,更何况战斗不光只拼硬实力,战斗智慧、经验、意志、地形甚至运气都是决定战斗胜败的重要因素。

  这么一想自己这个穿越者现在完全是不如原本的猿飞日斩了。

  ‘猿飞输给大蛇丸的主要原因还是因为衰老,如果把身体的因素解决,未尝不能有一拼之力。’

  根据前世的动漫了解,李牧觉得,现在的自己可能解决身体的方法有三种,恰好对应他的三个徒弟。

  第一,纲手。她的阴封印可以通过控制封印内的低输出和微调节来实现青春永驻,但自己已经是个老头了,不可能通过阴封印返老还童。而且阴封印是漩涡一族的封印术,纲手愿不愿意教还不知道。

  纲手其他的忍术创造再生和百豪之术恢复力极强,但都是s级的忍术,极难学习,虽然现在的猿飞会近一千种忍术,但不包括这两个,而且创造再生会消耗生命,自己本来就没几年活头了,还嫌不够快么,况且忍术不光是会就行的,也有个人对忍术的亲和问题,这些都是原本猿飞记忆里告诉他的。

  第二,大蛇丸。他的不尸转生,可以夺取他人的身体,但是作为现代人这个不太符合自己的理念,并且现在身份也不适合做这种事。

  第三,自来也。他的仙人模式,可以大幅的提高身体能力,还可以凝练仙术查克拉。但是学习起来也是极其困难而且危险,还得和蛤蟆一族签订通灵契约,自己已经有猿魔了,不知道蛤蟆一族能不能同意。

  这么一想,自己还真是必死无疑了。

  但还不待猿飞继续想下去,他心中忽然发觉有人迅速接近。他瞬间就警惕起来,身体也随之微微的弯下身,做出戒备动作。

  不肖片刻,果然有一个带着面具的忍者出现在猿飞的眼前,他单膝跪地,做出恭敬状。

  猿飞看来人这样,也是松了一口气,看来不是敌人,而是自己手下的暗部成员,话说,他刚才用的就是瞬身术了吧。

  “启禀火影大人,鸣人已经到了后山森林,正在学习封印之书里的内容”

  猿飞听到这个暗部的报告,心中了然。

  ‘我就说封印之书怎么可能会被鸣人这么轻易的拿到,这明显就是原主人故意放的水嘛’

  “好,我知道了”

  猿飞点了点头,也不多说什么,因为他怕说多了露出破绽就不好了。

  那个暗部也没有多说话,就又一个瞬身,消失不见了。

Next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