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楔子

幽冥山。

  虚无业火蔓延,尸横遍野。

  寂静得仿佛一座乱葬岗。

  凤伶跪在地上,抱紧怀里仍有一丝余温的父君,面上没有任何神色,呆滞得如同一个泥人。

  几个时辰以前,她还在奔走哭喊,求那些天兵住手。可那些天兵仿佛看不见她一般,无论她如何苦苦哀求,都没有人去注意她。

  娘亲,叔伯,阿兄,阿姊……魂飞魄散,元神俱灭。

  终于,怀里的父君也渐渐褪去形态,化作金色的光点消散在幽冥山的上空。

  彻骨的疼痛自心口传至四肢百骸,疼的凤伶几近窒息。

  神魔交战留下的虚无业火近在咫尺,火光映照在她面上,显出一种妖冶的艳红。

  忽的,有微风拂过脸颊,是她再熟悉不过的仙气。

  “阿伶。”

  他叹息一声,缓步走上前捏住她的手腕,将她拥进怀里。

  凤伶心跳的极快,双唇不受控制的微微颤抖。她多想依偎在他怀里寻求一丝安慰,可如今她对他,只剩下怀疑和惧怕。

  她慢慢推开他,颤声道:“告诉我,不是你毁了古桐树。”

  他依旧一袭白衣,翩翩玉立,只是一双眼睛早已不是她熟悉的清澈明亮,而是带着复杂和戾气,一如深不可测的幽潭。

  良久,良久的沉默。

  业火在他们周围弥漫,艳红的颜色扭曲着凤伶的视线,一切就像是一场幻象。

  她看着他的眼睛,恍惚间,似是又回到了五万岁生辰见到他的那一日。那个明净少年,眉目含笑,朝她伸出手……

  可幻象到底是幻象,终究是再也回不去了。

  那个少年,生于天族,忠于天族,卒于十万天兵攻入幽冥山的这一役。

  风卷起滚滚热浪,拂过二人之间。

  他扫了她一眼,淡漠的道:“魔君修炼邪术,害死了数百余上仙。我的授业恩师启明上神为救众仙,也惨遭毒手,元神尽散。邪术的威力你该心知肚明,天族若再不除此祸患,六界必将变天。”

  “邪术……祸患……你们天族污蔑人的手段真是高明。你毁我幽冥山仙障,杀我所有至亲。”凤伶浑身发抖,蓄力朝他劈去。

  “这笔账,我现在就与你清了!”

  可她挥出的,哪里是红莲业火,水蓝色的光晕柔柔弱弱,伤不得他半分。

  她惊了一惊,试着显露真身,却也无能为力。自探元神,竟无半点凤息,魔元也不见踪影。

  她忘了,她的火丹被她亲手奉上,送给了眼前这人。

  愣了片刻,凤伶想起天兵对她的无视,以及破魔刀对她的不起作用。她的元神,竟是已被封印。大概是因为没了火丹,她迟迟未有察觉。

  “别白费力气了。”他往前走了两步:“阿伶,现在只有我能护你周全。给我些时间,我会娶你。”

  “娶我?”听到这两个字,她心里忽的踏空了似的,眼睛酸涩难忍:“我不会嫁给你了。”

  他顿了一会,淡淡道:“这可由不得你。”

  说罢,他又逼近了一步,伸手就要去拉她的手腕。

  只肖一下下,他就能把她紧紧圈在怀里,无论如何都不放开。

  她现在没有法力,除去顺从,别无退路。她必须听他的,只能听他的。哪怕她怨极了他,也必须接受她既定的命运。

  虽会心有不甘,但也无所谓了。

  她是善忘的,总有一天她会忘了今日之事。

  她的未来,只会是和他有关。

  想着,念着,他的伸手的速度又加快的些许。

  就在他的手即将触及她的一刹那,她毫无预料地往后一退,直直跳进了身后的虚无业火。

  火光瞬间将她吞没,灼三魂,焚七魄。

  “阿伶!”他大惊失色。

  这与他预料的并不一样。

  千算万算,诸事顺遂。

  终是……求仁得仁,万般皆空。

Next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