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第1章 不结婚就回乡下种地

车牌荷A54188的奔驰大G驶入鼎丞酒店的停车场,男人下了车并不上楼,径直往角落里那辆蒙着灰尘的SUV走去。

  片刻后,白皙的手指骨节敲打在车窗上。

  盛和风盛和风看了看表,22点12分,比她预想的要早了48分钟。

  她沉了口气,迅速调试出此生最为谄媚的一个微笑,降下车窗。

  “容许,你先听我解释。我也不想被看成变态跟踪狂的,但是你连个见面的机会都不给我,我实在是被逼无奈啊……”

  容许垂眸望她,看不出喜怒。

  “跟了我这么多天,累不累?”

  盛和风不明就里,全当他在关心自己,笑眯眯地摆手摇头:“不累不累,多谢容少关心。”

  “关心……”他摸唇轻笑,若有所思道:“也对,我对你的关心就是别再跟着我了,有生命危险——你的油箱漏油了。”

  漏油?

  盛和风看向燃油表,并没发现有什么不对。再抬起头来时,容许已经走远了。

  “等一等!”盛和风顾不上检查车子,匆忙追到他身前站定,很没好气的问:“你跑什么啊?不就是相个亲吗,我还能吃了你?”

  这样子显然与刚刚娇滴滴讲话的女孩子略有出入。

  大约她自己也发现了这个事实,尴尬的收回了大张着的双臂,做回乖巧的小鹌鹑。

  容许勾唇,目光落在她胸口若隐若现的事业线上,颇有些意味深长。

  “你大可以试试看,不过……我不建议你浪费时间。”

  “你!”盛和风恼羞成怒,没好气地问:“那你至少告诉我,你都见了那么多女孩子,怎么唯独不见我?就因为我年纪……大了吗?”

  容许回国后,容家奶奶为他安排了多次相亲,他从未拒绝过任何一个,为什么到了她就这样坎坷?

  横向比较一下,大概也只有年纪这个原因,是她无法逾越的硬伤了。

  她大容许三岁,这是不争的事实。

  “嗯……你说呢?”他将问题又抛回来,见盛和风并没回答,微微弯腰,在她耳边轻声说:“因为要见的姑娘太多了,没空呗。”

  说话时,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她耳廓上,她下意识瑟缩躲避着,换来了他的轻笑,这笑容莫名点燃了她强烈的胜负欲。

  不就是个渣男吗,她可是连黑老大都能徒手制服的人,还能拿不下一个整日花天酒地的小少爷?

  开什么玩笑!

  她果断抬起头,迎上容许的目光,缓慢缠绕上他的脖颈,眨巴眨巴眼,满是哀婉道:“你就当是多交个朋友,不好吗?我也只是想认识你而已……”

  这话说的真是可怜。

  在她看不见的地方,容许眼中闪过一丝笑意。

  “我说,你这到底是想嫁给我,还是单纯的——”他轻轻握着她的手臂,毫不费力的将人拉开,居高临下的望着他:“想睡我?”

  盛和风不解:“有区别?”

  容许给她气乐了,无奈地揉揉她的发,比她刚才的动作要自然很多。

  “这不是什么好玩儿的地方,回去吧。”他说完,一边抛着车钥匙,一边走向电梯口。

  那叫一个潇洒从容。

  “容奶奶说如果这个夏天过去之前,你都不能结婚,就要被送回乡下老家种地了。”盛和风闭上眼睛孤注一掷道:“而且她已经给了我订婚戒指,你就算是不喜欢我,我也不会还给你的!”

  容奶奶已经是她最后的底牌了,可容许听了,仍是步履不停。

  “哟——”他冷笑:“威胁我?”

  盛和风眼看着他渐行渐远,就要上了电梯。

  就在她犹豫着要不要追上去时,冷淡的声音再次传来:“过来,上楼。”

Next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