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轮纹术 打白莲

“笃笃。”门外传来敲门声。

  “进。”

  一名绷着脸,脚步沉稳的女子端着灵膳汤走了进来。

  “主子,小姐。”

  “嗯。”淡淡的语气,完全没有对君予安的温柔宠溺。

  君北辰接过灵膳汤,一口一口地喂着君予安。

  君予安嘴上享受着她家夫君的服务,眼睛却看着安芷。

  她家夫君给的信息中,安芷是君北辰派来保护照顾原主的,有安芷的保护,还有君北辰在她的小院中设下的结界。

  原本的君予安虽像个人偶一样的活着,倒也没受到多不好的对待,每天吃的还不错。

  “予安,不许看她,看我。”君北辰委屈的出声提醒道。

  “好好好。”君予安赶紧将眼神移回来,夫君要宠呢!要听他的话!

  安芷听到君北辰的话,默默地低下了头,不敢相信这是她的主子!

  喂完了以后,又亲了亲君予安的额头,君北辰就一脸不舍的离开了。

  虽然才刚见面,还没有好好腻歪,但是君予安也知道他们都有各自要做的事,她要变强!努力赚聘礼!娶夫君回家!

  “安芷,你进来一下!”

  “小姐。”安芷走了进来。

  “害,安芷你多笑笑嘛,像我一样。”君予安对着安芷露出八颗牙齿,笑容甜美。

  安芷学着扯了扯嘴角,但比不笑时更加可怕。

  “噗!你看着我修炼,不对的给我指出来。”君予安明白了安芷就是面瘫,不再为难她。

  “是!”

  君予安盘腿坐在床上,双手结印,闭上眼睛。

  按照书上所写的方法感应空气中灵气的存在,然后将其吸收,于经脉之中运转,最后汇入丹田。

  君予安感觉到自己体内不断充盈的灵气,全身毛孔都大肆的吸收着,如久旱逢甘霖般,身体内也不断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

  天黑之时,君予安终于睁开了眼睛,眼睛中似有星光闪烁,长呼了口气。

  “御灵境了,直接跨过了知灵境。”

  “小姐跟主子一样厉害。”

  “嘿嘿,将来我可是要娶他的,怎么能没有他厉害呢?”

  君予安想到这件事情就眉飞色舞,忍不住得意起来。

  安芷听到这里,一直不变的表情也有了丝裂痕,想说什么,又咽了回去,“算了,主子……唉。”

  “安芷,你为我护法,我要试试凝聚轮纹之笔。”

  梳理了脑海中的信息,君予安对轮纹术产生了兴趣。

  轮纹术是借星辰之力凝聚出属于自己的轮纹之笔,用轮纹之笔刻画符纹可以提升丹药、武器、人、妖兽等的品阶或是赋予某种能力。

  凝聚轮纹笔需要灵魂离体进入九天星辰,寻找与自己有共鸣的星辰。

  君北辰走的时候已经将结界撤了,难免不会有人来打扰她。

  君予安从琉璃戒中的《阵法大全》中找到星辰牵引阵的绘制方法,使用灵力绘制了出来,盘腿坐在其中。

  很快就能感觉到有星辰之力照射在了自己头顶,灵魂跟着那股星辰之力,缓缓飘向星空中。

  有星辰之力的保护,灵魂不会受到虚空之中气流的伤害,反倒觉得暖洋洋的,很舒服。

  不知过了多久,君予安终于看到了那大大小小的星辰,宽阔无边,不过光芒都比较暗淡。

  星辰在感受到君予安灵魂之力的时候,都想涌过来与她缔结契约。

  君予安觉得这些虽然可以适合她,但是不是她最想要的。

  拒绝了这些星辰,君予安继续往上,被拒绝的星辰们,纷纷散发出光芒,注入包裹着她的星辰之力。

  “嗖!”

  在接收了那些星辰之力后,君予安飞的更快了,感觉能冲破天际。

  “谢谢你们啊!”君予安向它们挥了挥手。

  不久,又遇到了下一波星辰,比第一层的好了一点,但仍然没有给她非它不可的感觉。

  一直到了第九层,君予安周身的星辰之力,也变得暗淡了不少。

  第九层的星辰已经很少了,但星辰之上的光芒却非常浓烈,与君予安的契合度有一颗最高的。

  君予安觉得如果自己愿意,可以选那一个,但是始终不是灵魂深处的悸动。

  “如果在这里放弃了,那么我就失去了成为轮纹师的机会,但是我要选就要选最完美的!”

  君予安思考了一会后,明媚一笑,“不能轮纹,那么我就让会的人为我所用!”

  感受到君予安气势的变化,周身的星辰之力突然光芒大涨,继续托着她向上飞去。

  “额,难道恼羞成怒都不让我回去了?”

  不过星辉并不能回答她,只是带着她继续往上。

  不知又过了多久,星辉终于停了下来。

  在君予安的眼前出现了一个比第九层的星辰还要大好几倍的星辰,且这里只有它唯一一个。

  “就是它了!”

  君予安能感觉到这个才是最适合她的,超级大星辰射出一道光芒进入君予安的眉心。

  君予安能感觉到自己与这颗星辰建立了某种联系,可以随时借用它的力量。

  在缔结契约之后,星辉将君予安送了回去。

  在离开的那一刹那,君予安隐约看到了在那颗星辰之中,有着什么东西。

  盘坐在牵引阵中的君予安睁开了眼,眉心出现一个乳白色圆形的印记。

  催动印记,君予安能感觉到星辰之力不断被牵引,汇聚在手上。隐去印记,星辰之力也随之消失。

  慢慢的,君予安的手中出现了一支通体呈乳白色的笔,流转着乳白色的光辉,笔身上有一颗小小的树,笔尖为黑色,如毛笔一般。

  “成功了!”

  君予安看着手中的轮纹之笔,心里满是欣喜。

  这笔也太漂亮了吧,握在手里还有点暖暖的,不过她看不出来它是什么品级。

  “以后你就叫温玉吧。言念君子,温其如玉。”

  温玉周身流转的光芒更盛了,仿佛很喜欢这个名字。

  “恭喜小姐。”

  安芷也为君予安感到高兴,不过紧绷的脸以及平稳的语气还是没有什么变化。

  “嗯!”

  君予安这才注意到现在已经白天了,回到房间。

  拿出一把低级匕首,使用精神力操控着温玉,一笔一划的刻画着《符纹大全》初级篇中的符纹。

  额头上出现豆大的汗珠,顺着弧线优美的脸庞流了下来,精神力消耗的厉害。然而最后一步就是迟迟落不下去。

  “呼!”

  君予安加大精神力的输出,眉心印记快速旋转,源源不断的星辰之力灌注到温玉中。

  温玉顶端的小树,也射出一道绿光,最后一笔终于成功。

  匕首上的符纹散发出强烈的光芒,匕首的黑色看起来也变得更加纯粹。

  “嘿!极品二阶符纹。”

  君予安将匕首猛地挥了出去,稳稳的钉在了门上。

  “咔擦!”门慢慢的裂开,最后变成了一些碎片。

  “嗯,不错,加上灵力,威力可达中级。不过这个也太难操控了,还有精神力的消耗也太大了,这个才是最初级的符纹。”

  安芷看着碎掉的门,看看沉浸于自己世界的君予安,默默的收回了眼光,向主院走去。

  “哟!一道雷竟然没把你给劈死,还把你这结界给劈没了。”

  一个粉衣少女走了进来,斜睨着君予安,一边嘴角勾起,满是嘲讽。

  君予安收回匕首,看向君茵,君家的三小姐。

  君予安没有回答她的话,走到桌子旁坐下,自顾自的倒了杯茶,单手托腮,眼神慵懒。

  “你……你不是君予安!说!你是谁!”

  “哦?我就是君予安啊。”

  君予安轻飘飘的说着,翘着二郎腿,看似慵懒,但却暗含锋芒。

  君茵看着这样的君予安,脚向后退了几步。

  “哼!现在你不傻了也好,我可告诉你,我君家可是落天城的大家族,还有中央大陆的君家罩着。”

  “而你一个傻子,一个来历不明的野丫头,根本不配!还不知道你娘是跟谁苟且生下了你!”

  君予安嘴角含笑,慢吞吞的将杯子中的水喝掉后,用灵力震碎。

  快速一挥手,碎片便从君茵的脖子旁划过,这之间连一秒都没有。

  君予安走到君茵身旁,拍了拍她僵硬的肩膀,附身在她耳边说:“下一次,要你的命!”

  “啊!”过了一会,君茵才捂着伤口叫了起来,声音尖锐。

  “妹妹,你怎么了?”

  君蕊走了进来,后面跟着君家家主君季同,一大帮仆人和安芷。

  “姐,君予安,她……”君茵还没说完就扑到君蕊的怀里哭了起来。

  “妹妹,你虽然不是亲生的也没有天赋,但这么多年都以嫡出小姐的待遇伺候着你,你怎么可以这样做呢?”

  君蕊一袭白衣,配上矫揉造作的表情,嗯,是朵白莲花,鉴定完毕。

  安芷快步走上来,想要出手,被君予安拦住了。

  君予安走到君蕊面前,温柔的笑了。

  “啪!”

  君予安打了君蕊一巴掌,“我很讨厌白莲花哦,对不起啦。”

  君蕊的脸瞬间扭曲了,“你敢打我!”,抬手就要打回去,被君季同拦住。

  君季同深深的看了眼君予安,君予安也坦荡荡的与之对视。

  君季同收回目光,“把你妹妹带走,上药。”

  “爹!”

  君蕊捂着脸,眼神中透露出愤恨,盯着君予安,想在她脸上戳出个洞来。

  “明明就是个野丫头,傻子,废物,凭什么这么照顾她,君北辰也对她这么好,凭什么!”

  君季同打了君蕊一巴掌,吼道:“出去!”

  君蕊捂着脸,恶狠狠地盯着君予安,拉扯着君茵跑了出去。

  “在这里修好之前,你去素华苑住吧。”

  说完也不等回答就走了出去。

  君予安看着君季同的背影,摸着下巴说道:“有趣。”

Next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