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第一章 苏醒

李越慢慢的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一张桌子上。周围的环境很陌生,但是又觉得好像在哪里可以经常见到。

  屋子里的篝火劈啪作响,窗外一片白色似乎是冰天雪地。

  刚刚恢复的视力,不足以让他看清远处的人影,但是那一抹原谅色……

  “你醒了!里奥大领主!”远处的原谅色身影迅速的接近着。

  “里奥大领主?里奥?……我的圣骑士不就叫做里奥么?欸,跑过来的这个人,耳朵好尖呀……”

  “我去,好白,但是不大,话说这人穿的好像翡翠胸甲——”

  鼻尖传来冰冷的金属触感,刚刚苏醒过来的李越只听到“砰”的一声,眼前又黑了过去。

  “泰莎你是要杀了他吗”

  “你居然使用了冲锋,天哪,大领主又晕过去了”

  “不是的,不是的,克劳迪娅,艾莉,你们听我解释,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太激动…”这是李越昏迷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再次醒来的李越,哦不,我们应该管他叫做里奥了。李越的灵魂已经完全附身于自己的圣骑士角色身上,血精灵,男性(万幸,这是李越同学唯一的男性角色)脸色铁青的看着泰莎——自己的战士小号,幻化了一身翡翠铠甲的血精灵女性,旁边是一身暗红色血牙套装的血精灵盗贼艾莉,以及手拿奎尔萨拉斯金弓,身穿鹰爪战甲的克劳迪娅。

  “泰莎,说说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是……是我看到大领主太激动了”泰莎的耳朵下垂着,低着头小声说道。

  “下次我穿流沙法袍就不会撞晕你了……”

  “什么鬼的流沙法袍!我问这里到底什么情况,欸,流沙法袍?——不对,你刚刚是冲锋过来的吧?你是不是还想要盾击我来着?”

  “没有!”泰莎露出小动物偷藏食物被拆穿的表情,拿着盾牌的手悄悄的往身后藏着,可是血精灵女性的娇小身躯怎么可能藏得住折戟壁垒这么大的东西。

  “你们闹够了没有?”之前一言不发的克劳迪娅冷冷的说,“现在要塞外面的安全情况还不明了,大领主还在关心这种事情?”然后是轻声的吐槽:“为什么要保护这么一群笨蛋?”“为什么要到这个鬼地方来?”之类的几句话。

  里奥揉了揉额头,看向艾莉“艾莉,你能告诉我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吗?”

  “好的大领主。”艾莉手中两把匕首交叉,行了一个礼道“我跟泰莎还有克劳迪娅是在两周前到达这座要塞的,这座要塞看起来很像大领主之前的那座。目前我们清理出来可用的建筑物有旅店、军营以及法师塔,但是法师塔内并没有可以通向其他地方的传送门。仓库里面存了很多食物,矿石,草药以及各种药剂,足够我们使用很长一段时间了。”

  “很长一段时间是指多久?”

  “你这个奸商囤积了那么多的矿石药材宝石和食物,自己心里没数吗?”说话的是克劳迪娅,这个傲娇的血精灵不知道为什么对里奥表现的格外不友好。

  “额,那么说的话,我大概有点了解了。”

  里奥之前完全是把魔兽世界这款游戏当做单机收菜玩的,所在的服务器又是工作室都不肯光顾的鬼服,所以几乎把持了自己服务器的所有药水、宝石、矿石跟食物的生意,不但自己的仓库满满的堆放着这些东西,公会银行也几乎被他塞满的。而且魔兽世界里的仓库是按组来存放物品的,不知道这个世界里的仓库有没有那种类似空间魔法的效果,不然的话,这个要塞怕是要变成一个露天货场了……

  “物资看来无需担心了,那么来到这里的只有你们三个吗?安吉莉卡没有一起过来吗?”

  里奥说到这里突然感到一阵杀意,克劳迪娅已经拉开了奎尔萨拉斯金弓,一支闪烁着寒光的箭瞄准了他的眉心。

  “你果然还记挂着那个德国人小蹄子!受死吧”

  “不要!”

  泰莎飞身援护,盾牌堪堪挡住了克劳迪娅射过来的箭。

  里奥被吓出一身冷汗:“克劳迪娅,我不是那个意思呀,我收集的好看的装备都在她那里,我这不是想着能给你们……”

  “借口!”克劳迪娅扭过头去,不再说话了。

  “咳咳,那个,我们现在就这么几个人了,就不要内斗了吧,毕竟放灵魂跑尸体很累的。那么这里就只有我们四个人了是吗?”里奥悄悄地散去了身上的圣盾术。

  艾莉摇了摇头说“不是的大领主,我们来到这边之后还发现了一个小队(12个)的兽人苦力正在睡觉,已经被克劳迪娅调教好派去采伐树木了。此外我们发现,旅店内每周会传送过来一名随从,目前薇薇安跟艾达晨光已经抵达,正在负责要塞的防御。克劳迪娅每天会通过鹰眼术侦查要塞附近的情况,我在不下雪的时候也会往远处探索,目前已知的是,我们位于类似霜火岭的地方,但是要塞周围没有发现智慧型生物存在的迹象”

  “原来是这样”里奥沉吟着“辛苦了各位,不过,泰莎你都做了什么?除了冲锋我之外?”

  “因为天气太冷,我这身衣服也不适合出门活动,所以就在要塞里面闲逛来着。”泰莎不安的玩着头发。

  “……好吧,是我的错误,不该给你幻化的这么,额这么清凉。”里奥勉强的压制住了流鼻血的冲动,毕竟鼻梁骨刚刚跟金属制品有过亲密接触。

  “我刚刚到这里不久,好多事情还没有搞清楚,今天先这样吧。对了,你们住在哪里?”

  “我们住在要塞旅店,没什么的事的话还请大领主不要过去那边,毕竟住的都是女士,您这样的绅士过去会多有不便,至于您,在指挥大厅打个地铺我看就不错了。”

  克劳迪娅说完头也不回的出门了。

  “我也告退了,大领主”艾莉揪着不想离开的泰莎的耳朵说道。

  呆坐在冷清下来的要塞大厅里,里奥仍然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毕竟自己只是安静的宅在家里玩耍,没有四处作死,没有摸电门,没有跳楼,怎么就穿越了呢?难道是因为圣光的感化?(圣光:呸,老子怎么就感化出来你这么个死宅了)但是触摸到身边的那把白银之手,看向镜子里身穿一套光明使者外观套装的自己,不禁陷入了沉思。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说,泰莎、艾莉、克劳迪娅她们三个可以成为我的全家桶……

  “你最好不要这么想,大领主。”是艾莉的声音!

  你这个不孝的盗贼!亏我对你父爱如山,为了给你幻化一条血牙裤子刷了整整一年半又臭又长的MC呀!我说什么了吗,我放弃了吗?如今只是小小的幻想一下全家桶,你就敢隐身暗影步吓唬我,气死我了!

  “奉献!”然而无事发生。

  “这…这是为什么,我的能力呢?”里奥愣住了,“难道身为大领主的我,只会开无敌吗,这也太……太棒了。”

  “圣盾术!”又是无事发生。这次里奥彻底惊呆了,不过还好脑海中传来一句“法术冷却中,剩余时间23小时45分钟”

  “好险,我还以为只能做一次那么开心的事情,原来是每天一次。”里奥兴奋了起来,然后开始尝试其他的法术。

  “圣光术!”一阵暖洋洋的感觉,“圣光闪现”一瞬间暖洋洋的感觉。

  “这样不行,”里奥皱着眉头。“这样完全不知道治疗效果如何,只是暖洋洋的话我还不如灌上一碗姜汤,得找个小动物试试效果。”

  正在桌角偷偷啃食面包屑的老鼠猛地一惊,瞬间钻进了墙上的洞……

  “我堂堂大领主居然没有耗子跑的快,真是耻辱。哎呀,果然还是得拿自己试验吗?”颤抖的拿起来白银之手,感受到那种重量之后,里奥果断认怂,然后从门口探出身子喊道:“发工资了!”

  面前仿佛有一阵风吹过,一只正在偷懒的兽人苦力瞬间出现。

  “主人,什么时候发工资?我叫泰戈尔,我们工作两周了都没有见到一个铜币,克劳迪娅大人还经常打骂…啊好痛!”

  这并不是因为克劳迪娅远远地射来一支箭,而是白银之手“不小心”从里奥的手里滑落砸在了兽人苦力的脚上。

  “哎呀都怪我,刚醒过来浑身没有力气。”望着兽人苦力血肉模糊的脚掌,大领主一阵后怕。

  “来来来,我给你治疗一下,圣光闪现!”一道金光闪过,兽人苦力停止了哀嚎,他痛晕过去了…

  既然泰戈尔已经晕过去了,我们的大领主也就不再客气。看着圣光闪现并没有在一瞬间治疗好对方脚上的伤势,里奥决定加大剂量。

  “圣光术!”经过一段时间略长的吟唱,一道更亮的圣光落在了泰戈尔的脚上,而这个可怜的家伙也瞬间醒了过来。

  “主人,我,我是怎么了,对了我的工资在哪里?”

  “制裁之锤”泰戈尔又昏迷了过去。

  “这次来试一试更重的伤害吧”里奥手里的白银之手对着泰戈尔的大腿处又一次“不小心”滑落了,这次兽人苦力的大腿呈现出一个诡异的形状,眼看是骨折了。泰戈尔被巨大的疼痛惊醒“啊——”

  “忏悔”可怜的兽人苦力又一次昏迷了过去。

  经过一番科(can)学(ren)实(po)验(hai),里奥大领主总算是搞清楚了各种治疗法术的治疗效果,圣光闪现可以治疗一般没有伤筋动骨的皮外伤,重复施法效果提升不大。而圣光术可以较快的治疗骨折以及类似的冷热兵器造成的伤害。(泰戈尔:我的天你是德国人派来报复我们兽人的吗?你去找古尔丹彦祖啊,欺负我一个可怜的苦力算什么本事?)

  至于更严重的内脏伤害,大概也只有圣疗术可以医治了。出于人(ji)道(neng)主(C)义(D),大领主不忍心对一个清醒的苦力下毒手,里奥只是对痊愈的兽人苦力释放了一次圣疗术,试验出圣疗术冷却时间也是一天。

  被大领主的圣光灌注过的泰戈尔,开心的拿着里奥给的一个金币,满怀激情的去伐木了“唔,看来圣疗术还有类似于兴奋剂的效果,艾莉,记录下来。艾莉?艾莉?人呢?奇怪一会儿功夫去哪里了”

  此时旅店温暖的大厅里,艾莉,克劳迪娅跟泰莎三人围坐在一起,听着艾莉描述刚才发生的不可描述的事情。

  “啊,大领主心是黑的吗?怪不得他打大米从来不出橙装的。”艾莉的吐槽。

  “并不是,我觉得惩处偷懒的苦工是大领主的权利,大领主不也是为了试验法术效果吗?”克劳迪娅显然已经对爱偷懒的苦工们声望仇恨了。

  泰莎傻傻的流着口水说“这块塔布羊排看上去不错的样子,嘿嘿大领主释放治疗法术的样子一定帅呆了。”

  艾莉“…”

  克劳迪娅“…”

  视线回到刚刚制造完惨案的里奥这里。大领主正在镜子面前仔细的端详镜中的自己。“啧,血精灵还真是不愧为衣服架子,倒三角身材,肌肉匀称,皮肤也很好,恩,就是稍有点娘…”金色的双瞳散发着迷人的魅力“我即是圣光!呸呸呸我才不想做纳鲁那种LED灯,就这样挺好,挺好。”

  抚摸着身上的光明使者外观的套装,看着包里面已经变成火之高兴的灰烬使者,里奥心里有些不甘:“我为什么要选个奶天赋去做任务啊,当时要是惩戒天赋,现在不就可以大杀四方了吗,哎,一失足成千古恨呐。”

  在要塞大厅里转了一圈之后,里奥又有了疑问“为什么会是德拉诺之王这个版本呢?难道是为了给我一个家?还是说我的要塞肩负了什么神圣的使命,毕竟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吗…”带着无数的疑问和感慨,里奥睡着了。

Next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