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第一章 一缕火焰

西河村。

  临近中午了,田间劳动的人们三五成群的陆陆续续地开始回家,大街上也开始热闹了起来。

  “嘀嘀~~~!”

  伴随着一阵阵的嘀鸣声,一辆蓝色大巴车和一辆警车缓缓地驶入了人们的眼中,那大巴车里面坐满了人,且还都是一些十二三岁的小孩子们,他们好奇的看着窗外来来往往的人们,外面的那些人几乎都是满头大汗,身上还有一些干巴巴的泥土,看上去很是脏不拉稀的,这让不少身穿干干净净漂亮衣服的男孩女孩露出了几分厌恶。

  人们也好奇和疑惑的看着突兀出现的大巴车,大巴车没有任何明显的标志性名称——光秃秃的就是一辆普普通通的蓝色大型客车。

  好奇的人们纷纷停驻了脚步,看着大巴车行驶的方向,并看着它慢慢地停了下来,那里好像是张复元家吧,他们是找张复元吗,他们又是什么人?

  “咔~!”

  大巴车的右翼车门打开了,走下一个身穿蓝色中山装的平头中年人,他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着装,瞥了一眼左手的蓝色手提公文包,向前走了几步,来到三户中间的一户,看着敞开的简陋铁皮包裹的木制大门——两扇门板,又瞥了一眼左门上的铁皮,上面刻印着:西河村,中河路5组组长,060号。他喃喃道:“应该就是这里了。”

  同时,警车上也走下了一男一女两位警察,他们都是乡镇警察,他们是陪同这位中年人而来的,目的就是为了安全起见。

  人们看了看中年人,又看了看大巴车和警车,他们更加好奇和疑惑了——警察都来了,这些人都是一些什么人,他们来这里干什么,他们找张复元干什么?

  “嘭嘭~!”

  中年人很有礼貌的敲了敲大门上的铁皮——可惜没有什么门铃,只能敲打铁皮了。然而,好半响没有人回应,这令中年人有点小尴尬了。

  “嗨,你找谁?”这个时候,一位端着热腾腾面条大碗的中年大叔走了过来,疑惑的看了眼中年人和两位警察,问道,“你们找谁啊?”

  “您好,我找张尚同学,请问,这里是他家,对吗?”中年人转过身,面带微笑的问道。

  “张尚?”中年大叔愣了一下,好似在思索这个人是谁。

  “呀,你找张尚啊?喏,这里就是他家了,这个时候,他应该在家里,你可以直接进去找他。”有一个小男孩好奇的开口道。

  “直接进去?”中年人怔了一下,不是应该先得到主人家的同意才可以进去吗,怎么到了这里可以直接进去而不需要经过主人家同意了呢?

  中年人看了一眼两位警察,他们笑了笑,又点了点头。

  “走吧,我带你进去吧。”中年大叔好似看出了什么,端着饭碗,直接走了进去。

  中年人:“.........”

  这是什么情况?

  直接进去?

  中年人还有点犹豫,但那些村民们却稀里哗啦地也直接进去了,中年人顿时有点懵圈了——这里的人都是这样吗?摇了摇头,中年人调整了一下情绪,他也快速跟了上去。

  走进院子里,中年人看见了一颗大桐树——有些年头了,也看见了一座没有完全装修的房子和一个内院大门,看着陆陆续续走进去的人们,他也跟着继续走。

  穿过内院大门有点阴暗的通道,他瞥了一眼对面的门神和一旁的鸡窝,挑了挑剑眉,左转,看见了两棵大花椒树,右转——四个土窑洞和一个砖瓦房,只不过砖瓦房有点破旧了,里面更是有着一大堆的杂物,俨然成了一个杂物间,可惜了一座唯一完整的现代化建造了。

  此刻,院子里已经站满了,他们三五成群地看着中年人,他的目光掠过这些人,直接定格在了一个刚刚走出土窑洞的小男孩身上,他穿着明显宽大的蓝白间隔的校服——西河村小学的校服,他很明显的感觉到了小男孩身上有一股火灵气在流动,他应该就是自己这一次的目标——张尚!

  刚走出窑洞的张尚,他很明显地感知到有人在看他,他疑惑的看去——却见一个穿着蓝色中山服的中年人,他手提着一个蓝色公文包,他正面露微笑的看着自己,很显然——这个人的目标应该是自己了。

  张尚没有开口,他左边有着一男一女,他们是张尚的爸爸妈妈,他们也很是疑惑的看着中年人和两位警察,他们是谁,我们好像并不认识他们啊。

  中年人收回目光,看向张复元和路与然,微笑道:“你们好,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姬宏瑜,我来自华山文武学校,担任这一届新生的入学指导员。很荣幸的告知你们:张尚同学经过我们学校的考究之后,同意他进入我们华山文武学校学习,且他的学费将有我们学校的助学基金会提供。”说话间,姬宏瑜从公文包中取出一张蓝色信封,并递给了张尚,微笑道:“张尚同学,你可以打开看一看。”

  张尚一愣,看了一眼姬宏瑜,又看向手中的蓝色信封,上面写着:张尚,收!想了想,他粗鲁地撕开了信封,拉出一张信纸,上面写道:

  您好:

  张尚同学,很荣幸的通知您,经过我们华山文武学校的考究,您获得了进入我们华山学校学习的资格,请于2002年8月25日到学校报到。

  另外,鉴于您的特殊情况,您的学费将有华山文武学校助学基金会有偿提供,待您有能力偿还的时候,您将偿还您在学校的一系列学费和各种花费。

  此外,您面前的姬宏瑜老师,他将亲自带领您来学校报到,您有什么需要了解的地方,您可以询问姬宏瑜老师,他会耐心、热情地解答您的所有疑问。

  以上!

  华山文武学校招生处!

   2002年8月1日。

  ..........

  .......

  华山文武学校?

  助学基金会?

  这么友好?

  张尚有点愣神的看着信件上的内容,自己好似并没有报考这是学校吧,而且他们这很明显是一所文武兼备的中学,而自己那点小成绩也就刚刚进入乡镇中学而已,他们为什么大老远地跑过来呢?

  张尚有点想不通,他疑惑的看着姬宏瑜,希望得到姬宏瑜的解释。

  姬宏瑜见此,笑了笑,眼眸深处闪过一缕赤红火焰,其他人没有看见,但正对面的张尚却是瞳孔一缩,惊疑的盯着姬宏瑜,赤红火焰?

  火焰?

  张尚好似想到了什么,再看一看手中的华山文武学校的录取通知书,可以肯定的是——这不是一所普普通通的学校,这应该是一所有点超乎寻常的学校吧?

  他可以操控火焰,自己也可以,我们都是那一种传说中的超凡人物?

  张尚眉头紧锁,好似在思索着什么。

  张复元和路与然二人对视一眼,看了一眼张尚,张复元拿过录取通知书,一看之下,二人都愣了一会,华山文武学校?没有听说过,他们又怎么会找到这里来?

  围观的村民们也都颇为好奇,这所所谓的华山文武学校究竟是一所什么样的学校,他们又在什么地方,他们教的又是什么?

  他们很是困惑,如果旁边不是有着警察在,他们才不会相信姬宏瑜的那些鬼话连篇。

  姬宏瑜看着张尚,微笑道:“张尚同学,你考虑的怎么样了?你可以放心,我们学校有专门的助学基金会对你给予有偿资助,待得你将来有了能力赚取资金,你可以分期或者一次性偿还。另外,你的同学们都在外面等着你。”

  有偿资助?

  同学?

  张尚一愣,瞥了一眼外面,他刚才听到叔叔阿姨们所说——外面来了一辆大巴车,那么大巴车上的人应该就是这一届的新生吧。

  张尚有点犹豫,扭头看了一眼两位警察,眼中很明显的充满了怀疑。

  姬宏瑜见此,无奈的看向两位警察,苦笑道:“二位,还得麻烦您们一次。”

  男警察微笑道:“姬宏瑜指导员客气了,这是我们应该做的。”说话间,他取出了自己的工作证,递给了张尚,张尚看了眼又转给了张复元和路与然,他们看了看也知道这是真的——他们是警察,没错。可是,这位姬宏瑜指导员又是什么人,他居然请得动警察协助,真是厉害了。

  男警察收回证件,看向张尚,微笑道:“张尚同学,证件也看过了,并且我也你爸爸有过一面之缘,我们都认识,这一下子,你可以放心了吧?”

  张尚看了眼张复元,张复元点了点头,张尚无奈道:“好吧,我姑且相信你们一次。”

  男警察:“.........”

  现在的小男孩都这么难搞定吗?

  他们的戒备心也太强了吧!

  男警察无奈的吐槽了一把,又退居姬宏瑜身后了,这让张尚心中微微一动:“看来,这个世界真的不简单啊!文武学校?他们都可以请动警察了吗?还是说,所有的文武学校都必须经过特殊的批准?”

  姬宏瑜微笑道:“张尚同学,不知道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Next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