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第一章:尴尬重逢

“我跟阿燃从小一块长大,彼此熟悉得就像照镜子。但我从没想过要跟她在一起。”

  “我不喜欢垂手可得的东西。阿燃对于我来说,就像是送分题。”

  “你要是喜欢她就去追,不必问我的意见。”

  回忆起下定决心割舍掉周唯的那一天,林燃有些感叹,时间竟然已经过去十年。

  过去的十年,两人去了不同的城市上大学。接着周唯出国,林燃留在江州。从小培养的默契让二人都保持缄默,直到一方对另一方所有爱恋的火苗都熄灭为止。

  终于,十年之后,林燃见到了自己最熟悉的陌生人。

  参加万成地产的商务酒会,原本不是她的工作。

  Boss秦放的女朋友闹脾气,她被叫过来救场。

  秦放交际广阔,推杯换盏的任务大半都落在了林燃身上。

  五年以来,跟着秦放这样老奸巨猾的老板,林燃在这种客气的社交场合练就出一种不露痕迹的油滑。

  主动找Boss敬酒的人,她端着气泡水代Boss一一拦下。

  Boss主动交际的人,她给Boss倒杯气泡水,立在他身边当一樽会听会笑会接茬的花瓶。

  陪Boss秦社交了一圈,这男人拘谨的发型纹丝不乱,合体的西装依旧笔挺,连脸上维持的笑容都不显一丝疲惫。

  秦放的一切都显得那么完美,除了他身边的秘书林燃。

  林燃正处在生理期的第一天,身体不适,被迫加班,气泡水香槟红酒轮流轰炸,身体和情绪双双在抓狂边缘试探。然而Boss秦瞟了一眼她贴身小礼服的腰身,处女座上头一般挑剔道,“林燃,以后不要穿这种礼服。你的小腹已经凸出来了。有碍观瞻。”

  呵呵。

  林燃拿手包挡住自己的小腹。

  心里的白眼已经翻上了天。

  你灌那么多水下肚,肚子能不凸?

  她还是公式化微笑一下,抬手看了看腕表,“秦总,新收的名片和合作意向我整理好明天会交给您。请问,您现在还需要我为您做点什么吗?”

  酒会已经到了意兴阑珊的时刻。

  秦放满意地微笑一下,“没有了。时间不早。我送你回家吧。”

  Boss要下班,林燃如蒙大赦。

  可临走前,秦放被万成地产的千金缠住。

  看陈千金的架势,她今晚是不想从秦放的胳膊上脱下来了。

  林燃断了蹭Boss的车回家的念头,默默地退场。

  看惯了Boss游走花丛的林燃,偶尔自己也会从他口中任劳任怨的老黄牛,变成他花丛中的一朵。

  当秦放死死地拽着她跟陈千金介绍她,“这是我女朋友林燃。”

  林燃以为这是Boss挡桃花的例行套路,特别配合地对陈千金端出了正宫的微笑。

  陈千金毕竟年纪小,被这样正面打击眼看就要哭出来。

  秦陈两家是世交。碍于面子,秦放回头对林燃无奈道,你先去车里等我。

  她点点头,自然不会去车里等他。

  谁知道boss秦和陈千金今晚会不会有其他的交际呢?整个江州想搭上秦家这条大船的人她见多了。

  她边走,边给Boss发信息道别,忽然正面与人碰了个满怀。

  她不是用手机就不会看路的人,红酒全泼在礼服裙上,她可以断定这是哪个不长眼的故意找茬来了。

  众目睽睽之下,陈千金的姐妹团之一王雪乔端着空了的红酒杯,一派做作的演技,“哎呀!不好意思!弄脏了你的裙子,不然我赔给你吧?”

  服务生很快拿来了毛巾递给林燃擦干身上的酒渍。林燃道了声谢,看着眼前泼酒女得意的神情。

  跟在秦放身边,林燃什么妖精没领教过?她整理好情绪,皮笑肉不笑地对女孩说,“这条裙子是今年的秀场款,泼了红酒就不能穿了。您有名片吗?后面我会联系您具体的赔偿事宜。”

  挥金如土的千金哪里会在意一条裙子?王雪乔遇到林燃这种索要赔偿费的,还是第一次。她不过是跟着陈遇芝来凑热闹,大学还没毕业,哪有什么正经名片可以给她?

  见对方半晌没有答复,林燃宽慰地笑了笑,“算了。一条裙子而已……”

  王雪乔还以为眼前高挑的长发御姐真的就如她笑起来一样倍显亲和,会就此算了。然而她从迎面走过来的服务生手里端了两杯红酒,兑到一起,满满一杯递给自己,“你把这杯酒喝了,我就当已经赔过裙子,我们也算交个朋友。”

  一番操作有进有退,道理全让林燃占了。那么多双眼睛盯着,王雪乔就算再不情愿,也不得不喝。

  好在,她可以叫帮手。

  她今天跟着陈遇芝过来,因为听说了哥哥的朋友周唯也会出席酒会。

  在另一头跟人叙旧的周唯远远地听到王雪乔叫自己的名字。

  他眉心微皱。

  回国没多久,却走到哪都能遇见王家的千金。这样的缘分让他头痛。

  他寻声望过去,那边站着王雪乔和一位高挑的女士。

  千金小姐面带委屈地冲他疾走而来,“周大哥,你一定要帮帮我。那边有个女人非要灌我酒。我不过是弄脏了她得裙子而已。”她不管不顾地拉着他走到女士面前。

  林燃身上那身酒污仍在,她一脸社交微笑,撩起额前的长发,好整以暇地迎战泼酒女搬来的救兵。

  有那么一秒的时间,林燃笑得有点僵,但很快恢复过来。她看着周唯,又看看有恃无恐地泼酒女,轻笑着挑了挑眉,“好久不见。你是来替她喝了这杯酒,还是赔裙子?我都可以接受。”

  差不多十年未见,重逢时竟然是这样尴尬的情形。

  泼酒女志得意满地挽着周唯。

  林燃忽而失了报复的兴致。

  周唯接过她手中的酒杯,“是雪乔冒失了,我先向你道歉。”

  他喝了那杯酒,给这场闹剧中的两个人台阶。

  做戏做全套,林燃大大方方地和这个叫雪乔的女孩握手言和。转身离开后,周唯跟上她。

  “阿燃,我送你回家吧?”

  虽说十年间,二人也不尴不尬地在聚会场合碰过几次面。但交情还没有今晚的这一杯酒深。

  他忽然提出要送自己回家。这完全在林燃意料之外。

  拒绝是她面对异性邀请的本能反应。

  而周唯却听若未闻般,他的司机已经等在酒店门口了。

  他拉开车门,“你这么狼狈,我送你回去吧。”

  林燃摇摇头,酒店门口的风吹得她有点头疼,“谢谢,不麻烦你了。”

  周唯走到她跟前,脱了自己的外套,展臂披在她肩上,“不麻烦。我听说你住清江锦城。我也是。顺路一起吧。”

Next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