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第1章 老庙孤魂

晕眩。

  眼睑刺痛。

  陈浮生从头疼欲呕的不适感觉里,艰难地睁开眼睛。

  眼前半灰半黑,视线模糊不清。

  “这是在哪?”

  “我不是在学校寝室里睡着了吗?怎么这难受?像是强烈宿醉的感觉......”

  陈浮生挣扎着坐起身,每一个动作都很困难。

  仿佛这个身体不是属于自己似的,特别滞涩。

  嗯?

  感觉到自己手掌撑地,触碰的居然是泥沙。

  并不是寝室睡床的柔软床单。

  陈浮生悚然一惊。

  视线里斑驳、杂乱、支离破碎的景象开始展开。

  与此同时,潮水般的记忆,如银瓶乍破般在脑海翻滚,逐渐呈现。

  “东唐国土?”

  “溙梧州?”

  “宝骑镇?”

  我,我这是穿越了?......陈浮生立刻愣住。

  已经接收了大量记忆,完全确认自己并非臆想,而是真正穿越到异世界的陈浮生,不禁哑口无言地揉了揉眼睛。

  再次睁眼,眼前仍然一片半灰半黑,视线模糊。

  居然真是瞎子......

  原主陈浮生是个山野弃婴,被一位游方老道士所救,抚养长大,自幼修行武艺剑术、咒诀占卜,今年十八岁。

  只因幼时眼睛受伤,视力非常差。

  不过好在不是全盲,半瞎半明,可以维持生活。

  陈浮生缓缓打量自身,穿着洗得泛白的朴素青布道袍,灰袜厚底布鞋,普通的道僮服饰。

  脚边放着兽皮制作的陈旧背囊。

  一柄插在简陋皮鞘里的铁剑。

  铁剑旁,深杵在泥土中的是一杆卜卦算命旗幡。

  卦幡的制工还算是精良,应该是唯一拿得出手的东西。

  赤铜幡杆,中段以银丝镶嵌符箓咒纹,向上竖起精神抖擞的薄皮幡布。

  幡布左写:“卜卦吉凶”;

  幡布右写:“求神问仙”;

  字迹龙飞凤舞,气势不凡,凛然生有得道威严。

  这是陈浮生的师父老道士亲笔,也是最拿得出手的。

  除此之外,身边再无旁物。

  凄凉。

  寒酸。

  陈浮生吸了口冷气,难以平复心情。

  这不是我要的穿越......我的学业、我的积分、我的手机、我的游戏、还有我的那些女朋友......

  记得当时在寝室里,我正在看一本方术志异的小书,然后迷糊的睡着了,醒来就穿越到这里......

  那么我的穿越,是否跟那本方术志异小书有关呢?

  陈浮生盘膝坐地,皱眉思考,想像自己能否再穿回去。

  他此刻处身的,是一间破落衰败的土地庙。

  庙内荒草嶙峋,泥灰污秽满地。到处坑坑洼洼,四壁驳落,残垣破窗。也不知多少年无人来过,荒凉幽寂。

  正当深秋,夜幕低垂,庙内外漆黑森然。

  仅有一蓬枯柴火堆,在陈浮生身边噼啪燃烧响动。

  火光跃跃,四周忽明忽暗,影影绰绰。

  偶尔有风从破窗口呜呜咽咽的吹入,拂动地面尘土,一片洋洋洒洒。旋转的尘埃中,宛若拼凑出无数诡异图案。

  噗~~

  火堆中炸起几粒火星,打断了陈浮生的思绪。

  正当此时。

  卦幡的幡布上,宛若水波一样粼粼飘荡。

  赤铜幡杆上发出吱吱嗞嗞的杂音。

  “浮生,饿了......”

  一个低哑断续,显得衰老的声音,传进陈浮生耳中。

  陈浮生蓦然震惊。

  但瞬间又吸了口气,恢复平静。

  “师父!”陈浮生定了定神,对着幡布施礼。

  “背囊里还有些血脏......你喂给为师吃一些......”

  如同鬼魅般的衰老声音,再次飘飘荡荡,萦绕在陈浮生耳内。

  “好,师父稍待。”

  陈浮生回身拉过背囊,准备翻出背囊内的密封陶罐。

  老道士姜伯通在月余前已经逝亡。但他用了失传的道门秘咒,将自身一缕魂魄禁锢在卦幡符箓内。

  此时状态,似鬼非鬼,似魂非魂,可以保留意识。

  不过此等作为,有大凶险。

  稍有差池,便落个永不超生,沉沦成孤魂的凄惨下场。

  只因老道士原籍宝骑镇,一心想要落叶归根。

  行此险着也是信任陈浮生的能力,可以将他带回家乡。

  归乡长途漫漫,想要一路保证魂魄不散,唯有以新鲜的猛兽血脏,取其精血补养,方可延续。

  陈浮生感慨师父的执着,翻找背囊的手,却猛地一顿。

  咦?密封陶罐呢?

  明明进土地庙歇息的时侯,还留意了一下,确实是放在背囊内,不可能遗漏。

  陈浮生半瞎的眼睛突然一缩!

  隐约可以见到,在背囊旁边,地面灰土上,一行爪瓣状的足印,蜿蜒而出,去到庙外。

  难道是我刚才昏睡沉沉,有莫名的野兽进来?偷盗了背囊内的密封陶罐?

  “浮生......发生何事?”姜伯通的声音疑惑问道。

  老道士的魂魄禁锢于卦幡符箓,所以外间发生何事,他并不知情。而且除了陈浮生,旁人也不知卦幡上有动静。

  “师父,似乎是有野兽潜入,偷走了陶罐。”

  陈浮生低语说道,然后提起脚边的铁剑,站起身来。

  “唔,你去看看便罢......行事小心......”姜伯通低沉声音说完,陷入安静。

  “知道了,师父。”

  陈浮生提剑行礼,转头辨别庙外方向,迈步而去。

  所谓艺高人胆大,区区乡野兽类,无所惧也!

  陈浮生五岁时,便在姜伯通指教下习练武艺剑术。又修行道门吐纳、占卜问卦,历练十三年已有小成。

  来到庙外,晚风拂面。

  悉悉簌簌,枯叶飘浮,遍野冷冷凄凄。

  一弯弦月高挂上空,虽是夜幕笼罩,但月光匝地并不显黑暗,周遭景物依稀可见。

  陈浮生转头,却见庙外破檐下,居然有口烂缸。

  缸内是最近接满的雨水,荡漾着光亮。

  借着水面隐约映照,陈浮生打量了一下自己相貌。

  五官俊秀,黑发梳髻,形象卓然不凡。虽略有年少稚嫩,但眉眼间英气勃勃,透露出历练修行的气质。

  “嗯,比不上我的原貌,但也算还行。”

  陈浮生满意点头,再次凑近映照,观察自己的眼睛。

  可见左右眼皮上,带着浅浅伤痕。若是不经意,看起来宛若闪电的形状,犹如天生自带。

  左右眼球略显浑浊异色,一看便知是带有眼疾之人。

  这是幼年时被弃山野受的伤,陈年往事难以回忆。

  “以后要想办法医治,应该是可以治愈......”

  陈浮生如此想着,突然眼角余光,似乎在水面上瞥见一个模糊影子掠过。

  他快速抬头,目光一凝。

  果然,在这转眼刹那,居然真就看见一个古怪的影子,在前端枯林旁边闪现。

  按常理来说,以他半瞎的视力,不可能看得如此清楚。毕竟只是一道影子,在幽暗夜色下,即便正常人也难以发现。

  “穷寇莫追,夜林勿入......”

  陈浮生微微皱眉。

  旋即,屈指。姆指扣中指,食指向前,尾指在后。

  这是道门占卜最简易的:“叩问前尘”。

  须臾,陈浮生得到一卦“利在东方”。

  辨别了一下方向,陈浮生一剑在手,摒息静气。身如狸猫悄无声息,绕到枯林旁侧。

  夜幕沉沉,万籁俱寂。

  几颗歪脖老树之间,堆积着杂乱岩石。

  斑斑点点的月色洒落,似真似幻。

  岩石周围黑影缭绕。

  晚风呼呼,枝叶沙沙响动。

  一股血腥气弥漫而来。

  那个鬼魅般出没的古怪影子,赫然蹲在岩石上。

  或许是感应到身后有人。

  古怪影子缓缓转身。

  盯上陈浮生。

Next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