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第一章 醒来

碧蓝的天空中,一轮烈阳悬挂于中,照耀大地,不时有几朵白云慢悠悠的飘向远方。

  在下方是一座占地颇大的豪华庄园。

  庄园的四周,大群家族士兵机警的盯着周围,保卫着庄园。而在这座庄园的深处,不时走过一群身材曼妙的侍女,留下一串银铃般的笑声,惹的人心痒痒。

  有些奇怪的是,今天庄园里轻松而散漫的氛围完全消失。

  门口的士兵有些不安的紧握着手中武器,不时偷偷的像着庄园的深处望去,平常有些懒散的侍女们则紧张的忙碌着,提着东西,急匆匆的从门口走过。

  在庄园的深处,一间戒备森严的房间中,躺着一位小男孩。

  看样子大约十二三岁,金色短发,清秀的五官,显得很是不凡。

  只不过小男孩紧闭着双眼,苍白的面孔不时有汗水从额头滑下,每当这个时候,站在一边伺候的两位侍女,赶紧弯下腰来用冰冷的毛巾轻柔的为男孩擦汗。

  而在一旁坐立不安的老管家弗里曼,则焦急的望着昏迷中的小主人。

  作为世代忠诚于金雀花家族的管家,弗里曼非常清楚眼前小主人的安危有多么重要,这关系着金雀花家族的兴衰。

  这一代的金雀花家族人口凋零,子爵大人,虽贵为一城之主,身为白银级高级骑士,镇守着周围金雀城所在的区域。

  但是由于早年参加战争遗留下的严重暗伤,导致子爵大人直到50多岁了才有了一子一女,之后再也没有孩子出生。

  如果此时小主人有什么万一,弗里曼有些不敢想象接下来的场景。

  一个没有血脉继承的家族,如无源之水,枯竭的河流,迟早淹没在历史的尘埃中。

  恐怕王国的大人们会想法设法在家族领地继承上做文章,而那些对于土地无比热忱的大贵族们,更是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

  至于那些附庸于金雀花家族的小贵族们,除了几位效忠于子爵大人的骑士,其他人只怕会第一时间寻找后路,这不就是贵族的特性吗!

  一想到这,老管家弗里曼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

  随即皱起眉头,对着伺候在旁的侍女沉声问道:

  “圣水给小主人喂了吗”?

  往常自恃有些姿色而有些瞧不起别人的侍女波莉,此刻哪还有平时那副骄傲的样子。

  战战兢兢的跪在地上,颤声道:

  “回管家大人,刚已经喂过了”。

  老管家有些烦躁的挥了挥手,示意她退下。

  看着躺在床上脸色苍白无比的小主人,还有书桌上散落的一本法师手札。

  作为一个连学徒级都没达到的人,冒险透支精神力去阅读正式法师的书籍,只有神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老管家心里默默地祈祷着,希望光明之神保佑着家族,保佑着小主人健康醒来。

  或许是神听到了他的祈祷。

  躺在床上昏迷了近一天的小男孩缓缓的睁开眼睛。

  啊!一声惊呼,随即是欣喜的叫声,“管家大人,管家大人”,主人醒了,侍候在旁的侍女惊喜的叫着。

  嘶,感觉浑身酸痛,特别是脑子里传来一阵阵的疼痛感,让林然浑身难受。

  刚睁开眼睛,便看到一位年龄偏大的老者,欣喜的朝着自己扑来,林然瞬间有些懵逼。

  难道我还没死?那我真是命大啊,那么严重的地震我都能活下来,林然有些欣喜的想着。

  双手用力的撑起身子,想站起来好好看看身上有没有缺一块少一块!

  不对,他低声的看着自己的身体,白哲的手掌,瘦小的身体,这明显不是我的身体。

  正当他疑惑间,一阵剧烈的疼痛猛地冲上他的脑袋,一段段记忆和画面冲入他的脑海。

  林然脑袋一歪,直接昏迷过去。

  …………

  不知道过了多久,林然再次醒来,他的脑海里多了许多不属于他的记忆。

  这是一位叫做艾尔·金雀的贵族子爵长子。

  从小因为体弱多病,而无法修炼家族骑士秘法的他,在一次聚会中,因为受不了一位同龄人对他的冷嘲热讽,和暗恋女孩的轻蔑眼神。

  在一位玩的好的玩伴怂恿下,偷偷打开家族流传下来的一本魔法书籍,以期望证明自己拥有法师的天赋。

  结果直接被书籍里面的防护魔法冲击成白痴,连灵魂都被粉碎了,(法师的书只有法师能看)从而被林然捡了个大便宜,直接占据他的身体复活。

  同一时间,一些关于其它的记忆也纷至沓来。

  这是一个类似西方中世纪的世界。

  他所在的地方是位于南方诸国中的亚斯王国,这是一个小国家,统辖着两个行省,一个行省大概十座城市。

  而他的家族就位于亚斯王国的最南端,统治着金雀城,控制着周边几十个镇子,数百个村子。

  “呼”,回忆到这,林然有些轻松的吐了口气。

  运气不错,竟然穿越到一个大贵族的继承人身上,比那些开局只有一条狗,一把枪的强的不是一点半点。林然有些幽默的想着。

  作为现代人的林然,他有一颗强大的心脏,前世看多了那些穿越流小说,对于穿越这种事情,他还是能接受的。

  记忆中,这具身体的父亲,由于只有这么一个儿子,对他溺爱无比。

  这具身体的前身,由于从小母亲走得早,父亲又很忙,所以不怎么喜欢待在城里。

  宠爱他的父亲直接在城外,按照他的要求,给他建了一座风景秀丽,环境幽静的庄园,更是一口气给安排了一个大队的精锐士兵,和一位一阶青铜骑士守护着他。(十人为一小队,三小队为一中队30人,三个中队为一个大队100人)

  更不要说平常有什么好东西,都会给这个儿子送一份过来。

  作为统治一座城市的主人,方圆千里之内,皆是金雀花家族的领土,毫不夸张的说,他们家就是这片土地的土皇帝。

  毕竟这个世界是一个类似西方中世纪的世界。

  贵族对于自己的领地有着至高无上的权利,连国王都无权干涉贵族领地内的事情,而不是类似前世的大一统王朝。

  这个世界一位子爵的领土,基本上就是前世地球上自己所在国家一个市的面积。而自己所在的金雀城,因为家族先辈的不断开拓,所管辖的区域更大,相当于小半个省。

  广袤的土地,养育着众多的人口,而南方密布的河流,保证了土地的肥沃性。

  至于记忆中,让这具身体记忆深刻的,一个人杀死几十人士兵的强悍力量,还有神秘而又威力巨大的法术和记忆中见过的体型庞大,身高快10米的凶残魔兽。

  林然表示很淡定,穿越这种事都发生了,来到一个神话般的魔幻世界,也不是不能接受的。反正上头有这具身体的父亲保护着。

  安全的不得了。

  有些放松下来,睁开双眼推开盖在身上的温暖被子,按照记忆中的场景,伸手拉了下床边的银色绳索。

  稍过片刻,一张有些俏丽的脸蛋,从门口怯生生的探出来。

  “主人,您醒啦”,波莉有些惊喜的喊着。

  “您等着,我这就通知子爵大人”。随即撇下林然匆匆而去。

  林然的嘴角抽搐了下,肚子也不合时宜的叫了一声,躺了一天了,肚子早就饿了,你倒是给我拿点吃的啊。

  嘎吱一声,宽大的双人门再一次被打开。

  一位身材魁梧,满脸威严的中年人在一群人的簇拥下快步来到床边。

  “艾尔你怎么样了,好点了吗”?中年男子皱着眉头问道。

  林然的脑海中,迅速浮出这位中年男子的资料。

  威尔子爵,二阶白银高级骑士,只差一步就能进入三阶黄金的强者,金雀花家族的族长,金雀城的统治者,也是这具身体的父亲。

  林然的身体下意识的一颤,有些委屈的说道:“头还有点疼”。

  中年男子看着脸色苍白的儿子,有些心疼。

  “艾尔,我的儿子,你不要着急”,子爵轻声安慰着林然。

  我已经专门邀请一位二阶白银法师来教导你一段时间。

  作为高高在上的施法者,哪怕是刚刚进入魔法大门的一阶初级法师,那也是各个势力争相抢夺的人才。

  更不用说,二阶白银法师,为了这个儿子,这位子爵恐怕花费了不小的代价才请动了对方。

  想到这林然莫名的有些感动,张了张嘴。

  “我再也不乱动那些魔法书籍了”,林然下意识的说道。随即有些明白过来,应该是这具身体的本能反应。

  “那就好“,子爵有些欣慰的看着乖巧的儿子。

  “来,艾尔,把这杯圣水喝掉就好了”。子爵挥了挥手,旁边的侍女轻巧的把装着圣水的银色小碗送到林然的嘴边。

  银色小碗刚送到嘴边,一股充满生命的气息就弥漫开来。

  乖巧的把圣水小口喝掉,林然瞬间感觉自己全身上下暖洋洋的,一些疼痛感全部消失,身体感觉好得不得了。

  暗自感叹圣水的神奇,精致的小脸突然间皱了下眉头。

  正一脸慈祥看着林然的子爵大人,发觉林然皱起的眉头,关切询问。

  林然强压下心底里的震惊,他能说什么,在喝下那碗圣水后,林然惊奇的发现,在他的脑海深处,浮现出了前世制作的那款游戏界面。

  这让他怎么说,只能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表达下自己的困顿,期待这位父亲大人能感受到他的“困意”。

  好不容易糊弄走这位气场强大的父亲后,林然利索的躺在床上,心神猛的沉入脑海中。

Next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