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第一章 首发任务

人生有无数种可能,很多种可能你始料不及。

  张岳静静的躺在床上,看着泛黄爬满了苍蝇屎的屋顶,鼻端嗅到了朱炕席被加热散发出来的熟悉又陌生的味道。

  熟悉,是因为他小时候曾经不止一次的嗅过,并且在这样的一铺炕上睡过很多年,直到小学毕业!

  陌生,是因为小时候距离他已经很远,至少有三十多年的时间段,很多情形似曾相识,却又相见惘然。

  【无限人生系统首发任务已经开启,任务时间三天,七十二小时之内你能够获得的一切都将会被折算成生命值,你能够活多久,取决于你创造了多少价值!】

  冰冷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看着视野右上角的那个小窗口里数据【现实生命值:0】,如果他无法在这次首发任务当中无法获得足够的价值,估计那个0就无法变成某个数字,结果就是他回到现实当中以后,一命呜呼!

  四十一岁,癌症晚期扩散转移,奄奄一息!

  如果只是孤身一人毫无牵挂,张岳毫无畏惧,但家有妻女还有年迈父母,卡中一点积蓄无论给父母还是给妻女都只是杯水车薪,经不起一点点变故,说实话他根本就是死不起!

  活不起,死不起,这就是很多中年男子都面临的绝望窘境。

  借口出外打工在出租房里弥留状态之间,张岳便突然间有了这个无限人生系统,旋即来到此间,开启了这个首发任务!

  这是他能够活下去的唯一机会!

  “七十二小时倒计时已经开始,宿主抓紧时间行动,时间就是机会财富和生命!”

  冷漠的系统灌着不温暖的鸡汤。

  但是,它说的对!

  张岳立刻爬起身来活动一下,身上顿时咔咔作响,年轻的身体就是健壮结实充满了力量,这种感觉他已经很多年都没有体会过。

  作为一个扑街网文写手,没日没夜的趴在电脑前干着用字数换金钱的体力工作,身体早就已经垮了,人际关系也早已崩溃消散!

  回想一下过往人生,总结起来无非两个字:失败。

  如果这次能够活下来,一定要改变以往种种,开启崭新人生!

  想及此,张岳下地穿鞋。

  看看墙上日历:唐元1996年8月28日。

  这不是陈铭所在的世界,而是一个平行世界,否则就不会是唐元而是公元!

  脑海中记忆翻滚,都是此间少年的记忆。

  张岳:十六岁,身高一米七二,体重六十公斤,南源一中毕业考上松江农业学校,现在家中正在筹措委培费等诸般费用,计划明天前往陵城报到。

  家境贫寒,没有积蓄只有饥荒。

  张岳仿佛看到了当年的自己,也是这个年龄考上了类似的学校,家里求爷告奶借了两万才送他去上的学。

  但是毕业以后,他一次次让父母失望,直到弥留之时,也未曾让父母扬眉吐气,心意顺遂!

  呼!

  张岳长出了一口气,他决定明天不让父亲送去报到,这笔钱他会今天就带着孤身前往,利用报到截止之前的三天时间,赚到一大笔钱。

  为自己续命,为少年一家做些贡献!

  父母回来了,神色都有些复杂,开心的同时还有些难过和担忧。

  “爸妈,你们回来了。”

  张岳习惯的打着招呼,这里的父母和他的父母,长得一模一样。

  “嗯。”

  父亲沉闷的点了点头,用力的抽了一口烟看着窗外:“儿子,两万块钱准备好了,爸没有本事没攒下什么钱还拉了很多饥荒,这次借钱特别困难,最后还是你舅舅和大姨帮我们借的钱。你还是个孩子,但也该懂事儿了,以后好好学习争取将来找个好工作,不为我们只为将来你儿女需要的时候,别像爸爸这么窝囊!”

  不知道是否错觉,张岳看到看到父亲眼中泪光闪闪。

  这让他想起自己的父亲,佝偻消瘦的身体花白的头发,操劳一生没有享过福,始终都在为他操劳,直到他弥留之前,家中还有给他结婚买房留下来的外债!

  父亲一生不善言辞,唯一的爱好就是打个麻将扑克看个牌,即便他四十一岁回家里,还是把他当成个孩子一般照顾。

  曾经在大雪纷飞的凌晨深一脚浅一脚踩着雪窝送他去坐车,以为他去京城拼搏却不想只是图个清闲胡混……

  脸上潮湿,不觉便已然泪流满面。

  张岳假装出去解手,平复情绪之后看着自家的低矮一面青砖房,比起自己当年家中的状况还要惨上不少。

  回到屋里父亲还在抽烟,母亲已经开始做午饭。

  “爸,我打算今天就和同学一起过去,早点报到还能够帮老师干点啥留个好印象,做个班干部以后可以进入学生会,对将来分配有好处。”

  张岳已经想好了说辞,他相信父母会同意这个提议。

  “你同学不是在县里吗?我送你去县里。”父亲说。

  “爸,我也不是第一次出门了,在南源上学不也是我自己来回吗?陵城也只是坐火车四五站,我同学爸爸会送我们。”

  张岳微笑:“家里的活儿这么多,我妈自己干耽误事儿,放心好了,我到地儿就给大舅家打电话报平安,不用担心!”

  父母还是不太放心,毕竟张岳身上揣着两万块钱呢,以往他去南源最多也就是带个千八百的,感觉不是一回事儿。

  就在张岳头疼要怎么说服死心塌地要送他去县里的父母时,村里的广播喇叭突然间响了起来,做社保主任的大舅开始通知村民全体劳动力都去修路保障秋收不会耽误事儿,要连续修三天时间!

  上面每天都会下来检查,不合格的工段必须返工到合格为止,缺工不去的重罚!

  一听这话,父母顿时都犹豫了,缺工罚款就是两百,以前都有先例!

  张岳又保证一番,父母只能帮他准备好行囊,两万块钱缝在裤头里面贴肉保管,再穿上一条结实宽大的裤子,目送他上了邻村跑活儿的摩托车,直到他消失在村东口的土岗子那边。

Next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