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第一章 重获新生

“为何她会在这里?”鸾羽站在鹭洲的禁地——天帝山山顶,看着风烛道人身边的女子吃惊的问道。

  “事到如今,还重要吗?”风烛道人没有回答鸾羽的问题。

  他冷静的将一只刻有古怪花纹的匕首插入了女子体内,女子吃惊的看着老人,疑惑的喊了一声,“师父?”

  鸾羽看到风烛道人的动作,顷刻间化作原形鸾鸟飞向女子。鸾羽在山下的人族与妖族的混战中,被人偷袭受了伤,但是她依旧要尽全力救下那个女子,救下整个妖族的希望。

  不过风烛道人从小将女子收入门下,为的就是这一刻,布局这么多年,他不会让任何人来破坏自己的计划,即便是妖族的圣女——鸾羽也不行!

  风烛道人左手挥动着拂尘,阻挡着鸾羽接近女子,同时右手一掌将女子推入他身后的大阵当中。

  鸾羽被风烛道人的拂尘给拦了下来,她眼睁睁的看着女子被迫踏入了噬魂大阵之中。

  她无力的跪倒在地,冲着女子喊道,“不!”

  可惜一切都已来不及了,从女子一只脚踏入噬魂大阵的那一刻,一滴血就掉在阵中。女子身上古怪的匕首与大阵同时亮起了诡异的红光。一刹那,女子的身影就被光芒给吞没了……

  而背对着风烛道人的鸾羽与女子,都没有看到风烛道人在红光冲天那一刻,腮边落下的一滴泪水,以及唇边那一句轻到随风飘散的,“沅薇,对不起……”

  “就为了再次封印魔神,为了阻止鹭洲重回下界大陆……就为了这么你所谓的人族大义,你就能狠心封印她这么多年,能欺瞒我这么多年。你知道我一直在找妖凰血脉,你明知她在哪里,你却装作不知的样子,看着我满鹭洲的寻找。你真的好狠啊,风烛……从此以后,你我恩断义绝!”

  鸾羽知道,从踏入噬魂大阵的那一刻开始,就注定了这世上不会再有沅薇的存在,也不会再有妖凰血脉了……妖族也再也盼不来回归大陆的那一天了,等待妖族的是未来漫长的慢慢灭族的岁月而已……

  ------------------------

  元丰150年,初春。

  东大陆,云州,梓城,宋府。

  “秦妈妈!怎么回事儿,华儿怎么会在这里???”宋府的兰姨娘与宋府一众人等都赶到了池塘边,她站在最外围小声的问着自己的亲信秦妈妈。

  秦妈妈悄悄的回道,“二少爷看到七小姐在这边玩,非要加入,明月她们拦不住二少爷。我想着这也是个好机会,七小姐玩耍不慎失足溺水死掉,谁也不会怀疑到咱们这边。但不知怎么得,七小姐掉进池塘的时候,二少爷也跟着滑了一跤……就这么头磕到了石头上………”

  秦妈妈对于刚刚发生的一幕也很无奈,谁能想到自家少爷磕了一下就昏迷不醒了呢。

  落水的七小姐,晕倒的二少爷,使得宋府的池塘边乱作一团……

  沅薇的魂魄刚刚从囚禁她的大阵中逃脱出来,没等她庆幸一下自己的幸运,就被一阵强大的吸力给吸到了这个奇怪的地方。沅薇在半空中看着下面的众人,可不等她看清听清,魂魄就被迫的附到了被众人从池塘中捞出来的湿漉漉的女孩身上。

  这个女孩看起来五六岁的年纪,瘦瘦小小,一个美艳少妇趴在女孩身上失声痛哭。而更多的人是围绕在一个昏迷不醒的少年身上,少年看起来要比女孩大一些,十岁左右的样子,修长的身材与白皙的皮肤,让人一眼就能看出来这肯定是个养尊处优的小少爷。

  众人手忙脚乱的将二人转移到了各自居住的院落中。

  ------------------

  “恕在下医术有限,七小姐怕是……”

  床上躺着一个约六七岁的小女孩,眉目紧闭,面色苍白,额头还有着一丝血迹,女孩的头发还在滴答滴答的滴着水。

  “大夫,你一定要救救小女啊。”床旁边一个少妇哭求着为女孩诊治的大夫。

  董大夫摇了摇头,走到茶桌旁,琢磨着写了一张药方,递给旁边的随伺的小童。

  “将这服药熬煮成一碗,先给七小姐付下,也只是暂时让七小姐无性命之忧,但要醒过来,只能看天意了。”董大夫看着女孩及少妇道。

  “谢谢大夫。”少妇接过药方,转身吩咐丫鬟赶紧随董大夫的医童去抓药。

  在屋里其他人争论不休的时候,女孩的睫毛轻微的抖动了一下。女孩静静的听着屋里人的讲话,接收着原身的记忆……

  沅薇魂魄所在的这个身体,名叫宋沄萋,是宋府的七小姐。刚刚为她焦虑不已的女子,就是宋沄萋的生母——怡夫人。目前宋府右两房老爷,大老爷和二老爷,两人都是现在的当家主母宋老太太的儿子,因为主母健在,两人就没有分家,一干子辈的排行就按先后一起排了下来。

  宋沄萋是宋家第七个孩子,也就是宋七小姐。而怡夫人就是大老爷的继室,怡夫人膝下还有一子,排行老五,是为宋五少爷,目前已经失踪了。而宋大老爷也不幸的在两年的前一场比武中意外身亡。

  沅薇在整理原身记忆的时候发现,自己刚刚来到这个世界看到在池塘边说推自己下水的人,就是宋家二老爷的妾室——兰姨娘,也是与宋沄萋一同落水的宋二少爷——宋云华的生母。二老爷的正室是令夫人,有一个女儿——宋三小姐。在宋沄萋看来,这是她在宋府里最要好的三姐姐了。

  比起慢慢梳理宋府的人物关系,鉴于在池塘边听到的那一席话,沅薇更急于寻找宋沄萋记忆中身死的真相。

  可惜,没等宋沄萋找到,她的思绪就被一阵刺耳的女声给打断了……

  “怡夫人,董大夫既然都说了,无法治愈七丫头,这药材还是不要浪费了的好。现在华儿也因为这件事伤了身,药材还是要紧着华儿来的。我看这方子,名贵的药材也是不少的,浪费在七丫头身上就算了吧,反正一个女孩而已。咱宋家最不缺的就是闺女了不是。”夺走药方的嬷嬷身后走出来一个华服少妇,看了看手上的方子,收到了自己的怀里。

  没等身边的丫鬟出屋,手里的药方就被一位嬷嬷夺了过去。

  宋沄萋听到这个声音,身体不自觉的开始发抖,一种名为惊恐的情绪席卷了全身。

  沅薇马上意识到了这个女人,一定与宋沄萋的死有关。

  但当她想更进一步找到与兰姨娘与原身的关系的时候,却发现除了知道这个女人是谁以外,其他的一片空白……

  “你!!!”被叫做怡夫人的少妇恨恨的看着华服少妇,却也不敢抢夺她手上的药方,毕竟就像她说的这个家里最不缺的就是女孩,最珍惜的就是男孩啊。自己的小七,自己唯一的小七,为什么就出生在了宋家呢。

  怡夫人默默的流着泪,心里祈祷,如果小七无法熬过这一劫,愿天神给小七的转世托生在一个好人家,哪怕是农户之家,只要是平安喜乐的一家,也比这表面光鲜内里阴暗的宋家要好啊。

  沅薇的魂魄在大阵中被消磨许久,魂魄之力极弱,在附身七小姐后一直处于昏迷,刚刚才恢复一点意识。这些记忆的纷至沓来,以及兰姨娘给予宋沄萋的惊恐感觉,令宋沄萋无法支撑自己保持清醒。

  在昏过去前,沅薇也就是现在的宋沄萋,拼尽全身仅剩的一点力气,挪动手指轻轻碰了一下怡夫人的手。

  “小七,小七,娘就知道你不会死的。”怡夫人看着醒过来的女儿喜极而泣。怡夫人本就艳丽的脸庞,此时更是凄美了几分。

  沅薇看着床边的怡夫人,惊艳于怡夫人的容貌,她美的艳丽,如盛开的蔷薇,火红而热烈,但眉眼间却有着似水的温柔。不知七小姐的容貌是否承袭了怡夫人,对比起上辈子自己仅仅算得上小家碧玉的容貌,沅薇深深觉得赚到了。

  沅薇想抱抱哭得不能自己的怡夫人,可惜刚刚碰触怡夫人已经用尽了她仅有的一丝力气,她又昏迷了过去。

  “董大夫,您快来!小七醒了!”怡夫人总算想起了董大夫的存在,急忙喊他过去给小七诊治。

  董大夫坐到床边,仔细探查着七小姐的脉象,又很是疑惑的看了看七小姐。不应该是,为什么这个女孩会苏醒了呢。自己之前绝对不会看错,这个女孩大限将至,不管从脉象还是气象上看,这个女孩都不应该活过今日的。可是现在,这位七小姐的脉象和气象都变了,她确确实实的活了过来。

  “七小姐刚刚苏醒,身体还比较虚弱,但已无大碍,只需调理一二即可。”董大夫笑着说道。

  “谢谢董大夫!”怡夫人感激的看着董大夫,忙不迭的吩咐身边的丫鬟到。“秀禾,你赶紧去找冯妈妈,让妈妈找个人去抓药。”

  “且慢。”华服少妇喊道,“抓药的事儿不及。董大夫,既然小七已经醒了,那咱们还是赶紧去给华儿看看吧。老夫人在都等着急了。”

  “你!!兰姨娘,你太过分了!!”怡夫人被兰姨娘,气的差点背过气去。自己的小七遭了这么大的难,那个惹祸的宋云华仅仅是摔了一跤,就好像全家的天都要塌了一样,这都是些什么人啊。

  兰姨娘一直等在这里而没有去宋云华那里,就是为了第一时间知道宋七小姐是否死了,没死成的话她好再推一把,让宋七小姐把她看到的听到的秘密永远的埋葬在地下。无论如何,兰姨娘也要阻止她们救治宋沄萋,就这样这样死去,对兰姨娘来说是最理想的了。

  “怡夫人,这董大夫本来就是老夫人要去给华儿请的。没想到被你捷足先登了。老夫人没来你这里问罪,已经是给你们这个‘大房’面子了呢。你可不要得寸进尺啊。”兰姨娘抚了抚衣角不存在的灰尘,示意身后的嬷嬷进屋。

  兰姨娘身后的嬷嬷进屋就要收拾董大夫放在小桌上的工具。董大夫身边的随侍小童见状,一个跨步走到嬷嬷身边,二话不说挤开了那个嬷嬷。

  “请姨娘转告老夫人稍等片刻,七小姐这边还需略施几针。”董大夫看都看小桌,淡淡向兰姨娘说道,“如果宋公子情况危急的话,姨娘还是赶紧再找个大夫吧,怕是耽搁这片刻,要耽误了宋二公子的病情就不好了。”

  “你……”兰姨娘对董大夫的态度极为不满,但想到自家老夫人及其推崇这个大夫,又指明要董大夫过去看诊,她又不得不忍下,坐到旁边去等着了。

  董大夫走到七小姐的床边,拿出银针开始施针。

  姨娘等人见怡夫人一直守在七小姐床边,而这个董大夫又驱使不动,她也只能暂时罢手,另待时机除掉宋沄萋了。

  怡夫人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董大夫给宋沄萋施针,她很怕自己一个眨眼,宋沄萋就会消失在自己的眼前。

  “董大夫,请。”兰姨娘这边看到董大夫施针结束,忙不迭的要将他请去老夫人那边。

  董大夫点了点头,跟随兰姨娘离开了怡夫人的房间。临走前,董大夫又回头看了一眼宋沄萋,他对这个必死之像的女孩儿,突然死而复生的事情,感到很是奇怪,准备他日有机会再探究一二。

  “夫人,小姐已经醒了,你也该歇歇了。这都一天了,您还什么都没有吃呢。”身边的丫鬟秀禾劝道。

  怡夫人摇了摇头,说道“不了,我要在这里陪着小七。”

  “夫人,您为了小姐也要保重自己啊,这边小姐刚醒,您如果累倒了,您可让小姐如何是好啊!”秀禾继续劝说着怡夫人。

  “夫人,吃点东西,歇歇吧。”这时候冯妈妈端着一碗粥和一些小菜走了进来。“夫人,您吃完就赶紧去歇着,这里有我和秀禾呢。”

  “还,还有,还有我!”七小姐的床边响起了一个弱小但坚定的声音,“这次,我一定会看住小姐,绝不会让坏人再欺负小姐了。”

  秀禾笑着摸摸床边小女孩的头,“对,还有我们阿布呢。这次阿布一定要保护好小姐,以后也要寸步不离的保护小姐呢。”

  阿布重重的点了点头,拖了个小杌坐到了床边。

  董大夫的针法确实厉害,他刚离开没一会,宋沄萋的意识就恢复了过来,虽然还没完全清醒,却也能听到身边的说话声。

  沅薇回想着被推入噬魂大阵的那一刻,师父与那个妖族圣女之间的对话。以及噬魂大阵那个诡异的缺口。她试图分析前世的发生的那些事情,但缺少关键性的证据去证明自己的推论。

  令沅薇更无力的是,她即使继承了原身的记忆,但是对这个被称作东大陆的世界与前世的鹭洲有没有关系却并不知道。

  不过,怡夫人等人的说话声点点滴滴的传入,令她有一种无比温暖的感觉,沅薇能感觉到宋沄萋的身体在慢慢的放松。

Next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