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第一章星野之下

宁静悠远的笛声自海上逆流而来,洒满整座长生大陆的万千水泽。

  在满天星河间,临风而来的少年吹笛而过,随光而行。

  十年一度的流光佳节渡灵之夜,自彼岸归来的摆渡人容颜如旧,悠扬的笛声也未曾改变。

  唯一不同的是他身后比往年多了一道魂魄真灵,他也不时回首望上一眼,平静中带着些许肃穆。

  流光中,萧钦的真灵朦胧迷离,一时好像还在跟随老师发掘考古现场,正在仔细辨认玉册上的篆纹;一时又好像被埋在塌方的现场里,只有黑暗和恐怖;一时又好像随着温柔的星河在无限宇宙中四处漂流。

  唯一能够感受到不变的,是他手上紧紧抓住的一本玉册,在亦虚亦实间闪烁。

  这是他们考古系自上而下三十二条性命换来的、不见天日的上古神秘时代的珍贵文献,决不能放手,哪怕到了黄泉路上,他也要把它刻在灵魂里带回人世!

  ……

  悠扬的笛声一曲未毕,摆渡人已带着萧钦的真灵跨越大半个世间,自南海彼岸来到了大陆西北,云梦大泽之畔。

  长生大陆西北,大泽之国所在,世间水域多源于其间的八千里云梦大泽,日夜东去的流水造就了此方鱼米之乡,是七国中极富强的一国。

  大泽的都城云瑶城就坐落在云梦之畔,半水半陆,青石城体巍峨与清秀共存,守护着此方繁华安定。

  当摆渡人的笛声飘落云梦大泽之上,整个云梦泽都平静了下来,仿佛一面巨镜,倒映出满天星辰。

  连绵不断的笛声里,萧钦真灵包裹着那本玉册,化作了一点星光向着大泽中心飘落。

  那里倒映着暗淡千年的紫微帝星。

  在萧钦真灵没入水面的瞬间,苍穹之上的紫薇星野,一道流光坠落,向着大泽皇宫里某处一闪而逝,几乎无人察觉。

  远远眺望着那道流光,摆渡人目光含笑。

  远道而来的客人,请一定在这个世界好好成长。

  离乱将起,希望你能为这个世界带来长远的和平与安宁。

  ……

  大泽皇宫,牧云殿,大泽之国赐予牧野之国历代质子的安居处所。

  萧钦在迷离朦胧的状态里豁然惊醒,被塌方的土块木石活埋的窒息感猛地消失,本能让他拼尽全力张口呼吸,却听见了自己喉间传来的一声清脆嘹亮的啼哭声。

  他顾不上这声音好听与否,只能不断呼吸。

  嘹亮的哭声随着萧钦呼吸越发顺畅而降低,新生的婴儿躯体无法支撑他清醒过久,萧钦很快昏睡过去,除了面前三张亲切的面孔,他只记住了脑海里一本晶莹的玉册。

  就在萧钦陷入沉睡不久,他身前原本一脸兴奋欣慰地看着他的父亲、母亲与干爹同时似有所感,六道目光转瞬严峻如电,投向了牧云殿大门之外。

  下一刻,父亲与干爹身影一晃,两人几乎同时掠出殿外,手上不知何时已出现了佩剑和竹简。

  殿门轰然合拢,在干爹指尖轻敲了四五下竹简之后,牧云殿四方立刻有如山黑影将其封闭,凭空消失在了夜色里。

  父亲紧握佩剑的右手指节紧张发白,然而却异常稳定,分毫不移地指向了殿前树梢上飘动的白色宫裙。

  雍容华贵的女子宫裙飘动,笑颜如花,修长白皙的手指轻巧转动着精致的鞭柄,长长的洁白软鞭随之起舞,在她身边如流云飘转。

  大泽之国长公主殿下,江湖十六大封中的大泽国封,流云鞭云雨柔!

  “殿下深夜驾临,未曾远迎,还请恕罪。”萧钦父亲朗声道,言谈之间语气轻松愉悦,带着点调笑的雅痞气息,根本听不出来此刻他正用剑指着对方。

  “我不过来看看刚出生的小侄子,萧睿哥哥这么紧张干嘛。”长公主也像是看不见他手里的长剑一般,巧笑嫣然地与他寒暄。

  然而两人逐渐低沉的吐息中,外放的内力相激,令空明的月色都仿佛起了涟漪。

  长公主微讶,虽然一直都知道这位牧野质子不简单,却也不知道他内力竟然如此浑厚,虽仍不及她,却也远远超出他平日表露的实力。

  萧睿背后,他的至交好友,也就是萧钦干爹顾毅,此刻缓缓闭上了双眼,手中的竹简展开一分,神秘深邃的气息逐步散发出来,也对准了鞭影之间的长公主。

  少有人知,富甲天下的第一豪门顾家,武道虽然不显,巫术上却是有独到之处的。

  “若非早就知道顾少肯定在此,恐怕今日还真有些难办啊……”长公主毕竟是位列十六大封,独对两位高手依然无惧,只是露出了些意味深长的笑容。

  月色深处,凭空传来了一声琴音,在月色里如同真实的波澜掠过,无声地搅碎了两人的内力气场,突兀地切入场间!

  萧睿与顾毅同时色变,顾毅抢在琴音掠到之前,在竹简上猛地一划手指,一点指尖血点在竹简之上,凭空捻起了一枚墨字,随之爆喝出声,那枚墨字便激射而去,与月色琴音轰然对撞!

  墨字碎裂之处,爆散的琴音此起彼伏变奏交错,竟是再度化作一张无形有质的内力罗网对二人当头罩下,尚未临身,便觉疾风扑面如刀!

  萧睿猛然催动内力,横剑身前,左手指尖内力凝聚,重重弾在剑身之上!

  随着剑身爆裂散射,一声清亮剑鸣铿锵而起,与散射的琴音余波彼此抵消,剩下的精钢碎片则向着长公主激射而去。

  联手才抵下这一击的萧睿两人心下微沉,来人实力深不可测可见一斑。

  长公主流云鞭轻转间,激射而来的精钢碎片尽数化作齑粉,随夜风散了。

  她身后,似乎隐约出现了一道身影,却又看不真切。

  大泽国封冰河琴,不知名讳,不显传承,神秘至极,但公认实力还在刚刚继承流云鞭国封之位不久的云雨柔之上!

  十六大封中的两位大泽国封同时现身,这已经是大泽之国最高规格的杀局!

  “大泽……这是要与牧野真正撕破脸了么。”萧睿丢下手里的残剑,脸上的笑容逐渐锋利。

  “怎么会,”长公主也是笑容转深,“我等只是来吊唁早夭的小世子,越姬姐姐为何如此不当心,偏要自己独力分娩,虽然我宫中御医想尽办法也无力回天,但想来是不会引起两国龃龉的。”

  今夜大泽国师夜观天象,正见紫薇降世,流传百年的预言一朝实现,虽然如大泽期盼的那样是落在了自家皇宫,但国师推算之下,结果对他们而言却无异于晴天霹雳。

  绝不能留下这个隐患,又须得隐秘行事,否则必与牧野燃起烽烟,故此才有两位大泽国封连夜联袂而来的场面。

  然而处在这漩涡之中的萧睿一家却因未见星象,所以并不知道这杀局起因,只当是大泽与牧野有异变发生,要借萧睿一家发难,此刻听长公主如此说,才隐约觉得不对。

  “我既在此,你们还想颠倒黑白?”顾毅沉声道。

  “顾家即使富甲天下,主府却也还在大泽境内,合则两利,顾少当权衡利弊。”长公主轻笑,流云鞭转动,内力再度外放。

  她身后,月色间再起涟漪,温柔的琴音令人闻之欲醉,绵长内力袭来,虽不如之前强势刚劲,却需萧睿两人各自分心抵抗,竟是同时将两人实力无形中削弱一成。

  而长公主却全然不受影响,流云鞭飘转之间竟似与琴音相辅相成,更添威势。

  “没想到大泽两位国封之间竟然还有如此合击之术,那想必冰河琴也与皇室脱不远关系吧?”萧睿忽地笑了,眉间隐约有一丝月光流露而出。

  内力暴散声自他经脉间响起,仿佛荒原上粗砺苍茫的狂风呼啸!

  背后妻儿俱在,萧睿无路可退!

  无人注意到,此刻他的左手悄然缩回了袖中。

  长公主忽然有淡淡危机感生出,上次她有此直觉,还是初次面对同为十六大封的冰河琴时!

  她想也不想便抢先出手,流云鞭影极速飘转之间,化作纯白云幕将她笼罩其间!

  冰河琴此刻也随之极速铮鸣,在月色里掀起无尽波澜!

  然而下一刻,悠扬笛声飘然而来,冰河琴突然接连破音,似乎有数根琴弦崩断,而长公主全力施展的流云鞭法和大泽皇室功法玉水明心诀也瞬间全休,只勉强助她倒退回了冰河琴身边。

  月色下,横笛踏月而来的少年白衣如雪,平静温和,却瞬间便将两位大封压制倒退。

  长公主心中惊骇,内力牵引之下,连内息都乱了,而承受了更多笛音的冰河琴身边,似乎已经隐有血迹。

  十六大封中最具神话色彩的神秘强者,归墟国封摆渡人!

  传闻摆渡人不理世事,只每十年在六月十五流光节渡灵之夜自归墟彼岸回归长生大陆,为脱离尘世的真灵引路,将他们摆渡到彼岸净土。

  关于他实力的揣度多为百姓讹传神化,除了少数人外,即使长公主这样位列十六大封的绝顶高手,也多以为他不过是个虽有几分斤两,却耽于装神弄鬼的神棍罢了。

  然而今夜他只用了一个照面,便令流云鞭负伤,冰河琴弦断!

Next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