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第29章:陛下慌张了

王岳站在门口,一脸惊奇的看看着。

  此时,皇帝正坐在椅子上发怔。

  他的手指轻触着自己的侧脸。

  看见陛下脸上的痕迹,王岳一时也拿捏不好。

  不知道自己这时该不该往皇帝跟前凑。

  更何况他现在也看不出来陛下这会儿是不是生气。

  按理说,他伺候陛下这么久了。

  陛下的心情,或许只有两种。

  暴躁和平静。

  可这会算是什么……

  现在看不出陛下是生气了,还是怎么的。

  难不成陛下是在思考问题吗?

  隔壁下思考问题的时候通常都是暴怒的。

  这根本不符合常理啊!

  皇帝李顆直直的坐着,保持着同一个姿势好久。

  他的表情很是丰富,自己的眉头一会儿皱,一会儿展开的。

  不明所以的王岳站在门口足足好一会儿。

  直到皇帝想了过来,突然抬冷眸看了过来。

  看见皇帝的眼神,王岳吓了一跳。

  自己胆战心惊的连忙迎了进去,伏低着身子,微微弱弱的说道:“陛下……”

  “老奴恭候陛下!”

  “滚出去。”

  “是。”

  王岳看见暴怒的陛下,于是便准备静静地退出去。

  谁知道,他的视线有意无意的落在了这殿内的冰上。

  墨眸暗闪,波澜不惊的说道:“记得以后冰块也送一份到福延宫,就说这是朕答应过的事情。”

  王岳面色微怔,随即,自己便恢复如常,对着陛下又是恭敬的应下了。

  到门外,王岳将事吩咐了下去。

  毕竟他是大内总管,总不可能去忙活这点小事。

  对于他而言,伺候在陛下身边才是最重要的。

  “对了!”

  “你……还有你……”

  “说的就是你!”

  回过头来的王岳,一脸懵逼的看着陛下。

  “你马上给静妃送些冰块去,务必干活利索些,可不要误了时辰。”

  “差事要是办砸了的话,你就不要回来了!”

  随后,王岳点出来准备督办这件事情。

  一个太监忍不住好奇的问出口:“公公,天气炎热,冰块运送本就难。”

  “就算快马加鞭运到京城时,这就化得已经所剩无几了,平时在这后宫之中,就陛下和太后能用上这东西。”

  “到目前为止,皇后娘娘那都没有,怎么还要分点给静妃娘娘啊?”

  王岳皱眉,看着那太监一脸吃瓜的的神情。

  自己便拿着拂尘柄,重重的敲了他的榆木脑袋。

  “糊涂,皇家的事也是你能问的。”

  “公公,我这不是好奇嘛!”

  “你要是想知道内情,不如亲自去问问陛下!”

  “到时候,你就知道人头滚到哪里去了!”

  “你要始终记住,在这后宫不该问的别问,不该说的千万不能说,即便是自己看见了,也要假装自己看不见的样子。”

  “你明白了吗?”

  小太监闻言,下单连忙低头,不敢再吭声。

  就算他有个姐姐是姓梁的。

  可他也没这个勇气啊。

  不久,林静回到了福延宫。

  自己真的是有点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

  接过宫女们递过来的茶,自己一饮而尽。

  喝完之后,觉得好生舒服。

  秋花也是跟着回来的,但她不知道殿内发生了什么。

  于是便有些担心的问:“娘娘,出什么事了?”

  “怎么看着娘娘有些怪怪的呢?”

  林静摆了摆手,假装没事发生:“没事儿,本宫就是差点晚节不保。”

  “娘娘,你不会是干那个事了吧?”

  “没有没有,事情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秋花还想开口再问些能吃瓜的细节。

  谁知道门外,响起了一道声音。

  “娘娘,请问一下,这冰块是给你放在何处呢?”

  外头,一个长相俊俏小太监,扬着声音恭敬的问道。

  林静一怔,自己的小脸瞬间浮起明媚的笑。

  看来狗皇帝诚不欺她。

  这家伙办事还挺牢靠的!

  说话还算个话!

  林静看见之后,自己小跑了出去,葱白的玉指指着自己屋内。

  “你们放在这就好了。”

  “放完就可以离开了!”

  两个小太监手脚勤快的把那装着冰块的大鼎,不差分毫搬进了林静的屋内。

  屋内闷热的空气,顿时就被冰块的寒气驱散了不少。

  林静美的不行。

  当自己看着那冰块,简直爱不释手。

  在这个季节,有点冰那是多么爽的事情啊!

  屋外,秋花打赏了两个太监不少银子。

  这两个太监也很是懂。

  “谢姑娘赏。”

  “以后常来啊!”

  “好处少不了你们!”

  “好的,姐姐!”

  随后,秋花点头,估计是屋内林静正唤她。

  于是,她自个连忙转身进了屋。

  其中一个小太监退出去时,有些故意的放慢了步伐。

  进去之后,他偷偷的看了一眼屋内的林静。

  出去后,自己也没往皇帝陛下的寝宫而去,而是换了个方向去了。

  没错!

  这个方向就是长春宫。

  皇后听着太监的汇报,自己的一口银牙差点咬碎。

  这淑嫔可真是蠢笨,简直没有比他再笨的人了!

  真的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丽妃和华妃也不是什么聪明的玩意儿。

  二人就这么看着静妃在那里嚣张跋扈,为所欲为。

  三个人加在一起,还搞不过静妃这个贱人,而且居然还让静妃给摆了一道。

  想到这里,皇后就心思活泛了起来。

  没有想到这静妃,还是有些功夫的。

  以前倒是不觉得,没成想是个深藏不露,竟有这般的心计!

  “皇后娘娘,静妃和陛下在宫里面待了一会儿,至于干了些什么,奴才尚不得知,只知道陛下又赏了她冰块。”

  小太监跪在地上继续说。

  “冰块?”

  “这可是好东西呀!”

  听到冰块二字的皇后的脸色渐渐黑的。

  随后那双搭在桌子的手攥紧。

  “冰块这玩意,向来珍贵,特别是到了夏天,这东西的运输就更艰难。”

  “从北方运回来的冰块到这也都化了大部分。这宫里也就陛下和太后能用,就算是本宫这个皇后都还未用上。”

  “她静妃倒好,自己居然先用上了,这是分明不把我皇后放在眼里啊!没有想到,这小贱人竟敢越过本宫!”

Next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