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第一章夫人又在找茬

郊区别墅里,一个女人娇气的声音陆续转来。

  “顾湛,你这个瞎子,我都说了我要正红色的口红,你为什么给我买个死亡芭比粉,你是色盲吗?”

  顾湛看着地毯上一分为二的口红碎片,勾了勾嘴角说道:“小枝,我错了,下一次一定拿放大镜挑选好不好?”

  一听这话,夏枝心里更是懊恼,两个人相恋多年,她过生日他除了雷打不动的玫瑰花,巧克力就没有别的了,一点也不浪漫。

  “顾湛你又在敷衍我,我都说了今天是我们在一起三年纪念日,我什么都不想要,只要你送我一根口红,一根我最最喜欢的正红色口红你都能搞错,你心里一点都不在乎我,这样我们还在一起干什么。”

  夏枝就抓住他不用心,他不爱他的点,使劲在那里没完没了的哭诉他不爱她,不在乎她。

  其实那是顾湛不在乎她呢,顾湛真的是分不清女孩子的口红色号,这一次还是亲自挑选的,平常送他妈妈礼物还都是让秘书买,早知道她会如此生气,如此在乎这个口红的话,他就让秘书去买了。

  起码,秘书买东西这一方面没有出过任何差错。

  他摸了摸她的头发,再一次道歉道:“枝枝,这一次我真的错了,下一次再犯这样低级的错误,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可以吗?”

  他都这样说了,夏枝不让步,岂不是显着她斤斤计较,小肚鸡肠。

  “好,那我这一次就大人有大量的原谅你了,不过,我购物车的东西你得帮我清空。”

  “好,没有问题。”说完还用手指勾了勾她的鼻子。

  “那,那我还要参加公司举办的五日游。”说完便满怀期待的看着他.

  “这个不行,听话,乖,有时间我们一起去大草原。”他语气宠溺却带着不容反抗的严肃。

  明知道他不会同意,夏枝还是觉得心一下从天而落,难受极了。

  她扭过身子,佯装生气不理他。

  他无奈又强势的把她抱住,然后说道:“我不放心你离开我那么长时间,听话乖。”

  顿了一下,接着说:“再说了,你们部门都是男人,好像据我这几次接你回家,在你们部分观察有不止

  五个的男生对你有好感,而你也没有拒绝他们。”

  一听这话,夏枝立马心虚的低下头,装作镇定的模样,扣指甲。

  她确实没有在那几个同事示好的时候告诉他们自己有男朋友,反而是从不拒绝,也不答应。

  但是这个事情他是怎么发现的,果然不愧是A国最有发展趋势的年轻总裁,看人看的真透彻,一点点小心思都瞒不过去。

  所以,所以她必须脱离这个读心专家,移动的监控男人。

  顾湛看着她低头扣指甲,心里明白这是她无话可说的表现。

  心里虽然不高兴,但是今天确实是他有错再现,就没有再说什么。

  这一场闹剧般的找茬终于以夏枝惨败而告终.

  但是,这不过是她的第一个计划。

  现在第一个计划失败,那么她不得不拿出第二个“杀手锏”了。

  “清新可爱的女孩诱惑”简称美女勾引,她趁顾湛去浴室洗澡的功夫,拿出她的手机给美女特务发短信。

  “可以行动了。”然后把顾湛的微信号,手机号通通复制过去了。

  是夜,两个人躺在床上,夏枝抱着手机看偶像剧,看到男女主角关键时刻高兴的不行。

  然而,这不过是她的伪装,她一边装作看电视入神的样子,一边偷偷观察正在看书的男人,看他有没有拿起手机聊天。

  忽然手机提示音响了起来,她点开一看是美女特务的。

  “夏小姐不行啊,您男朋友的微信号设置的隐私用户,陌生人不能加。”

  看完短信,夏枝一口老血差点吐了出来.

  服!服!服!。

  她夏枝真的是服这个男人,微信还设置隐私用户,狠狠的打击了他们主力军的士气.

  不过,她是不会放弃。

  拿起手机,背对着看书的男人快速的打字。

  “你这个笨蛋,打电话,打电话呀,你甭管能不能成功,只要你打通电话,撒着娇喊一声老公,就能引起我的误会,到时候我就可以控诉他出轨了,他不想分手也没有办法。”

  “不行的,他电话设置了陌生人拦截系统,我根本打不过去呀。”

  沃特,她怎么不知道还有这种功能,陌生人拦截系统,我的天,顾湛你这个小人,这种事情你也能做出来,你还要不要给她留一条活路了。

  “算了算了,这个计划暂停,等那天我们再去老地方商量下一个计划。”

  看着认真翻书的男人,夏枝就恨不得抱着他的头,怒打他一顿。

  狠狠的给他说:你微信设置隐私用户也就算了,因为你是一个公司的领导人每天有那么多人加你套近乎,打扰你,这个我可以理解,我他妈就是理解不了你一个破手机号还设置什么“陌生人拦截系统”,你怕不是有被害妄想症吧。

  认真看书的男人像是感觉到什么似的,眼神带笑的看向她,似乎是在询问她什么意思。

  他没有说话,就一个眼神就能让她感觉到恐怖。

  她连忙摇头,一把盖住杯子,给他个背影。

  顾湛无奈摇摇头,然后轻轻的把她拉到怀里说道:“枝枝,你是不是忘了什么事情?”

  她被迫承受他的力道看向他,情不愿开口敷衍问道:“我忘了什么事情呀?”

  男人的力道来越大,然后在她耳边低语说道:“你忘了前几天你生理期,说要在三年纪念日那天补偿我的话。”

  夏枝的耳朵非常敏感,顾湛是知道的。

  所以话还没有说完,夏枝先是耳朵通红,然后是脸颊泛红,最后身体也燥热起来。

  男人不等她回忆过来,狠狠的以绝对占有的姿势压住她,然后开始了掠夺,她反应过来了,想挣扎着拒绝,但是他的力道太大,反抗似的小抓小打,在他眼里就如小猫一样,没有一点威胁。

Next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