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第一章 苏祤的底牌

深夜的丛林一片黑暗,月光如水银泻地,让这片林中空地也有了点光亮。苏祤闪转腾挪,随着身体的移动不断出拳,月光下拳影翻飞,呼吸声和拳风声混合在一起,形成一种独特的节奏。

  直到最后一记摆拳收尾,苏祤才缓缓收回手。身体一静下来,顿时觉得呼吸急促,他不禁双手撑住膝盖,汗水沿着脸庞滑落,不停滴落在地面上。

  如果是穿越前,以原先肥宅的身体状况,这种强度的训练能坚持两分钟已经不错了,现在居然能持续一个小时以上,想想真是不可思议。

  苏祤擦干了汗水,略微活动了下手脚,这里条件有限,他只能按照以前学来的自重训练来健身。拍掌俯卧撑,深蹲跳,卷腹,最后来十个冲刺往返跑结束,中间没有休息。汗水早已将他的衣服打湿,苏祤索性脱了上衣,开始运动后的肌肉拉伸。

  在月光的映照下,苏祤身上的肌肉线条清晰,连腰侧的腹外斜肌也有模有样,这是他原先梦寐以求的身材,现在三个月就实现了。

  想到这里他不禁苦笑,坚持训练是一方面,另一方面身为妖兽部族的苦工,每天的重活就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

  妖兽们喜好食肉,这里又靠近迷雾山脉,大型魔兽有的是。虽然妖兽不在意人类苦工的性命,但也会赏赐些肉食,不过和苏祤穿越前衣食无忧的生活不能比。

  最近妖兽部族还要建一座宏伟的祭司塔,为此调集的苦工不计其数,光是搬运的石料杂物,苏祤所在的苦工营就忙活到现在,更别提后续繁杂的建造工程了。

  苏祤现在有些理解,为什么判定为下等用户,系统还要免费送他三个技能,基础拳法,基础心法和基础步法。拳法和步法可以有效提高上肢下肢的灵活性和承受力,基础心法更是调养身体的最佳利器。

  要不然以苏祤现今的工作强度,外加时好时坏的三餐,别说私下加练,估计一个月不到身体就废了。这三个月他见过不少活活累死的苦工,妖兽和人类是分属两个对立的阵营,妖兽根本不会管你的死活,连个裹尸布都不会给,直接往迷雾山脉一丢了事。

  山林间突然吹起了一股凉风,树叶哗啦啦的摇晃,远处还传来魔兽低沉的咆哮声。

  苏祤早习惯了这一切,虽然深入林间,但这里离驻扎的营寨并不远,周边还有妖兽萨满布的陷阱,除非是高阶魔兽,要不然根本不会靠近。

  苏祤看看手表,已经是凌晨一点了,最多半小时就要回去。营寨的卫兵两点左右会围绕着营寨巡查好几圈,如果被发现私自外出,被立刻处死已经算是仁慈的。

  这块机械表非常旧,手表的镜面早模糊了,但还能看清手表指针。这是苏祤从一个死去的杂役手上偷来的,没办法,如果连具体的时间都无法掌握,晚上偷溜出来无疑是找死。

  根据苏祤的推断,这个世界的科技水平和地球相似,从营寨内一些现代商品就可看出端倪。但妖兽对本族的信仰非常虔诚,更愿意遵守传统,对于人类的科技产品也只是拿来赏玩,从不会依赖。要不然这祭司塔就算再宏伟,何须要出动上万名苦工。

  苏祤穿好衣服,盘膝坐下运起基础心法,这是他每天训练的流程。拳法击技,肌肉训练拉伸,最后用心法调节肉身,这样组合是他精心测试的结果,淬炼身体的同时也能保证足够的缓冲。

  随着苏祤呼吸调节,丹田内缓缓升起一股气流,气散四肢百骸,然后聚拢在头顶的百会穴,最后又回落于丹田。

  只是三个循环下来,身上的汗水就蒸发干净,整个人神清气爽,山林间清冷的空气吸入肺中,使他整个人处于放松舒适的状态,就连训练带来的肌肉酸痛也消退了不少。

  这是系统最让他欣慰的地方,自带的三项基础技能,一开始就融汇在他身体内,像是一套固定的程序,只要你思绪到了就能运转自如,基本不会出差错。

  一想到系统,苏祤突然想起一事,手掌一翻,一块正方形的属性板就投射在身前。上面除了三项技能外,在最左侧还有一排红色的字体在不停跳动。

  “血斗战争开启日还有:2年1个月19天23小时30分7秒。”

  看着秒针不断变化,苏祤的紧迫感又涌上来,关于这个血斗战争,系统没有任何解释也没有说明。但傻子也知道绝对不是好事,刚进入这世界的时候,系统说得内容他记得一清二楚,既然是血斗,这个世界又有正反派之分,一定是不死不休的局面,说不定也有其他穿越者参与进来。

  万一别人的身体数值好,一上来就分配成正派高手,自己这个反派小虾米哪里有活路。远的不说,就是这个世界自带的力量体系,苏祤连最低阶的炼体境都没达到。

  虽然靠着基础技能的加成,自己在苦工里也算是身体强健的,但对比那些妖兽战士,苏祤不用想就知道,对方一个手就可以轻易捏死自己。

  但目前为止除了拼命锻炼身体,还有苦练这三项基本技能,他也不知道如何是好。穿越前后他才十八岁,终究是少年人心性,不过苏祤是孤儿出身,坎坷挫折多了,在逆境中保持乐观向上已经是种习惯。

  苏祤站起身来,无意间看到手臂上的印记,这印记是张凶恶的兽脸,青面獠牙,在月色下如同幽魂恶鬼,尤其那双红眼更是栩栩如生,像是活过来一样。

  这是萨满祭司施法的禁咒,每个苦工手臂上都有,一旦跑出指定范围,萨满只要一念咒就是血肉横飞的下场。

  他叹息一声,真是一刻都不能松懈。

  不断提升自己,逃出这个鬼地方,还有面对未来的血斗战争,件件都是悬在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苏祤摇摇头,不再想这些乱七八糟的心思,把衣服紧了紧,朝营寨的方向奔去。

  妖兽部族的建筑风格粗犷简约,尤其是这种临时营寨。他们有最强壮的战士,那些两人都抱不住的古树一旦被砍下来,一个炼体境的虎人战士就能轻松扛起,然后当做营寨的外围墙壁捆绑在一起,大门上最多包两层铁皮就了事,整座营寨也只有两座木质瞭望塔。

  当然,这样松懈不是没有道理的,毕竟这里是妖兽部族的腹地。进入这里的人类,不但要小心成千上万的妖兽大军,还要抵抗这里魔元力对神元力的腐蚀,弄不好还未出手,自己就被魔气腐化成了疯子。

  最好的结果也会堕落成魔武者,成为邪派一员。所以,除非是极空境的大宗师,否则和送死无异。

  苏祤就是把握到这一点才敢夜里偷溜出来,他有一条固定的路线,早已驾轻就熟。只要把握好时间,小心行事就不会有危险。

  接近营寨的附近,苏祤潜进草丛内,这些半人高的杂草对平均身高一米九的妖兽来说没什么用,但对苏祤这样的人类简直是最好的掩护。

  他匍匐在草丛中,缓缓爬动,这时夜空中泛起一层层乌云,只是片刻就将月光盖住。这简直是双重保险,他陡然加速,一下就来到了木墙边,慢慢贴着墙角移动。

  苏祤来到一个瞭望塔看不见的死角,脚尖在木质围墙一点,双手抠住围墙,就像是猴子般攀爬上去,这也得益于基础步法带来的帮助。

  经过日积月累的练习,他的速度很快,在虎人守卫打第二个哈欠的时候,苏祤已经翻进来了,轻轻的落在地面上。弓着身子迅速找到自己的帐篷,掀开帐篷一角就爬了进去。

  苏祤悄悄钻入被窝,帐篷里漆黑一片,呼噜声此起彼伏,空气中混合着汗味和一些不知名的臭味。对这些苦工们来说,睡眠是极其珍贵的,这是唯一恢复体能的方式,毕竟第二天又是更加繁重的劳作。

  苏祤的心跳逐渐平稳下来,他呼出口气,暗运基础心法调整呼吸,用这种方式入睡,即使只能睡五六个小时也不会太疲惫。

  可就在这时,白色的属性板突然出现在他面前,原本空旷的属性板下方,突然出现了一个不停旋转的漩涡,这漩涡越转越快,接着浮现出一本书来。

  这本书书皮上画着人体正面穴道图,中央写着几行字。

  开启你自愈的潜力,陈临著。

  极简养生之法,改善身体,免去你的病痛之苦。

  接下来就是关于作者所获的荣誉,某某养生专家推荐等字样。

  整本书已经很旧了,页面有些残破,就像旧书摊上的二手书一样,卖两块都无人问津的那种,但出现在此地却显得有些诡异。

  苏祤差点从被窝里跳起来,这属性板只有在他开启时才会显现,根本不会突然出现。这本旧书更是从没见过。

  他压抑住自己的心跳,像是做贼一样用被子盖住属性板,尽管这东西除了自己之外没人能看见,但这种小心完全出于本能。

  苏祤用手碰了一下书页,可奇怪的是,手指刚刚触碰到书本,这本旧书就化为碎片消失不见。接着属性板画面突然模糊了一下,原本空荡荡的下方出现了一行小字。

  被动技能——自愈。

  这一系列变化实在太突然了,苏祤愣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

  等等,刚刚那本书好像很眼熟,他努力回忆了一阵,突然一拍脑袋。

  还未穿越的时候,刚好在帮邻居搬家,邻居还拿出一大堆旧书让苏祤处理掉,接着眼睛一花就被系统拖到这个世界。

  苏祤还记得,那堆旧书他还翻过,养生,小说,美容园艺什么类型的书籍都有。

  难道是时空错乱的BUG,苏祤摸了摸下巴,想想两年后的血斗战争。

  恩,我也不是没有底牌啊。

Next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