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第1章 修仙者

修仙界最近不是很太平。

  自从神魔大战以后,各宗门衰落,实力大不如前,加上互相之间算计争斗,几乎是每日况日下,隔了好几年连一个化神期的高手都没有出现。

  灵气的枯竭,各种资源的减少,修仙人数的增多,也只有那些大门派培养出来的弟子才有足够的资源修炼。

  至于一些靠自己实力的散仙,只能说是看运气了。

  散仙们都极力想进入宗门,目的就是得到更多资源。

  不论如何,背靠大树好乘凉,靠着宗门总比自己单打独斗要好。

  各修仙宗门都是自己开凿一片世外桃源来作为府门,通常是只有同为修仙人才能看得出来。外面是凡人界,灵气远不能和那些修仙宗门相比,凡人界普遍是凡人,还有去历练和游玩的修仙者。

  现今修仙界是弱肉强食,实力为尊。

  这已是惯例和常态。

  一处灵气充裕之地,一个穿着水蓝色长裙的女子正抬头看着上面。

  飞剑在天空上来来往往,一道道五颜六色的光快速划过天际。

  衣袂飘飞的女仙缓步行走在山间,有说有笑,腰间别着宝石灵剑。

  茂密的各色鲜花和各种植物,还有珍禽异兽时不时掠过,一幕幕都都陆续在眼前展开,唯美得像是一幅带了颜色的画卷。

  锦麟看着天上那些五颜六色的光线,即使是在白天,那些光线也依旧亮得惊人,仿佛在夜间划过一样明亮,让人忽略不了。

  她又看看自己身上的蓝色长裙,如水一般,触之缓慢地波动起来,让她想到传说中鲛人织就的衣裳。

  她腰间也别着一把剑,不过是灰色的,生了很多锈的,比起别人那些宝石镶嵌的,她这个看着很破旧不堪,像是刚刚从地上捡来一样似的。

  不过这些锦麟都不在意,她现在还在吃惊当中回不了神。

  她这是到了一个怎样的世界,所有人都是御剑飞行,腰带灵剑,穿着神仙一样的衣服,头发竟然也有各种颜色的,像是染过的一样。

  锦麟在现代二十五世纪是一个搞科研的,地球资源枯竭,核能取代成为所有能量来源,但是控制上是频频出问题,她主要是研究人工智能,外太空也发现了人种活动的迹象,正准备和队员外出查看,不料她在一次实验中丢了性命。

  她以为自己灵魂意识是随着身体消失了,谁知道一醒来就到了这个光怪陆离的世界。

  不,这是所谓的修仙界。

  锦麟已经来了有两天了,但还有些不适应自己的身份,光是这种景象她就能看好久,像是刘姥姥进大观园,她想看个没完没了。

  她在这里的身份是个外门弟子,内门是进不去的,平常也只有在外门活动,或许有需要她当苦力,倒是可以进里面去看看。

  内门是核心弟子所在地,灵气比外面更为充裕,对修仙也更为有利,但内门弟子岂是那么好选上的?

  要是没有实力和师门的庇佑,早晚会沦为炮灰,之后死翘翘的。

  锦麟对自己是个外门弟子已经很满意了,总之她有个身份在这里生活就行。

  这副身体是一点意识和信息都不留给她,她也不知道之前的事情,人很多,反正都不熟悉,她才不在乎这些。

  锦麟在现代是有个独来独往、性格孤僻的女博士,终身致力研究人工智能,一生奉献给了实验室,从未有过男朋友这种东西。

  她有限的生命里,只有数不清的实验能得到她的亲睐。

  不过现在还研究个鬼,她自己在这里逍遥自在,还是一个小修仙者!

  锦麟很满意了。

  她拍拍自己身上的统一外门弟子服饰,非常满意,提了提腰上别着的“宝剑”,昂首挺胸朝着前方走去。

  锦麟现在对这里不是很熟悉,也不知道如何修仙,她回到了自己醒来的地方——位于偏僻山崖上的茅草屋,茅草随着风摇动,落日的余晖打在其上,颇有几分飘渺神秘的意味。

  一阶阶石梯通向那座茅草屋,宛若天梯般庄重,虽然毫不起眼,可光这气势就无法让人忽略。

  锦麟一醒来就是在茅草里面的硬板床上躺着的,她当时就是穿着这身衣裳,生锈的宝剑被挂在一边。

  在这短短的两天时间内,她四处乱翻和到处走走停停,终于打听到了一些有用的东西。

  她所在的宗门叫做正阳宗,算是一个不小的门派了,里面有正统修士三千多,加上零散打杂的,应该有四五千余人。

  正阳宗占据在一个灵气充裕之地,开山鼻祖是一位元婴期的老祖,现今已身死道消,现在掌门是也是元婴修为,据说掌门背后的家族可不小。

  而她锦麟本来是凡间一个不起眼的凡人,小时候被带上山来打杂做事,后面发现是火灵根,才被收为外门弟子。

  但是她的火灵根是却是不太起作用的灵根,和别人都不同,修炼的速度慢如乌龟走路,十几年难有进步,这么多年来一直是练气修为,如今也才是到练气的巅峰,如论如何也突破不了。

  开始宗门还给她些丹药,后发现无济于事就什么也不给她了,投资没有回报这事谁会做?

  锦麟也是自己倒霉,就这样十年如一日,重重复复,重复又重复,她的修为在原地丝毫不动。

  她今年十八岁,十八岁的练气期弟子,在正阳宗也仅此一个,就是她了。

  所以她是靠着自己的实力出了名,只要是在宗门待过一段时间的人都知道她这个百年练气废材。

  诶,不堪回首。

  锦麟也不想知道这副身体有如此辉煌的过去,而且还挺有名的,这不是她的本意啊。

  进屋子放下腰间的剑依旧挂在上面,从一边的墙壁上拿了一个大锅架上,再去外面搬了一捆干柴进来。

  她从一边摸来两块打火石,蹲在地上战战兢兢地打火。

  饿得慌,她要生火做饭。

  之前从未有过这方面的经验,她这个忙于实验的博士那里会自己去做饭?饿了就吃点维持身体所需要的药剂,吃一瓶能顶吃一个月的饭菜。

  她自从读了博士以后就再也没有吃过饭,吃药剂多方便,还不需要消化!

  但是现在不行啰!

  手生,动作慢,两块打火石都发烫了,火星也冒出来了,手上还被烧到了,但火就是没有成功落到稻草上,这火就是不听话,它就是不燃起来!

  锦麟好生无奈,蹲的大腿都酸麻了,她从一边搬来一个黑乎乎的石头,也不管脏不脏,一屁股就坐了上去。

  她头低着,继续生火大业。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火星终于成功燃起,干草也被点燃。

  锦麟忙把细小的干树枝架到干草上面,再添加大一些的干柴,这火总算是成功生起了。

  茅草屋旁边有一山泉,她拿了瓢去接了一瓢水放到大锅里面。

  之后她就站在原地不知道如何做了。

  阿西吧,她没有任何吃的,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她能吃些什么?

  吃土?

  还是喝水饱得了?

  锦麟此时已经是灰头土脸,可她压根没工夫注意到这些,肚子传来的咕咕叫声在提醒着她要投食了。

  她出了茅草屋,前看看后看看,左看右看,高高的山崖上荒凉干净得很可怕,黄色的泥土露了出来,一根多余的杂草也没有,当真是干净整洁,无需打理。

  那只有下去找找看有没有什么吃的了。

  锦麟去灶台拔了些柴出来,又再添了一瓢水,让锅不至于坏,火也不至于熄灭,才放心走下去。

  这个山崖看似不高,其实很高,目测有三百台阶,也不知道她一个外门落魄弟子,是如何能住到这里来的。

  不过,这里委实太荒凉偏僻了,肯定也没有人想来这里住,所以锦麟得了这个运气,占山住茅屋,这地方归她了。

  锦麟下山的时候数了数,这个小小看似不起眼的山崖,竟然有三百多阶,出乎她的意料。

  她算是慢慢走下来的,只要是有点陡,而她也没吃东西肚子空空,没有力气加快速度了。

  正阳宗是不管弟子的吃喝住行的,那些打杂的倒是有不错的吃的,但不为弟子提供。

  因为,修士都要辟谷,内门弟子和外门弟子往上到长老掌门一律都是自己解决。

  锦麟不由得暗自骂娘,也只敢在心里骂一骂,开玩笑,这里随便一个修士都能取了她这个练气废材的小命。

  下了山,离开了她那座神秘的荒山,一切又变得那么生机勃勃了起来,周围绿树红花交相辉映,美景醉人。

  锦麟一一看过去,这些植物她也不认识,她苦恼地看着,诶,这些草有很多,无奈都是些脑子里没有印象的。

  花丛里突然出现了一只大大的母鸡,母鸡身上的毛油亮发黑,间杂了些红色毛就像是火光一样艳丽亮眼,喙尖尖的,飞快伸进花丛里一下就叼了一条大大的虫子出来,淡定地吞下腹中。

  它的动作是不停歇的,一直一直吃,尽管锦麟在旁边看着,但它好像没有看到一样吃着自己的,偶尔啄一些青草鲜花来吃,不过基本少吃植物,吃的都是些充满蛋白质的大虫虫。

  宗门养的动物几乎都是有灵智的,那些长老养的早就已经开了灵智。

  这一只大母鸡,智商肯定不低的。

  锦麟目瞪口呆看了好一会,整个人灵光一闪。

  她跟在大母鸡后面,看到它啄了那些植物,就摘了好些相同的植物。

  鸡都能吃,她也能吃。

  若是能吃这只大母鸡就好了,肥肥胖胖的,每天都吃没有污染的虫子,鸡肉肯定好吃鲜美。

  锦麟想得都要流口水了,不知为何,她现在超级无敌想吃肉了。

  她之前做实验能连着好几天,什么东西不吃已经是习以为常了,现在超级想吃,也不知道是不是馋虫作祟,她之前可从来没有想吃其他东西的欲望。

  堪称灭情绝欲。

  情欲,口腹之欲,常人有的她通通没有。

  现在她总算理解为什么有些人总是对肉食念念不忘,她也想吃。

  锦麟也只是想想,那只大母鸡渐渐走远,她捧着一大束姑且称之为野菜的植物,转身走向自己的茅草屋。

  这一片鸟语花香之地离着她的荒山很近,但这些美丽的鲜花,可爱的小草就是不在荒山上生长,这让她颇为无奈。

  可能是荒山上有某些东西,锦麟这么一想,顿时兴致勃勃了,说不定还是一座宝山呢?

  肚子又咕咕叫了起来。

  锦麟喘着气爬到了草屋前,火很小但幸好还未熄灭,她暗自庆幸,把野菜都丢在一边,添了些柴火,锅里面的水已经沸腾了。

  她拿着野菜到泉水旁边清洗,咦,她这才发现泉水旁边长了一小些植物,不过矮矮的,可以忽略不计,这里的水又是从哪里出来的,真是纳闷了。

  虽然这些东西能吃,但不知道味道如何,能否下咽,锦麟一一咬了一下植物的根,把那些苦哈哈的丢掉,留下那些还能吃下的。

  例如白菜菜花萝卜那些东西她倒是认得,可这里都是些奇花异草,根本没有她认识的任何一样蔬菜。

  无奈,她自食其力,自己靠自己了。

  锦麟换了锅里面的水,等水再次开了才把洗好的野菜放进去。

  她是放一样吃一样,吃起来不太有味道,可是她对这些没有概念,她之前吃那个营养剂也是没有味道的。

  “锦麟在吗?锦麟!”

  外面一清脆的女声喊着她的名字,随之门口落下一双踩着宝石飞剑的脚,最为亮眼的是那双绣着祥云的靴子,当真是精美的过分了。

  那人缓缓落在地上,玫红色的裙边像是有意识般荡漾开来。

  一个穿着玫红色长裙的女子,长发高高束起来,祥云靴子神神气气的,踩着宝石飞剑随着她的一个利落的姿势挂到了她的腰间。

  女子的动作行云流水,非常快速且熟练。

  她一进来,正对上锦麟吃着几块叶子,她的眼神便没有移开了。

  锦麟本来想硬把这几块给吃下去的,谁知道她的动作远没有对方快,这人已经进来了。

  这个人也真是,到别人的地方不知道先敲门吗?

  万一她是个男的,正在洗澡呢?看到光光的身体岂不是有失文雅和体面?

  女修耐不住好奇,还到锦麟旁那口显眼的大锅仔仔细细看了看,柔唇慢慢下压,弯成了一个弧度。

  “噗呲!”她忍不住笑了起来。

  “你,哈哈哈!”

  锦麟终于吃好了,啪一下放下筷子,面色不太开心:“哟,笑成这样,不知道的还以为您是得了精神病呢!”

  竟然敢笑她?

  去她的!

  女修闻言顿住:“精神病,是骂人的意思吗?”

  锦麟本想叉腰,但手到两边又放了下来,玫红色,玫红色,好像只有内门弟子才能穿玫红色的衣裳。

  人家是个内门弟子,她是个外门弟子,人家的修为和实力能甩她好几条街,轻轻松松伸手都能把她捏死。

  她想的一点儿也不严重,她现在虽然有练气巅峰的修为,但是她现在完全是小白一个,什么也不懂。本来是能抵抗一会儿的,现在估计不到一秒钟就见阎王了。

  锦麟是想有点骨气,无奈骨气不能当饭吃,更不能和小命相比较。

  还是狗命要紧。

  女修方才还笑得花枝乱颤,现在是冷若冰霜,那温度,能直接冻鱼冻冰棍了。

  锦麟气势十足做了一个很猥琐的笑容和动作,她黑黑的手揉了揉眼睛,又擦了擦脸,憨笑道:“师姐说的是哪里话,我怎么敢呢?方才眼睛里面全是眼屎,一时之间没看到是您大驾光临,实在是我的过错。”

  她伸出手想去握手,女修一个冷眼对着她,十分冷淡地哼了一声。

  锦麟很自觉收回了手,这人高傲得像是一只求欢的公孔雀一样,真不知道她有哪里得意的?

  “不知道师姐来有何吩咐?”锦麟露出了一个谄媚的笑容,她的脸黑乎乎,嘴角上还有野草青青的汁水,两侧的脸还有黑乎乎的手指印记,那模样,实在是太猥琐太丑了。

  偏生她丑而不自知,还放大了笑容对着人家,伸出手去想和人家握手。

  虽然握手被拒绝了。

  不过她的笑容可是一点儿也没减掉半分,还是热情似火,太阿谀奉承了。

  女修的下巴高高抬起,不屑一顾:“师父让我来传话,说你入门十几年,依旧是练气期,虽然修为很低,但好歹是他老人家带你回来,再这样下去旁边的人也会低看师父的,你从今日起,就进入内门,成为师父门下的弟子。”

  这个废柴,要不是师父说要收她为弟子,她这一辈子都没人要了,将会以练气期一直呆在外门,哪里能有进到内门的机会?

  锦麟眼巴巴的,又不可思议的神情:“你,你是来诓我的吧?”

  她可是知道,要成为内门弟子,要先通过内门比试,在比试中胜利的佼佼者才能进入内门,才有了被长老们收为座下弟子的可能性。

  她一个练气废柴,在宗门里也一点关系都没有,无缘无故的,竟然有长老看上了她,想要收她为座下弟子?

  这真是天降红雨,否极泰来,遇上了万年难得一见的陨石坠落?

Next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