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001 风头太盛

昨夜半宿细雨婆娑,乍暖还寒。秋风拂过摇曳的朝露,吹起女孩衣摆的一角。

  简若姝紧了紧风衣,漫步走进清大阶梯会议室。

  她一出现,原本嘈杂的声音立时安静下来,深深浅浅的目光或明或暗落在她身上。

  她恍若未觉,迈着从容的步伐走到小助理Kitty身边坐下。

  “喏,给你带了咖啡。”

  简若姝从纸袋里拿出两杯打包好的纸杯。

  “谢谢!”小姑娘接过,嗓音略带沙哑。

  简若姝歪头,这一瞧不要紧,“怎么连眼圈都红了,有人欺负你了?”

  Kitty垂下湿润的眼睫,摇摇头,“没”。

  简若姝浅淡一笑,没再追问。近期关于她的流言满天飞,估计是小姑娘到的早,听到些什么,替她委屈呢。

  就如现在又陆续响起的窃窃私语隐约传来:

  “那就是简若姝?那么年轻,入行时间不长吧?”

  “那又怎样,谁让人家后台硬呢?”

  “简总哎,我偶像,我做猎头就是因为看了她一篇专访入的行。”

  “偶像?小姑娘,别搞笑了!”

  “搞笑?你不知道吗?上半年那个项目,她光个人佣金就赚了五百多万,堪称教科书级别的案例。”

  “呵——就凭人家那眉眼、那身段,五千万上亿也有人愿意出吧!”

  “什么?你是说她真被包养?”

  “嘘——我跟你们说啊…”

  “简总,你听听,她们都在乱七八糟说些什么呀?”

  Kitty小脸气得一鼓一鼓,圆嘟嘟的煞是可爱。

  简若姝忍不住捏了捏她的脸颊,笑了。

  “你还笑,你还能笑得出来?”

  小姑娘更气了。

  简若姝赶紧给她顺毛:

  “乖,不气哈。嫉妒别人的人,都是一种典型的loser心态,对当下不满足却又不愿努力去改变,只能在背后嚼舌根。”

  “就是说嘛!那些说你坏话的人,纯粹属于羡慕嫉妒恨!”

  Kitty眼角余光瞥向前方不远处,提高音量恨恨地说道。

  啪!一个笔记本拍到桌上,朱迪站了起来,扭回头狠狠地瞪向简若姝和Kitty:

  “你们说什么?谁羡慕嫉妒恨了?以为自己多清高呢?”

  哗——

  “朱迪疯了?怎么当面怼起简若姝来了?”

  “估计是受刺激了吧?好像她昨晚就开始约白会长吃午饭,结果被拒绝了不说,听说白会长今天中午要约简若姝。”

  “恋爱脑的女人,果然没有理智可言。”

  ……

  白会长,全名白司辰,今天讲座的主讲人;全国猎头行业协会会长;清大经管学院人力资源教授。

  今年三十出头,出身名门,单身,戴一副金边眼镜,眉目清华,气质儒雅,是业内很多女孩明恋暗恋的对象。

  据传朱迪和白司辰有过婚约,但白家最后没同意。

  室内忽然安静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她们身上。

  朱迪挑衅的目光看向简若姝,她今天一定要戳戳她的锐气:

  “话说简总,我听说某个女猎头上完老板的床,又上候选人的床,项目就做成了,你知道这个人是谁吗?”

  “砰”Kitty把咖啡杯搁到桌子上,正要呛回去却被简若姝按住了肩膀。

  只见她挑眉一笑,缓缓起身,嗓音清淡没什么情绪道:

  “朱迪,我问你,你是太小看企业家的智慧了?还是太小看职业经理人的智商了?如若不是,那就是把我们同行的价值看的一文不值喽?!说实话,你嫉妒我的样子,好丑哦!”

  前一个盛气凌人,后一个淡然自若,两相比较高下立现。

  坦白讲,【跳槽】这种事,职位越高越是谨慎,怎么可能上个床,高管们就要跳槽?老板能答应吗?又不是傻子!

  只是简若姝近来风头太盛,做成好几个大单,背后又有白司辰的支持,让不少老猎头感觉到了威胁,大家才对她心存忌惮!

  “别吵了,白会长来了。”

  不知谁小声说了一句,众人抬头一看,只见一个温雅如竹的男子站在讲台上,沐浴在浅金色霞光中,正在调适幻灯片上讲义的字幕。

  君子如玉,如切如磋,如琢如磨。

  等到众人都回过神来,他清润的嗓音透过麦克风传出:

  “上面这几位业界大咖,各位早已耳熟能详,全球知名企业确定高端人才的过程,必定会有猎头公司的参与。”

  “HB曾为寻找合适的首席财务官,支付给猎头公司400万美金佣金,而全球最大搜索引擎公司甚至为合适人选向猎头支付了高达1.3亿美元的费用。但是——”

  他目光微顿,扫向台下某处,定格:

  “能够操盘上千万项目的,迄今为止诸位当中也就一两个。因此我已经委托曙光咨询的Jane简总,在今年的行业年会上为大家分享经验。”

  突然被Cue的简若姝猛一抬头,杏目微嗔望向台上,这人是怕她风头出的还不够吗?

  如果目光能够杀人,简若姝感觉就这一会儿的工夫,已经够她死成千上百次了。

  同行相忌啊大哥!没见过这么给她拉仇恨的!

  白司辰却好心情地勾唇一笑,屈指轻扣桌面,将大家的注意力又引回台上。

  简若姝眨了眨眼,就这么被坑了?

  培训结束,被Kitty推醒,简若姝微眯着慵懒的双眸浅浅伸了个懒腰,这一觉睡得好舒服。

  收拾东西正准备离开,却见白司辰的助理张健越过人群走了过来:

  “简总请稍等,会长说让你中午等他一起吃饭。”

  简若姝抬头望一眼台上还被好多人团团围住的男人:

  “小张,你跟师兄说我下午有约赶时间,下次再回请他。”

  张健一听面露难色,会长可是昨晚就提前预订好餐厅了。

  “没关系,你先跟他说,晚点我亲自电话给他解释。”

  张健点头离开。简若姝和Kitty也一起离场:

  “简总,白会长约你你真不去?其实我们时间够的哦。”

  说到“白会长”三个字时,小姑娘明亮的大眼睛闪烁着星星的光芒,跟大帅哥一起吃饭哦。

  简若姝敲一下她的头:

  “美男有的是时间看,但我们今天约了候选人,必须提前到,这个不需要我一再强调吧?”

  Kitty摸了摸头,暗自吐舌为会长默哀一秒。

  走到一条幽静的小路上,简若姝刚拿出手机,白司辰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师兄”

  “怎么?简总现在业务繁忙,都没时间跟我一起吃个便餐了?你自己说,我们有多长时间没见面了?”

  男人声线温润,责备中透着亲昵。

  “师兄冤枉,我凌晨三点就起床跟国外候选人开视频会议,又一大早赶来参加您的培训,您还批评我?没天理!”

  女孩打了个哈欠,口吻亲近,却不亲密。

  电话那端男人无声叹息!

  那么多人排队请他,他独约了她,却拿她没办法。

  “看来还是我的不是了?”

  白司辰语调微微上扬,转而声线低沉,轻哄慢劝:

  “过来吧,去你最喜欢的那家烤鸭店。”

  “约了人,真来不及。今天周末,怕路上堵车。”

  男人:“不来?”

  女孩:沉默!

  “好吧—”

  男人喟叹一声,落寞尽显。

  知道他误会了,简若姝又赶紧道:

  “师兄,人家天天拼死拼活,还不是为了你的年终分红?!”

  她的猎头公司曙光咨询,白司辰占49%的股份,她占51%。

  “呵—”男人低低笑出声:

  “听你这么说,我心里顿时舒坦多了。那就看在钱的份上不跟你计较。记得欠我一顿!”

  他点到为止,不想再把她吓跑。

  “嗯嗯,师兄再见!”

  简若姝也跟着放松下来。

  上次的事情已经过去,她也不想彼此尴尬。

Next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