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第一章赤莲

星河璀璨,媛媛万里。生命似乎没有尽头,这千八百年,岁数见长,这人的脑子却越来越不顶事了。

  赤莲是凤凰一族幺女。

  为什么她一凤凰叫赤莲?听那已经寂灭很久的母上说:当年上古之时战争特别多,没有办法好好将赤莲抚养,只能把她送去佛祖那里。

  说巧也不巧,佛祖那有一株莲花从天地初始之时就存在可是从来没有开过花,赤莲破壳而出的那天,这株破花开花了,红色的光从花里蔓延,伴随着她破壳而出的金光,霎时间,四海八荒红色的金色的光交织着。

  人们说,红色是敌人的血,金色是希望,古战场之上赤莲的父上、母上,自然也看到了,知晓是她破壳了,凤凰血秒变鸡血,肾上腺极速上头,于是那场持续长久的战役,他们——赢了。

  而赤莲这边,佛祖盯着赤莲用嘴巴继续奋战的蛋壳,思考了很久……

  这个小鸟,破壳得有个称呼啊,凤凰族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小凤凰出壳,必须有名字,不然,以后小凤凰会成癞麻雀,可是,佛祖好像是个不太会起名的,原谅她这么下定义!思索了很久,好像经书里的那些梵文,都不适合这个小凤凰啊........

  眼看赤莲就要把壳全部啄破从里出来,佛祖正好看到旁边那株红艳艳的莲花,来了句:“这花,经久不开,竟是与你同生,不如唤你赤莲好了。”

  于是赤莲就有了这么个名字。

  呵,自有灵识起,赤莲就非常不满意这个名字,你说她堂堂一凤凰叫莲花的名字,以后让她怎么在凤凰群里混,好歹她也是凤凰族里,最受宠的一只小凤凰。

  在赤莲强烈的抗议之下,母上大人给她起名叫大丫,原因她说:“我们的凤凰蛋还有好几个没破壳,你母亲我,为了生你们,记忆力减退,为了方便记忆,所以呢,只能叫大丫二丫三丫……直到最后的叫小丫”

  那时赤莲的母上,并不知,后来的凤凰蛋,再没孵出一只小凤凰来。

  赤莲也没有被叫成大丫,因为.....

  好吧,她瞬间觉得赤莲这个名字很好听了。

  唉,想她凤凰一族哦,女凤凰貌美,男凤凰英俊,这样想来,其实他们凤凰一族也没那么多神了,反正但凡留下来的几个,长的都特别好看,可这万儿八千年的,赤莲还一直是单身,隔壁的小孔雀都生了一窝又一窝了,她连个对象也没有,这是为何?她也在思考这个问题,

  不过,想想也是,这周遭的男神现见了她一口,一个上神,一口一个上神。神仙都是老妖怪,不过,一群老妖怪喊一个年轻貌美的姑娘为上神,这着实让人头疼,导致新晋升的那些小仙们,看到赤莲跟见了鬼一样。

  熟人不好下手,生人又怕她,她这是要孤独终老的节奏吗?

  闲来无事的赤莲,为了能够尝试一下被感情摧残的滋味,于是每天蹲在南天门,看着来往有没有新晋升的小仙。

  真好,又到了一年一度的飞升季,不知为何,今年飞升的怎么那么多,呃......老头。

  正在感慨今年脱单无望间远处走来一少年,一袭白衣的广袖长袍,腰间系着一条灰色的宫绦,这小模样看着模样甚是清秀啊,稍走近一些,嗯,是个陌生面孔,看这着装,绝非天宫中人,估计是信飞升的小仙,赤莲摩肩擦掌,学着牡丹仙子仪态万千的慢慢走向他,这摆脱单身的机会就这么来了,还真别说,内心有点小激动,赤莲的面上仍旧波澜不惊,身姿婀娜的来到他面前,慢慢靠近的时候,这小少年抬头看了她一眼,往后退了好几步。

  这……

  赤莲有些不解。

  难道是她那饥渴的眼神出卖了?

  “道友你……莫非是小神吓到了你。”

  小少年,脸上绯红一片低下头绞着自己的衣角缓缓开口,声音嫩呼呼的听得赤莲心里一阵激荡。

  爱情,难道是你来了吗?:

  “小仙失礼,并非仙子吓到在下,而是仙子长的委实好看,世间少有仙子这般貌美的人儿,离仙子近了些,怕亵渎仙子,故而往后退了几步,仙子之容,小仙望而却步。”

  “小少年,咳呸,道友不必拘礼,如果你在这天上呆的时间久了,自然发现,这天上的仙子长的都同我一般。”赶紧收敛下自己略微猥琐的声音,故作正经安抚他。

  “道友想必是初来这九重天,来来来,要不然道友,让我来教教你这天上……”

  “小仙见过赤莲上神!”

  还没等赤莲说完太白金星便踩着祥云晃荡了过来,向她施了一礼。

  ........

  赤莲满头黑线,眼角的筋都在抽搐,最终还是没忍住给了太白金星一个白眼!

  果不其然少年听完太白向她问好之后,离的……又远了那么几步……

  老夫的爱情啊.......赤莲在心里祭奠着。

  “赤莲上神?”

  小少年好像有点惊讶,连忙并拢双手冲我深深施了一礼:“小仙不知是上神,若有无礼之处,上神莫怪?”

  “呦呦呦,干啥呢,不怪不怪!”赤莲抚下他的手示意他不必多礼,啧,这小手,真嫩。

  她在心里龌龊一把后正经道:“道友新入司,司的是何职?”

  “小,小仙司的是掌管生存的文昌星神君司命一职。”

  “哦,原来是司命!给东华打下手啊,司命星君,要不要我同你说说这入司事项啊,你不知道啊,东华他……”

  “咳咳…”太白捂嘴大咳两声

  “咋啦?太白星君,你这是....生病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神仙是不会生病的吧。”

  “上神,司命星君入司时间快要到时了,这般耽搁怕是沒法交代,要不,让他先行报道去吧。”

  “如此啊,去吧,去吧”赤莲摆摆手,一脸痛惜。

  少年再次鞠躬,一溜烟跑了。

  看着少年离开的样子,赤莲心有点痛,谁晓得下次寂灭的是谁,这些老神仙,现在留下来的还有几个?她可不想寂灭了还没处过对象。

  恶狠狠看着太白,等他给一个交代,这好不容易勾搭到手的一个男神仙,得,又跑了。

  “上神,刚刚那少年才千把来岁,还是个孩子,上神您……”

  “唉,我怎了?我说你啊,下次见到我能不能只喊我仙子?别直呼我赤莲上神好吗?你们是不是要看我孤独终老才开心啊,下次谁再这么喊我自己去天帝那领罚。”

  呃,说到天帝,赤莲也是一肚子气,她这个小侄子也真是不乖,看到小姨年龄这么大一把了。呸呸呸,看到她这么貌美如花,仙姿卓绝,理当配个上好的佳婿才是。

  可是每次提及这事,他所有的回答都是:小姨,你觉得谁敢让天帝喊他姨夫。

  “.......”

  赤莲总感觉是他们在拖累自己,可是,她又没有证据。毕竟,一把岁数的她,确实出生的早了那么一丁点。

  失去了继续去捉弄小仙的心,在这诺大的天空里,逛来逛去,这千八百年的,好像所有的地方都有我的痕迹,活的久了,也没那么好,无聊啊!无聊!

  回到碧云宫拿出桃谷里酒酒送来的桃子,施个净水咒把它们洗干净,抱着啃桃子。酒酒在旁边看一个小册子,看的甚是起劲。

  这些老妖怪,活的久见得的多,还能有什么让他们感兴趣的?好奇!

  “酒酒,你什么时候看天书,也看得这么起劲了。”

  “上神,你有没有去过人间?”酒酒看看四周悄默默的说。

  “当然去过了,没啥好玩,人间还不能使用仙术,一用就会引起恐慌,去一个地方都要都要好久才能到达,我可没那耐心,飞了一圈也没见到啥好玩的,没有在这九重天上来的逍遥自在。”

  “上神,你在人间到底都干了些啥呀?你去人间不会就是飞来飞去的玩一玩?”

  “那要不然呢,天上的风景看厌了,听那些新飞升的小仙们说人间五湖四海,风景秀丽,特别,特别好看,山水都可秀丽,嗯?好像还有什么镇子?我都去了,没啥好玩的呀!也没啥好看的呀!”

  “那,那位小仙没有说别的吗?”

  “说了呀,说他们为了飞升有多刻苦,修炼的有多用功,寻仙之路路途漫漫,功夫不负有心人,怎么怎么的?”

  “哎呦,上神,那人间的男女之情,他们一点儿都没说吗?”

Next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