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001、封印

八沃城,江北灵秀区的傍晚,天色黑了下来。

  蒙蒙细雨一直在下。

  谢逸下班回到大板楼下大门口前,突然胸口一痛。

  龇牙咧嘴地拉开T恤的领口往里面瞄了一眼,还好皮够厚没被烫破,谢逸唏嘘着。

  这段时间胸前的祖传吊坠经常会莫名其妙地变得滚烫或冰凉,几秒钟后就恢复原样。

  有时一天几次,有时又很多天都没事,明明已经佩戴了差不多十年的时间,不知道最近为什么会这样。

  穿过小区的大门口,谢逸习惯性地抄近路向着大板楼的儿童乐园走去。

  他所住的单元和小区大门正好是在绿化带的斜对角,儿童乐园则处在绿化带的中间。

  绿化带的四个角都有一条鹅卵石铺成的小路连着儿童乐园,他一个懒人自然不会放着捷径不走去走大路。

  穿过儿童乐园时,谢逸抬头看向旁边、头上和树上摇曳的芒果,暗想着是不是已经差不多可以吃的时候,有一个黑乎乎的身影挡住了他的去路。

  谢逸在距离黑影七八米的地方停了下来,伸手顺出手机,有些戒备地打开了电筒。

  在电筒的照射下,一个大胖和尚露出自以为温婉的笑容。

  看着大胖和尚在昏暗的环境下略显狰狞的笑容,谢逸看了看四周。心想着傍晚,小树林,大胖和尚,如果现在不是2020年,如果自己是个粉嫩的妹子,那么是不是应该配合劫道的花和尚说声“别过来,再过来我就要叫破喉咙了”?

  大和尚双手合十,“谢施主请留步,贫僧有事找你。”

  “你知道我是谁?做什么的?”谢逸继续前进。

  大和尚侧身让开,然后追在后面。“知道,天将变,贫僧……”

  特么我不知道你是谁啊。

  谢逸伸出手掌感受着雨水,“你庙里想批发雨伞吗?那你应该去我公司找我。”直接打断了和尚的话。

  “不是……”

  “你们也用不到洗发水,要润滑油吗?还是开塞露?我的公司只是三线代理商贸公司,要开塞露的话,我可以介绍大药房给你。”

  “不是……”

  “你们闭关要用纸尿片吗?”

  “还是独处要用飞机杯吗?”谢逸饶有兴趣转过身,“量大的话,我可以帮你联系厂家定做师太版的。”

  大和尚脖子红了起来,提着一个黑色的小葫芦吊坠在谢逸眼前晃着。

  “认识这个吗?我是为这个来的。”大和尚恶狠狠地说道。

  “不认识,你找错人了。”谢逸指指灯柱上耷拉的监控,“不做生意别吓唬老百姓啊,这里有监控的。”

  和尚迅速收起吊坠,“你……”

  “比起和尚,我还是更喜欢和道姑打交道。”谢逸说完就直接转身走向自己的单元,把和尚晾在蒙蒙细雨中。

  谢逸刷手机打开单元防盗门,在忽闪的声控灯中瞟了一眼定定站在雨中的和尚,然后迅速关起防盗门,慢慢走上楼梯。

  上到六楼看了一眼对门紧闭的门口,然后按下手指用指纹打开自己的房门。

  关好门换上拖鞋,谢逸走到窗边向下望去,和尚已经不在了。

  拉上窗帘边脱衣服边向卫生间走去,走到卫生间门口的时候,已经不着片缕。

  站在花洒下任由冰冷的水冲洗着自己并不强健的身躯,水流沿着头顶、面颊、脖颈一路流淌到胸膛,用力地冲刷着挂在胸前的黑色葫芦。

  十分钟后,谢逸关掉水。伸手从窗台上摸出一根黄鹤楼点上,然后坐在马桶上把黑葫芦吊坠举到眼前端详着。

  自从十年前父母追捕逃犯失踪后,爷爷就把这个东西挂到了自己的脖子上。

  这个东西一方面是姜姓谢氏的传承,另一方面则是一个虚无缥缈的传说。

  传说是上古大帝为了一统做出的妥协,七个葫芦代表着七国灵气和土地的封印。后来人们传言,当封印开启的时候,被封印的这七国的灵地就会复苏,七国的大地将重现人间。

  这个传说随着一代代人的传承和逝去,渐渐的,传说就只是传说了。

  爷爷当时的原话是不要让千百年的流传湮灭,但如果真遇到有人找上来也千万别去掺和。

  爷爷是一个坚定的唯物主义者,谢逸不相信爷爷没有对这东西做过科学的研究。

  既然没有特别的交待,那么也就是说它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慢慢解下了吊坠。

  爷爷说过不能送人,免得害人,那么……

  谢逸瞄准胯下的马桶深处。

  丢?不丢?丢不丢?

  谢逸犹豫了片刻,然后把烟头扔进了马桶。

  抽出卷纸胡乱擦拭了下,然后按下冲水按钮,起身拎着黑葫芦站到了镜子前面。

  谢逸啊谢逸,你就是一条咸鱼,爷爷已经不在了,你还想着有王位继承吗?

  拿起葫芦亲了一口,大清早就亡了。

  然后潇洒滴甩了甩手,黑葫芦划过一道精准的抛物线。

  “咚!”落入了马桶里。

  谢逸啪的一下盖上马桶,然后再一次按下冲马桶的按钮。

  冲马桶的声音让他舒爽起来。

  漫不经心的哼着两只老虎,开始涂抹沐浴露。

  十分钟后,谢逸裹着浴巾在沙发上舒适地摆出葛优躺的姿势。

  新闻里播放着近期江南绿化工作的表彰会,江南的胖子区长在电视上分享着这几个月绿化和农产的工作经验。

  “笃笃笃~”敲门声响起。

  隔着猫眼看到是物业的老孙头,打开门招呼一声,“孙叔要不要进来喝杯茶。好茶。”

  “不了,你楼下厕所堵了,我这不上来看看。”

  “我这没事,要进来看看?”

  “没事就不打搅了,我通知通厕所的来了,估计要晚点才到。有啥事打我电话。”

  “孙叔辛苦了。”

  关上门后,谢逸心里突然打了个突,碰巧吧?

  不太放心,又跑去厕所打开马桶盖。

  撕了一片卷纸丢下去,然后开始冲马桶,卷纸非常顺畅地冲了下去。

  心放了下来,可是肚子饿了起来。

  回到卧室翻了一下衣柜,随意套上一件T恤和一条沙滩裤。

  拿起手机塞到两侧的裤袋,走到门口一边换上外用的人字拖,一边抓起钥匙出门。

  斜靠着路边的树干,谢逸随意的伸手拉下一条树枝,揪下一片片树叶。

  烤鱼、螺蛳粉、云吞、老友炒粉……

  螺蛳粉吗?看着光秃秃的树枝谢逸愉快做出了决定。

  那就螺蛳粉了,而且必须是变态辣啊!

Next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