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第一章 第三顺位

2019年6月8号,古河市595X国家战略基地!

  标志性巨兽建筑前方的1号操场。

  操场很大,足以容纳数千人。前面靠近主建筑的位置搭建了一个高大的主席台,主席台上有主位,两边是观众嘉宾席。

  操场上密密麻麻地站了八九百人,都是市各个学校选出来的精英学生。主席台上的主位和嘉宾席上也已经几乎坐满,有六十多人,其中扛着长枪短炮的记者就有二十多人。

  一群现场工作人员簇拥着一个短发,精干硬朗的中年人站在主席台的一侧,中年人侧目看着主席台桁架位置的时钟。数十个角度交错的摄像头将中年人犀利的眼神给抓拍下来,投放在巨大屏幕上。

  还有两分钟。

  旁边的嘉宾席,一个兴奋得满面发红的年轻评论员正在语速极快地做现场直播。

  “好激动,这次的全国高校招生,绝大部分的巨星胚子都不负众望,在各阶段考核中脱颖而出,也有不少黑马让人眼前一亮。这种选秀大年,星光熠熠,也使得状元榜眼的归宿更加难以捉摸,您说呢?黄老师?”

  黄剑浓眉大眼,笑着点点头:“古河市的生源在全国来说算是一般,往年古河的状元拿到大一些的城市都只能算是二流,但今年很不错,有不少好苗子。各个高校只要调查工作做得细,都有很好的机会选到心仪的学生。”

  “我们可以看到,大屏幕上已经开始播放这一届最耀眼的几个年轻人的视频,他们大多都不到十八岁,真正开始修炼不过一年,都已经开出了最少三个空窍,武功和一些辅助技法的学习也已经到了一个相当高的水平,真是后生可畏啊!”评论员看着视频中一个年轻人一脚踢碎一个沙袋的画面,忍不住感叹。

  “是啊!大环境恶劣,也让年轻人更快地成熟,成长。”另一个评论员说道。

  “乱世的人没有青春期,直接从儿童期就到了成年期。”特邀嘉宾黄剑也感叹了一声,“只有年轻人强大起来,祖国才有希望,人类才有希望。”

  “好,我们看到,岳心野,姜素仙,聂天宝,马爵,左洪,这些状元大热都出现在屏幕上,这些都是民意调查和各分析机构选出的前几名,就是不知道,各个高校的招生导师,他们的眼光是否跟我们的推测一致呢?

  根据以往的经验,高校导师考量考生会更立体,他们不仅仅只看学生当前所体现出来的能力,而是根据学生的年龄和特长,再综合评测学生的意志,品行,潜力,最后再综合做出选择。”

  年轻评论员把话题给拉扯回来,笑道,“答案马上就可以揭晓了。”

  站在主席台一侧的中年人此刻眼睛从桁架时钟上移开,快步走向中央。

  “四大学宫古河区选秀,现在开始。”

  武道盛世,讲究效率。没有提前的煽情讲话或是暖场表演。中年人直接从丹田发出声音,并不费力,却清晰无比,滚滚荡荡,带着回音。

  三三两两议论纷纷的学生顿时安静下来。那股音波震动仿佛一堵无形的高墙,带给人浓浓的压迫,耳朵轰鸣剧痛,仿佛下一刻就要粉身碎骨。

  “各位老师,各位嘉宾,各位同学,我是教育部高等学生处副处长战连平,负责今年的岭南省古河市高校招生工作。今天的学宫现场选秀,先请四大学宫的导师自我介绍。”战连平惜字如金,不多说废话。

  主席台第一排中间一位风度翩翩的中年人站了起来,对着嘉宾席从容点头示意,然后向下挥手,笑道:“我是京城龙陛学宫的导师,卫元。”

  “我是申城凤殿学宫的导师,江海。”另一人不疾不徐地站出来。

  “我是花城麟阁学宫的导师,梅新伊。”

  “我是鹏城虎足学宫的导师,”吴左奇。”

  “噢噢!”台上台下发出一连串低语,对四大学宫来的导师,大家显然都很崇拜,羡慕。

  四大学宫,以龙陛、凤殿、麟阁、虎足来命名,不叫学校而叫学宫,意思就是武学的最高殿堂,代表着无上的权威和荣耀。四大学宫之外,其它的学校就不能称为学宫了,只能叫某某大学。

  “嚯!四大学宫来的阵容也很强啊,都是高级导师吧?”年轻评论员看着黄剑。

  黄剑点点头:“有点意思,全国四百八十多个地市考点,很多考点就是学宫的老生代表去参加选秀大会。没想到咱们古河市能够引起四大学宫这么高的重视,这次来的四个不仅是导师,而且都是很有实力的导师。

  尤其是虎足学宫的吴左奇导师,他是古河市的名人,四十多年前,那时候武者没这么多,还是省里统一招生,他是岭南省的状元,盖压了一大堆的天才。

  那时候施行的还不是学宫选秀制度,而是先测试,然后学生自主填报志愿。

  在填报志愿之前,四大学宫都派出了招生队伍专门去招募吴左奇,吴左奇只轻轻一句“鹏城离家近”就把那三家给打发了。

  据说龙陛凤殿两宫还好受一点,毕竟一个在京城一个在申城。可花城麟阁学宫和鹏城虎足学宫都在岭南省,甚至花城离古河还更近一点,花城麟阁学宫的实力也在鹏城虎足之上,这就有点想不通了。

  为了这事,麟阁学宫的招生导师还受了处分。

  吴左奇进了虎足学宫,实力迅速攀升,才四十几岁就成了虎足学宫的栋梁人才,现在六十岁的样子,据说修为已经到了武者六级巅峰了。”

  黄剑如数家珍,侃侃而谈,笑道:“以前似乎听过,吴大师很擅长选秀,能够看到学生的潜力。这届天才多,前几名选谁都差不多,主要是十个名额里的后面几个,选谁是很考验眼光的。”

  除了四大学宫的导师,其它的重要嘉宾,都是些古河的政要,教育局的领导以及一些商界精英,也纷纷做着自我介绍。

  教育部高级学生处的副处长战连平一双鹰眼扫视着主席台下,场下八九百人,没有一个学生能够逃脱他目光的锁定。

  不过他不知道的是,操场学生队伍的半空中,一个哥们,正懵逼地四处打量着。

  “我这是穿越了。”

  不愧是某点常客,严石只用了几分钟,就搞清楚状况了。

  作为一个年近三十,人生看不到什么希望的的光棍穷吊宅,穿越一下,换个身份,怎么都不算是坏事。

  “不过,我这么挂在空中,像个透明人一样,是什么鬼?”

  他发现自己好像没有重量一样,又好像没有实体,因为当他把蜷缩的脚放下来时,直接和一个学生的头重合了,对方没有任何知觉。而且他不停对着台上的连战平挥手,对方也没反应。

  “怎么办?难不成我就一直飘在空中”。严石想大喊大叫,又怕惊动了战连平,直接被打得灰飞烟灭。

  就在他纠结不已的时候,战连平又站了起来。

  “选秀开始,共计四十个选秀名额。各学宫按照选秀顺序,念出选中学生的姓名,被选中的学生站起来和大家示意。”

  台下的学生,听了战连平的话,立即挺起胸膛,眼神期盼地看着四位导师。

  “京城龙陛学宫,第一顺位选择岳心野。”卫元微笑地把眼睛看向台下某处,摄像机随即快速扫描,抓拍到台下一个白色宽松衣服,相貌普通,身材粗壮的男生。

  大屏幕上立即给出岳心野在之前实战考核中的画面。十几个用琉璃钢制作的傀儡兵围攻岳心野。红色兵出手极重,绿色兵飞来飞去很灵活,黑色兵用厚重的盔甲格挡,防御很强,还有黄色兵不停释放出神经毒气。

  岳心野很灵动,动作不带烟火气,在琉璃兵中间穿来穿去,就像是狂海浪涛中的一片叶子。他不出手的时候,身体的气息一丝都没有散溢出来,等到和琉璃兵即将触碰的刹那,一下爆发出来,就像是平地起了惊雷,浑身的骨节咔咔爆响,脊椎弯曲像是拉满了弦的弓,力量全部在拳头汇集,一下打出了几十拳。

  这几十拳几乎没有先后顺序,拳表面的光弧形成一个圆形的绞肉机。几乎就在一个眨眼的时间,十几个琉璃兵已经被轰得胳膊腿乱飞,还有两个直接被轰成了碎渣子。

  解决了眼前的十几个琉璃兵,岳心野没有停留,凌空跳上一个三米多高的小山坡,向着另外一队琉璃兵冲杀过去。

  “好厉害!气功境界高,武功和身法也很强。”

  在众人一阵阵羡慕叹息声中,岳心野不紧不慢地站起来,微笑地向主席台的卫元行礼,然后又向周围的人点头示意。

  “岳心野实力和姜素仙差不多,不过他更专注,心性更稳定,天赋同等的前提下,心性越稳定,以后的路就越宽。龙陛的导师这么选在意料之中。”黄剑随口点评着,“岳心野被选走了,申城风殿学宫应该会选姜素仙了。”

  果然不出黄剑的所料,凤殿学宫的江海导师用榜眼签选中了姜素仙。姜素仙实力强横,虽然出自古河小地方,可实力能够与大城市的天才学生媲美,被凤殿学宫挑走,也是引起一阵阵羡慕。

  接下来,轮到手握探花签的学宫出场。

  花城麟阁学宫的综合实力是在鹏城虎足学宫之上的,不过他们抽签的时候只取得了四号签,探花签被虎足学宫取到了。

  吴左奇从座位上站起来,笑眯眯地看向台下。他在四个导师中年龄最大,脾气似乎也最慢,仔细打量着,一个都不放过。

  “嗯?吴大师难道还没有心目中的人选吗?”年纪稍大的评论员有些奇怪。一般导师都是快速说出心仪的学员,可吴左奇并没有着急做选择,反而是看来看去,若有所思的样子。”

  “这次的考核,先是文化考试,再是综合测试,接下来特长展示,战场斩杀四色琉璃兵,四个环节下来,应该是比较清晰了,没道理以吴左奇的能力还没观察透彻。”

  年轻评论员摸摸胸口,“我看吴大师是故意制造紧张空气,唉,快选吧,我的小心脏有点受不了了。”

  黄剑疑惑地眨眨眼睛,“那几个天才都坐在第一排,怎么吴大师的眼睛一直在看后排?”

  “我去,他不会选一匹黑马吧?”年轻评论员眼睛发亮,笑道。

  坐在第一排,一直神情自若的几个天才学员,脸上的笑容也显得有点僵硬了起来。

  这一届的选秀,第一第二基本是在岳心野和姜素仙中产生。可是三四五就有些悬念了,几个人都有希望。随着吴左奇笑眯眯的眼神在他们身上飘过,就像是手指拂过琴弦,引起几个少年人的波动。

  半晌,众人都有些不耐烦了。

  “咦,他好像选定了。”吴左奇看向人群的眼神一凝,一愣,而后,慢慢绽放出笑容。他这个动作被评论员看到,也被摄像机捕捉投放到大屏幕上,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虎足学宫身为四大学宫最末,吊胃口的能力倒是一等二五的。”不少人腹诽着。

  战连平倒是没有急躁,他平静地看着吴左奇。

  吴左奇终于开口了。

  “学号5105203427,姓名:严石。”

  嗯?

  哈?

  严石是谁?

  “学号5105203427,姓名:严石。”

  吴左奇似乎也知道,比较冷门的学生,万一有重名的,容易搞乌龙,所以就干脆盯着学生胸口的胸牌,把学号和名字一起念出来。他连续念了两遍,就没有人再怀疑是念错了。

  他的话音落下,下面就发出了两个声音。

  啪叽一声!

  哈的一声!

Next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