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01、致十年前的我

林缺觉得自己见鬼了。

  他的面前有两张学生证。

  其中一张是陪伴了他高中两年,并且今后也会一直陪伴下去,直到他高中毕业的学生证。

  另一张则是不知来历、不知缘由就出现在了他的学生证旁,似乎还生怕他不知道似的,肩并肩、脚并脚,完全并拢地和他的学生证贴合在一起。

  其实林缺也分不清到底哪张是他的学生证。

  因为这两张学生证上都写着他的名字,一样的班级、编号,右上角贴着一样的照片。

  但要说都是他的,林缺记得很清楚,他在高中三年从来没有补办过学生证。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林缺把两张学生证都拿了起来。

  其实仔细分辨还是能分辨得出来的,其中一张学生证显得更“老”一些,边角磨损得更严重,上面的字迹更淡一些,已经被磨得有些花白了。

  林缺心里下意识地认为更新的那张学生证才是自己的学生证。

  毕竟拿着它上了那么多天学,这点分辨能力还是有的。

  那么这张老的是怎么回事呢?

  林缺把两张学生证翻了个面。

  因为林缺所在高中的学生证兼具饭卡的功能,所以他把它们保护得很好,都戴着卡套。

  这张学生证背面的卡套图案也和他的学生证一模一样。

  林缺记得很清楚,这个卡套是他高一的时候在学校的小卖部买的,特意选的海贼王的图案。

  相同的卡套,相同的学生证,只不过更老一些……林缺手指摩挲着那张更老的学生证,突然感觉到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与他另一张学生证比起来,这张显得……更厚一些?

  林缺立刻把学生证从卡套中抽出来,果然在两者夹缝的地方发现了一张纸条。

  纸条是白色的,折叠了好几次,因为被卡套背面的图案挡着,所以他才没有第一时间发现。

  林缺把折叠的纸条展开来,发现上面只有一句话,是用黑红的颜料写的:

  致十年前的我。

  ………………

  “林缺,出来吃饭了~”林妈在厨房里招呼道。

  “来了!”林缺应道,随后急忙就从房间里冲出来,冲进了卫生间。

  早上因为学生证那事耽误了太长时间,所以现在显得他有点急。

  结果到最后依然没有弄清那到底是什么玩意。

  虽然有心把这当作恶作剧不去理会,但林缺心里清楚,不可能有人的恶作剧能够达到这种程度。

  凭空变出一张和他一模一样的学生证,还神不知鬼不觉地放进他的房间,这简直就是幻想而不是现实了。

  这背后一定有什么深层次的原因。

  但他现在没有时间去研究,快要上学了,他连早饭都还没吃呢。

  从卫生间里洗漱完毕出来,林缺坐到了餐桌前,林妈一边给他递早饭一边数落他:“叫你每天早点睡,不听,怎么样,这下起晚了吧,匆匆忙忙的……”

  林缺尴尬地笑笑,没有反驳,只是低头吃自己的早餐。

  面前,客厅的电视机里正播放着早间新闻。

  “近日,ZY市一名学生在修炼火系法术‘赤焰术’的时候,因修炼等级不达标,导致发生了爆炸,全身大面积烧伤,在此提醒各位观众,法术虽好,但也要量力而行,最好找练气期以上的炼气士陪同修行,谨慎小心,一切以安全为主。”

  电视上西装革履的主持人严肃道。

  林妈看着电视,对林缺道:“你看看,你可不能乱修炼法术,一不小心就成这样了。”

  “妈,你放心,我知道了~”林缺苦笑道,“我又不傻,法术是练气期才能修行的,我还远着呢。”

  “那也不行,说不定你脑子一热就去修炼了呢,多看看这些事例,把它们都记到脑子里,那才能长记性。”

  林缺撇撇嘴,没说话,继续吃自己的早餐。

  法术是练气期以上才能修行的,电视上这个学生会发生爆炸,肯定是他提前去尝试修行了,纯属自己作死,怨不得别人。

  大约几分钟后,匆匆吃完最后几口,林缺搁下碗,就大叫一声“妈,我吃饱了!”抓住一边椅子上的书包,向门口赶去。

  “哎,这就吃完了?明明还剩这么多!”林妈从厨房里走出来,先是愣了一愣,随后看到桌子上的碗,两条眉毛就竖了起来,恶狠狠地冲门口喊:“你给我回来!每天就吃这么一点,你怎么长肉!”

  “我真吃饱了,吃不下了。”林缺一边喊,一边已经打开了门,向外面走去,“再说我昨天也吃过了。”

  昨天吃的和今天有什么关系?林妈一愣,还想再说,但已经找不到林缺的身影,她只能无奈地摇摇头:“这孩子,都快瘦成皮包骨了……”

  好不容易从家里逃出来,林缺松了一口气。

  他妈不知道是不是生怕他吃不胖,每次做饭都几乎是两人份以上,这怎么可能吃得完嘛。

  而且他也不瘦啊,他妈老是说他瘦得快跟皮包骨一样,不知道什么眼神。

  可能在每个母亲的心里,都觉得自己孩子不够壮实吧。

  宁愿养得白白胖胖的,也不愿意瘦不拉几。

  但关键胖真的没什么好的啊,在“灵乎”里有一个提问:胖真的一点好处都没有吗?底下点赞数最高的一个回答就是“没有”。

  扯远了,林缺来到外面,深深吸了一口气,就觉得空气很清新,灵气也顺着灌输到肺里,被他的身体吸收了,但大部分却是又消散到外界。

  这个时候已经是灵气复苏的第五个年头。

  距离官方宣布灵气复苏,已经过去了整整五年!

  这五年对人民的生活改变是巨大的,比较看得见摸得着的就是广场舞大妈大清早不跳广场舞了,改打坐或者练拳,因为据说这样对身体好,能够强身健体,一个不小心突破练气期更能大幅增加寿命。

  再往上,天空中时不时能够看到有人横掠而过,肉身飞行,这都是达到了炼神期的大能。

  新闻中对于修炼和炼气士的播报也多了起来,还有专门指导修炼的栏目。

  政府五年前就下发了一册《基本炼气法》给全国人民,林缺和他的父母也都拿到了。

  这是一个全民修炼的时代!

  一边看着在路边公园打坐练拳的大爷大妈,林缺一边向学校走。

  他家和学校距离很近,只是几分钟,他就来到了学校门口。

  走进自己的班级,在此以前,他要先经过同一楼层的另外三个班级,林缺看了一眼其中一个班级门牌上“炼气(一)班”几个字,眼中隐隐闪过一丝羡慕的神情。

  他曾经也是想要进炼气班的,但因为考核时全身灵气总量必须达到13以上,他没有达标,就被刷了下来。

  他并没有比任何一个人懈怠,每天的修炼也都在做,但修炼这种事情,是看天赋的。

  在灵气复苏之前的时代,许多小说故事里,似乎只要去了那些神奇的世界,拥有不可思议力量的世界,他们修炼升级就如吃饭喝水一样简单,坐着都能从天上掉下奇遇,但当这一天真的来临,林缺他们这个时代的人就站在这道门槛前,似乎只要往前进一步就能触摸到不可思议力量,真正突破超凡的门槛前,他却知道,这一切并没有那么简单。

  修炼并不容易,他也不是天命之子,无论哪个世界,哪种文明,普罗大众都是最多的,要不然也不会被称为“大众”了。

  五年前,林缺十二岁,正是幻想最旺盛的年纪,看了几本网络小说就成天YY自己穿越到异界,打遍天下无敌手,当灵气复苏的消息传来,他觉得自己的机会来了。

  那时候,他成天看电视,不放过新闻里一切有关于“修炼”和“灵气复苏”的消息,然后他指着电视里那个据说是改良修炼功法的白胡子老头说:“妈妈,我以后一定比他还厉害!”

  林母听到他这么说,往往是微笑以对。

  他才不管妈妈的反应怎么样呢,他觉得自己赶上了好时候,这是几千年未有之大变局,他们这一代人站在了平凡和超凡的分界线中间,他一定能在这个波澜壮阔的大时代中闯荡出自己的名头,就像许多网络小说里写的那样。

  然后,现实狠狠地给了他一个打击。

  他去测天赋,只有中下,比一般人还低,他并不气馁,觉得这是上天给自己的磨难,就和许多网络小说主角都是以废柴开局一样。

  接着修炼,他尝到了之前从未想象到过的痛苦,他又委屈又心酸,甚至直接哭了出来——麻麻,这和小说里写的不一样!

  但他依旧没有放弃,除了学校里规定的每日标准修炼时间外,他还一步步延长自己的修炼时间——承受着极大的痛苦。

  但在高二升高三的炼气班考核上,他却依然没有通过,因为天赋。

  他去打听过,那些人每天的修炼时间比他少得多,甚至还不到他的一半,但他们的灵气总量就是比他高。

  这对他的打击是巨大的,进了炼气班就意味着大学可以考炼气科,意味着在以后可以成为一名真正的炼气士,可以在天空中飞行,拥有种种不可思议的能力。

  这一切都破灭了,只因为他的天赋。

  而现实中,似乎没有小说中那样可以改善天赋的灵丹妙药。

  就算有,也不知道要多少钱。

  他并没有小说主角那样的运气,似乎不得不接受他只是一个平凡人的事实。

  回想着过往的记忆,林缺叹了一口气,把目光从炼气(一)班的门牌上移开,目不斜视,走进了属于自己的班级。

  既然已经落选了,又何必多看,徒惹伤心呢。

  班级里已经有了不少人,早自修也快临近了,但整个教室还是吵吵闹闹的,在交流着昨日的趣事和各自的见闻。

  林缺走到自己的座位上,他的同桌秦浩没等他入座就急急忙忙道:“缺,快把你数学作业拿出来,我要参考参考。”

  “是抄吧。”林缺没好气地把作业从书包中抽出来,给了他一个白眼,“怎么,昨天又发生什么事,作业也没做?”

  “唉,别提了,昨天何东那小子拉我在网上打了一晚上的排位,还打一把跪一把,我也想做作业啊,学习多么快乐。”秦浩一边唉声叹气,一边手脚麻利地翻开林缺的作业本,飞快地抄了起来。

  “对了,你知不知道,去年斗法会上有个很帅的炼气士,叫什么孟奇来着,他听说要进军娱乐圈了。”秦浩说道。

  “怪不得……”林缺刚才一进教室就看见教室里女同学在热烈地讨论什么,原来是因为这事啊。

  孟奇是近来很火的青年炼气士,在去年斗法会上夺得了第五的好名次,收获了一大票迷弟迷妹,他要是进军娱乐圈,还不赚得盆满钵满啊。

  最近娱乐圈那种纯看颜值的小鲜肉少了很多,反而是那种修为高深的青年炼气士占据了绝大部分眼球,例如之前很火的美女炼气士柳依依,就被誉为是八千年难得一见的仙女下凡,比网上那种常见的网红脸好看到不知道哪里去了。

  虽然现在是和谐社会,炼气士拥有力量也不能随意出手,对普通人施加暴力,但实力却是瞒不住的,光一个眼神,一个表情,周身的灵压都能让人喘不过气来。

  就如大象和蚂蚁肩并肩坐着,大象哪怕什么也不做,蚂蚁也无法忽视其庞大。

  人们总是崇拜强者的,而且跟这些炼气士在一起,别的不说,光安全问题就不用担心,哪个歹徒敢在炼气士面前放肆?

  炼气士可以说引领了新一波审美,人们现在对衣袂飘飘,能够在天上自由往来的炼气士都保有了一份羡慕和崇敬之情。

  他们之间甚至都不是一个物种了,许多普通人都这么感觉到。

  林缺也是喜欢实力强大的炼气士的,不过他没有那么狂热,他始终觉得,只要自己努力,那么那种程度自己也能达到。

  当然,现在看来那可能是错觉了。

  初生牛犊不怕虎,人越长大,越是感觉到对这个世界的无力。

  “对了,你看昨天的蟠桃斗法大赛了吗?‘雷王’周侗光对阵‘炽焰’胡斌,雷王竟然输了。”秦浩又向林缺道。

  “真的假的,雷王不是一直连胜吗?”林缺虽然对这类事情了解不多,但也知道雷王连战连胜的名头。

  斗法赛是比斗法会次一级的斗法比赛,不像斗法会一年只举行一次,斗法赛全年各个时候都有,可以由任何组织举办,例如这次蟠桃斗法大赛就是由蟠桃有限公司举办的。

  虽说斗法赛一般不会有什么实力强劲的炼气士参加,但有时候也会爆发出精彩的比赛,是一个民众了解炼气士的好渠道,雷王就是在斗法赛中名气不错的选手之一。

  “是啊,谁都没想到,‘炽焰’胡斌原来藏了一手,之前比赛中都没使出来,我也是知道输了,才回去找录像看。”秦浩一副啧啧称奇的样子,“这下外围盘口压胡斌的人要赚翻了,不,胡斌或许就是压了自己,就为了这一天,才一直隐藏实力的吧。”

  “你这大晚上过得可够丰富的啊,又玩游戏又看比赛的,我可是一直修炼到深夜呢。”林缺幽幽的声音传来,眼神中一副要杀死人的样子。

  “啊哈哈……”秦浩赶忙大笑,拉过林缺的肩膀,“我这是没有压力,我看你也早点放弃了吧,人啊,最重要的就是认命。”

  “我也就坚持这么些时候了。”林缺耸了耸肩,“毕竟都已经撑了那么久了,现在放弃总觉得不甘心。”

  “唉,咱们啊,就是没有那个命。”秦浩叹了口气,他曾经也想过当炼气士体验高高在上的风光,但后来被现实教做人了。

  “我不信命。”林缺说了一句,但他也没接着说更多。

  虽然他不信命,但他也不准备头铁一直死犟着,高考之前,是他给自己最后的时间,高考之后,他就准备安安心心地读书,找一份好工作,安心娶妻生子,过平凡的生活。

  其实平凡的生活也没什么不好的,只不过他的内心太渴望与众不同。

  以后说不定发迹了,还能去炼气道馆重新学习,成为一个真正的炼气士呢,哈。

  (现在是去不起的,要太多钱了)

  “唉。”秦浩拍了拍林缺的肩膀,没说什么。

  气氛一时间沉默下去。

  早自修秦浩抄完了作业,接下去就是一天的课程。

  这个没有什么好多讲的,每天在学校的日子都是大同小异,放学之后,林缺拒绝了秦浩一起出去玩的提议,急急忙忙就往家里赶。

  他那张学生证和纸条还没有仔细看呢,早上时间太少,他只是看了个大概就匆匆赶出来上学了。

  父母还在上班没有回来,林缺一进屋就冲进了卧室,反手关上门。

  他把学生证和纸条藏在了被子底下,因为有时候他妈会进来收拾他的屋子,此时他往被子底下一摸,还好,学生证和纸条都在。

  他把学生证和纸条抽出来,早上的画面划过他的脑海,他到现在还不知道“致十年前的我”是什么意思?

  是随便写的吗,还是真的是十年后的我寄给我的?

  穿越时间,这怎么说也太离奇了吧。

  不过他还是忍不住在脑海里想十年后的我变成什么样了,能办到这种事情,那他一定很厉害吧。

  重新摊开纸条,林缺开始查看上面的字迹。

  感觉这字迹……还真有点像我的,不过也不能确定。

  看着看着,林缺突然凑上鼻子,嗅了嗅。

  有股淡淡的腥味,不会是血吧?

  虽然这字迹的颜色是黑红色的,但林缺并没有一开始就怀疑这是血,因为这字迹的笔划十分纤细,很像是用笔写的,而不是沾上血写的。

  但如果这是血,那么其中很多东西就值得推敲了。

  一般人不会用血当作墨水去做一支笔吧,那么很有可能就是类似高阶炼气士凝水成针的技巧了,也就是说,写这句话的人很可能是炼气士,而且级别不会低。

  未来的我有可能是炼气士?虽然并没有确定写这句话的人是未来的他,但光是这个有小小可能的猜想,就足以令林缺兴奋不已了。

  继续看下去,林缺发现了更多不同寻常的地方。

  “致十年前的我”这个“我”字,虽然是用比较潦草的笔画写的,但依然可以看出缺了最后两笔画,就像写这行字的人本来还要接着写下去,但硬生生被截断了。

  纸条上还有一些黑红色的斑点、痕迹,本来林缺以为那是墨渍,但如果黑红色是血液的话,那这些就是血迹了。

  可以看出,写这张纸条的人当时情况很不好。

  “如果还能继续写的话,你要写些什么呢?”林缺喃喃自语。

  这些就是纸条上可以看出来的全部线索了,接着林缺开始打量那张学生证了。

  学生证没有什么特殊的,无非就是老了一点,旧了一点,看上去和普通的学生证没有什么不同。

  学生证和纸条一起出现在他的房间,可以肯定,重点绝对不是纸条,而是这张学生证。

  为什么会是学生证呢?如果真是未来的我,为什么会寄一张学生证过来呢?

  林缺百思不得其解。

  在他想来,学生证是上完高中就可以丢的东西,顶多留着当个纪念,你要寄也寄个身份证啊。

  想了半天想不通,林缺只能无奈放弃。

  总不至于像网络小说里写的,要滴血认主才能使用,里面塞了个系统吧,林缺苦笑一声。

  把两样东西放在一边,林缺从书包里抽出今天的作业,开始做了起来。

  其实他在学校里就完成了大半,现在还剩下小半,很快就能做完。

  做完作业之后,林缺开始了每天的锻炼。

  先是俯卧撑,锻炼胸部的肌肉;深蹲,锻炼大腿的肌肉;跳绳,锻炼小腿的肌肉。

  运动量不算大,林缺也没有条件能够去健身房,只能在家里锻炼。

  他做这些都是因为身体素质好能够提升吸收灵气的速率,虽然效果只有一点点,但也比不做要好。

  自从明白这个之后,他每天就开始锻炼,雷打不动。

  一天锻炼不完全身的肌肉,他就分成好几天,每天晚上都要加餐吃鸡蛋,补充蛋白质。

  虽然只有十八岁,但他已经挺壮实了,这也是他为什么怨念他妈经常说他瘦的原因。

  锻炼完毕,他父母也回来了,然后等不了多久,他就能出去吃晚饭了。

  在餐桌上,他和父母聊了一些常见的话题,就是那些普通人家会聊的事,亲戚的八卦啊,同事的怪癖啊,往往是他父母在聊,他埋头吃饭,然后他吃完就离开了。

  至于他爸他妈会不会在他离开后搞些亲密的小动作?嘛,谁知道呢。

  吃完饭之后,林缺给了一些自己休息的时间,上了会网,玩了会手机上的小游戏,然后他就开始了自己一天中最凄惨最痛苦的时刻。

  他先是站起身打了一趟能够增强细胞活跃度以提升灵气吸收效果的拳,接着他就坐下来,开始修炼。

  初期的修炼并不困难,用比较科学的说法,灵气就是一种游离在天地间的能量,他们所要做的,就是捕获这种能量,让它与自己的细胞结合,增强自己的细胞,并把细胞改造成能够承载这种能量的状态。

  更形象点,人体就好像一只不断漏水的大缸,灵气灌输进来,把大缸渐渐修补好,然后让大缸也渐渐能积蓄住它。

  第一阶段的修炼就是吸收灵气,让灵气在自己的脉络间流动,行过一个周天,这期间灵气就会不断发散,增强人体的体质。

  人体能够积蓄灵气的多少,也看自己的体质被改造到什么地步。

  虽然感觉起来简单,但实际却是有很多情况。

  首先,灵气与细胞结合,那么细胞肯定会有感觉,这种感觉就是针扎一般的疼。

  这疼痛还不是固定的,随着修炼时间越深,这种疼痛就越剧烈,到最后是足以令人癫狂的疼。

  刚开始修炼的时候,林缺就骂过网络小说上都是骗人的,说好修炼跟吸毒一样呢,再不济跟睡觉一样能放松精神也是好的啊,结果就跟受刑一样,每个人完成修炼,都一副要崩溃的样子。

  这完全就是意志力的比拼,意志力不好的人,根本别想舒舒服服地成为炼气士。

  林缺意志力也不好,他能坚持到现在,完全就是执念太深。

  简而言之,就是一个小孩子不肯抛弃抓在手里的梦,还做着异想天开一般的幻想。

  这次修炼也是一样,到中途林缺就感觉要放弃了,他的身体疼得要命,好像有千百柄刀在不停地刮一样,但最终他咬咬牙还是坚持了下来。

  他是一个天性怠惰的人,要是这次放弃了,他今天晚上绝不可能再修炼第二次。

  而且修炼也是越往后效果越好,只要懈怠一次,他今后可能每一次都会这样懈怠。

  正因为知道自己的懒惰,才不可能放弃,正因为无可救药,才能勇于面对。

  又过去不知道多长时间,林缺直到感觉自己痛得快要昏迷了,他才停了下来。

  此时他已经像滩泥一样瘫软在地板上,浑身都是淋漓的汗水,身体肌肉还在不停地颤抖,像是久病初愈的病人。

  过了许久,他才睁开眼,慢慢从地板上爬起来,向卫生间走去,脚步还有些蹒跚,那是因为双腿肌肉的抽搐和疼痛。

  卫生间的门打开又关闭,然后是哗哗的冲洗水声,林父和林母在房间里,听到声音,互相对视了一眼,没有说话也没有出去做什么,只是林母的眼神里闪过一丝不忍。

  这孩子,之前修炼晕倒把他们吓了一跳,明明不用这么勉强的。

  他们也修炼过,知道那种痛,这孩子,就是太倔了。

  明明不做炼气士也可以,做个普通人也挺好。

  摇摇头,两口子都叹息一声。

  洗完澡,林缺感觉身体的疲劳总算消去了些,但他是死也不想修炼了,那种感觉他现在都心有余悸。

  有时候他自己都佩服自己的精神韧性,竟然能够坚持每天都修炼,还每次都支撑到极限时间。

  换上一套新的衣服,钻进被窝,林缺美美地睡了起来。

  还是睡觉好啊,谁说修炼能够代替睡觉的,过来过来

  ——看我不他娘头都给他打爆!

  想着这些有的没的,因为身体的疲劳和困乏,林缺快速进入了梦乡。

Next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