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第1章 道友 请留步

黄HN岸。

  周军孟津大营内,杀气腾腾。

  中军辕门,众军士摆下香案,周军主帅姜子牙取出一个红葫芦,放在香案上,揭开葫芦盖。

  一线白光钻出葫芦,升起三丈余高。

  子牙躬身施礼:“请宝贝现身。”

  须臾间,有一物现于其上,长七寸五分,有眉,有眼,眼中射出两道白光,将辕门下一只白猿钉住身形。

  子牙又打一躬:“请宝贝转身!”

  那宝物在空中,将身转有两三转,只见白猿头已落地,鲜血喷洒,猩红满地。

  姜子牙斩杀白猿,收起法宝,命军士将白猿首级挂在旗杆上号令全营。

  片刻后,白猿首级悬在旗杆上,与旁边硕大的水牛首级、野猪首级和山羊首级相与为伴。

  周军大营东南方向,约一里地外的土坡上,绿意盎然的灌木丛中,一颗满头金毛的猴头眯着眼睛,紧盯着周军大营。

  “斩仙飞刀之下,向来没有活口,那句请宝贝转身,乃是封神第二杀咒,仅次于道友请留步,老袁,你安息吧。”

  李浩南念叨几句,缩回猴头,转身蹲进灌木丛中挖好的地坑内,嘴里咬着支毛笔发呆。

  梅山七圣老大袁洪一死,意味着梅山七圣全军覆没,梅山妖族从此失去所有靠山,前途暗淡无光,李浩南绞尽脑汁想要搞到八九玄功的计划也遭遇重大挫折,还得继续做那无系统、无随身老爷爷、无特殊血脉的三无穿越者。

  想当初,李浩南作为一名雕塑专业毕业生,带着满腔热血跨界投身网文界,头铁扎入仙侠板块,开始了屡写屡扑、屡扑屡写的写手生涯,历经五年,终于从一名新人写手,成功晋级为资深扑街写手。

  人生不顺时,喝口凉水都塞牙。

  他在人生中最后一次扑街怒砸电脑时,不幸触电身亡,享年未满三十岁。

  醒来后,李浩南发现自己穿越到一只猕猴仔的身上。

  一番调查取证,他确认自己身处封神世界的梅山,封神大劫尚未开始。

  身为梅山猴族中的一员,李浩南同其他新生猿猴一样,得到老一辈妖猴的指点,踏上妖修之路。

  从那一刻起,李浩南化身修炼狂猴,日以继夜地勤修苦练,力争要成为梅山猴族最靓的仔。

  然而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

  近二百年过去,当初一同踏上妖修之路的同辈,大多已经修到炼气化神的境界,李浩南却还停留在炼精化气的阶段,迟迟无法突破。

  此时,李浩南认识到一个残酷的现实,他资质平平。

  “你资质太差,做不得我的徒弟,有那精力,不如多酿点猴儿酒给我。”

  梅山七圣之首袁洪的这句话,更是让李浩南的自信心跌落到谷底。

  就在他收拾心情,准备另想办法勾兑袁洪时,一个噩耗传来,梅山七圣要下山辅佐大商。

  李浩南劝阻无果,便决定执行备用策略,硬着头皮独自离开梅山,直奔孟津。

  途经某座小城时,他潜入城内棺材铺,捡了七口上好的棺材,准备给梅山七圣收尸。

  商周两军在孟津连场大战,一番搬山卸岭发丘摸金的操作后,他为梅山七圣中的蛇妖常昊、狗妖戴礼和蜈蚣精吴龙收尸成功,

  现如今还差袁洪、水牛妖金大升、猪妖朱子真的尸体,以及羊妖杨显的首级等待回收。

  李浩南风餐露宿,苦苦等候半个月,才见到周军开拔,浩浩荡荡向朝歌方向进军,原地留下一座废弃的营寨。

  又小心翼翼地在山林中苟了两天两夜,确认自己没有被周军众多高手发觉,没有圈套等自己自投罗网,他才放心大胆地离开山林。

  明月当空,一阵怪风呼啸而至,李浩南的身形出现在废弃的营寨西北角。

  这里是周军扔生活垃圾的地带,恶臭扑鼻,蝇虫飞舞。

  李浩南转为内呼吸屏蔽恶臭,在垃圾堆里先后翻出袁洪四妖的首级,又从垃圾堆里翻出一根根大小不一的骨殖,还有袁洪的尸身,分别装进四口棺材。

  猴子没有腮,在脸颊两旁却各自内藏一个嗉囊,经梅山猴族的前辈指点,李浩南将这两个嗉囊炼化成储物囊。

  一张嘴,四口棺材飞进口中,藏进嗉囊,李浩南这才满意离开,一路土遁向西而行,直奔岐山。

  事先曾经踩过点,李浩南在岐山中轻车熟路地找到目的地,封神台。

  爬上封神台东侧山岭上的一株柳树,他背靠树干坐下,张嘴吐出一卷竹简。

  竹简展开,右侧第一片竹片上,龙飞凤舞地写着一排大字。

  《咸鱼翻身计划表》。

  随后便是一连串男默女泪的文字:

  计划一:溜须拍马之后拜师袁洪,学得八九玄功,从此走向妖生巅峰,失败。

  计划二:坚决阻止梅山七圣下山,苟过封神大劫,失败。

  计划三:如果计划二失败,忽悠梅山七圣辅佐周军,失败。

  备用策略:

  步骤一:赊账捡来七口棺材,准备发丘摸金,成功。

  步骤二:到岐山踩点,寻找封神台,成功。

  步骤三:雕刻七位大王桃木神像,用以日后招魂,成功。

  步骤四:发丘摸金,成功。

  步骤五:感天动地猕猴妖。

  看着步骤五后面的空白,李浩南长叹一口气,备用策略成与不成,就看这一步了。

  坚定决心,李浩南从嗉囊中吐出一支毛笔,在步骤五后面续上一段气势磅礴的语句。

  死过一次我怕谁,浩南哥我豁出去了。

  收起毛笔,竹简,李浩南现出原形,化为一只身高约三尺的猕猴。

  看上去乖巧,柔弱,可爱。

  人畜无害······

  又是一番风餐露宿,挨过了一个又一个度日如年的日子,终于有一日,一只大军开进岐山,直奔封神台。

  李浩南精神大振,收敛气息,不使一丝妖气外泄,藏在树上,远远观望封神台,就见这支大军井井有条地分散在封神台周围,将封神台团团围住。

  大约半炷香的时间,封神台下,封神榜张开,三百六十五路正神现身台下,纵使身在远处,李浩南也感觉到气势逼人。

  远远传来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

  “今奉太上元始敕命:尔柏鉴昔为······”

  封神大典正式开始,李浩南抖擞精神,支起耳朵,静静等待姜子牙念出袁洪等人姓名。

  紧张、不安、焦躁中,一个熟悉的名字随风飘来。

  “四废星,袁讳洪。”

  第一个,李浩南心中默数。

  片刻后,又传来一个熟悉的名字。

  “天瘟星,金讳大升,”

  第二个了,李浩南感觉自己的心脏狂跳。

  “荒芜星,戴讳礼。”

  第三个,李浩南继续默数。

  ······

  “破碎星,吴讳龙。”

  听到姜子牙念出最后一个熟悉的名字,李浩南捂着心口,纵身跳下柳树,落地时已经变成人身猴头形象。

  他撒开腿向封神台跑去,挥舞手臂,一叫丹田之力,嘴里大喊:“大王,浩南在此,大王,浩南在此。”

  一个愤怒的声音冲出封神台。

  “哪里来的小妖,竟敢在此喧哗,左右与我拿下砍了。”

  李浩南听到喊声,紧皱眉头,喊得声音更大了。

  “大王,我是浩南啊,还请现身一见。”

  封神台前飞出一道青光,青光落到李浩南身边,李浩南只觉得后脖颈子一紧,似乎是被一只大手抓住,身体不由自主地腾空而起,向封神台飞去。

  平安落地,那大手将他放到地上,雄浑的声音跟着响起。

  “浩南,你缘何会在此处?”

  李浩南抬头看去,只见说话那人,身高八尺,全身甲胄,人身猴头,正是他惦记了许久的袁洪,袁老大。

  不等他回话,封神台上,六名星君冲出人群,围在他身边。

  为首的一名星君,人身牛头,全身披挂,高大威猛,低头看着李浩南说道:“的确是大哥府中的浩南,你是怎么来到此处的?”

  李浩南急忙给金大升行礼,随后作了个罗圈揖。

  “二大王,三大王······”

  给梅山七圣问候完毕,李浩南说道:“诸位大王下山之后,我放心不下,便下山来打探消息,因缘际会才找到此地。啊,姜尚老儿。”

  袁洪转过身去,紧走两步,迎面对上汹汹而来的姜子牙。

  金大升等六圣站在袁洪身边,铜墙铁壁般将李浩南护在身后。

  姜子牙说道:“四废星君,让那叫浩南的小妖出来,我有话问他。”

  见姜子牙找上自己,李浩南心里慌得一比,却硬挺着按照原定策略,决定正面硬刚一波。

  闪身绕过梅山七圣,李浩南说道:“姜尚,你有何话说?”

  姜子牙问道:“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幸好我早有准备,李浩南心中暗笑,抬手指着姜子牙身后说道:“是他们带我来的。”

  姜子牙身后,大将南宫适和弟子武吉并立,见李浩南指向他们,南宫适大怒说道:“一派胡言,我等何时给你带过路?”

  李浩南眼角余光,见周围众多正神站在一旁观望,想到这些正神大多是和袁洪一样,同属商军阵营,心中底气一分分加强,慷慨激昂地说出早已准备好的答复。

  “我乃梅山李浩南,心中挂念我家大王,便下山打探消息,一路找到孟津,恰好看到我家诸位大王被尔等乱臣贼子杀害。我李浩南虽是梅山一猴妖,却也知忠义二字,时刻惦念着为我家各位大王报仇雪恨。奈何我法力低微,不是尔等乱臣贼子的对手,便潜伏在西岐城周围,只盼着尔等有落单的时候,我才好下手。今日,我见你们率军出城,便尾随尔等一路来到这里,说你带路,你敢否认吗?”

  李浩南一番话,有理有据地坐实了南宫适和武吉带路党的身份。

  一番嘈杂声响起。

  “这李浩南身材矮小,没想到却是情义比天高。”

  “又一个忠义之士,吾道不孤。”

  “可惜我等就要上天庭效力,不然倒是可以结交一番。”

  姜子牙也听到周围不和谐的声音,脸色更加阴沉,正要说话,就见一位宝相庄严的女神走到李浩南身前,正是刚刚被封为周天星宿之首,号斗姆元君的金灵圣母。

  金灵圣母是截教四大圣母之首,见她出面,周围众多正神中截教弟子纷纷上前。

  见众多截教弟子隐隐有包围之势,姜尚不由得握了握右手的打神鞭,色厉内荏道:“尔等意欲何为,还不退下。”

  截教弟子无人退缩,金灵圣母也不为所动,她斜觑着姜子牙说道:“姜尚,你好歹也是玉虚门下弟子,不要为难一只尚未化成人形的猴妖,你继续主持大典,不要误了正事。”

  姜子牙大怒,明明是这妖猴来此捣乱,反倒成了我为难他,你讲不讲理?

  见金灵圣母明显对李浩南有回护之意,又见周围二百余名截教弟子虎视眈眈,其中更是有三宵赵公明等人眼神不善跃跃欲试。

  而站在自己身边的正神不过数十人。

  一旦话不投机,爆发冲突,己方占据绝对劣势。

  形式比人强,姜子牙不得已,只能忍了,悻悻说道:“还请四废星君带那妖猴到一边说话,不要干扰封神大典。”

  说完,姜尚转身回到台上香案边。

  袁洪见机拉着李浩南走到一边,压低声音说道:“你倒是个胆大的,方才差点丢了性命知不知道,还不赶快回家去?”

  李浩南说道:“各位大王,你们是要到天上做神仙吗?那太好了,我这便将喜讯带回去。各位大王将来恐怕是不得轻易回家,可有家书或是口信需要我带回去。还有,各位大王不在,若是有外来的妖王来我梅山抢地盘,该如何是好?”

  梅山七圣都是兽类得道,本能中领地意识强烈,李浩南一句话正戳到他们心坎上。

  袁洪转转眼睛,改用传音对李浩南说道:“这里说话不便,你先行回梅山,路上小心,我稍后自会托梦给你。”

  李浩南见好就收,转而继续打感情牌,从嗉囊中吐出两个葫芦递给袁洪,哀声说道:“大王最喜欢喝我酿的猴儿酒,这两葫芦酒大王收好。日后大王若是想喝酒了,便托个梦给浩南。我酿好之后,就算是闯,也要闯到天上,给大王送去。”

  袁洪收起两个葫芦,拍着李浩南的肩膀说道:“有你在,我梅山妖族再次大兴,指日可待。不要再做小儿女之态,赶快去吧,路上小心。”

  在袁洪催促下,李浩南正要离去,却被金灵圣母叫住。

  “李浩南,我乃截教金灵圣母,这里有玉简一枚,烦劳你交给家师通天圣人。我师住在东海金鳌岛碧游宫,另一枚玉简里有金鳌岛的方位,你一看便知。”

  李浩南一颗心几乎跳出嗓子眼。

  没想到,竟然还有意外收获。

  自己竟然有机会见到通天教主,真是大机缘。

  若是能借这个机会得到通天教主指点一二,自己岂不是可以早日咸鱼翻身。

  心中一百个愿意,李浩南还是先看向袁洪。

  袁洪说道:“既是圣母之命,你便辛苦一程。”

  李浩南从金灵圣母手中接过两枚玉简,随后抱拳说道:“各位大王,圣母,浩南去也,你们珍重。”

  说完,李浩南施展土遁,飞也似地逃离岐山。

  见李浩南离去,袁洪对身边六位兄弟叹气说道:“悔不听浩南之言,若是当初听他的劝,何至于此。”

  其余六圣也是相顾嗟叹,后悔莫及。

  按照玉简里标注的方位,李浩南一路土遁来到东海,站在一处千丈高的悬崖上,再次确认方位无误,正要施展水遁继续前行,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一句话。

  “道友,请留步。”

  他下意识地转身看去,只见一位中年道人脚穿麻鞋,头戴青巾,背着一个大葫芦站在眼前。

  那道人见李浩南看向他,便自报家门。

  “贫道申公豹······”

  这一刻,李浩南浑身发抖,大热天的全身冷汗,只觉得这方世界满满的全是恶意。

  我凉了。

  申公豹察觉到李浩南的异样,关切地问道:“小友为何发抖,可是身体不适?”

  李浩南一言不发,转身,前行,走到悬崖边,干净利落地纵身一跃。

  跳崖了。

Next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