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第一章、三花猫与蛇

露珠滚落进泥土,清晨的微风吹过,时针指向六点钟。

  柳大校内家属楼,某户黑暗的房间内,敖扇幽幽转醒。

  女孩从床上坐起,脸上还挂着泪痕,却没什么表情,目光呆滞,如同失去灵魂的行尸走肉。

  窗帘没有拉开,但房间窗户正对着朝阳,视线并不昏暗。

  敖扇的视力一向很好,即使不开灯,也能看到正对着床的墙面上,全家福里一家人幸福的笑容。

  坐在父母中间的女孩笑得无忧无虑,右边是大方得体、温柔至极的妈妈,左边的爸爸笑容没有那么深,手却牢牢搭在母女两人肩上。

  敖扇贪恋地盯着这幅画,可画上爸爸妈妈的笑却逐渐模糊了,好像和记忆中他们惊慌失措的神色融合在一起,看着看着,眼泪又不争气地流了下来。

  敖扇蜷缩起身体,头埋在膝盖里,小声地呜咽。

  爸爸,妈妈……

  曾经一哭一笑都酣畅淋漓的女孩已经逝去,因为喜她所喜、哀她所哀的人都不在了。

  敖扇知道,自己已经没有资格再放声大哭了。

  “喵~”

  卧室的门没有关,一只漂亮的三花猫迈着轻盈的步伐走进来,跳到床上,睁着剔透的猫眼看身前抽涕的小主人。

  敖扇抬起头,呆了呆,伸手欲把三花猫捞过来。

  “小花……”

  倾诉的话刚开了个头,“喵嗷——”一声凄厉的嚎叫,三花猫的身体突然炸毛,“不要叫我小花!!”

  吼出声后,三花猫自己都身体一僵,更不用说刚刚十六岁的敖扇了。

  一人一猫视线相对,空气陷入死一般的寂静。

  半晌,敖扇犹豫地开口,惊疑不定:“……小花,你?”

  “喵~”三花猫偏过头,一副欲盖弥彰的样子。

  正准备跳下床,装作无事发生,敖扇一伸手,捏住了它的脖子。

  小花:……是谁掐住了我命运的后颈皮?

  敖扇双手把小花托起来,让它和自己面对面,“肯定是你,小花,你说话了。”

  “你,你成精了?!”

  三花猫挣扎着努力伸出两只爪子,捂在自己的眼睛上。

  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

  看着它人性化的动作,敖扇眼神闪了闪,沮丧道:“要是我也是妖怪就好了……”

  小花:……喵喵?

  这说的,是人话吗?

  妖和人,怎么看都是当人更香好吗!

  “这样,我就能救爸爸妈妈,他们就不会……”敖扇的声音越来越小,泪水又开始在眼眶打转。

  “扇扇……”

  小花不知所措地看着哭泣的女孩,爬到她手臂上,舔了舔小主人脸上挂着的泪水。

  猫舌头上的倒钩划过敖扇的脸,一点都不痛,湿热的温度带来一阵痒意。

  “扇扇,别哭。”

  “嗯,我不哭,”女孩露出一个似哭似笑的表情,嘴上答应着不哭,眼泪却流得更汹涌了。

  “爸爸妈妈他们不要我了,但是我,我还有你,小花,谢谢你……”

  这副哽咽的语气让小花心疼坏了。

  它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只隐约能猜到一点。

  小主人现在念高二,暑假结束就要升入高三,趁着她高考前这最后一段轻松时光,一家人去山里旅游。

  现在却只有她一个人回来了。

  不,等等……

  小花猫爪拍了拍小主人的手背,试图将她从悲伤的情绪中拉出来:“扇扇,你怎么回来的?”

  敖扇正抹着眼泪,闻言愣了一下,“我,我也不知道……”

  对啊,她是怎么回来的?

  好像是一睁眼,人就在家里了。

  具体过程,敖扇是一点都想不起来,一时半会也顾不上伤心了,扯着头发绞尽脑汁地回想。

  一旁看着的小花打了个激灵,莫名想起曾经,自己的猫毛被人类小屁孩抓在手上撕扯的恐惧。

  真让人、不是,真让猫头皮发麻!

  赶紧甩甩脑袋,抛开那段记忆。

  “别扯头发了,扇扇,你听我说。”

  手背被小花舔了舔,敖扇听话乖乖地放下手看它。

  “昨天晚上,我感受到一阵剧烈的灵气波动,就是从你房间里传出来的。”

  “还是托那股灵气的福,我才能一夜之间修为精进……”想到昨天浓郁的灵气,小花一脸不舍,意犹未尽地舔了舔舌头。

  算了,这不重要。

  它灵动的眼珠子转了转,“你可能是被什么人传送回来的。”

  “传送?”敖扇不明白。

  猫脑袋点了点:“你回来之前,有没有看到什么奇怪的人?”

  奇怪的人…敖扇仔细想了想,迷茫地摇头:“没有,我们一路上没有遇到过多少人。”

  小花的猫脸皱成一团:“这就奇怪了,按理来说,这种空间转换之术施展起来十分费力,对被传送人的身体素质也有要求……”

  说到这里,它又开始担心起来,忙问:“扇扇,你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

  什么空间转换,敖扇一头雾水,听见小花担忧的语气,下意识摇了摇头:“没有啊。”

  除了因为父母逝去精神过于哀伤,她在身体方面确实没有感到什么不适。

  小主人的身体素质有这么好吗?小花纳闷地上下打量着敖扇,最后视线停在了她的左手手腕上。

  “这是什么?”

  敖扇顺着它的视线低头看去。

  手腕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来一个墨色的镯子,颜色纯净不见丝毫杂质,隐隐有华光在表面流转。

  它给敖扇的感觉不像只是一个“镯子”,更像是一只活物,甚至让她隐隐有些想要亲近的欲望。

  敖扇正纳闷自己的想法呢,就见小花眯着猫眼对黑镯子伸出了爪子……

  “……别!”

  还没来得及阻拦,黑镯子突然动了。

  纯黑色的镯子缓缓舒展开身躯,在一人一猫惊诧的目光下,变成了一条蛇。

  小花瞳孔地震,看向敖扇,不是去云顶山游览吗?怎么还带了条蛇回来?!

  那条蛇从敖扇的手腕下游出来,绿豆大小的眼睛冷冷打量四周,猩红的蛇信吐出来一半。

  敖扇从来没有这么近距离接触过蛇。

  作为一个货真价实被父母娇养长大的普通女孩,她觉得自己应该是怕蛇的。

  可是这么一条看着就十分危险的蛇,盘在自己手腕上,敖扇内心却没有产生丝毫恐惧。

  那种想要亲近的感觉,甚至不减反增。

  “你也是妖怪吗?”敖扇好奇地问。

  不是,这还用问吗?

  三花猫喉咙深处发出几道呜呜声,猫瞳死死盯着对方——那条蛇给它一种很危险的感觉。

  如果不是时候不对,它真想冲过去抓住敖扇的肩膀摇一摇,问问她你觉得这条蛇从哪看不像是妖怪?!

  小黑蛇没有理会敖扇的疑问,它感受到小花的警惕,转了个方向过去和猫瞳四目相对。

  室内一片寂静,无端有种剑拔弩张的危险氛围。

  只不过和猫儿如临大敌的模样不同,墨蛇的状态要轻松得多。

  尽管这只猫的体积,比起他来要大个好几倍。

  僵局最终被一声嗤笑打破:

  “你倒是忠心。”

  不同于小花听不出性别的喵言喵语,墨蛇的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听起来像是一个傲气的青年。

  小花可不管这些,只当没听见它说话,维持着蓄势待发的状态,仿佛下一秒就要冲上去和墨蛇打起来。

  一蛇一猫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完全被注意到旁观的女孩正缓缓伸出右手……

  将立在自己左手背上的小黑蛇提了起来。

  喵喵喵,你在干什么!

  小花毛都炸起来了,身体刹时紧绷,不管了,这条蛇要是有丁点攻击的苗头,它拼死也要护住小主人!

  好巧不巧被捏住七寸的墨蛇也很懵,不大的竖瞳闪过一丝茫然。

  敖扇点了点它额头上的两块小凸起,满脸好奇:“这是什么,蛇的头上,会长这个吗?”

Next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