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不幸”的家庭

“欢迎收看华夏新闻,今天新闻的主要内容有……”

  当赵小康看见这如假包换的华夏国新闻后,他终于接受了自己穿越到平行世界的现实来。

  这个叫做水蓝星的星球,除开文化娱乐并不怎么发达外,几乎所有的一切都与地球一模一样,黄种人、白种人、黑种人……,亚洲、欧洲、非洲、美洲……,WIFI、智能手机、电脑……,甚至这里的文明状态都与地球如出一辙,若不是亲眼所见两个仪表庄重的播音员晚上七点钟出现在液晶电视屏幕上,口口声声播报“华夏新闻”,他还真不会相信自己穿越的事实。

  穿越过来不到一天,他便是领略到了家庭的种种“不幸”与“混乱”。

  身为厂二代,中专毕业后便进入到制造车间,混的是半死不活,从卧室里面看不到婚纱照的样子来看,目前应该是打着光棍的状态。

  老爹赵大河不到六十岁便退休,退休前是汽车厂的车间主任,级别算得上是正科级别,原本还能指望着调个副厂长,不料那个时候正是提倡干部年轻化,老赵头因为性格暴躁,说话耿直(其实是经常不经过大脑而已),经全车间职工投票,提前退休。

  不过老赵头一直用“下野”来代替自己的“提前退休”经历。

  老妈陈桂香也到了快退休的年龄,陈桂香几年前还是医院最好科室的护士长,不过随着老爹退休,陈桂香很快便被“提拔”到了医院机关,目前在后勤科干着一份薪水勉强的闲职,工作不忙的陈桂香最大的爱好便是给他张罗介绍女朋友,然而两年多过去,赵小康愣是连一个都没有见着面。

  老姐赵继红跟前夫张明离婚带着孩子张军也在娘家住着,原先家里面三室一厅的房间刚好够住,多了赵继红跟张军后,整个家里面一下子显得拥挤了起来。

  “你脑袋瓜没事了吧?”赵大河坐在沙发上,喝着浓茶,看着新闻,瓮声瓮气地问道。

  赵小康摇摇头,“有些东西记不起来了,估计要休息几天。”

  “慢慢记,不着急,只要记着回家的路就可以了,明天就去上班,厂长王志全是我徒弟,你旷工这几天,他就算是打狗也要看主人。”

  赵小康:“……%¥#@”

  陈桂香见着老头子说起话来还是口无遮掩,顿时气呼呼道:“大河,你这说话也得注意点,小康是你亲生的,他是狗,你未必还是人?”

  赵大河鼻子一吸,眉毛一吹,眼睛一瞪,怒道:“小康现在这个鬼样子,我看都是你这个老婆子惯的。”

  “我惯的,那我问问你,你年轻的时候跟那王寡妇怎么回事?每次厂子里面分东西,你为什么都要给王寡妇的女儿拿一些,我惯小康怎么了?至少我还能惯,你呢?他长这么大,你除了打他,骂他,你管过他什么?你的教育很有问题的。”陈桂香这回更加的气呼呼跟着老头子怼了起来。

  被老伴儿这么一怼,赵大河也不再说话,掏出一支烟,独自抽起了闷烟来。

  他不是不怼不过老伴儿,而是眼瞅着要到了晚饭时间,怼下去的话,自己今天晚饭肯定没有着落。

  陈桂香冷哼一声,走进了厨房张罗起晚饭来。

  赵小康倒是心里一乐,敢情这秃顶老头子年轻时候的故事挺丰富啊。

  而老姐赵继红似乎习惯了父母的争吵,一直窝在卧室里面辅导着熊孩子张军的作业,时不时大声说几句话,极力表现出一副与世无争的样子。

  “爸,我想辞职。”赵小康内心抗争了好一会儿,终于憋出了这么一句话。

  赵大河像是触电般地一下子从沙发上蹦跶了起来,径直给了赵小康一个脑袋蹦,“你小子翅膀硬了?别以为外面的世界很精彩,老子告诉你,外面的世界残酷的不要不要,你一个中专生,能跟那些大学生竞争?”

  “我总不能像行尸走肉一样窝在这个厂子里面,拿着一个月两千块钱的工资混日子吧。”赵小康辩解道。

  “两千块钱怎么了?老子告诉你,两千块钱也不少,咱家吃住都不要你花钱,这两千块钱都是你自己的,你每个月用三百,一年下来也能存个两万块钱,你说你要是按照老子说的去做,至于每个月都没有钱吗?我看你这球样子,这辈子准打光棍。”

  赵大河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汽车厂十多个车间主任,就属他家的孩子混的最差,其余的车间主任子女,要么从政,要么经商,要么亲家找的好,而他家三个孩子,老大中年离异,老二光棍至今,老三就更不用说了,刚从职校毕业,还没有找到工作。

  赵小康还没有来得及反击老头子,只见厨房的门帘一掀开,老妈陈桂香那张护犊子心切的脸色出现在了面前,“赵大河,老娘警告你,小康这两天本来脑袋就有问题,你能不能不要再刺激他了,你以前当车间主任的时候,不是对王寡妇好的很吗?现在是不是该她们母女俩报恩了?改天我们一起去找找王寡妇,把小康跟她家文静的事情提提。”

  “提个球啊。”赵大河一副气鼓鼓的样子,“人家周文静现在是公务员,能看上他?”

  “你平时不是在小区里面吹牛很厉害吗?怎么回到家里就怂了?咱小康也不差,国企职工吧。”陈桂香大声道。

  “哼,还国企职工,你问问这小王八蛋,他都想辞职了。”赵大河冷冷道。

  陈桂香一愣,目光像是两把利剑一样射向了赵小康,看的他是头皮一阵发麻,“小康,你要辞职了?妈给你说,千万不要辞职啊,至少骗个,啊呸,找个媳妇再辞职啊。”

  “妈,这年头找个媳妇也不一定靠谱啊。”赵小康苦笑道。

  “那让她给你生个儿子,这下总靠谱了吧。”陈桂香眨巴眨巴着眼睛。

  赵小康一听,更加的哭笑不得,心里感叹道,这个老妈还真的是一个极品。

  “我老姐不是前车之鉴?”赵小康小声道,唯恐被老姐赵继红听见。

  “她不一样,你骗个,啊呸,是找个老婆,生个儿子,无论如何,咱们要把孙子留在家里面,那个时候你愿意光棍一辈子,我跟你爸都不会管你。”陈桂香亮出了她的底牌。

  赵小康一愣,敢情自己在老妈面前就是起为她老人家繁衍大孙子的作用?

  “你这个老封建,还当过护士长呢,一点觉悟都没有,这年头,生男生女都一样。”赵大河气的直接走向了门口。

  “你去哪里?老头子。”陈桂香怒道。

  赵大河头也不回,“饭不思、茶不香,我去找老张头下几局去。”

  “站住。”陈桂香双手叉腰,一副十足母夜叉的样子。

  赵大河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干什么?”

  “我听说老张头又找了个婆娘,那个婆娘有个女儿,你给小康问问。”陈桂香嘿嘿一笑道。

  “你这老婆子,怎么不在你们医院给小康找一个?医院里面女的不是多得很吗?”赵大河一个大老爷们儿哪里放得下面子去干女人家的活。

  “我自己的儿子,心里有数。”陈桂香道。

  “懒得说你们,晚上把饭给我留着。”赵大河头也不回去地走了出去。

  “小康,你爸刚才是对你说的,我没有听见。”陈桂香一脸冷冷地扔下这句话,也转身进了厨房里面。

  客厅里面,只留下赵小康一脸的黑线。

  他很有一种生无可恋的感觉。

Next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