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前言

秋风萧瑟,剑气凝霜。

  河间大陆南巡洲,三星阵门星坤门一年一度的弟子晋级赛正在进行。

  锻气区弟子的比赛已经接近了尾声,到了最后争夺外门弟子第一的时刻。

  擂台上两个少年面向而立,一刀一剑分执二人手中。

  “苏毅,我是锻气九层巅峰,你只不过是初期,相差了两个小等级,外门第一我拿定了”。持剑的少年霸气的说道。

  “颜凡,外门第一我势在必得,出手吧”。持刀的少年苏毅目光坚定地说道。

  “既然如此,那就手底下见真章吧”。颜凡再不打话,运转真元,挺剑刺来,剑气声丝丝作响。

  苏毅侧步一闪,挥刀劈去,匹练般的刀光一闪而逝,如同闪电一般,刺痛了台下众人的眼眸。

  双方刀来剑往,局面僵持下来。

  “好厉害,不愧是天才弟子”。

  “这招可以这么用,我怎么没有想到”。

  台下锻气期弟子看的如痴如醉,大呼小叫。

  擂台上,苏毅心中暗自佩服对手,不愧是锻气巅峰,真元浑厚,剑招老练,出手迅捷,自己毕竟和他相差了两个等级,想要取胜,必须出绝招了。

  而颜凡心中同样一懔,这个师弟真元不下于自己,而刀势连绵,无迹可寻,长久下去,恐怕自己要落败了,不行,必须拿底牌了。

  两人不约而同,各自抛出了一把一把的阵旗,阵旗在空中迅速组成一道道光幕,光幕如同气泡一般,把两人笼罩其中。

  “二级巅峰困阵,不对,还有一个三级困阵”。主席台上,宗主郭旭、副宗主关不凡和宗门长老看到这一幕,吃惊地站了起来,面面相觑,锻气期弟子竟然布置了三级困阵,这未免也太天才了吧。

  困阵一成,苏毅明显感觉到颜凡的身法和剑势顿滞起来,苏毅哪里不知道抓住机会,真元运到极限,爆发出惊人的刀势,一刀斩去。

  颜凡勉力横剑一挡,刀剑相交,长剑荡了出去,空门太露。苏毅的长刀顺势一压,停在了颜凡的脑门上,刺骨的刀锋让颜凡冷汗不止。

  颜凡闭目一叹,我输了。

  苏毅、苏毅……,潮水般的欢呼声,刺破苍穹,燃爆了整个赛场热情。

  苏毅撤回了长刀,潇洒的挥舞了一下手臂,赢得了台下众多锻气期弟子的欢呼。苏毅深情的看了一眼台下站着的一位十六岁左右的穿碎花黄裙的清秀少女,俏皮地眨了眨眼睛。

  擂台下,碎花黄裙的少女俏目含情,满脸喜悦地看着苏毅,喃喃的说道,他终于成功了。

  第一轮锻气期弟子十强争夺赛结束,现在宣布比赛结果。

  外门弟子苏毅,锻气九层初期,阵道三层,第一名;

  外门弟子颜凡,锻气九层巅峰,阵道二层,第二名;

  外门弟子紫燃,锻气九层后期,阵道二层,第三名;

  ……,

  外门弟子越鱼,锻气八层巅峰,阵道二层,第九名;

  外门弟子耳佗,锻气九层初期,阵道一层,第十名。

  请十强弟子先退场,稍后领取宗门奖励,下面进行第二轮筑基弟子十强争夺赛的角逐。

  一位身着内门长老服饰的中年男子在高台上沉声宣布道。

  主席台上,宗主郭旭、副宗主关不凡和一众长老在交谈。

  “很好,这次比赛出现了几个好苗子,好好培养一下,以后宗门的发展要指望他们了”。宗主郭旭捻须笑道。

  “确实不错,尤其是这个叫苏毅的,入门不过两年,就已经修炼到锻气九层,阵道水平达到第三层,这可是了不起的成绩啊,年龄才17岁,这可真是个好苗子,阵道和资质都是上上之选”。

  副宗主关不凡附和道。

  在星坤门,锻气期的弟子只能是外门弟子,要想进入内门,必须在二十岁之前修炼到锻气九层巅峰,参与晋级赛,取得前十名,然后宗门才能奖励一枚筑基丹,让其筑基成功后,收为内门,着重培养。哪怕这个弟子取得极大的宗门贡献,也不例外,非晋级赛十强,不得入内门弟子,这是门规。

  不过,一旦弟子获得极大的宗门贡献,但又进不了内门,那一个外门长老的头衔是免不了的,同样也会帮助你筑基。不过再想前进,那就难了,毕竟宗门贡献不是那么好得的。

  而且夺不到十强,说明资质平平,再继续努力,成就也有限。外门长老已经是最好的归宿了。

  哈哈哈,一声极为刺耳的狂笑声传来,一些修为低下的炼气期弟子顿时被狂笑声蕴含的真元震得面色苍白。

  “郭旭匹夫,三十年前你星坤门毁我儿子经脉,今天我逢宓找你报仇来了”。话音未落,三道身影落在了擂台上。

  “逢宓,你居然已经是虚神修为了”。高台上星坤门掌门郭旭脸色大变。更让郭旭苦涩的是,逢宓的边上还有一个修为不知深浅的阴鸷修士。看来,此事难以善了,需早做打算。

  “没想到吧,郭旭。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你星坤门也有今日。哼,我看今天谁还能保你星坤门不灭”。逢宓狂笑道。

  “逢宓,算我认栽,我跟你们走,请你放过其他人”。郭旭沉声道。

  “掌门,不要”。

  “只有站着死,没有跪着生”。

  “我们和他们拼了……”。

  星坤门各长老齐呼道。

  “放过?哈哈哈,当年你毁我儿的时候,怎么就没想到放我儿一条生路”。逢宓恨声道。

  “野草斩不尽,春风吹又生。动手吧”。站在逢宓旁边的阴鸷修士催道。

  逢宓再不搭话,万毒恶魂网祭出,转眼间变的有如苍穹巨网,恶鬼厉啸,黑烟滚滚,拇指般粗细的丝网朝星坤门众人笼罩下来,逢宓居然打算星坤门一个都不放过。

  “逢宓,你敢”。郭旭愤怒道。随手丢出一枚主阵旗,护山大阵立即发动,一道白光闪过,堪堪挡住了苍穹巨网。

  “甄长老,有劳您出手”。逢宓躬身向旁边的阴鸷男子请道。

  “区区一个五级巅峰阵法,也敢在我面前献丑,看我破”。阴鸷男子甄长老随手祭出了一方翻天印,翻天印迎风即长,眨眼间变动如同山峰大小,重重地砸在护山大阵上,护山大阵一阵急剧摇晃。

  “郭旭匹夫,看你还能撑多久”。逢宓狞笑道。

  郭旭、关不凡绝望的看着翻天印再次砸下,护阵摇晃得更剧烈,知道护山大阵经受不了几下,一旦阵破,姑且不论阴鸷男子是否追杀,单凭逢宓一个虚神修士,就足以斩杀星坤门所有弟子,门内修为最高的也不过是元婴六层,与虚神修士差了一个大等级,更何况万毒恶魂网极其歹毒,修炼万毒恶魂网的修士更是远超同阶。

  “宗主,挡不住了,用最后一招吧”。关不凡惨然叫道。

  “罢了,既然你们赶尽杀绝,那我们就同归于尽”。郭旭一咬牙,丢下数枚激发阵旗,引爆了宗门大阵。

Next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