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第1章 天宫符

江东郡,大楚国东南的明珠,是大楚国三百六十座郡城之一。

  江东的深夜,漆黑如墨。

  在三教九流、鱼龙混杂的城南,一条偏僻、阴暗的古旧街道旁,是一座青砖蓝瓦的小院。

  朴素院子当中,有人正在习武。

  身材劲瘦颀长的周青,身穿一件黑色的箭袖短袍,正襟危坐。

  青砖蓝瓦的小院中,没有点亮灯光,因此显得很黑。

  天上看不见月亮,甚至就连一丝星光都没有,到处都是黑天墨地的一片。

  年轻的周青盘膝坐在一块水柳蒲团上,正在练武功。

  不过,周青并没有运动拳脚,也没有练习弓箭刀枪,而是端坐不动,他此时目光凝重、双眉蹙起,脸上显露出一丝痛苦之色。

  细细的微风吹过,青色水磨方砖铺成的地面上,有几片黄叶残枝,随着风,盘旋徘徊,发出沙沙的轻响,像是有什么孤魂野鬼在附近游荡一般。

  周青,今年十八岁,是江东郡周家的子弟。

  在整个大楚国,十八岁,是刚刚成年的年龄、弱冠之年。

  大楚国律法规定,男子十八岁即成年。

  而成年男子,在武功达到后天境界后,就可以获得后天武士的称号。

  后天武士,不同于普通平民,可以不纳粮、不认捐、不服役……不再是民,而是属于“官绅”或者“贵族”的阶层。

  周青刚刚达到十八岁,不过,他的武功,却远远没有达到后天境界,只不过才区区炼体九重。

  炼体十二重,之后才是踏入后天境界。

  普天之下的武功门类,有千千万万。

  但是,万变不离其宗,大体都是以炼体为基础,炼体十二重,凝聚出一丝元力,再以元力淬炼自身,继而进入后天境界。

  让周青烦恼的是,距离十八岁的年末大试,只剩下不到三个月的时间了,他却还在炼体九重徘徊。

  但是,周青不甘心!

  我九岁时,就是炼体九重的境界!

  周青眉头皱得更紧了,像是上了一把锁,他心中暗暗道。

  当年,在江东郡周氏族内的小试中,我屡次都是排名第一,武功修为,可以说是出类拔萃、鹤立鸡群,被族中的长老、长辈视为一等一的天才,并寄予厚望!

  周青坐在水柳蒲团上,目光闪动,正在回想着往事。

  没想到,足足九年过去了,我江东郡同龄的人,许多都已进入后天境界,后发先至,早已获得后天武士的称号,而我,却在原地徘徊,没有寸进!

  周青眼中流露出浓浓的无奈和怨恨,甚至有点痛心疾首。

  九年了,这天宫符,到底对我做了什么?

  周青的心简直在“滴血”!

  周青口中所说的天宫符,是一块不同寻常的符箓。

  心念微微一动,微微抬起右手,陡然,周青右手中,蓦然现出一股金黄色的暗光。在这漆黑如墨的深夜里,这一股金光色的暗光,显得尤为惹眼。

  当暗金色光芒闪亮的时候,金光映照在周青双眸之中,他的双眸像是点燃了两小团火。

  在暗金色的光芒中,一枚上宽下窄的盾形符箓,显露了出来。

  这枚符箓,就这么凭空地出现。

  仅有三寸长、两寸宽,厚度不足半分的符箓,通体暗金色,非金非玉、非铜非银,也不知道是用什么材料做出来的,手指碰上去,却有种温润如玉的感觉。

  在符箓的正中,有两个苍劲古朴、矫若游龙的大字——天宫。

  这就是天宫符。

  这只是一枚小小的符箓,却命名为天宫,口气不是一般的大!颇有点坐视河山、气吞天下的意思,不知道制作天宫符的那个人,会是个什么样的人?

  这枚天宫符,名字不普通;来历,更是不同寻常。

  就是为了这枚天宫符,许多人都白白地失去了性命。

  周青的父亲、母亲,就是为了这枚天宫符,双双殒命。

  不过,这天宫符到底有什么用处、怎么用,它的功能和用法,周青一概不知。

  这天宫符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呢?

  百思不得其解。

  周青的手指轻轻地抚摸这枚天宫符,睹物思人,思绪却飘到了九年以前,想起九年前的那一段不愿回首的往事。

  九年以前,周青和普通孩子一样,一家生活安定、和睦,其乐融融。

  然而,就在那一年,灾难降临了,江东郡周家祸不单行,连连发生怪事。

  据说是为了某一件宝物,大楚国第一世家——西梁萧家,突然兵临城下,大批高手倾巢尽出,杀到江东郡周家的门来。

  那一年,周青刚刚九岁!

  他亲眼目睹了那次厮杀!

  周青的父亲,是当时江东郡周家的族长,为了守卫那件物品,周青的父亲、母亲与西凉萧家的武道高手对拼,元力耗尽,不幸双双命丧黄泉。

  周青依然清晰地记得,父亲临死前,用沾满鲜血、颤巍巍的双手,把天宫符交给他的情形。

  “孩子,你快逃走!这天宫符,是我们江东郡周家的命根子!无论如何,决不能让西凉萧家的人得到,否则,你父亲母亲死不瞑目,我们江东郡周家历代祖先也不得安息……”

  现在,周青看着手中这枚天宫符,回想往日情形,当日的一切,似乎就近在眼前,历历在目。

  想到这里,周青心中不由得一痛,眼中闪出凌厉的寒光。

  西梁萧家!

  萧万成!

  西梁萧家是大楚国第一大世家,而萧万成,当时虽还不是西梁萧家的族长,却是萧家当年带领武道高手屠杀江东郡周家的领头人。

  周青眼中闪烁着恨意。

  不过,西梁萧家号称大楚国第一世家,三百六十世家之首,连大楚国的皇帝都要礼让三分,要扳倒西梁萧家,那是千难万阻,比登天还难!

  江东郡周氏被灭后,九岁的周青被父亲的贴身侍卫——竹叔带着,从家族密道逃出,从此之后,浪迹天涯、四海为家。

  在逃亡途中,周青还遭遇到了西梁萧家的数次截杀,幸运的是,每次都能化险为夷、虎口脱险。

  就在周青流亡的过程中,这枚天宫符,竟然悄悄地发生了变化。

  在小小年纪的周青,经历家破人亡之后,这枚天宫符竟然渐渐地融入周青的身体,合二为一,认周青为主。

  原本以为天宫符认主是一件好事,然而,令周青没有想到的是,从此以后,周青的武功修为,再也没有寸进。

  九年时间,周青所有的武功修为,积攒的元力,都被这枚天宫符吞噬得一干二净。

  而这枚天宫符,相对于周青,就像乞丐手里的金山,虽是个宝贝,却丝毫无用。既不能辅助修炼,又不能当做武器、防具。

  转眼九年过去了,当年的腥风血雨也终归于平静,西梁萧家追杀江东郡周氏的次数,也日渐稀少。

  在回归江东郡之后,竹叔因为多年的隐疾暗伤,不久前,驾鹤西去。

  周青也已成长为十八岁的大小伙子。

  然而,周青的武功修为,却一直停留在九年前炼体九重的阶段。

  后天境界,我今年必须要突破!

  周青长长地吸入一口气,下定决心。

  我必须要成为后天武士!

  这是一个大槛,这道槛,必须要跨过去!

  我今天就用这枚赤练元果,突破炼体十重,我就不信,九年过去了,我还突破不了!

  周青目光炯炯、犹如剑芒,虽然九年以来,他的武功修为没有进步,但仍旧没有熄灭变强之心,没有灰心气馁,反而充满战念。

  心念一动,手里的天宫符自动隐入掌心之中。

  天宫符一消失,暗金色的光芒也跟着消失,小院中的一切,又都隐入黑暗之中。

  在天宫符消失的同时,周青手腕一抖,手掌中又多了一个核桃大小的玉盒。

  核桃大小的玉盒打开,盒子中是一个小红果子,散发着阵阵红光,红光萦绕,这显然不是普通的果子。

  这枚果子,只有樱桃大小,通体赤红,如同在烈火中灼烧过一样。

  这是赤练元果,是辅助修炼的天材地宝之一。

  天地之间,有许多可以辅助修炼的天材地宝,有天然形成的,也有人工炼制的。天然形成的统称元果,而人工炼制的,则称为元丹。

  不过,不管天然的灵果,还是人工炼制的元丹,都极为难得,价格都是极贵!

  在玉盒打开的同时,一股浓郁的药香,沛然而出。周青仅仅是闻了一下,立即感觉到神清气爽、疲惫尽消。

  九年以来,江浩天虽然卡在炼体九重,武功修为毫无寸进,但是,他却从未有过偷懒一天,也从未有一次中断修炼。

  相反,周青比以前更加勤奋、刻苦,勤练不辍。

  而最近几个月,周青竟然隐隐感觉到,天宫符吞噬他的修为元力的速度,有所减缓,而他也有一种即将要突破的趋势。

  所以,周青决定,冒险尝试运用赤练元果进行突破。

  赤练元果是赤练蛇妖守护的元果。

  赤练蛇妖是一种妖物,炼体成人后,最后吞吃的东西,必是赤练果。由此可见,此物价值珍贵。

  不过,毕竟人、妖不同,妖怪最后突破,吃的果子,人吃了会有什么不良效果,会不会有毒,这是谁都不能预料的!

  这枚赤练果,是周青在上次“任务”中获得的。

  周青在竹叔去世后,会经常接一些扫荡妖物、鬼怪的任务,一方面是锻炼自身,另一方面,也能挣一些“外快”,毕竟不能坐吃山空!

  而这枚赤练果,是周青无意中在一座荒墓中发现的。

  那座荒墓,原本是一条赤练蛇妖修炼之所,周青发现了这枚赤练果之后,设计了一个巧妙的圈套,利用赤练蛇外出吞食日精月华的机会,妙手神偷,偷到了这枚果子。

  不过,虽然偷到了这枚赤练果,周青也是经历九死一生,差一点点就死在那座荒墓之中,成了赤练蛇妖的腹中之物。

  周青眼神闪动,镇定心神,不再继续想这些杂念。

  抬手一扔,赤练果就到了嘴里。

  还未咀嚼,赤练果立即就在口中化开,稍稍一泯,甘甜的汁水立即充满口腔缝隙。赤练元果,一点也不难吃。

  赤练果汁刚刚入喉,酸中带甜。

  不过,陡然间,那酸酸甜甜的汁液变得滚烫起来,如同千万条细小的赤练蛇,沿着喉咙、血管、脉络,毫无头绪地蹿动起来。

  这些细小的“赤练蛇”,就是元力!

  周青还只是炼体九重的修炼者,被这凶猛、强悍的元力一冲,立即脸庞一红,脖子都粗胀了一圈。

Next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