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第001章 天做棋盘星做子,大唐贵客李世民

夜灯高挑,明月戏云,夜幕下的长安城,静如处子。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子时三更,平安无事!”

  长乐坊,安国寺大街上,一个老更夫走在诺大街道上,形单影只。

  风吹过街头,落叶旋绕过更夫面前,老更夫把遮住脸的树叶扒拉开,没好气的道,“哪儿来的树叶子,真是奇了怪了!最近长安城怎么个情况,白天连下大雨,泾河水灾过岸,唐王却久日不上朝,说是龙体欠安,也不知道这是神仙降了罪,还是苍生糟了难啊!”

  老更夫敲着铜锣离开了,而老更夫刚刚站着的地方,一个身着滚龙袍,脚踩金龙靴,面色虚白,披头散发的中年男子,虚软坐在地上,他一动也不动,嘴角微微哆嗦,似是想起了三天之前的一件事。

  未央宫太极殿。

  那一夜,自己未翻牌子納妃,自己劳碌了一天泾河灾民的事情,正要熟睡。

  自己早早睡了觉,太极宫内有规矩,百丈之内,不得有任何人靠近寝宫,一来防刺客,二来防方士。

  可是,就在自己熟睡正酣的时候,一个苍髯蟒袍的雄武老头儿闯入了自己的美梦,那老头儿七窍流血,头顶上还有犄角,他死死指着自己,怒吼道,“李世民,你还我命来!”

  自己当时吓蒙了,急吼道,“朕不认识你!你是谁啊!”

  那滚蟒袍老者怒气冲冲道,“我是泾河龙君,你忘记了吗?之前时候我曾经在你午睡时候入梦,求你救我一命,不要让那魏征斩我,可是你呢!言而无信,放那魏征去了斩龙台取了我的项上龙头!”

  唐王想起了这件事,急忙道,“这件事啊,朕有记得,朕当天请了那魏征下棋,他一天到晚都没回府邸,怎么能斩了你?”

  蟒袍老者吼道,“你棋艺太臭,魏征下着下着都睡着了,这一睡,他就魂到了斩仙台,龙头铡这么一扎,我的命就没了!李世民,你纳命来!”

  一时间,那泾河水君居然化作了一条黑龙滚滚吞噬而来,唐王吓得双眼发黑,在睁开眼时,李世民变得弱不禁风,而且,外人看不到自己,李世民茫然走在长安城,自己想要回皇宫,可是皇宫周围自己生前布置了很多的反制方士游魂的阵法,一靠近,李世民就害怕,一来二去,就越走越远……

  就在这古怪龙袍中年男子走的踉跄时候,街角尽头,突兀的,一抹光亮出现,那是一盏灯笼,灯火在风中虽是若隐若现,但是在他的眼里,放佛救命的绳索,指引着男子朝前摸索而去。

  他走了不知道多久,终于到了那气死风灯面前,灯光下,一颗老歪脖子树,树后有一间古旧的书斋,书斋上有一副陈旧的牌匾对联。

  左联,“天做棋盘星做子,谁人敢下。”

  右联,“地为琵琶路为弦,哪个能弹!”

  横披:天下布武

  牌匾:天地书院

  龙袍中年男子看着面前大气磅礴的对联名称,眼中几分震惊,这,这对联是谁写的,这也太霸道了吧!

  天做棋盘,星做子。

  地为琵琶,路为弦。

  说是下棋,以天道为子。

  说是弹琴,以众生为弦。

  天下布武,天地书院,好地方,好名头啊!

  这时,那书斋里面,传来了一个慵懒的声音,“站我门口这么久了,你不累吗?”

  那龙袍中年男子一怔,他,他是再给我说话吗?

  龙袍中年男子看了看周围,只有一棵老歪脖子树,没有别的什么东西了。

  这时书斋里,那慵懒富有磁感的声音又传出,“别看了,就你一个,你要是不买书,麻烦往旁边站,别碍着我画富居春山图。”

  龙袍中年男子试着道,“我能进来先看看书吗?如果书不错的话,我会买的。”

  “可以!”那书斋里男子道,“过门槛的时候,小心点,踩坏了阶梯你可赔不起。”

  龙袍中年男子看着那古董铁木门槛,抬起下摆,踏步过去。

  书斋不算大,迎面看去,三进三出,正前方是一个回廊花苑,左右两列走廊墙壁上挂满了各种奇怪的图画,有的图画里,那人头发冲天而起,周身旋转着可怖的斗气漩涡,有的人拔剑指天,背后万剑出浮云,更有一副巨图,图卷上有九龙拉着一口青铜棺椁,气势磅礴,无比震撼……

  这,这是什么书院?

  好大气的图卷!

  好大气的名册!

  我怎的以前从来没听魏征他们讲起过这里啊!

  龙袍中年男子一边思忖着,一边走到了书斋正堂,堂口里是一间三层楼高的独立书楼,书架有十多米高,而在一楼大堂中心,放着一张八仙长案,一个醉仙椅。

  一个身着黑色奇怪长风衣的青年男子,胸口别着一条整齐的英雄巾,内衬白色板正内衣,一副桃花眼,手里拿着一副黑不拉几的眼镜,他半跨坐在醉仙椅上,轻敲桌面,微微一笑,左脸颊上漏出来一抹小酒窝,两个字,耐看。

  龙袍中年男子看此,急忙道,“先生如何称呼?朕是东土大唐……”

  迎面青年男子轻摇折扇,不缓不急道,“书斋之中,一切人都是普通人身份,没有高低贵贱,没有上下尊卑。”

  龙袍中年男子听此,改口道,“在下姓李,名世民,大唐长安人,初来宝地,多有打扰,还请先生恕罪。”

  青年男子合扇拱手,“鄙人姓王,名多鱼,是这天地书院的院长,你也可以叫我王院长,不知道有什么可以帮得上李先生的吗?”

  李世民打量着三层楼高的巨大书架,不住道,“李某在长安也算得上消息灵通人士,怎的从来没听过有王院长这么一家连魂魄都能来借书的天地书院啊!”

  王多鱼笑了起来,他笑起来酒窝隐灭,桃花眼很是迷人。

  王多鱼道,“我这书院,不在五行中,跳出三界外,非一般人,神,鬼,妖,魂,仙可以到来,平生只度有缘人,你与我有缘,自然看得见这书院,你若与我无缘,就算是寻遍三界,你也找不到天地书院。”

  此言一出,李世民毕恭毕敬道,“先生可是仙家?”

  “非也。”王多鱼道,“我已与你讲了,我名不在六道,命不在三界,早就是跳出轮回的存在了。还有,你是来买书的,不是来买我的,买书的人,就多问书,不要问那些你不该问的东西。”

  李世民听此,赶忙道歉,“先生说的是,是李某人刚刚唐突了,李世民给阁下赔罪,只是先生这的藏书实在是太多了,李某能不能先浏览一下,再决定买哪一本?”

  王多鱼抬手道,“请!”

  李世民踱步看向了密密匝匝的书架,这一看,却是掉进了坑里,再也爬不出来了。

  而那个戴墨镜桃花眼的青年,心里多了一个疑惑,猴子还没出生李世民就出世了,是我穿越到了假西游,还是李世民是早产儿,早产了五百年?

Next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