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第一章 落水者

第一章落水者

  在这个人来人往的大楼前,一群人正在翘首以待,只见他们戴着橄榄绿军帽前面还有一个大大的红五星,看到帽子你可能会想到他们下面穿着一定是一身橄榄绿的军装,经历过的人,或者听说过父辈祖辈经历过的一定会很熟悉这身衣服,这是那个橙红年代的记忆。

  可是你们想错了,他们身上穿的并不是橄榄绿军装,而是一身白大褂,没错,他们是医生,而且是整个西部最好医院的医生—我军D医院的专家急救团队,是什么人会有这么大的面子,让这么多人专门等他呢?

  一阵汽车的轰鸣声传来,由一辆212吉普车带领下,一辆解放牌卡车疾驰到他们面前,然后几个年轻的医生和护士抬着一张担架飞快的跳了下来,边下来还边喊着。

  “医生,医生,快!快!”

  只见这边等待的医生中一个面带威严的老人站了出来说道:“慌什么慌,又不是打仗,有什么可慌的,都慢点,小心对病人造成二次伤害。”

  “是,郭院长!”众人答道。

  从前面212吉普车上跳下来一个中年医生,跑到郭院长前敬礼道:“院长,人我们给送来了。”

  郭院长边看着众人将担架上的青年转移到推床上边问道:“小马啊,什么情况你再说一遍,电话里说不清。”

  “是,院长!这个病人啊,他叫江晨,是今年刚毕业的大学生,21岁,男,汉族。”

  “恢复高考后首批大学毕业生?”郭院长打断道。

  “是的,首长!还是重点大学毕业的,东部理工大学机械设计与制造专业毕业的。”

  “21岁,大学就毕业了,天才啊!”郭院长感叹道。

  “是啊,他本来是今天要到B17厂报道,可是路过河边的时候看见小孩溺水,就立刻跳下去奋力抢救,结果小孩捞上来了,他溺水了,辛亏当时周围有过往的船只,将他及时救起送到医院。”

  “哦?还是小雷锋啊!”郭院长赞叹道。

  “是的,这也是好人就有好报,送他来的人中有懂紧急救护的,给他做了人工呼吸,送到医院才来得急,我们经过紧急抢救,才脱离危险,就是昏迷不醒。”小马接道。

  “小马,既然你们已经处理过来了,为什么还紧急送我们这来,还说是什么重要人物?”郭院长疑惑道。

  “这个,其实我们也不知道啊,我们把他救过来,准备联系他的家人,却没人知道,于是我们就翻看他的行李,就只找到了一张报到证,刚才说的信息还是这上面的呢。我们院办的人开始联络他毕业的学校看能不能找到他的家人,结果,我们通过上面留的电话联络到了他父亲的单位,也在咱们安西,我们的人给说明情况后,电话那边执意让院长接电话,当我接了电话后,那边命令我说让我不惜一切代价进行抢救,我刚挂电话没多久,我的内线响了,电话里的人让我紧急的往您这送,说他们马上就到。”小马解释道。(ps:内线电话,就是红色电话,一般紧急事件才能用的专线。)

  “哦?内线,看来这个年轻人不简单啊。”郭院长感叹道:“陈主任,病人现在怎么样?”

  一个穿着白大褂的中年人目光从江晨身上移开向郭院长说道:“院长,病人血压,心跳没什么问题,休息一下应该可以醒。”

  “恩,好!你们把他送到加护病房严密观察,确保不出意外。”顾院长回道。

  “是,快,你们几个快点送入加护,安排再做个详细检查。”这个陈主任向推床边的医生护士命令道,说完随大伙一同进入了大楼。

  正当郭院长和小马正准备进入大楼时,又一辆疾驰的黑色轿车停在了他们面前,从车上下来了两个穿着灰色中山装的年轻人,一个大概三十多,一个看起来也就二十来岁,只见他们从车上下来后快步向他们走了过来,虽然他们没穿军装,但是他们的举止表现出来他们是军人,至少曾经是一名军人。

  “你好,请问你们谁是郭院长。”那个三十几岁的人率先问道。

  “我就是,我身边这位是县医院的马院长,你们是?”郭院长问道。

  “你好,郭院长马院长,我就是电话里面让你将人送过来的那位。”那个三十几岁的人回答道。

  “你们是?”小马疑问道。

  那个三十几岁的人看了看周围笑了笑。

  这个郭院长到底是老革命立刻反应道:“这样,你们到我办公室详谈。”

  “好!”那个三十几岁的人回答道:“这个江晨怎么样?”

  “没什么大事,已经脱离危险,现在还在昏迷,我们的医生正在做进一步的检查呢。”郭院长边走边回答道。

  “哦,这就好。”说完他们快步走向院长办公室。

  等到众人落座,院长的勤务员给众人奉上茶退出去后终于有人说话了。

  “那个,两位同志,你们是这个病人的亲属吗?”小马忍不住道。

  “我们不是。”那个中年人回道:“正式介绍一下,我们是公安局保卫科的,我叫高原,他叫冰山。”

  “哦?这个年轻人犯了什么事吗?”郭院长问道。

  “没有,只是他们的父亲比较特殊。”这个高原回答道,又欲言又止。

  “哦?你放心,这里都是老*员,我们不会泄露出去的,我以我的*性作保证。”郭院长严肃道。

  高原在看见小马保证后道:“其实也没什么,这个年轻人的父亲是我省航天研究机构的高工,现在正在酒池执行发射任务,现在正在最紧张的总装测试任务。暂时赶不回来,还有就是我们不想打扰他的工作,所以我们没有通知他。”

  “可以理解,那他母亲呢?”郭院长点头道。

  冰山回道:“他母亲也随队照顾他父亲,这次发射任务很重要,所以主管首长特批让家属随队照顾。”

  “那他还有亲人吗,比如爷爷,奶奶,叔叔之类的。”小马问道。

  高原点了一支烟后说道:“他的爷爷奶奶在动乱时候就去世,他的爷爷在民国时候属于高级知识分子,曾做过当时的高级顾问,奶奶也是教育名家,所以首当其冲,没几年两位老人家就去世了,他父亲也受到牵连直到平反后才重新参加工作。”

  “哎、、、、、、”众人都沉默了。

  高原率先缓和了气氛说道:“不过,你们放心,我已经通知了他的小姨雷娟同志,她马上会赶到的,他的妹妹太小我们没通知。”

  “雷娟同志,我们的地方书记?”小马问道。

  “是的。”高原回道。

  郭院长回道:“恩,这就好,他小姨、、、、、、”

  这是桌上的红色电话响了起来,郭院长快步走到桌前拿起电话问道:“您好,您是?”

  电话里传出了一个年轻人的声音:“您好,您是D医院的郭院长吗?”

  郭院长正色道:“我就是。”

  电话那边继续传来声音:“您好,郭院长,我们首长和你通话,请稍等一下。”

  “是!”

  电话的声音很大,众人都在静静的听。

  等了一会儿电话那边终于出现了一个威严的声音:“我是雷战!”

  “首长好!”郭院长本能的立正答道,众人也跟着起来站好静静地听,生怕遗漏一点。

  电话那边继续说道:“小郭啊,你那刚刚送过来的那个病人怎么样了,哦,叫做江晨。”

  郭院长像回复命令一样回答道:“目前已经脱离生命危险,不过还在昏迷之中,估计很快就能醒过来。”

  电话那边说道:“恩,那就好,小郭啊,你们一定要确保这个孩子健康出院,有什么情况随时向我汇报。”

  “是,保证完成任务。”郭院长大声道。

  “恩,就这样。”电话那边随即传来嘟嘟的挂机声。

  郭院长挂了电话走到沙发前瘫坐下,好像刚刚的通话耗尽了他所以的力气一样无力道:“这个年轻人来头很大啊。”

  高原笑了笑回道到:“这个,我们也是刚弄清楚他的外公的身份,抱歉,这些我们隐瞒了。”

  郭院长摆摆手道:“没事,能理解。”说完起身道:“走吧,我们再去看看,千万别出什么意外,不然以这位的火爆脾气够咱们喝一壶的了。”

  众人起身跟随走了出去。

  等他们来的加护病房前,里面陆续有护士和医生推着各种仪器往外走,按照郭院长的判断这应该是检查差不多都完了。

  他看着病人向一旁站在的陈主任问道:“情况怎么样。”

  陈主任看了看躺在病床上的江晨回道到:“按理说,他应该醒了,可是当现在还没醒有点不太正常,我们怀疑,可能是溺水时间过长造成大脑急性缺氧造成脑损伤。”

  一旁一直没说话的冰山急忙问道:“那会造成什么后果,有生命危险吗?”

  陈主任看了看冰山说道:“这个,还不好说,如果是短时间的缺氧,并不会有什么伤害,可如果时间过长,可能会造成长时间昏迷,或者脑死亡,也就是我们常说的植物人。”

Next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