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第一章 正常人需要的正常人证明

平行宇宙蔚蓝星,红尘世界一小城。

  孙剑拉着江宁宁出了婚姻办事处,两个人的心情都不大好。

  江宁宁一边把准备的资料装进包里一边吐槽:“这特么什么时候开始的破规定!结个婚还要开正常人证明?你看我哪里不正常了!”

  一旁的孙剑皱着眉头,只盯着墙上新贴的通知一直看。

  “为加强社会稳定,保障普通民众的安居生活。自今日起,居民领取结婚证时,须携带由超凡研究所开具的正常人证明…”

  江宁宁背起双肩包,靠着孙剑瞅了眼通知,随即再次吐槽道:“你说咱们结个婚,和超凡有什么关系?就咱俩,谁能是超凡者?”

  孙剑打了个哈哈:“我超级喜欢你呀。”

  江宁宁小嘴一撇:“都领证了,还说喜欢。要说爱,知道吗?!”

  “哈…”孙剑干笑一声,转移话题:“午饭去哪里吃?”

  江宁宁一楞,疑问道:“我们不应该赶紧去超凡研究所开证明吗?”

  “我的小祖宗,你看看这都几点了。等我们到了超凡研究所,人家都快下班了,谁还给我们鉴定。先去吃饭吧!”

  “哦…那好吧。”

  江宁宁看看时间,十点三十,现在赶过去时间确实有点紧。

  既然如此,便只好先去吃饭,等下午再去开证明。

  江宁宁本想就近随便吃点,可剑哥也不知咋了,非要到母校吃什么学子麻辣烫。

  于是乎,两人各扫了辆共享电车,一前一后朝着西南方向直去。

  如果将宁宁能查看下手机地图,她或许能发现,自己所去的学子麻辣烫,正是超凡研究所的反方向。

  孙剑将电车提到高速,不想让身后的未婚妻看到自己阴沉的面庞。

  本就带着侥幸心理,以为老天开眼能够蒙混过关,顺利领证,可终究还是要去开那正常人证明。

  孙剑不是正常人,他觉醒了超凡。

  这件事除了他自己,没有第二个知道,他不敢让别人知道。

  超凡者很骄傲吗?不,完全不。超凡带给孙剑的,只有恐惧和焦躁。

  两年前,新闻报道了第一例超凡事件。一中年男子走在大街上,突然扑倒在地,化作一只白额大虎,却威风不过五秒,爆体而亡。

  再后来,一年青男子操纵火焰抢劫行凶,却被自身幻化出的烈焰活活烧死。

  高中女生在教室里隐身不见,十分钟后,却被发现卡死在厕所厚壁中。

  等等等等,几乎每星期都会有类似的超凡事故发生。

  可怜的超凡觉醒者们,本以为自己是上天眷顾的幸运儿,却前赴后继的奔向死亡。

  半年后,超凡事故越来越少,因为人们惊奇的发现。只要不使用超凡之力,就不会受到反噬!就不会死!

  研究出这一结论的,就是超凡研究所。甚至,超凡研究所还对外宣称,已经掌握了将超凡患者转化为普通人的核心技术。

  超凡研究所还愿意免费为超凡患者抽离超凡之力!

  可是,媒体的报道却并没有超凡研究所所宣称的那样美好。

  经调查,并不是所有走进超凡研究所的人都能顺利走出来。即便手术成功那些被抽离超凡之力的患者,在离开超凡研究所后,都有着不同程度的后遗症。

  再后来,超凡研究所取得了官方的授权,一旦发现超凡者,就可以强行手术,抽离超凡者体内的超凡之力。

  于是乎,超凡之力一下子成了人人避若瘟疫的疾病。没有人愿意走进超凡研究所,即便身怀超凡之力,我不使用就不会死,又何必去变成一个废人呢?!

  孙剑就是这样。

  半年前,孙剑一觉醒来睁开眼,惊奇的发现自己的视野中出现了一个边框。

  那感觉,就像是手机摄像时的边框。

  孙剑吓坏了,赶忙闭上眼睛,体内随即传来一个声音:录像正在上传中…

  等他睁开眼,体内的声音又道:正在录制中…

  孙剑痛苦的握紧拳头,完了,全完了,自己竟然觉醒了超凡!还是一个录像系统!

  他很怕,怕被人发现,因为超凡研究所发布了通告:只要举报一名未经转化的超凡者,就能获得万元奖励。

  孙剑若无其事的继续上班,下班,约会,打球,看电影,好在这系统除了录制,上传之外,偶尔也就能得到几个不知谁给的红心赞。

  此外,并没有需要孙剑操作的地方。

  当然,他也绝不会操作这个系统。

  绝不会。

  二十五岁,正是结婚的好年龄。孙剑身怀系统,心生愧疚,所以对女友江宁宁格外上心,两人的感情也持续升温。

  这不,两人见过各自家长,选了日子,今天就来领证了。

  可万万没想到,领个结婚证竟然还要去超凡研究所开具证明!

  孙剑的心很乱,骑着小电车像个没头苍蝇一般横冲直撞。

  身后的江宁宁把车铃打的叮叮响:“你给我慢点!小心车!”

  孙剑真想被车给撞一下,当然,他能接受的撞车程度只轻轻刮破一层皮,毕竟生命诚可贵。

  但是爱情呢?

  如果被超凡研究所鉴定自己出身怀超凡之力,江宁宁还会和自己结婚吗?

  如果自己被抽离了超凡之力,成了一个废人,余生怎么办?!

  孙剑使劲摇摇头,就听到身后江宁宁的大喊:“停啦停啦!到啦!到啦!”

  一路骑车过来,正赶上学生们放学,学子麻辣烫里已经座无虚席。

  江宁宁想要换个店,可孙剑却死活不同意。

  终于,两个人取了号,并排坐在店外的小凳上排队等着。

  “小剑剑,你怎么了?”江宁宁把头探下去看孙剑低着的脸。

  “没事,我就想,咱们领个证就这么麻烦,是不是什么不好的兆头。”

  “呸呸呸,乌鸦嘴!快吐唾沫!快吐快吐。”

  “呸!呸!呸!”孙剑朝着地下的方砖重重吐了三口,正要叹气,没想到胳膊已经被江宁宁揽住,只听她道:“剑哥,你没听过好事多磨嘛。不用担心啦,咱们下午去开证明,等过两天证明出来,再闯民政局!”

  孙剑听完一拍手:“对啊,就算下午去研究所,估计今天也出不了证明。那咱今天就领不了证。既然今天领不了证,咱就得重新选个好日子。既然要重新选个好日子,咱们又何必着急下午就去研究所开证明呢?对吧!下午去看电影,这边的电影院好久没去了。”

  他这一口气说完,听的江宁宁耳朵有点绕。只见她撇撇嘴,抱怨道:“剑哥,这不像你雷厉风行的性格啊。”

  孙剑哈哈一笑,正要再讲,突然看到不远处的丁字路口一片嘈杂,黑压压汇聚了好多人。

  他赶忙站起来,就听到路口方向传来几声惊叫:“死人啦!死人啦!是超凡患者!”

Next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