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第1章 激活系统

大宋,润州府。

  此时正值初春,春暖花开。

  梁山一百零八好汉奉命征讨方腊,首战大捷,宋江大摆宴席,论功行赏。

  “此次大捷,多谢诸位兄弟,某先干为敬。”

  说着,一百零八好汉纷纷举起大碗酒,一饮而尽。

  宋江又闲话了一番,突然话锋一转,“这次晁天侄儿一马当先杀入城,奋勇不可挡,下一战丹徒县,还得依靠晁天侄儿!”

  此时,台下的晁天迷迷糊糊,一股陌生的记忆如潮水般涌来。

  半响,他才回过神来。

  梁山?

  晁天?

  我……穿越了?

  【叮,检测到宿主,正在绑定……10,……9……8……】

  “天儿哥,哥哥唤你呢。”

  赤发鬼刘唐戳了戳晁天。

  “啊?哦哦哦……”

  晁天反应过来,知道宋江这是有意打压自己。

  毕竟,谁让自己是托塔天王晁盖的亲子。

  晁盖之死,说不定就是宋江做的手脚。

  他连忙谦虚道:“当家的过奖了,这是侄儿的分内事。”

  “晁家军乃是梁山精锐中的精锐,晁天侄儿不必谦虚!”

  宋江看了半响,和煦得笑着说道。

  老狐狸,还不想着让我送死!

  晁天心中暗骂一声,脸上却有些苦涩,恭敬施礼。

  “晁家军南征北战,只剩五百人,还都是老弱病残,还望宋先锋另择贤能,晁天实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听得晁天回答,宋江黝黑的脸上顿时变得铁青一片。

  “宋大哥,三天时间晁家军怎么可能会恢复战斗力,而且晁天不过是梁山一个小头目而已,不在我梁山一百零八好汉之中。”

  “宋大哥让一个小头目出战,岂不是让天下人耻笑我梁山无人。”

  立地太岁阮小二站了出来,朝着宋江沉沉的一抱拳,说道。

  “俺刘唐愿意出战,区区一个丹徒县而已,俺可不像某些人,吹牛吹的震天响,到最后灰头土脸的回来了。”

  赤发鬼刘唐同样站出来请战。

  “豹子头林冲也愿意领兵攻打丹徒县。”

  “哈哈哈,洒家早就手痒痒了,这一战就让洒家去。”

  刘唐,阮小二几个人站出来替晁天说话,完全是因为晁盖的面子。

  大刀关胜阴沉着脸坐在一旁,本来面如重枣的脸上此时早已经是一片铁青。

  大败而归本来就已经心情郁闷,再听到赤发鬼刘唐阴阳怪气的冷嘲热讽,心中更是怒火中烧。

  若不是在中军大帐,恐怕此时大刀关胜早就提着刀冲向刘唐了。

  宋江的脸色更加铁青,没想到军中晁天的支持者有这么多人,看来晁天不除,永无宁日。

  “若说其他人我是不信,可晁家军各个以一当十,生龙活虎,此战非得晁天贤侄出马不可,如今大敌当前,贤侄一再的推诿,让本先锋也很难做!”

  说着,宋江便开始隐喻的威胁上了晁天。

  “晁天贤侄,晁家军战斗力有目共睹,再者说了,事不可为便可退军回来,又不是让贤侄送死。”旁边的军师智多星吴用择随声附和。

  可是任凭宋江和吴用两个人如何劝说,晁天就是不出兵,气的宋江一佛出世,二佛涅槃,可是也无可奈何。

  【叮!系统奖励宿主新人大礼包一份,宿主是否领取?】

  “领取!”晁天迫不及待道。

  【新人大礼包领取成功,奖励:西楚霸王项羽武力传承!】

  轰!

  还没等晁天反应过来,便只觉得自己被扔进了一潭温热的泉水之中,仿佛每一个毛孔充分的张开,享受着无尽的温暖。

  晁天舒服的闭上眼睛,差一点舒服的睡过去。

  而此时晁天体内正有一股神奇的力量,正在一点一点的改变着晁天的身体。

  差不多一刻钟的时间,那种感觉才缓慢的消失不见。

  晁天惊喜的发现原本自己身上的伤势已经痊愈,浑身上下充满了强大的力量。

  不仅如此,脑海之中仿佛也多出了许多东西。

  霸王枪法、霸王神射法、单手十八挑、破军刺…

  完完全全的一整套西楚霸王项羽传承,全部刻印在晁天脑海之中,仿佛与生俱来一般。

  感受到自己实力突飞猛进,晁天眼中闪烁着兴奋的光芒。

  西楚霸王项羽啊!

  那可是中华上下五千年公认的第一猛将,是勇武的代名词。

  恨天无把,恨地无环的存在。

  “哼,某人不出兵不会是害怕了吧。”

  “也是,丹徒县城高池深,吕师囊南国上将,兵精粮广,城高池深,关某率领五千精锐都攻打不下来,更何况区区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儿。”

  就在晁天沉浸在无穷力量中之时,耳边突然传来大刀关胜冷嘲热讽的声音。

  “红脸贼,你他娘的再说一遍试试?”刘唐火爆脾气,当时提着鬼头朴刀便跳了出来。

  大刀关胜毫不示弱,青龙偃月刀擎在手中,丹凤眼杀气凛然,“刘唐,你真当关某不敢杀你不成?”

  “来啊,看咱俩谁先死在这里。”

  “刘唐叔,你且退下。”

  赤发鬼刘唐朴刀已经举起来了,晁天走了过来,拦住了刘唐。

  “关胜将军是不相信我晁天的实力?”晁天看向赤面长髯的关胜,冷言道。

  “正是!”

  关胜毫不客气,大大方方的承认,一脸倨傲之色。

  那模样就是再说,我关胜瞧不起你晁天。

  晁天脸上淡然,心中却早已经是怒火中烧,“我晁天的实力,用不着别人怀疑,倒是有些人不自量力,夸下海口,最后舔着脸回来求援。”

  晁天突如其来的嘲讽,让大刀关胜勃然大怒,丹凤眼怒睁,周周身杀气宛若凝实。

  “如此何不比试一番。”关胜咬牙切齿,提议道。

  “哈哈哈,比试比试也好,不过都是自家兄弟,就不用舞刀弄枪了,外面院子之中,有一口青铜鼎,重达千斤,你二人谁能够轻而易举拿起来,便是谁赢。”

  宋江笑容和煦的提议,正好也想借着大刀关胜打压一下晁天。

  “怎么样,晁天小儿,敢不敢?”关胜看了一眼晁天,挑衅道。

  “有何不敢!”晁天面色淡然,回应道。

  “天儿哥,那青铜鼎重达千斤,如何能够举的起来,你怎么…怎么就答应了。”豹子头林冲拦了一下晁天,急切的劝道。

  “林教头放心,我心里有数。”

  晁天自信的微微一笑,随即跟着大刀关胜来到了院子当众。

  梁山众将也都跟着走了出来,围成一圈,看着热闹。

  “某先来!”

  关胜自告奋勇,走到了青铜鼎旁边,上下的打量一下。

  这青铜鼎足足一人多高,三个人合围才能够抱成一圈,里面实打实的青铜灌注,立在那里,下面青砖早已经压的粉碎。

  喝!

  只见得关胜稳扎马步,气沉丹田,双手嘭地抱住青铜鼎,低沉沉怒喝一声,头上青筋崩起,浑身用力,虬劲的肌肉块块暴起,将部分衣甲都已经撑破。

  那青铜鼎竟然缓缓抬起,离开了地面。

  哗一一

  现场一片震惊哗然之声,重达千斤的青铜鼎竟然就这样被关胜抬起来了。

Next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