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第一章 缩影

一个大战一线的小城里。

  傍晚,小城里开启‘城禁’,夜晚不得私自出城。

  不过维持城禁的也就一些修为并不高的修士,偶尔巡逻一下,没有特别严厉。

  易秋七号缓缓摸到城墙下,沿着年久失修的城墙内壁坑洼处向上爬。

  这些城墙也就十几米高,真打起来,挡不住什么人、兽,就是装饰品,真正防御靠的都是护城大阵和城内修士。

  天源大陆多数城池都是这样,所以这个一线小城的城墙才坑坑洼洼、易于攀爬。

  ‘想我易某人分身无数,除了惹那一家子外,什么时候敢做,区区城禁……哼哼。’

  易秋七号得意、轻松的爬到城墙上,猫着腰继续前进。

  他要到城外小树林里打野战、杀凶兽、赚外快,领先他人一步,走上人生巅峰……

  憧憬中,易秋七号走到城墙外沿,二话不说就是一跳。

  然后他愣愣的看着越来越近的地面,好像……有点高?

  ‘又要死了……’

  寂静中,肉体落地的声音响起,易秋七号又凉了。

  ‘搞错了,再来!’

  ……

  易秋二号弄来一捆绳子,再次摸到了城墙上,这次成功落地。

  他默默地看着脚边七号的尸体:不能浪费,废物……宝物利用吧。

  血腥味在离小城最近的树林里弥漫开来,七号的尸体被随意的扔在一棵树下。

  ‘这样肯定能引来凶兽,就是不好带回去啊……’

  因为是临时起意的出城,没想那么多,所以没有人在城里接应,猎物不好带回去。

  就在易秋二号已经考虑杀了凶兽该怎么带回去的时候,一只形似野猪的野猪出现在他的视线里。

  对已经开始修行、不需要在乎伤势的他来说,一只野猪还在承受范围之内。

  虽然人逗了点,但水平还是有的,易秋二号屏息凝神。

  野猪咬下第一口,露出‘满足’的表情时,他动了。

  寒光闪过,原本背在背上的大刀已经染上鲜血,野猪的颈脖处被开了一道大口子,惨叫不断。

  易秋二号嘚瑟起来,却忽然听到周围有不小的动静。

  这么浓郁的血腥味怎么可能只引来一直凶兽?

  然后又出现了一只野猪,又一只……

  一群膘肥体壮的野猪横扫而过,易秋二号已成残花败柳。

  再扫而过,易秋二号,卒!

  ……

  现在是地球和异界——天源大陆融合的第三个月。

  原本的天源大陆人口稀少,数倍于地球的面积(大多是兽类占领)而只有几亿人口,所以整体的资源方面并不紧张。

  竞争还是有的,争那些更高级的资源,但绝对不会到为了一撮灵草而眼红的程度。

  现在差不多就是这种的程度,地球人太多了……

  也因资源危机,人类不得不与凶兽开战,抢地盘。

  以前不打不是打不过,一是资源足够,没必要大战,有需求的人自己去打就好了。

  二是仍由一些凶兽生长,用以历练门下小辈,也就是圈养心理。

  就算现在大战也不是‘大佬们一哄而出,把弱小凶兽的领土抢过来’就好了,主要还是兵对兵、将对将,尽量让各层次的修士都有战斗可打。

  伤亡不低,但效果也很显著,尤其是在‘催化地球人’的方面,让许多没经历过死战的地球人快速蜕变。

  各势力高层:反正现在人这么多,少一些也不打紧……

  兽类里灵智低的称凶兽,灵智高的称灵兽。

  全大陆凶兽占了半数以上的领土,剩下的大概灵兽和人类各占一半。

  由于凶兽贼会生,所以只要别人没注意,它们就会占领暂时无人的土地,久而久之也就变成它们占最多领土了。

  相比之下,灵兽和人类的生育率都不高,有时候不是不想生,而是怎么都怀不上,生育率比地球人还低许多。

  所以尽管修士寿命比地球人长很多、天源大陆的人类历史也很悠久,但人数就是上不去。

  额,和整天‘生死看淡,不服就干’也有关。

  地球人的现状说起来简单,但现实……还是比较残酷的。

  对于没天赋的人就更骨感了。

  像易秋那样的死亡出现在大陆各地,成千上万,人命是最珍贵的,又似乎是最不值钱的。

  有人‘欢声笑语打出GG’,也有人‘愤恨不甘惨遭灭杀’。

  现实永远都是多面的,但‘个人’并不一定能全都接触的到。

  天赋高的人,在地球刚融合时的‘收弟子风波’中多被收走,直接走了捷径,不用去争抢资源、不用提心吊胆,生活有了保障,未来可期。

  天赋低的人,只能无奈的去见证、参与以前的世界里并不光鲜过的那一面,或如鱼得水、或饱受煎熬。

  不同年纪的人对现在的改变有不同的看法,但多数人喜欢的是以前那个安逸的生活,抱有天真幻想终究是少数。

  有些人初闻异界时激动不已、心怀壮志,却和以前一样,再次被现实打击;有些人依旧向往以前那样的生活,却必须去经历血与火的试炼;有些人没有改变,结果被现实教做人;有些人……

  但不管是什么样的人,内心都有一份野蛮的血性!

  这是祖先们在那个蛮荒的时代一直流传下来的、无法彻底泯灭的血性。

  比如下面这个角落里的故事。

  ……

  阴暗的巷子里,一个衣着破烂、脸粘泥巴的男孩吞咽着口水,看着手里散发清香的一撮草。

  这是一撮上了年份的野草……

  少年正准备用‘全大陆通行基础功法’炼化这一株草,忽然他眼前一暗。

  没有迟疑,少年立刻后退,他知道是有人挡住了他的视线,先拉开距离再说。

  “小子挺机灵啊。”一个肥膘大汉收回了刚伸出一半的手,抖了抖身上的资本。

  “把那撮草给我,不然你可能走不出这巷子。”

  少年直接把草塞嘴里,微微弯腰,做好战斗准备,眼神锁定大汉:“我可能杀不了你,但你要我一命,我至少断你一肢!”

  他不是在吓人,他真的已经做好了死的觉悟,而那肥膘大汉明显没想到这还是个滚刀肉。

  场面一下僵住了。

  少年并不是不把自己的命当回事,而是被逼无奈,如果服软,结局只会更差。

  死,并不是最坏的结果。

  不是指损失这一撮草,如果是以前在地球上,打劫时破财消灾也就得了,哪里会暴躁的拼命。

  但在这里,这个人、这类人绝对不会满足,弱者没人权,如果因软弱而被盯上了,那紧接着尊严而丧失就是你的一切,诸如自由、生命。

  最终还是那大汉退却了,晦气一声就走了。

  少年刚松口气,一道温暖人心的声音传来。

  “你叫什么名字?要不,跟着我试试?”

  看着巷口阳光下的那一男一女,少年心里似乎有什么东西被唤醒了。

  “试试就试试……”

  ……

  故事继续进行着,没有因易秋几号的死而结束,因为他,并不是主角。

  那么接下来,让我们从头讲起。

Next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