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001 BANG!

傍晚,地铁二号线迎来了晚高峰。

  樱湖东路站,D入口,李言单跨着背包汇入人流。

  这里虽然拥挤,却无人交谈,只有匆匆的脚步声,规律的广播声,以及地铁进出站时“咣嗤咣嗤”的声音。

  如同周围随处可见的上班族一样,李言也只是一个随处可见的高中生。

  非说的话,他更邋遢一些,衬衫没有塞进裤腰,袖子卷得一长一短,头发虽然干净到能闻到洗发水的香味,但也确实很久没有修整了。

  怎么看都是学习不好的那类。

  但其实他成绩还不错,只是不太想给人留下那种“好学生”的印象。

  与其时时刻刻打鸡血,一边走一边背单词,不如营造一种随随便便也不差的感觉。

  虽然这是高中阶段装酷的想法,但李言自信三十岁时依然会这样。

  “列车即将进站,请站在安全线内。”

  伴着广播,列车准时入站。

  嚓——

  车门左右打开,李言顺着队伍涌入车厢。

  像是看不见空座一样,他径直走到了内侧的开门口前,靠着栏杆摸出手机,点开了一个名为“作家助理”的APP,而后随性地扫视周围。

  每晚6点10分的8号车厢,总会有很多熟面孔。

  几天不见,灰西装老哥的头发又少了一些。

  接孩子的胖阿姨昨晚怕是吃火锅了,下巴上长出了新的油痘。

  至于不远处穿着夏式制服白衬衫的林珊璞,正紧抿着嘴,恨恨地抓住把手,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

  月考第一还不满足吗?

  李言之所以知道她的名字,因为他们根本就是同班同学,甚至还是邻居,高一开学一个月来,经常乘坐同一车厢回家。

  头几天,他们还是会打招呼的,甚至还尬聊过,不过第二周开始,李言就自觉地躲开了,久而久之便形同陌路。

  这纯粹是李言的个人原因,他讨厌跟其他人一样,尤其是面对漂亮女生的时候。

  林珊璞就是那种漂亮女生,还不是那种常规的漂亮,是一看就很有灵气的那种,清新狡黠,完全找不到第二个。

  如果说人类对美貌的认知是尖脸大眼,那林珊璞就是剑走偏锋,从一个意想不到的角度冒了出来。

  如果世界上存在一个穿越过来的精灵族少女,大概就是她了吧。

  但这并不关李言的事情。

  学校里,想方设法刷存在感,只为与林珊璞多说一句话的男生已经够多了。

  还有死水一潭的班级微信群,每次她一说话,半个班的男生都会像春节抢红包一样热闹。

  那些男生应该也知道,这样的行为毫无意义。

  大约只是在享受接近漂亮女生的期待感。

  反正李言并不追求这种快乐。

  他自诩是个现实、清醒的人。

  正常的学习,毕业,工作,然后与自己情况差不多的女士结婚,这才是大概率的人生,要紧紧抓住的东西。

  其它不切实际的梦想,不计代价的投入,都将成为反噬自身的痛苦,还会狼狈不堪。

  不过,必要的娱乐还是要有的。

  比如现在,观察周围的人,这就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李言会在脑海中描述他们的过往与未来,勾勒他们此时此刻的心态,甚至为每个人安插独特的癖好。

  然后,把这些角色塞进一个存有戏剧冲突的场景……

  BANG!

  宇宙大爆炸!

  故事产生了!

  这才是李言真正的乐趣。

  也是他真正享受的身份——

  小说作者。

  初二开始,李言便以“野犬”为笔名,在网络上发表小说。

  至今,已创作了13部作品。

  总计字数——

  91万!

  好吧……

  其实仅仅是13个开头罢了,无一完本。

  无聊了就太监掉,最长的也只有12万字。

  更加令人不耻的是,他竟然没换过笔名!

  13部太监作品,像是羞耻演出一样列在野犬的名下。

  毫无疑问,评论区最多出现的词汇就是“太监”。

  李言自己倒是无所谓,几乎从来不删帖。

  就像打游戏一样,写作只是娱乐消遣,不可能成为主业。

  自然而然地,写到没有激情了,无趣了,放下就好了。

  写下最棒的故事,哪怕只有几百字。

  这就是李言无耻的创作理念。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算是成功了。

  如此恶贯满盈的他,竟然拥有了几百位稳定的读者。

  确切的说,应该是“很不稳定的稳定读者”。

  看着最新太监作品《报恩猫猫说好了变女友,结果变了JoJo》的评论区,李言不禁胯下一紧。

  【NMD!为什么!!】

  【不是写得好好的吗?】

  【每天拉屎的时候就指着看这个了!!】

  【旁友们冷静……这次足足写了51933字,已经远超平均期待了。】

  【MD,唯独对野犬老师……恨不起来啊!!】

  【能坚持这么久不换马甲也是够刚的……】

  【拉黑了,一辈子也不看这个人的书了。】

  【作者给个地址吧,送你点礼物(笑嘻嘻)。】

  李言很感激这些读者,无论嬉笑怒骂,都为他们点了赞。

  但是对不起诸位,那种上百万字的大长篇,真的做不到。

  谁发明的长篇小说这种东西,几万字的短篇不是更有趣嘛。

  咣——哧——

  地铁突然一个急停。

  整个车厢站着的人都向前方晃了一下。

  还好没人摔……

  嗵!

  一个女生扑倒在李言面前。

  好在双手在最后时刻撑住了地面,形成了一个趴跪的姿势。

  这是很难得的姿势,作家的观察之眼不可遏制地启动了。

  这个衬衫,这个长发,这个黑皮书包,这个白运动鞋和棉袜……

  刹车而已,林珊璞你怎么能扑出这么远?你也是JoJo?

  怀着这样的荒诞妄想,李言连忙俯身去扶。

  哐!

  光顾着“观察”,手机掉了……

  而且刚好掉在了林珊璞面前,屏幕朝上。

  只见林珊璞后背一躬,跪着就不动了。

  李言暗叫不妙,但也不好太慌忙,只好缓缓俯身去捡,尽量不要惊到她,就像要偷猫猫的毛球一样。

  突然!

  林珊璞一个机警仰头,四目相对。

  “你是野犬?!”她像是精灵抓住了偷林子里香蕉的凶手一样,完全控制不住自己喊出了那三个字——

  “死太监!!!”

  顿时,李言浑身的毛孔都炸开了。

  那些扬言要寄刀片的读者,一个个凶狠的ID像走马灯一样浮现。

  似乎只有人快死的时候才这样?

  老太监的报应……

  终于来了么……

Next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