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第一章 回到旧石器时代

  当王扬感觉自己从一阵要命的挤压中,突然解脱的那一刻,他疯狂了!

  我重生了!我带着记忆重生了!

  他高兴得想要疯狂的大喊大叫,他可没有忘记,生前看的那些重生小说,重生的主角无一例外,都变得大富大贵。

  就算不是重生,而是穿越,也不错,什么斗气、魔法、各种大陆、各种位面,只要能修行,就一定可以斗破苍穹,一手遮天!

  从此开启我命由我不由天,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霸气人生!

  再不济,穿越到古代,凭借着领先几百上千年的知识和历史走向,封个王封个侯的,应该很简单。

  可当王扬睁开眼睛的那一刹那,他深刻的认识到,悲剧,才刚刚开始!

  他看着自己的母亲,那深陷的眼眶,隆起的颧骨,突出的嘴巴,顿时想起课本上记载的——猿人。

  而他转头,看到了一个身体极为壮硕男子,那个男子体毛很多,披着羊皮,深陷的眼窝中透露出喜悦和怜爱,那深深的关怀包围了王扬,时刻提醒着他,这是他的父亲。

  而在他旁边,还有一些人看着自己,无一例外,全是猿人的面孔。

  王扬有些不甘心,自己好不容易重生一次,怎么能这么悲剧。

  他转过看了看四周,只见周围是个石洞,洞中可没有桌子椅子,也没有陶瓷制作成的锅碗瓢盆,更没有火。

  居住在山洞中,穿着没有经过裁缝的兽皮,没有火,没有陶瓷……这样的场景很容易让人联想到距今遥远的石器时代。

  没错,石器时代,那个荒凉的,野兽凶猛的,没有美女的时代。

  强烈的现实打击着小王扬的心灵,他哭了!他“哇哇”的哭了!

  他在这一刻才深刻的明白,为什么婴儿一出生的第一件事,就是痛哭!

  他前世的记忆,面对这么恶劣的环境,几乎没有用处。

  他知道唯一的历史走向就是,石器时代经过了漫长的进化,至少是上百万年的时间,才开始使用青铜,然后才会用铁,然后文化大复兴,乱七八糟的东西才出来。

  可这些,对他根本没有任何帮助,他不会发明电灯,也不会制造汽车,上辈子他只是个埋头苦读,吐血到半夜的大学生。

  在生活实践上面,他几乎没有经验,还没来得及踏出校园就莫名其妙的挂掉,具体死因就不说了。

  原想着穿越或者重生了,满怀着对风骚人生的憧憬,日后大干一场,屠神灭魔。

  哪曾想重生在这个年代。

  这是要玩哪样?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

  王扬伤感了一阵,缓过劲来,不管怎样,还是要活下去。

  石器时代,尤其是现在连火都还没掌握的旧石器时代早期,世界是非常危险的。

  拥有巨大獠牙的猛犸兽,驰骋大草原的巨型狮子,占山为王的大老虎,还有会上树的豹子,全都是杀人不眨眼的主。

  什么剑齿虎这样的野兽都弱爆了,在上述几只面前,只能乖乖的自称小兽,不敢和他们硬拼。

  连剑齿虎都不敢,更别说人类了。

  人类在这个年代可没法儿主宰世界,不被其他野兽干掉就不错了。

  更别说和人作对的不仅是野兽,还有极为恶劣的自然环境,这里可没有平坦宽阔的马路,没有汽车飞机等代步工具,只能靠一双脚。

  一条急流,就可以让人止步。

  气候也没有守着自己的空虚,天气寒冷,冰河世纪的尾巴还深深的影响着世界。

  这里没有暖气,没有空调,想穿虎皮大衣?哥们,找只羊吧……

  而且,这里可没有医院,伤口破了可没有破伤风给你打,要是运气不好,被哪只疯狗吻了一口……

  总而言之,想在这里活下来都是一个问题,安享晚年啥的就不要想了,绝对不可能和你的老伴儿坐在山头上,高唱:“最美不过夕阳红……”

  想明白这些,王扬如坠冰窟,敢情这不是来风骚,是来受罪的!

  当然,作为一个连书本都啃得下去的血性汉子,王扬绝对拥有真男人的坚强与洒脱!

  他给自己定下了一个伟大而又光荣的目标!

  不被野兽残忍的吃掉!

  好吧,这个目标不伟大,也不光荣,但却极为实际。

  毕竟以他所学所见,猿人在这个时代并不占据任何优势。

  爬树,不是爬得最快最高的。

  奔跑,不是跑得最快最久的。

  就连智慧,也还在持续的开发中,与现代人有很大的差距。

  更别说这个世界到底有什么怪物。

  面对这样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他必须从最基本的生存做起,只有活下去,才有变强的机会。

  于是乎,小王扬开始了他奋斗的一生。

  第一年,他经历了成长与确认,认定这个到处都是原始森林,绿色植物的地区,属于山棱地势。

  同时经过无数次冻得流鼻涕的亲身经历,与无数个没有火焰的日夜,认定了属于旧石器时代早期。

  距今三百万至一百七十万多万年!

  这个时代也有另外一个称呼,更新世早期,这段时间内,气候莫名的寒冷,经常出现大规模的冰期。

  他所在的这个山洞一共居住了二十人,男的十三个,女的七个。

  他们穿着没有缝制的兽皮,身上覆盖着大面积的体毛,彼此只能用简单的手势交流。

  没错,他们没有语言!

  由于大部分人没有下巴,或者是很短的下巴,舌头没有很大的活动空间,声带也没有进化好,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

  包括王扬自己也是如此,不能说话。

  这一点无疑是非常让人苦恼的,不能有效的交流,就不能把自己的知识告诉他们,达到帮助部落的效果。

  在这一年间,大人们都会在白天出去,有时候在日落前能回来,有时候要出去个三两天。

  回来的时候,他们都会带回或多或少的水果,偶尔能抓到些小型动物,兔子什么的比较常见,鱼也会抓些回来。

  王扬没得出去,他也出不去,大人们没法儿带着他寻找食物,他只能老实的待在山洞中,外面的世界只能通过爬到洞口,小心的看。

  他应该是居住在某座山的山脚处,外面有条小溪。

  王扬不敢出去,他可明白,有水源的地方就有危险,现在出去没准儿就得归西。

Next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