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楔子

位于大靖国最南端的清凉山上,一个小人正要离家出走。小人一身短打劲装,身上只带着一个布包,深一步浅一步的朝前走着,临行前心中充满坚毅,此时脸上却有些挂不住。心道:平日不觉得清凉山这么大,今日怎么自己走了那么久还能看到家门口?父王委实太浪费了些,一个院子怎修的那么大。须知,平日老头子经常教导:一要节俭,二还是要节俭。大约是老头子向来看父王不顺眼,从不把这些至理名言告诉父王。

  又走了几步,实在走不动了,只好找块石头坐下歇歇。又累又渴,此时小人才反应过来,自己带的这个包里东西在出清凉山以前真是“中看不中用”,全是银钱珠宝,饿了还不如野果来的实惠,真真是失误。

  突然,耳边传来脚步声,小人一扭头,脸立刻垮了。

  “你什么时候跟着我的?”小人有些生气的瞪着这个尾随的人。

  尾随者面无表情道:“一直跟着,我就想看看你能走多久?”

  小人心里哀嚎,这人在,我是确定无疑的跑不出去了,拐也拐不走的。面上却淡道:“我想喝水。”

  “回去就可以喝。”

  “我走不动了。”

  清凉山的小道上,小人趴在尾随者的肩膀上,暗道:跑果然是跑不掉的,就是不知道父王能不能理解我的决心。

  前方突然跑出许多人,慌慌张张的喊着

  “郡主找到了!郡主找到了!快去禀报王爷和先生!”

  这位“郡主”便是那逃跑的小人,本朝皇族人丁兴旺,被称为“郡主”的少说也有几十位,独独这位郡主甚是独特,因是当今圣上宣武帝最宠爱的五皇子诚王的掌上明珠且是独一无二的,刚出生不久后,便被封为“成元郡主”,且有封地,虽然只是一个县,可封的这个清回县就挨着诚王殿下的封地元州。是以,京中的那些世子郡主无不对这位“成元郡主”心怀羡慕,嫉妒这位“土皇帝。”可这所谓的嫉妒之情也无处发泄,只因这位郡主长到五岁还从未进过京。

  进了府中的长与居,这位小郡主顾不得诚王与那位胡子乱颤的老爷爷有些愤怒的表情,施施然走到桌子边,自己倒了杯水喝完,又倒了一杯喝完,再倒第三杯的时候,许是觉得这孩子渴成这样真是叫人心疼,诚王殿下面上也不再严肃,老爷爷的胡子也不在抖了。皆看着她,她也不语,继续喝水。

  诚王叹息道:“阮阮,你别乱跑了,我们会进京的”。闻言,小郡主看着她的父王,诚王苦笑:

  “你十一叔会来接我们的,父王会陪着你一起去的”。

  “哼”旁边的老爷爷胡子又开始乱颤。小郡主放下杯子走近老爷爷。

  “外公别担心,是我要去的。”看着小郡主眼中的坚定,白胡子老爷爷红了眼。摸摸她的脑袋,道:“阮阮真是乖,你娘不如你啊。”

  当清凉山上的桃花还未谢时,一队人马离开了清凉山,小郡主趴在马车的窗子上,看着这满是春日的清凉山,攥了攥拳头。

  行路难,行路难,多歧路,今安在?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Next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