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第一章 意外穿越

一睁眼,周寒醒来,发现自己躺在一间古色古香的屋子里,望着屋顶的木质房梁,他没有慌乱,只是回忆了一下,想道:“我死了?应该是的,那种情况还不死那就只有神救我了,我这是穿越了吗?”周寒坐起身子,望了望屋内四周的环境,乐了:“屋子真大啊,而且装饰不错啊,看起来不是普通人家,看来我穿越的身份不小啊,就是不知道长啥样。”可惜屋子里也没有一面镜子,周寒不知道自己长得丑还是帅,不过就屋子这模样,他想只要长得不是丑得惊天动地,都是可以寻花问柳的。

  也不怪周寒这么冷静就接受了穿越的事实,这要从他穿越前说起。

  周末,周寒正在街上逛街,突然有一股奇怪的风凭空对他吹来,这股风很有力,且单单只让他感觉到,让周寒不得不停下脚步,走在周寒后面一位男子在周寒突然停下后,因为惯性的原因,虽然急忙刹住了脚步,但也不得不向右边偏移,无意中撞到了原本在男子右后边的,一位拿着一把新买的菜刀的妇女,妇女被男子撞到,一下站不稳,本能的为了保持平衡的把手一甩,不曾想,手里的菜刀也脱手而飞,正正的向着周寒后背飞去;而不知危险降临的周寒任站在那抵挡着奇风,在他的头顶上,一个大花盆不知什么原因从附近高楼上掉了下来,正正的朝着周寒的头顶落去;周寒的左前方,一辆载着许多细长钢筋的卡车朝着周寒的方向呼啸而来,也不知是不是司机吃错药了,还是司机老板脑子短路了,钢筋居然是横载着的,当车经过周寒身边时,不知什么原因侧翻了,钢筋径直朝着周寒冲来。

  周寒正努力抵挡着妖风时,突然感觉风没了,正当他呼了口气后,就看到钢筋朝他冲来,他刚露出惊恐的表情,就眼前一黑,什么也不知道了,我们从路人路人视角可以看到,当钢筋即将撞到周寒时,花盆狠狠的砸在了周寒的头上,把他砸昏了,菜刀则一把飞砍在周寒的颈椎上,没等痛觉让他醒来,无数钢筋呼啸而来洞穿周寒,让他彻底没有醒来的可能,而周寒破烂的尸体挂斜站着,被数根钢筋支撑着没有倒下,在旁人看来,真是惨不忍睹。

  因为事发的突然性,周寒没有一点死亡的感觉,就好像眼一闭一睁就穿越了似的,他仔细回想了一下之前最后的记忆,又看了看四周的环境,这才有一点不真实感。

  呼了口气,周寒很轻易的放弃了回想,这不是他对上辈子没有留恋,而是理智告诉他留恋也没有用,他已经穿越了,现在最需要考虑的,是怎么融入现在的生活中去。

  周寒看了看自己的手,不是自己的,比他原本的手还细皮嫩肉,看来是魂穿,也对,就记忆中自己上辈子的下场,用腿毛想也能想到,原先的身体下场有多么的惨,自然不可能一起穿越过来。

  既然是灵魂穿越,周寒在脑海里翻找这具身体的记忆,毕竟要融入新的生活,他只有尽可能的融合身体的记忆才行,不论是言行还是习惯,不能让人察觉他是穿越者。

  这一翻看,把周寒高兴坏了,原来身体的主人也叫周寒,今年19岁,是周国的国君,在十天前刚刚登基,目前在这个周国处于权利的顶点,这些对于周寒来说也不算什么,毕竟他之前处于和谐文明社会,对于国君这种生物是一点概念都没有,虽然曾经看过主角穿越成为国王的小说,但是也只是看着玩罢了。

  真正让周寒兴奋的,是他在记忆中看到的,他有一个漂亮至极的夫人,这个夫人不是妻子的意思,而是类似妃子的说法,才15岁,没有手术,没有美妆,没有美图,没有PS,相貌精致漂亮,气质端庄优雅又因年龄小而带着一点稚气的夫人,这让上辈子光棍了三十年的周寒激动不已,而且这是一个典型的古代社会,也不会有什么牢狱之灾,15岁少女结婚是合法的,就算不合法也不要紧,他是谁,不,应该说他的原身体是谁,是这个国家的国君啊,在周国,周寒就是法。

  可惜周寒的原身因为前国君的国丧,以及继位的事情,虽见过夫人几次,但到现在还没碰过她。

  【通告:秦国国君秦受因荒淫无道,被治下臣民推翻,秦国由李由当政,改国号乾。】

  【通告:元国国君元振因执行苛政,被刺客刺杀与宫中,因国家无主,元国陷入混乱。】

  【通告:黄国国君黄姬改国号为嬛,并行使女上男下政策,真嬛国游人率男性减少90%】

  刚刚为了自己的美貌夫人高兴不已的周寒,被突然出现在脑海里的声音吓了一跳。

  好不容易缓和过来,这个声音打翻了周寒刚苏醒时的想法,他开始重新推测。

  他好歹也是看了二十年小说的,各种穿越的世界只有没想到的,没有那些小说作者写不出的,所以周寒使劲回忆自己看过的小说里的各种设定,期望能对现在的处境能靠得上。

  通告二字和那凭空出现在脑子里的声音,都说明现在他所处的世界可能是游戏类的世界,一是这本身就是游戏世界,而他穿越成了NPC或是某个玩家,二是,这是一个神创造设定的世界,许多人被拉来作为这个世界的一个居民,供神娱乐,想到这他突然觉得第二个设想由很大可能,因为他突然想到了上辈子死前遇到的那股妖风。

  第一个通告,说明了作为一国国君如果经营不好国家,是会被推翻的,想到这他有点心慌,毕竟上辈子他不过是一名设计员而已,从小就没当过什么大点的管理职位,他不会经营管理啊,要是一个弄不好,他也会被推翻的,更何况他还不知道在这个世界死后,他还有没有机会再穿越呢,万一真死了呢,而且,上辈子他虽然死得有点悲催,但是是在昏迷后死的,没有任何感觉啊,这一次如果被杀死,别说铁定了,那是钢定要死得很痛苦的。

  再看第二条通告,被刺客杀死,周寒不知道古代一国的国君防卫有多好,但想来应该很严密,但是再严密的防御总有破绽,想着要是现在突然从门口冲进一名身穿黑衣黑裤,脸上戴着黑面巾的男人喊着“德玛西亚”手持利刃对着周寒砍过来,周寒就不寒而栗,想得再深一点,这个大元国的国君是因为执行了苛政才被刺杀的,那刺杀他的也可能是保护他的卫士因为苛政而导致家人死亡,要杀他报仇呢,这样看来以后他选侍卫都要万分小心了。

  至于第三个通告,周寒就有些无语了,女上男下,他本能的想起了某些黄色画面,摇了摇脑袋,周寒细想,黄姬,一听就是女人的名字,看来在这个世界,女人也能当国君呢,女上男下,怕不是一个女权至上的女人吧,这样的女人对于男性的周寒来说,可不是一个好相处的人,游人率,应该是四处旅游的人,可能那些名臣猛将就在这当中了,周寒回忆了自己记忆中的历史,女性名人相对于男性来说是少得可怜的,游人率男性减少90%那对一国的发展可是大大不利啊,这个黄国...不...嬛国国君是要打造一个女儿国吗?

  周寒把所有可能的不可能的想法都想了个遍,好不容易把自己的意识拉回了现实当中,他看了看屋子,自己在屋里坐了这么久,怎么都没个人来呢?

  下了床,伸了个懒腰,随着身体上骨头的一阵脆响,周寒感觉自己精神充沛,完全不同于上辈子30岁时自己那各种小毛病集于一身的身体,没有近视、没有骨质增生、没有腰椎间盘突出、没有高血压等等,他好久没有这么舒服了,不愧是19岁的身体,他决定以后一定要培养一个良好的作息,尽可能的享受这得之不易的新生命。

  美了一阵,周寒突然发现在床头的小桌子上,有一个精致的铃铛,铃铛上有一个木质的把手,他立刻想明白,看来是要用这个铃铛来叫人了,这倒是很有意思的想法。

  不过周寒没有马上去摇铃叫人,他站在床边,在脑子里尝试着叫了声:“系统。”没有反应,他又尝试叫道:“查看。”随即,一长串的数据就这么凭空在周寒的眼前展开,他伸手向着数据摸了摸,没有摸到,看来这是没有实体的。

  【姓名:周寒】

  【年龄:19岁】

  【头衔:周国国君】

  【名声:57】

  【能力:统帅64,力量45,智力72,政治33,魅力73】

  【技能:探查1级,威慑1级】

  这数据简单得可怜,周寒望着数据无语,名声57不用想也知道低得可怜,就是不知道有多低;能力只有四项,四维的能力也不清楚高低,如果按照以前玩游戏时的经验,四维最高算作100,他也不知道这个世界的平均值是多少,只能大概猜测:以50为平均值,45的力量,相当于比普通人还低一些,有点瘦弱,作为一个王子,不喜习武也是很正常的,没有体弱多病就算好了,他只是有点好奇,为什么是叫力量,而不是叫武力;统帅64,应该算是中上吧,没有对比,不知道好坏;智力72,比想象中的要好,毕竟此前他只是个小职员,他也没想过自己穿越后能变成一个天才;政治33,这个数字让周寒有些无法看了,作为一个国君,政治居然低得这么可怜,要是放在宫斗剧里,妥妥的第一集就领盒饭了,与他国打交道,怕是没两个月就要灭国了;魅力73,魅力应该说的是颜值吧,也不知道这个世界的平均颜值是多少,他这个魅力,丑应该算不上,毕竟是国君一脉,血统就决定了他的基础,就是不知道算不算帅,上辈子生得样貌普通,这辈子有幸重来,要是能体验一下帅哥的世界就好了。

  刚看完数据,他突然有了一个疑问,这个四维数据到底是前身的周寒的,还是穿越者周寒的呢?如果是前身的周寒,那智力与记忆中的对不上,如果是穿越者周寒的,那力量又对不上,不会是两者合一吧,他想着,那倒是有可能。

  能力值很低,特别是政治,不过想来能力应该不像游戏一样是固定的,就是不知道除了自我学习锻炼外,还有什么方法可以提升,毕竟这是一个看起来像是游戏的世界,应该会有外力提升方法的。

  再往下看,技能,探查1级,除了名字外没有任何说明,他也只能从名字来推测,应该是像看自己的数据一样看别人的数据,这倒是很方便的能力,特别是找能臣武将,一眼望过去,就知道怎么安排了,而且还能升级,希望升级后能看到更详细的数据吧,就是不知道这个能力是只有他有,还是每个穿越来这个世界的人都有的。

  排在探查后面的是威慑,从名字来看,应该是那种看不见的,让别人感觉到的,类似王八之气的东西,不知道升到高级后会不会出现,一威慑,能人猛将、窈窕美女就拜倒在他的大裤衩下的场景,一想到这样的画面,让周寒都有点爽得流口水了。

  看完自己的数据,擦了擦不存在的口水,周寒就把刚才想的东西都放在了一边,现在最主要的就是了解自己国家的情况,多看看别人的数据,看得多了才好对自己的情况有一个对比,更主要的是,他不许学习如何成为一个国君,至少不能是一个昏庸无道的庸君。

  也不知道前身是怎么当王子的,周寒在记忆里翻找了半天,大多都是在王宫里的记忆,前身几乎没有出过王宫几次,对于这个国家的事情都知之甚少,让他没能找到什么有用的东西。

Next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