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001 初见

八月十二日的庙会还是一如既往的热闹。

  谁都不会感到诧异,明明是两国交界处的淮河,并没有人烟稀少。也不是什么军事重地。

  如果仔细观察会发现有一个俊俏的男子带着一个估约七八岁的男孩在庙会中闲逛。

  “要是娘知道了会不会打我们呀?”

  男孩的性格看上去就是那种懂事乖巧的,在问刚才那句话的时候难得露出来一点调皮。

  牵着他的手的男人好像特别喜欢儿子脸上一丝丝闪现而过的调皮。

  另一只空余的手放在了男孩的脑门上面,柔声地跟儿子说着,“你娘不会怪你的!”

  那些脸上的调皮一下子又变得特别贪婪,“好想娘以后跟我们一起啊!”

  只是这样的贪婪对于男人来说是完全奢望的,所以刚才的温柔一下子变成了脸上的阴沉。

  她应该不会这样想吧……

  八月的淮河,一半湿润,一半晴朗。

  这是南国最后一条妖娆的河流,与南国境内的那些河流无异。却是北国第一条,以及唯一一条有着南国风韵的河流。

  所以对于北国的人来说,特别喜欢一年一次的这样盛大的庙会。在这里能够感受到南国的习俗,而且每年都能有新的花样。可是对于南国的人来说,不过是希望钱袋再鼓一点。

  一直以来都是如此,北国的人向往着南国的文化,南国的皇帝从来不惦记着北国的疆土。长久的和平,以及这眼前的热闹景象都来自南帝的不屑。

  王炙八岁了,但是却是第一次来到这里,从小的时候都是听别人说外面的事情,母亲从来不跟自己多说话,父亲虽然爱自己到了无比寻常的地步,但是更多的时候还是喜欢教着自己武功。父亲的武功,应该天下第一吧!可是王炙根本就不知道那些人口中说的天下有多大。

  之前的时候,有很多的人跟王炙说着庙会是怎么样的繁华,以及这里的空气是多么的湿润,而且越往南走,会更加湿润。这一切王炙根本就没有办法想象。

  亲身感受这些的时候才体会到了是怎么样的湿润。这里看见的颜色是那么的饱满,不像自己平时看见的那些一样。自己的家里,唯一颜色鲜艳的是后院的那一片枫林,那是父亲特意给母亲建造的,可是母亲好像没有那么喜欢那里。尽管这样,那片枫林除了自己跟母亲还有父亲,没有任何其他的人进去过。这些就是父亲给母亲的承诺。哪怕,王炙还小,可是很多人都告诉过王炙,这些爱是多么的炙热。

  触目可及的景色里面,除了那些色泽饱满的物,还有穿在身上的衣服。那些风格跟自己身上的差别很大的是南国人吧?

  王炙的眼睛一直被这些颜色花样吸引。哪怕手在父亲的手里,可是眼睛一直左看右看,一直都没有在意自己的脚下。

  “炙儿,你这样不好好走路摔倒了怎么办?”

  孩子没有说话,只是眼睛开始看着自己的脚下,只看着自己眼前的路。孩子一直都是这么听话,王炙只是没有想到,竟然脚下的路都那么吸引人!好想好好研究一下脚下的石子,甚至想要把它们每一个样式都捡起来,然后带回去让母亲也开心一下。

  突然自己的脚下是一块通透的石头,孩子在自己的母亲的房间里看见过这样通透的石头,当时母亲说的这是玉。

  王炙把手从父亲的大手里面挣脱开来,蹲在地上,小心翼翼地捡起石头,不是,捡起玉。好想告诉母亲自己也有这样的玉了,自己就像是捡起了一个无比珍贵的东西一样!

  父亲看见儿子突然蹲在了地上,注意到了他手里的玉。心里笑着炙儿还是一个孩子啊,竟然会因为捡起来的东西这么欣喜。不过父亲不仅注意到了自己儿子手里的玉,也看见了一个小女孩慌慌张张地跑了过来,眼看就要撞到炙儿了。

  下意识地挡在了自己儿子面前。

  王炙看见自己的父亲在自己的面前,还看见隐隐约约的白色轻纱,王炙只是觉得那些很轻缈,颜色又是那么的素,跟自己之前看见的饱满色泽是那么大的差距。

  父亲低头看着那个小女孩,看见她好像对炙儿没有什么恶意的时候才挪开,她好像有话对炙儿说。

  “你手里的玉是我的,麻烦你还给我好吗?”

  父亲没有挡在中间了,原先只是看见轻飘的白纱,没有想到她身上穿的更素。只是王炙所有的目光都在她的脸上,哪怕整个脸都被白纱挡住了。风吹过白纱的时候,让王炙更加好奇那里面的脸庞是什么样子。

  “请你还给我好吗?”

  女孩再一次问了一遍。而且感觉到眼前这个跟自己差不多大的男孩,好像一直在看着自己的脸,女孩好想转身就走。可是自己的玉还在男孩手里啊!自己如果弄丢的话,就会被父亲严厉指责的。

  父亲看见自己的儿子一直看着女孩的脸,被白纱遮住的脸,明明什么都看不见,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出神了。女孩也说了两遍了。

  “小孩子,你说这一块玉是你的,你有什么证据吗?”

  女孩抬头看着眼前的这个大人,虽然脸上有一点沧桑,不知道跟这个小男孩是什么关系,但是眼神里面好像不是一个坏人。

  “你们可以看一下,那一块玉上面有一个芷,是我父亲帮我刻在上面的。”

  叶芷不想跟他们解释自己是哪一个芷,那块玉明明是自己的,可是他们竟然还不还给自己。

  王炙听见女孩说着是芷的时候,赶紧看着自己手里的玉。会不会跟自己是同一个炙呢?

  通透的玉在自己的手里已经变得温热了,男孩看见玉上面真的有一个字,草字头,停止的止,原来这个字跟自己的名字同音啊!好漂亮的名字,可是意识到玉都在自己的手里变得温热的时候,立马不好意思起来,赶紧把玉递在了女孩面前。

  女孩接过玉,自己一直体寒,从来没有捂热过这个样子,所以对于此时玉的温热,甚至有一丝丝陌生,还是自己的那一块玉吗?

Next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