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第一章 归来

古堡深处,利用天然岩洞修建的地下空间,高有近三十米,拱形穹顶,一片漆黑,下面极为宽广,直径足有近两公里,在世界范围内也属极难寻找的大型洞穴。

  现在这洞穴的中央,坚硬的石质地面上伸出一直硕大的龙爪,以及小半个龙的小臂,龙臂下方是一片圆形的绿色光圈,光圈中有璀璨的点点光芒,如一片绿色星空一般。龙鳞漆黑,萦绕着电流,光圈的另外一侧传出阵阵龙吟,那龙吟极为难听,非常像是大型吊车启动时的嗡嗡声。

  龙爪的主人显然想要通过那光圈,进入这洞穴,但那光圈不足以让巨龙通过。

  “徒弟!看紧了,千万别让传送门再变大了!”一个中年男子离那龙爪有十米距离,大喊道。

  这中年男子中等身材,长相普通,说四十多岁,显得老了,说五十多岁,显得年轻,说三十多岁,显得亏心。

  被叫做徒弟的是个二十三四岁的年轻人,长的不高,面相倒是不错,天庭饱满地阁方圆,一双虎目现在完全充血,手里拿着一个长方形的木架框子,手里拿着两条长边,框子尺寸和一三十二寸照片相仿,暗红的质地,与被时间雕琢的老红木相仿。

  “昊鉴!用力啊!你不老自诩是李元霸的后代!力大无穷!”中年男子开始躲闪从龙爪上射出的雷电,疲于奔命,不断大叫。

  李昊鉴双臂上虽然有些肌肉,跟健身房里的筋肉人比都差了好几个等级,更别说力大无穷,脸已经应为用力过猛而憋得通红,从牙缝里基础话来:“别李元霸了,那他妈是编出来的!”

  李昊鉴用力夹紧木框的两条长边,长边有向中间靠拢的趋势,露出上面两个短边的两头。随着木框的压缩,地上圆形的绿色光圈跟着变小了一些。龙爪的本体发觉这个变化,连连怒吼,虽然李昊鉴和他师父看不到那龙的本体,也知道光圈另外一侧空间的龙已经暴跳如雷,伸出地面的龙爪带动绿色光圈四处移动,龙爪乱挥,不断放着雷霆。

  “妈的!这玩意儿不是不能动吗!师父你又骗我!”李昊鉴眼看着龙爪带着光圈从地面上快速向着自己滑了过来,吓得够呛,顾不上再夹紧木框,赶紧跑开,手上力量松了一些,木框反弹,地上的光圈跟着变大了一些,那龙爪顺势伸出一小节龙臂。

  中年男子脸色跟着发白,从怀里掏出一根样式很古朴的长鞭,鞭子柄是古铜青色,鞭身淡金颜色,李昊鉴从来没见师父拿出过这件宝贝,现在情况紧急,顾不上多问,一边狂奔一边大叫:“快拉住这个龙爪子!快拉住,我手里这个门要压不住了!”

  中年男子哪用李昊鉴叫嚷,一鞭子甩出,缠到了龙爪上,双腿发劲,拼命拉扯,淡金色的鞭身上冒出幽蓝色的光,龙爪被这鞭子缠上,明显抖了一下,显然十分刺痛,只停顿的片刻,开始更加奋力的摆动,雷霆大发,几乎要照亮这个洞穴的洞顶。

  中年男子下盘倒是很稳健,没有被拉倒,李昊鉴逃命同时不忘看看自己师父,发现师父稳如要崩的泰山,双腿虽然瑟瑟发抖,好在仍扎着马步,和那龙爪对抗,赞了一句:“师父,你功夫更稳啦!”

  中年男子更刚才的李昊鉴一样,满脸因为充血而通红,头发都要倒立起来:“对面这主儿太厉害,还有就是这个地方的门太大,远不是杨胖子给咱们的信息那个大小,说不定这整个洞穴地面都在门的范围之内!”

  李昊鉴听了师父的分析,脸色发绿,躲闪着龙爪上发出的电蛇,更加用力的夹住手中的方框:“那怎么办,师父!咱们跑吧!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中年男子双臂暴起奋张的肌肉,咬着牙说:“不能跑!咱们不知道打通了去哪个世界的门,不管那个世界里的大部分生物是善是恶,门后面这头龙跑出来,就饶不了咱们俩!”

  李昊鉴脸上现出正义之色,坚定的说:“师父,是放不过你!我可没用我的鞭狠狠的伤害这头可爱的龙!师父,我逃不出去,以后连个给你上坟的人都没有啊!”

  中年男子被李昊鉴说的面色铁青,手里拉紧了鞭子:“徒弟,别扯蛋了,想办法关门!”

  李昊鉴苦着脸,用力压着木框:“师父,不行,刚才开始,这个门框已经和空间外缘融合,毁不掉了。”

  中年男子脸色更难看了:“什么?什么时候融合的?那怎么框子还在你手里?”

  李昊鉴一弯腰,向左敏捷的一跨步,躲过一道手臂粗细的电蛇,身上的衣服被烧焦了一大片,疼的脸上肌肉一抽抽:“我摸得出来,这个框子的重量快要消失不见了,师父,怎么办?要是这个框子没了,是不是门就是永久性的了?”

  中年男子脚下的精工牛皮战靴抵挡不住巨大的拉扯力,鞋底和鞋面开始分离,传出线头与牛皮崩断的声音。

  “绝对不能让这个木框消失,不然大门正式联通,这么大的门,后面的主儿一定能过来,他一旦过来,别说咱们俩,肯特郡都得灭了!”中年男子努力说着。

  李昊鉴心里没底:“师父,你倒是说怎么处理这个框子?杨胖子不知道哪找来的材料,好用是好用,可咱没考虑过怎么销毁这东西,带来的都是控制门的材料。咱们找的这个门,根本就不是联通一个小洞天,你这个定位也太偏了!”

  中年男子咬着牙:“我也没想到,这怎么可能,祖上流传下来的《昊天神鉴录》怎么能有错!”

  李昊鉴都快哭了:“师父,不是我说你,我作为你第一个徒弟,也是关门弟子,一共跟了你三个多月,咱门派光听你说过,秘籍好像也不少,就是每次听你说,你都是练到头两章,后面就不提了,你就没学会吧!师父你说实话,是不是你学习不行?没考上大学,才入的这个苍云阁?”

  中年男子大叫:“扯淡!我可是门派的三师兄!这时候你提这个干什么!”

  李昊鉴说:“师父,你排老几都没用,《昊天神鉴录》上面有没有提销毁门的办法?”

  中年男子面露难色,手上力道不敢松弛:“写了。”

  李昊鉴一个就地滚,脸上戳破了一大块,好歹是躲过了龙爪一扑。好在绿色光圈之后的巨龙现在只能探出来一个爪子,看不见李昊鉴和中年男子的位置,只能凭着龙族的天赋直觉来抓,又被传送门的大小限制了活动,否则李昊鉴和中年男子早就成了龙爪下的两团肉泥。

  李昊鉴手里攥着木框,不敢松手,一旦不压着这木框,可能传送门立即敞开,因为紧张李昊鉴的声音尖厉起来,跟踩了尾巴的猫一样:“什么方法?”

  中年男子有些羞愧,有些尴尬:“我没学会。”随即中年男子目光一凛:“徒弟,咱们要有大无畏的牺牲精神!”

  李昊鉴愣愣的点点头:“你要干什么,师父?”

  中年男子用尽全身力气拉着龙爪,说:“怎么正常关门的术法我是没学会,不过这个龙爪伸出来,就算我学会了,用那法术也关不上这个门,徒弟,只能算咱们爷们儿倒霉,中了大奖了,龙虎山、武当山下面压着的洞天里面也不一定有这东西,这都是要把门绝对封死的洞天!别说咱俩,就是大门派倾巢而出,也不一定挡得住这主儿。既然是我算错的,开的这个门,我就负责到底!绝不能让苍云阁成了一个祸害苍生的门派。”

  李昊鉴的虎口开始崩裂,流出血来,染红了手中的木框,虽然只有两根较长的边上面沾了血,不过整个木框都变得鲜红。只不过洞**光线昏暗,李昊鉴和中年男子都没有注意这个变化。

  “昊鉴,你躲远点!看我炸死他!跟他拼了!等我把他的龙爪炸回去,你赶紧关门!”中年男子十分决绝。

  李昊鉴虽知道今天九死一生,等听到自己师父真的要以死对抗,仍然一阵悲痛,而且不知道自己师父还有自爆的法门,这要是让中东的极端分子学会了,岂不天下大乱?

  绿色光圈另外一侧的龙爪之主好像感受到了中年男子的决绝杀意,硬生生将龙臂探长了些,这还是龙臂的小臂仍未完全探出,让龙爪不能扑抓,只能有限的上下摆动,放些雷电,这要是让另外一侧的恶龙探出整个前臂,势必更加危险。

  探出的龙爪和龙臂不再扑腾,而是凝聚全部力量,电芒大作,让整个龙爪和龙臂像是雷电化了一样,处于耀眼的半透明状态,这是要放出大范围的雷电,一次性消灭李昊鉴和中年男子。

  轰隆一声巨响,如梦如幻,李昊鉴一下惊醒过来,发现飞机上正在播报信息。

  “尊敬的各位旅客,我们的飞机已经在下降,预计在三十分钟后抵达上京国际机场,地面温度,零下2摄氏度,华氏”

  李昊鉴捏捏睡眼惺忪的眉间,用轻微的疼痛驱逐下困意,口里含糊着说:“上京,我回来了。”

Next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