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第一章 求求你,不要死

深秋,芜城。

  芜城已经许久未见过太阳,不过是傍晚五点的光景,天已经渐渐黑了下来。

  和平小区的六楼天台,站着一个女人,头发凌乱,只穿着一身睡衣,在这深秋的晚风中被吹得瑟瑟发抖。

  她站在天台的护栏边,身子侧向外面,整个人像是完全失去了生机,面无表情的,一步一步的往外走,仿佛那里才是她的归处。

  楼下有人发现了她,大声喊叫着什么,她恍若未闻一般,一直往外走。

  她的脸上满是解脱,直到走到了护栏外,她的手被人抓住,她回头看向来人,微笑着:“嘉禾,是你啊。”

  她面色苍白,笑容很是凄凉。

  许嘉禾一回来就看到这惊心动魄的一幕,此刻也顾不上害怕了,拉着她的手要往回走,“陈姐,有什么事好好说,先下来好不好?”

  被唤作陈姐的女人一点一点的松开了她的手,一脸的解脱,似乎连丝毫的痛苦都不存在一般。

  她声音很轻,“嘉禾,我要解脱了,我撑不下去了,你要好好的。”

  此时警察和消防员已经上来了,楼下的警察正在铺救生气垫,许嘉禾往下面望了一眼,强忍住内心的恐惧,决定先让陈姐的情绪稳定下来,给救援争取时间。

  她来到这里两个月,陈姐是第一个对她表达善意的人,她性子温柔,平时也爱笑。

  可是看起来这样乐观的一个人,现在被逼的要跳楼。

  许嘉禾的手还保持着伸着的动作,一点一点靠近护栏处:“陈姐,你和我说,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了?”

  陈姐看着她,突然就落了泪,毫不知觉般的,一下子就变得凶猛,她声音嘶哑着,像是极度的痛苦与绝望:“我丈夫出轨了,现在要和我离婚,还要争小伟的抚养权。”

  小伟是她的孩子,今年只有八岁。

  她眼神飘忽的看着远处,手指了一个方向,“十年前,我和他来到这里,从一无所有走到今天,好不容易日子变好了,孩子也听话,我以为

  好日子终于要来了,可是他现在要和我离婚。”

  她把脸上的眼泪擦去,长久的看着那处:“就是在那里,他和我说,一定会一辈子对我好,永远不会离开我,他当时说的那么诚恳,我是真的信了,一路走来吃了多少苦,我从没有抱怨过一句,可是他说不要我就不要了。”

  她真的是个很温柔的人,即便是这样的崩溃,也没有声嘶力竭的谩骂,只是绝望的落泪,她眼神空洞,没有焦点。

  许嘉禾没有想到她经历了这些,她永远都是笑着,直到最后这一刻,真正崩溃的时候,也只是选择自我解脱,不怨恨任何人。

  后面有几个警察走到了她的身后,在劝说着:“你老公出轨了又不是你的错,你现在这样死了不是还成全了他吗,别犯傻了,快点下来,你还有孩子,你想想他。”

  “是啊,你孩子才上小学二年级,要是失去了妈妈,你想想他未来要吃多少苦,你觉得你丈夫和小三能好好对他妈?”

  陈姐转过身来,眼里难得出现了一丝动容,却也是转瞬即逝。

  她的声音很轻,身形瘦弱,像是下一刻就要消失,“小伟是他唯一的孩子,他会好好对他。”

  短暂的动容消失,她身子距离天台边缘越来越近,许嘉禾不管不顾的抓着她的衣服,半个身子露在栏杆之外,她眼眶微红,眼里是哀求。

  “陈姐,求你,上去好不好,不要想不开,你才三十多岁,你还可以重头再来。”

  母亲也是从天台上跳下去才逝世的,场景和此时如出一辙,她脑海里反复的出现那一天,母亲脸上解脱的模样。

  她死死地抓着她的衣服,继续劝说着:“陈姐,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你想想你的父母,想想你的孩子,他们该是多么难过,你别冲动,把手给我,好不好?”

  陈姐的身子摇摇欲坠,许嘉禾半个身子侧在外面,双手死死的抓住她,后面的民警也提了一口气,让底下的人都做好准备。

  与此同时,他们也被许嘉禾这样不管不顾的气势有点惊到,更多的却还是担心她的安全问题。

  陈姐被她这样子吓到,使劲的把她往回推,她却抓紧了不肯松手,眼里满是倔强:“跟我一起回去,好不好?”

  陈姐痛苦的摇着头,泪水落得更凶猛:“嘉禾,你不懂的,你不懂我此刻有多绝望,我真的,真的撑不下去了,我求你,成全我,好吗?”

  她又往前走了一步,许嘉禾抓着她紧紧地,身子也往外面更倾了出去,后面的民警及时的抓住她的手,避免她被带出去。

  许嘉禾看着她,像是看到了当年的母亲,她当时也是这样,告诉她,要好好的活下去,然后就跳了下去。

  她是那么毅然决然,像是迫不及待的要与这世界分别。

  她这辈子都见不到她了,她变成了一捧土一块碑,留给她的只有回忆和痛苦。

  像是突然有了力量,她抓着陈姐用力的往里面扯,眼泪不知什么时候落了下来,她眼眶通红,用力的摇头,“不要,你不要死,我求求你……”

  陈姐被她拉的进去了一些,后面的民警见状及时的往里面拉,却见陈姐慢慢地把许嘉禾的手松开,一脸决绝的走出去。

  “对不起,对不起,嘉禾……”

  她越走越远,眼看着就要跳下去,天台上,突然爆发了一阵哭声,所有人往后望,只见一个孩子飞快的跑进来,然后扑腾一下跪倒在地。

  “妈妈!”

  来的人正是小伟,他刚放学回来就发现一堆人围在楼下,议论着有人要跳楼。

  他往上面看了一眼,下一秒,就拼命地往楼上跑。

  那是她的妈妈。

  他还背着书包,泪水不断的滚落下来,声嘶力竭的喊着她:“妈妈,是不是小伟哪里做的不好让你不高兴了,你打我好不好,你不要死,不要离开我!”

  陈姐的身子微微地颤抖着,望向自己唯一的孩子,眼里的不舍全数溢了出来。

  她开口,还像往常一样温柔,“小伟啊,以后跟着爸爸和奶奶,要乖乖的,知道吗?”

  小伟拼命地摇头,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我不要,妈妈,你不要离开我,我求求你了,你下来好不好?我以后一定乖乖的,一定不让你生气了。”

  陈姐站着,不说话,只是流泪,像是要把这一生的委屈都化作泪水统统流光,她的内心纠结痛苦,看着远处的孩子,看着他跪倒在地,满心不舍。

  她安静了几秒,转过身,小伟一步一步朝着她走进,他哭的满脸通红,一声一声喊她。

  “妈妈,妈妈你回来,跟我回家。”

  她犹豫的几秒钟,后面的民警飞快地扑了上去把她救下,把她抱到安全的区域,她坐倒在地上,抱着小伟失声痛哭。

  也许在这一刻,她才真正敢痛哭出声,为她遭遇的痛苦,也为对这个孩子满心的不舍。

  许嘉禾看到面前这一幕,紧绷着的弦终于松懈下来,站起身刚走几步,一阵晕眩,整个人往后倒去。

  楼下的救护车已经在等着,许嘉禾很快被带了下来,送上了救护车。

  楼下围着的人皆是唏嘘不已,此刻也渐渐散去,唯有一个人,举着手机,把完整的过程都录了下来。

Next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