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第一章祭祀

一片淡红色的湖,不大,方圆数十里。

  禁水湖!

  湖边一座村落,只是靠近湖边一带早已人去楼空,有些残破。

  禁水村!

  一座小庙建在水陆交接之处,庙中香火不断,有一雕像,雕像前的案桌上摆满了鲜血淋漓的三牲。

  雕像细长有须,马首蛇尾,身披鳞甲,四脚交错,张有血盆大口。

  整个小庙里挂满了红布,红色的柱子格外显眼,只是不知道上面涂得是红色的涂料还是什么。

  远远看去,小庙就像是禁水湖的大口,而大口正对的方向正是整个禁水村。

  小庙名叫水神庙,然而供奉的不是神灵菩萨,而是禁水村的“水神”!

  禁水村的村民,对水神庙都是敬而远之,远远地就绕着走开了……

  “喂,小心点。”

  “知,知道了……”

  两道窃窃私语飘荡在水神庙的案桌前。

  接着,一整头刚杀的牛被两个青壮年抬上了案桌。

  摆好贡品,两个青壮年颤颤巍巍的在“水神”前拜了几拜这才慌忙退去。

  过来好一会,“水神”后面探头探脑的钻出一个骨瘦如柴的小孩来。

  “哼,一群胆小鬼,赶我的时候可没见你们这样。”

  洛时星立在案桌前,揉了揉肚子,满眼放光,“还真丰盛啊。”

  案桌上,全是贡品,荤素有搭,但还是肉类居多,而且大部分都是生肉。

  洛时星抓起一个果子就往嘴里塞,一边嚼着一边打量着那头“死牛”来。

  “死牛”还泛着热气,全身上下被洗的干干净净,翻着白眼,舌头泛白吐露在外面。

  只是它的脖子胀鼓鼓的,有个食指长的刀口,不过现在被紧紧缝了起来,那里面是新鲜的牛血,却不知为何要把这牛血堵起来。

  “这不是村口的那头老牛吗?”

  洛时星打量了一会,微微惊道,他不会记错,村口的老牛暴躁,时常攻击过路的村民,洛时星也被它“照顾”过,心中还对它恨的打紧。

  后来,村民向牛主人告状,牛主人是个念旧情的人,舍不得杀它,这才砍去了它的双角,不再让它作恶。

  “让你吓唬我,现在还不是成了祭品,哼哼……”洛时星边吃边含糊不清的得意道。

  “不过,却没想到你一头老牛也没能逃过一劫。”

  洛时星抬起头来,看着恶狠狠的“水神”,它的血盆大口宛若真实的一般,洛时星不禁打了个哆嗦。

  不再多看,洛时星转身看向庙外,阳光肆意,却看不到一人。

  “如此更好,嘿嘿……”顺手拿过两个果子,洛时星这才鬼鬼祟祟的向庙外走去。

  “洛时星?”

  突兀的,一道苍老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

  洛时星僵在了原地,讷讷地回头看去,将两个果子塞进了兜里,支支吾吾道:“村,村长,你好啊。”

  “你好啊。”

  老村长站在庙门口,乐呵呵的回应道。

  老村长拄着拐杖,满头白发披向身后,脸上,手上全是皱纹,眼睛却精明的发光。

  “你一个小孩子来这里干嘛呢?偷吃贡品可是会被水神大人吃掉的。”老村长问道。

  “才,才没有,那个,村长,我先走了。”洛时星莫名其妙的抖了一下,留下一句话,一溜烟的跑了。

  不知为何,外表和蔼的老村长却没有给他半点可亲的感觉,还有,他竟不知村长是什么时候出现在庙里的。

  “呵呵……”老村长依旧乐呵呵的笑着,并没有阻拦洛时星。

  禁水村,洛时星生活了十二年,居无定所,这个上万人的村子,像他一样无家可归的小孩有很多,少说有十数个,每天都是得过且过的日子。

  待到远远离开了水神庙,洛时星这才拍了拍胸脯,慢下脚步来。

  若不是实在讨不到吃的,他才不想到这阴森可怖的庙里偷吃贡品。

  “希望村长多多理解我这苦命的孩子吧……”洛时星双手合在一起,心中默默祈祷道。

  他现在只想老村长别告发他,要是被这些村民知道了自己把他们自己都舍不得吃的贡品给偷吃了,那不得被他们打死不成。

  “我就偷吃了几个果子……”洛时星边跑边念叨道。

  跑了许久,已经到了村子深处,路上也有了些行人,只是大都神色匆忙,走路慌慌张张,至于小孩子,那是被家家户户的父母紧紧关在家里的。

  巷子深了起来,洛时星看了看四周,小心谨慎的躲进了一旁的深巷中。

  太阳很快就隐没在了群山之中,天气渐渐转凉了下来。

  某处一座破败的小房子内,一处草堆。

  洛时星从草堆中醒来,揉了揉双眼,抬头见外面天色黯淡下来,伸了个懒腰,从兜里拿出一个果子便想要吃,突然感觉脖子一阵剧痛,接着眼前一黑,昏死了过去。

  ……

  此时已是深夜,太阴浮现在水神庙之上,将整个大地映照的雪白。

  水神庙外,灯火通明,数万村民跪伏在地上,只听见不少妇女在抽抽搭搭,泣不成声。

  这些村民面前,是一座两米之高,直径百米的圆形祭台。

  祭台周围插满了鲜红的旗子,祭台上摆着一个案桌,案桌上有个香炉,整个祭台洒满了鲜血,却不知是人血还是兽血。

  “呜呜呜……”

  “爹,娘……”

  ……

  一对对童男童女被绑在祭台上,望着眼前的情景,早已惊惧的嚎啕大哭。

  耳边突然嘈杂的声音瞬间便将洛时星惊醒了过来,看到眼前的这一切,他的脸色瞬间苍白了起来。

  眼前这一切他并不陌生,这正是禁水村每年都向“水神”祈佑的祭祀大典!

  “祭祀大典,可是……”

  十年前,禁水湖中突然出现了一只怪物,此后,禁水村隔三差五便有小孩子失踪。

  也有过很多青壮年男子前去禁水湖捕杀这只怪物,却是无一人归来。

  之后,再没人敢踏入这座赖以生存的禁水湖半步,无数村民怨声载道,却始终拿这怪物没有办法,只有终日烧香拜服,以求平安。

  可这却没有丝毫作用,村里的小孩子并没有停止失踪,这让每一个家里有小孩的家庭终日提心吊胆,生怕下一个消失的就是他们的骨肉。

  当时的村长提出搬迁,可村民不愿离开这世世代代生存的地方,况且,这上万人的村子,搬迁谈何容易?又能搬到何处去?

  几个月后,禁水村来了一位老者,他自称有解决之法。

  老者自述曾遇到过类似的怪物,害的他家破人亡,无家可归。

  终于,在老者的焚香做法下,怪物终于现身。

  这是一头身躯细长有须,马首蛇尾,身披血色鳞甲,长足足有百米的怪物!

  怪物瞪着铜铃大眼,打量着这些村民,时不时张着血盆大口嘶吼着。

  这些村民哪见过这种怪物啊,当下就吓得跪伏了下来,这等怪物,岂是他们能对付得了的。

  村民都把目光放在了没有下跪,甚至没有半点惧怕的老者身上,期盼他真的有办法应付这个怪物。

  不负众望的,老者的确有解决办法,即使令人很难接受,那就是血祭。

  “这并不是什么怪物,这其实是水神,它能保佑禁水村免受天灾人祸。”

  “水神之所以吃人,是因为它需要以此来维持法力,我们只要在每年七月十五子时祭祀以十对童男童女,水神自会保禁水村安详无事!”

  上万人的村子,每年寻出十对童男童女并不难,为了自家孩子,村民也只好接受了这个办法。

Next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