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第1章 我的美女房东

刘远,一个长相平平的男生,大千世界中平凡的不能再平凡,以致于倒霉透顶的屌丝。

  刚从一所野鸡大学毕业半年,现在是某丰快递的快递员,哦,应该是前快递员。

  就在昨天,他从大学开始相恋四年的女朋友,被他的主管撬走了。

  自从一个月前带着女朋友参加了主管的生日派对后,他们两个就勾搭在了一起。

  可笑!四年的感情终究抵不过残酷的物质现实。

  昨天,他终于忍受不了这对奸夫银妇瞒着他乱搞了。

  他摊牌了!

  然后他被主管随便找个莫须有的罪名炒鱿鱼了!

  倒霉的还不止如此,昨天晚上,他喝的酩酊大醉,就在家楼下,他被一个广告牌兜头砸下,直接被砸翻在地上。

  就在意识即将模糊的时候,他脑海中闪过一个声音。

  “哗啦啦啦,系统正在安装……”

  “确认宿主……”

  “呃……宿主已失去生命迹象!”

  “系统正在复苏生命迹象……”

  “哗啦啦啦,复苏完毕!系统安装完毕!”

  ………

  广州。

  第二天一早。

  刘远朦朦胧胧的睁开眼睛,一阵剧烈的疼痛从脑中袭来。

  嘶~~~~~

  晃了晃脑袋,看了看四周!

  阳光高照,车水马龙,还有一双双像看神经病一样的眼神!

  哈欠~~

  靠!我被抢劫了?我怎么在楼下睡了一晚上?

  连忙摸了摸口袋,还好还好,二十块钱还在,这可是他今天的饭钱。

  奇怪,头好疼,怎么还起了个这么大的包呢?

  嘶~~~

  好痛!

  他混混沌沌的回到家里,一推开门,乱七八糟的,是昨天那个女人搬走了,到底拿走了什么东西刘远都懒得理,反正都不值钱。

  躺在杂乱无章的床上,看着一无所有的白色天花板,刘远实在想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无端端的脑袋怎么起了个包呢?

  他真的喝断片了,隐隐约约好像听到什么系统……

  他刚想到系统这个词,脑海中突然蹦出一个声音。

  “哗啦啦啦,小君君恭喜宿主获得新生!”

  刘远被吓了一跳,“谁,谁在说话?”

  “万能空间系统很高兴为您服务!”脑海中的声音再度响起。

  “系……系统?”刘远满脑子问号。

  好像是为了解决刘远的疑惑,一个可触摸的虚拟光幕随之弹了出来,出现在他的眼前,上面写着一些信息。

  【系统名】:万能空间。

  【小名】:小君君。

  【空间】:1立方。

  【积分】:0。

  【物品】:空。

  【商城】:未开启。

  【抽奖】:抽取奖品。

  备注:积分是最重要的属性。空间的增加需要消耗一定的积分,商城内的物品与抽奖同样可通过积分购买或抽取。积分的增加与储存的物品数量、种类、价值等因素有关。

  “这……不会是有东西把我砸傻了吧?”刘远喃了一句。

  他使劲擦了一下眼睛,他确定这不是幻觉。

  发呆了一会儿,他终究还是接受了这个虽然有些玄幻的现实。

  “我有了这个系统,是不是就很牛逼了?”

  “当然了,小君君可是个很厉害的万能空间系统哦!”

  嘿嘿,真的?

  刘远心中一阵激动,又从头到尾看了一遍,他用总算明白了这个系统是干嘛的了,这是一个可以储存任何物品的空间系统。

  可是,这个“1立方”是神马意思呢?

  “系统,1立方是什么意思?”刘远问道。

  “1立方空间就是长、宽、高均为1米大的空间。”

  “吧嗒!”刘远的下巴差点掉了下来。

  “靠,你耍我呀,只有1个立方的大小,还没我家的冰箱大,要你何用?”

  “哗啦啦啦,由于系统绑定宿主的时候,宿主失去了生命特征,系统的所有能量都用来复苏宿主的生命,因此系统回到了最初的出厂设置。不过,请宿主放心,小君君可是一个成长性的系统,只要积分充足,小君君就可以不断成长。”

  这一次刘远嘴巴张得更大了!

  不是吧,我挂了?

  我是死过一次的人啦?

  我是不是该有一种幸福的感觉?

  我是不是应该大声呐喊:“哈哈,劳资活过来了!”

  说实在的,真没感觉,除了脑袋疼。

  这样看来还不错,不仅救了自己一命,自己还拥有了一个万能空间系统,虽然暂时还不确定有什么卵用。

  刘远决定研究一下,看到积分栏那个0,他都不想说了。商城也没开启,只好随便乱点一下。

  【空间】:1立方。当前为第一级,一至五级每次升级需要花费1000积分。当前积分不足。

  【抽奖】:每次需要花费500积分,随机抽取奖品。当前积分不足。

  呃……

  有没有搞错?

  “对了,小君君,啧啧……小君君,这谁改的破名啊,能不能改?”

  “当然可以,小君君是出厂默认设置的名字,宿主当然可以更改,不过一次要花费500积分哦。”

  好吧,算我没问!

  不是,我刚才想问什么来着?

  “哦,是了。我不是新人吗?怎么没有什么新手礼包这玩意呢?”

  “因为小君君在宿主失去生命迹象前已经被绑定,所有东西都没有了,宿主重获新生后已经不算是新人了。”

  卧槽,闹了半天什么都弄不了,要你有何用?

  刘远一琢磨,积分是通过储存东西获得的,也就是说自己随便往里面放进东西就能产生积分了。

  嗯,可以试试。

  这时候,咚咚咚!

  外面有人敲门,敲门声还挺大,肯定是一个粗鲁的人。

  刘远把门打开。

  一个约莫二十多岁,也就比刘远大两三岁的女人走了进来。人长的很漂亮,身材倍棒,该瘦的的地方瘦,该长肉的地方倍长肉,展现出完美的曲线。可能是早上,还没有化妆,刚从梦中归来的那种朦朦胧胧的感觉,使她沉鱼落雁的容颜看上去更加迷人。

  可就这么一个性感尤物,相处久了才知道她粗鲁的一面,整的一个女汉子,刘远和她可谓是称兄道弟。

  这是他的美女房东,杨思雨!

  一走进来,杨思雨脸色顿时黑了,语气冰冷道:“干嘛呢,你家进贼啦?”

  刘远略显尴尬,说道:“呃……差不多吧,家贼。”

  “女朋友跑了吧,你也够可以啊,还挺深情嘛,竟然在楼下睡了一晚。”

  呃,你都知道啦!

  你以为我想呀,我都被东西砸死了,你看到了也不扶我一把,没人性,当然他也只敢在心里吐槽一下。嘴上小心问道:“雨姐,不知道你有什么事?”

  杨思雨本来想找个地方坐坐,但看了一眼一片乱七八糟的,于是干脆靠在墙上,从兜里掏出两张纸条递给刘远,直接说道:“你说什么事,收房租啊!”

  手里拿着手机啪啪啪一顿乱按,然后递到刘远眼前,“这个月的房租还没交,还有上个月的水电费,你看看算得对不对,一共两千六百六十六块六毛六,我可以优惠你六毛六,你看是现金还是手机转账。

  本来我昨天就来收了,你女朋友说是你交,我才又等了一天。你们也真够可以啊,两个人工作,就几千块的房租还给我拖了两个星期,今天你必须把钱交出来,不然今晚你还得睡大街。”

  刘远苦笑,钱都是女朋友管的,本来这个月房租是可以交的,他刚好发了工资,不过他女朋友看中了一款包包,所以把钱拿去买包了,说是房租先拖一下,等她发了工资再交。

  这个月他就上班两个星期,那个王八蛋主管根本就没给他发工资,他现在兜里就只有二十块的零花钱,用来吃饭的。

  “钱都在我女朋友那里,你都看到了,她跑了。你可不可以宽限几天,等我找到工作立马还给你。”刘远有些但疼地哀求道。

  杨思雨优雅的摆弄了下手指,嗤笑道:“没钱就给我睡大街,滚蛋!”

  刘远立马露出一张可怜兮兮的脸,不流眼泪的哭泣道:“雨姐,杨大美女,你如此貌美如花,肯定也是心地善良。”

  “你才貌美如花,你们全家都是如花。”

  “我说错了,是倾国倾城,闭月羞花。我的情况你都知道,钱都是我女朋友保管的。四年,我跟她四年的感情了,到头来她什么都没有留给我,甚至连家里我都不敢说,我多可怜啊。这么大栋的公寓都是你出租的,也不差我这一家一户的钱呀。你就宽限我几天,我今天就有面试,如果通过了立马还钱给你。”

  杨思雨面无表情,瞥瞥他,绝情道:“说的再多都没用,没有钱,滚蛋!”

  刘远看到软的不行,只能来硬的了,“看你长得这么性感可人,没想到却是这般冷血,我失恋了,人财两空啊,我都这么可怜了,还要这么逼我,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切,是你自己没用,还要怪我没有同情心?被一个女人拿捏在手上,你还是不是男人?还在这里给我装可怜,我看不起你。”冷哼一声,杨思雨一阵鄙视的道。

  我去,过分了啊!

  “请不要开性别的玩笑?”

  “哈哈,你看我像开玩笑吗?你是男人吗?”

  “我不是男人?要不要我给你证明一下?”

  “哼,就算你把裤子拖了,我也不会眨一下眼睛。”

  妈蛋,不能忍了。

  刘远“唰!”的一声站起来,直接往前靠了上去,啪的一手贴在墙上。因为杨思雨本来就是靠在墙上,这一下直接被刘远壁咚了。

  刘远的脑袋渐渐贴近她的脸,语气缓慢的说道:“我……是……不……是……男……人?”

  杨思雨被吓了一跳,竟然闭上了眼睛,“你……你……你快走开!”

  刘远脸上勾起弯弯的笑容,另一只手直接在她脸上一摸,柔嫩的肌肤充满着弹性,竟令刘远一阵失神。

  杨思雨的雪嫩的脸庞刷的一下瞬间通红,急忙用力推开刘远,直接打开门跑出去,头也不敢回,只留下一个充满着娇羞略有微怒的声音:“刘远你听好了,老娘再给你两天时间,如果到时没有钱,我就把你东西全扔出去,你也给我滚蛋。”

  看着空空如也的手掌,回想起刚才的那股嫩滑的美妙触感,刘远不禁一脸陶醉。

Next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