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001 造化弄人

元辰三十年。

  今年的雪特别大,鹅毛大雪从天飘落。压断了细枝,沉沉的跌在地上。

  寒风冷冽,整座京城银装素裹,犹如一座由雪堆成的城市。

  “小偷!”

  原本寂静的街道被一道粗犷的男声打破。

  男人中等身材,几个大步便抓住了那偷包子的小贼。

  这小贼是个身材瘦弱,小脸蜡黄,身着丫鬟服饰的姑娘。丫鬟扭动着胳膊,努力挣脱男人。

  然,换来的却是一阵毒打。

  她被打倒在地,蜷缩着,却依旧死命护着手中的包子。身上被一下一下的用脚踢打,但她像是丝毫没有疼痛感一般,一声未吭。

  良久。

  “死了?”男人皱眉,左右瞧了瞧,方才啐了一口,离开。

  不知过了多久,那丫鬟才从地上慢慢爬起,跌跌撞撞的走进一偏僻的巷口。

  巷口堆着大小不一的破烂草筐,显得狭小拥挤。向里望去,能看见地上躺着个面色苍白,嘴唇发青的女孩。女孩身上裹着草席,草席上掩着厚厚的白雪。

  而雪白的地上落着一块巨大的黑布。

  丫鬟一惊,棚子被吹掉了!姑娘……

  白雪飘零,北风呼啸。

  混沌之中,陶清涵感觉有人在轻轻的试探自己的鼻息。她努力睁开发沉的眼皮,入眼的便是一个满脸焦急的女孩。

  那女孩看见自己醒了,脸上顿时露出了笑脸。紧接着,她将什么东西放在了自己面前。

  “姑娘,吃包子。”

  雪白的包子贴在她的唇边,她甚至能清晰的感受到包子上残留的温暖。

  透过包子,她看见了丫鬟枯瘦的脸庞。这是她的贴身丫鬟,名为元宝,从小便跟着自己。

  此刻,她的眼角带有淤青,脸颊微微肿起,嘴唇甚至都破了。

  一个月前,她还不是这样……

  元宝一直对自己忠心耿耿,自己却没有能力护她。

  陶清涵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你吃吧,我活不久的……”

  她被冻得毫无知觉,大脑甚至有些麻木,若不是元宝,她早该被冻死了。

  “姑娘说的什么话,姑娘怎么能死呢?”元宝一听这话,顿时急了,“姑娘一定要好好活着,只要活着,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是吗?”陶清涵唇边泛起自嘲的笑容,“但……国公府已经不在了……我的家人也不在了……”怎么会好起来?

  富贵了五代的国公府,因疑似为谋反的镇北王党羽而被抄家。

  曾经的荣华富贵,如今只剩下满地荒凉。

  “姑娘……”元宝咬着发白的嘴唇,像是做了什么决定,“要不……我们回去找姑爷吧?姑爷会帮我们的……”

  “找他?”陶清涵眼中泛起一丝冷意,“他都已经给我休了,回去找他干甚?”国公府出事后,他便迫不及待的将自己休了……

  虽然两人之间毫无感情,甚至没有夫妻之实,但事情发生后他那么着急的想与自己撇清关系,还是让她有些心寒。

  不过她也理解,谁让自己曾经伤害过他心尖上的人?

  “姑爷做的是不对,但也只有他能帮姑娘您了啊。”元宝急得都要哭了,她不想姑娘死,“姑爷那么温柔,必愿意帮助姑娘的……”

  “我既然踏出了他们武安侯府,又怎会再回去?”陶清涵笑着摇了摇头,努力坐起身,“只可恨我这一生竟过的如此糊涂……咳咳!”

  “姑娘!”元宝慌忙上前拍了拍她的后背。

  “没事……”陶清涵轻轻推开她,“我命不久矣……”

  “不会的……”元宝微微抽泣。一阵冷风吹过,将她刚流出的眼泪冻成的冰晶,连睫毛也被粘连在了一起。

  “别哭……”陶清涵声音细弱无力。

  大雪纷纷扬扬洒落,将她的头发,眉毛染白了。

  她虚弱的倚在石墙上,寒意透过后背蔓延至全身。她顿时冻得浑身发颤,牙齿上下打架,“我身上还有一些首饰。我死后,你便都拿去吧……”话音刚落,她便剧烈的咳嗽了起来,原本苍白的小脸泛起了一丝不正常的红晕。

  好冷啊……

  短短的一生如同走马灯般在脑海中浮现。

  她本是国公府嫡女,集万千宠爱,是人人称好的高门贵女。

  及笄后,更是有大把年轻男子追求。

  最终,在家人左右斟酌下,她嫁给了二婶的侄子,亲上加亲。

  成亲当日,他挑起她的盖头,神情温润,语气却生冷的告诉她,他不喜欢自己,也不会碰自己。

  她没有因此气恼,而是突然有点想笑,觉得命运弄人。

  她喜欢的人和他喜欢的人成亲了。而他们这两个爱而不得的人反倒被凑成了一对。

  虽然自己曾伤害过他喜欢的人,但他依旧以礼相待,不曾与她撕破过脸。婚后的日子倒也平淡安稳。

  因自己的身份,在婆家,她受婆母喜爱,与妯娌相处的也很融洽。

  只是世事无常,造化弄人。原本以为自己会一直这样平淡的过下去,却没想一朝生变。

  原本的光鲜亮丽的她,却沦落至此,成了一个连乞丐都不如的人……

  世情薄,人情恶。

  婆母得知国公府被抄后,日日讽刺她,时常给她难堪。最终,将她休弃。也是那时候,她才明白,万事利当头。

  往日与父亲交好的,巴结父亲的。在国公府被抄之时,皆是幸灾乐祸的姿态。就连父亲一向信任的手下,也用“替国公府翻案”为由,骗去了她所有的嫁妆……

  虽然她有所察觉,却也无法护住那些嫁妆了……毕竟,她现在只是一介孤女。

  还是一个罪臣的女儿……

  雪花落在她的脸上,转瞬消融,只留下如同幻觉般的湿意。

  她的眼前浮现出了母亲温柔的面容。

  母亲去世时自己不在身旁,这令她后悔多年。但也正是母亲的去世,才让她真正长大。

  她伸出皮包骨的手,想要去抓住面前那母亲的手,却怎么也抓不到。

  她能感受到自己有些喘不上气,困意来袭,眼皮越发沉重。

  眼前的一切变得虚幻,只剩下漆黑一片。

  手蓦然垂落。

  “姑娘!”元宝意识到不对,连忙上前抱着陶清涵,手足无措的摇着她的身子,却发现她已经没了气。

  陶清涵死了。

  年仅十七岁。

Next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