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过气明星和职业狗仔 (修)

清晨。

  阳光透过窗户照射到木床上,李卫锋精致的侧脸有些疲惫,睡梦中——

  他的头顶漂过一串数字,睡眠品质+1

  一只白皙柔嫩的小手,从被窝里伸了出来,身子从李卫锋的胳膊肘下翻了出来,露出了一个头发有些蓬松的小女孩的头。

  睡眼惺忪的孩子有些迷糊地看了一眼周围,看着睡着地李卫锋,奶声奶气的喊道:“粑粑,起床床。”

  床上躺着的李卫锋睡意昏沉,屋内弥漫着一股酒味,小女孩穿着睡袋,步履蹒跚,翻越了李卫锋的身子,身子扑倒在床上,双手还撑着床板,一个咕噜滑落到了地面上。

  小女孩微微向后退开了一步,就听见了哐啷一声脆响,啤酒瓶在小女孩的身后滴溜溜的转了一个圈。

  小女孩仿佛找到了好玩的玩具,蹲着身子在地上玩耍着啤酒瓶。

  啤酒瓶滴溜溜的转着圈,划出了一个又一个圈。

  小女孩看着旋转的酒瓶,兀自拍着粉嫩小手,开心的笑着,看了一眼床上的李卫锋,叫嚷着,“爸爸你快看呀!好好玩。”

  这天真可爱的孩子笑声,在这狭窄的小出租屋里响起,让这死寂一般的房子里,多了一丝冬日的暖意。

  睡梦中的李卫锋,隐约听见了孩子的笑声,断断续续,还有毕业晚会舞台上合唱女孩的笑容。

  这些画面,断断续续,并不完整。

  “李卫锋唱的真好!”

  “他好帅呀!”

  “校草,应该是最帅的校草。”

  一个极为熟悉的声音,突然将画面冲的支离破碎。

  “李卫锋这个世界有桃花源吗?”

  “我不知道?如果你认为有,就一定有。”

  声音有些远了,听的不是特别真切。

  “李卫锋,其实我想要的桃花源,就是像一个四合院一样的房子,里面有你,也有我!还有她!”

  “她是谁?”

  “我们的孩子啊!”

  “什么?我们的孩子……”

  “我不想参加什么狗屁综艺,我要去国外学习摇滚……给我半个月的假期可以吗?”

  “不可能!如果你踏出这个门,我们就会封杀你,你就永远都别想在这个圈子里混!”

  “华总,我只需要半个月,这次我回来后,可以将分成合约的五五改成三七。”

  一个略胖的脸,有些模糊,却又显得特别狰狞,“你没有资格和我谈条件,现在请你出去,我很忙的……”

  剧组拍摄现场。

  导演指着他的鼻子骂道:“长的好看了不起啊!我花十万块钱,可以去夜店叫十个和你一样帅的牛郎过来。”

  “让你数数字,你就给我数数字,一二三四五都不会吗?小学没毕业吗?”

  “我不演了!”

  李卫锋转身就走,导演冲着李卫锋背影骂道:“你这个畜生,有人生没有养的混账东西……”

  “你说什么……”

  “李卫锋打导演啦!”

  现在一片混乱!

  画面仿佛瞬间又有了变化,山呼海啸一般的掌声中,舞台的中央一个身穿黑色婚纱的女人,随着舞台的顶光,缓缓步入舞台中央。

  接着现场的气氛嗨爆。

  李卫锋远远的看着舞台中央的女人,这个宛如女王一般的女人,在周围山崩海啸的呼喊声中,手持话筒轻吟浅唱。

  周围的人群渐渐安静,片刻后又开始齐声跟唱起来。

  梦中的李卫锋这时候感觉到了大脑一阵钻心疼痛,猛然睁开双眼时,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粉雕玉琢略微显胖的小脸蛋。

  接着一个奶声奶气的声音传了过来,“爸爸,你要喝水吗?”

  小女孩说着冲着李卫锋打了一个酒隔,李卫锋这时候,脑海里有无数的画面仿佛电影加速百倍一般闪过。

  他低头看了一眼自己左手白皙的手掌,右手因为头部疼痛,撑在了床上做为支撑。

  眼前的小女孩,刚才关切的眼神,变成了一种害怕,担忧。

  小嘴一瘪,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李卫锋这时候已经明白了自己的处境,他在心底怒骂,道:“你这个人渣啊!真特么是个人渣。”

  “喝醉酒了,连孩子都不管了。”

  看着眼前孩子哭的梨花带雨的模样,李卫锋俯身弯腰就将小女孩给抱在了怀里,柔声安抚道:“不哭了,乖。”

  小女孩被李卫锋贴身抱在怀里,很快就止住了哭声。

  “你刚才喝了什么?”

  感觉到了近在咫尺的女孩嘴角旁传递过来的酒味,李卫锋皱着眉头问。

  “我喝水了,水好苦爸爸!”

  李卫锋顺着小女孩手指的方向,看着斜躺在地上的啤酒瓶,他差点就自闭了。

  “这……”

  好不容易平复了心里的怒火,李卫锋打量着周围的环境,房间非常的简单,除了满地的啤酒瓶外,几乎是看不到任何值钱的家具,只有床头放着一个简单的可以收叠的饭桌。

  桌子上是一盒水彩笔,还有几张素白的纸,和一副画。

  李卫锋看着桌子上的画,上面是一个小女孩对着窗户,而画面上的男人却是对着墙壁,墙壁上有一个黑色的裂痕,里面有一只邪恶的手在扯着男人的衣角。

  看着这幅画,李卫锋有些生气,又有些无奈,伸出手来将画抓成一团,随手就扔入了没有放置垃圾袋的垃圾桶里。

  李卫锋转过身来看着一片狼藉的小屋,小女孩这时候摸着肚子,道:“爸爸,我好饿。”

  “别急,你先坐好,爸爸给你弄点吃的。”李卫锋说着将小女孩放在床上,抓起裤子时,看着床边的两个药瓶,心中顿时明白,为什么这个房间会这样。

  抑郁症。

  来这个世界前,还有一个H国女性因为这个自杀了。

  李卫锋叹了一口气,拉开了冰箱,发现冰箱空荡荡,除了几瓶类似可乐的碳酸饮料外,几乎是空无一物。

  李卫锋转过身来,四处打量了几眼,看见了床头不远处的吉他,还有一本书《演员》和几个健身用的护具。

  记忆里这个家伙可是没有任何的存款,李卫锋单手抱起了小女孩,将被子掀开,发现了床枕头下也没有看见一种叫钱包的东西。

  只看见了一本日记本,里面全部都是些零散的短句,全都是些充满悲伤,和戾气的话语,看的李卫锋头皮发麻。

  李卫锋不信邪,将手机给找了出来,发现手机竟然没电了,连忙找到插头充满电开机,发现了二十多个未接来电,李卫锋没有管这些来电,因为锁屏了。

  指纹验证发现不对,只得将所有的手指都试验了一次才将手机给打开。

  屏幕上是一个异常漂亮,精致的脸。

  看着这个熟悉又有些陌生的女人,李卫锋呼出了一口浊气,开始查找类似前世微心,和马老板支付一样的APP。

  终于发现了一个叫余钱的APP,李卫锋快速的将这个软件给打开,看着里面的十块钱,李卫锋差点就将手机都给砸了。

  这尼玛开局十块钱,附赠一女孩。

  还让不让人活下去啊!

  心中虽然有些烦闷,但不能在孩子面前发火,冲着小女孩礼貌而又不失尴尬的笑了笑,李卫锋道:“走,爸爸带你去吃好吃的。”

  陌生而又熟悉的街道,李卫锋带着小女孩来到了一个包子铺,买了一笼小笼包,附赠海带汤一碗,加上两根油条十块钱花光。

  一边吃着东西,李卫锋想着自己记忆里的人和事情,思考着下一步该怎么办,孩子肯定是不能就这么丢下不管了。

  记忆中,这孩子叫李穗,既然自己来了,还跟自己姓了,这事儿就必须就负责到底了。

  牵着小女孩的手从包子铺走出来的时候,李卫锋冲着身旁的小女孩道:“李穗,我们待会给妈妈打电话好不好。”

  李穗仰着脑袋看着李卫锋,道:“好呀!好呀!我们去找妈妈玩。”

  见女儿非常高兴,李卫锋只得在心里安慰道:“老子不靠女人,但现在没办法,孩子不能饿着不是吗?以后赚钱了还回去就可以了。”

  李卫锋说着拨通了一个电话。

  一分钟后手机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她正在开会,麻烦你半个小时再打过来。”

  “你知道我是谁吗?你这么跟我说话。”李卫锋听出了对方的不耐,立刻就不客气的回怼了过去。

  “你就是一个人渣!”

  “别乱骂人,我跟你说,我……”

  他话还没说完,手机里便传来了嘟嘟嘟的忙音。

  “太没素质了!”

  李卫锋在心里骂了一句。

  李穗看着李卫锋脸色有些不对,道:“爸爸,妈妈在哪里。”

  李卫锋有些无奈,叹息了一声,道:“妈妈在工作,在挣钱,妈妈只有挣钱了,我们才能买好多好吃的,你妈妈是超人。”

  李穗有些失望的低下了头,道:“爸爸,我要去玩。”

  “好,爸爸带你玩,来爸爸带你骑马马。”李卫锋说着将李穗举过头顶,骑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好玩吗?飞啦,飞啦。”

  李卫锋扛着李穗,快速的冲了几步,李穗有些害怕,又有些开心,开始还有些紧张的抓了抓李卫锋的头发。

  李卫锋感觉到了李穗的害怕便将脚步给放慢了下来,在李卫锋的脚步放慢下来时,她开始适应了这种高度,有些兴奋的道:“爸爸再来一次。”

  李卫锋又向着前面奔跑了几步,李穗开始有点兴奋起来,嚷嚷着,“爸爸你好厉害,爸爸快跑。”

  两人的身影穿过街道的林荫道,仿佛一副充满着欢声笑语的画。

  路旁一辆黑色的轿车里,车后的玻璃门露出了一条缝隙,一个戴着眼睛的记者,嘴角浮现出来一丝冷笑,冲着身旁的同事,道:“跟上去,先拍摄几个背影,然后再拍摄几个正面照片。”

  车内一个手持长焦镜头的记者看了一眼老板道:“李卫锋已经过气了,拍他好像还在帮他宣传人气,有必要吗?”

  带着金丝眼镜的记者冷笑一声道:“李卫锋算个屁,如果是一个普通人和李卫锋谈恋爱,我们查了这么久都不可能没有任何的蛛丝马迹,女方一定不简单,也许可以钓到一条大鱼。”

  说着他自顾自的笑了笑,将车窗给升了了起来,道:“这李卫锋绝对是废了,听说这人情商特别低,在圈内应该是得罪人了,现在又有了私生子,基本上是不可能复出了。”

  “师傅他都三十岁了,现在即便是他没有私生子,估计也很难从圈内站起来了,现在是小鲜肉的天下。”

  戴着金丝眼镜的男子这时候冲着前面拿着相机的摄影师吼道,“人呢?”

  “进商场了。”副驾驶的摄影师有些着急。

  “拍到侧脸了吗?”

  摄影师点点头。

  戴着金丝眼镜的男人,这时候看着前面已经被堵住了,冲着摄影师道:“换设备进商场,拍到照片发回公司。”

  摄影师听了男人的话,立刻就从车上跳了下去。

Next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