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第一章 儒道世界

秋风萧瑟,气温骤降,马上就要入冬了。

  但是此刻的苏林,身着青衫薄衣,坐在书案之前,门窗未关,冷风直吹却浑然不知。

  “我……我竟然真的穿越了。”

  目光有些呆滞,苏林始终还是有些接受不了现在的事实。

  前一刻,他还只是一名普通的高三学生,正在语文课上对着高考必背的《论语》发着牢骚。

  可是现在,转眼之间,他就不再是他,而变成了另一个人。

  现在的他,也叫做苏林,是天仁大陆吴国丰乐县人,今年十五岁,父母双亡,却有个商人之女的恶毒后母。

  “天底下竟然真的有这样的世界,孔子是至高无上的圣人,《论语》是天仁大陆的《圣典》。

  整个天仁大陆有九个国家,却都是奉行儒道,实行科举取士……这……简直就是一个儒道的世界……”

  努力消化了脑海中的记忆,苏林倒吸了一口冷气。

  他怎么也没想到,被自己骂做百无一用的应试教材《论语》竟然在天仁大陆有这么崇高的地位。

  “这一定是老天给我的惩罚,或者是开了我一个天大的玩笑。

  我骂《论语》无用,说儒教毒害人的思想,然后老天就偏偏将我送到了这么一个儒道世界。

  人人尊儒习儒,以孔子为圣人,以儒道思想治国。而我,偏偏还是一名拼命学习儒教经典的儒生……”

  彻底明白了现在所处的世界,苏林也只能苦笑一声。

  “上辈子,还只有语文一科当中考《论语》,可是现在,我要想出人头地,要想在这个世界生活得好,就必须学习像山一样高的儒家经典,更要会写诗作词。”

  在天仁大陆,孔子以儒仁成圣,有教无类,帮助百家诸子成就亚圣或者半圣,然后合众圣之力,以思想为砖石,筑造了万里长城。

  将整个人族的活动区域圈了起来,彻底阻绝了妖兽和蛮夷戎狄四族的侵袭。

  同时,诸子百圣创建圣殿,立下十大文位,各国以科举取士,彻底巩固出这么一个儒道世界来。

  “原来,在这个儒道世界当中,思想才是最厉害的武器。

  儒生不再手无缚鸡之力,读书人只要开智以后,就能从众圣筑造的万里长城当中吸收圣力。

  以字、诗、词,甚至是文章作为思想的载体引动天地元力幻化出元力实物杀敌。”

  苏林一想到诗词都能够化为实实在在的物体和力量,心中就是一阵激动和荡漾。

  因为,天仁大陆的历史和古代中国虽然相似,却在汉朝以后就裂变成为了九个国家,汉朝以后的历史和人物,和中国古代一点都不相同。

  历史上那些汉朝以后的文学巨匠,历史名人,更是一个都没有。这也就代表。

  苏林脑子里面存着的那些能够流传千古的诗词歌赋,如果在这个儒道世界里出现,该会兴起多大的滔天巨浪啊!

  可是,苏林一想起自己现在已经十五岁了,依旧没有开智,心里面便咯噔一下立马凉了半截。

  开智是每一名天仁大陆读书人都要经历的过程,或者准确的说,未成开智,就不算是一名真正的儒生。

  所谓开智,就是用一句蕴含思想的文字开启智慧。

  这句话可以是圣人孔子之言,也可以是亚圣、半圣经典,再次一点就是大儒的经义,翰林和大学士对圣人经典的解释言论。

  毫无疑问,开智的这句话等级越高,也就代表着未来可以成就的文位越高。

  用圣人之言开智,就算是最低的半圣之言,开智之后吸收的第一笔圣力都是磅礴非凡的,有冲天斗牛之势。

  每当这种天纵奇才出世,都是一国之大幸。

  因为这就意味着,又有一名有望成为至少是大儒级别的儒生出世了。

  但是这样的天才太少太少了,九国亿万人口,千万儒生,每十年估计才只有一名以圣言开智的天才诞生。

  而且,这些几乎也都只是以半圣之言开智,最后成就无一不是大儒以上。至于亚圣之言开智的,最后几乎都成就了半圣。

  而真正能用孔子圣人之言开智的,千百年来,似乎只有孟子和孔子之孙子思二人而已。

  因为孔子圣人之言,实在太晦涩深奥了,往往一句话一层意思之下,有更深一层意思。

  而且孔子圣人的许多话都有诸多解释,就算是文位到了进士、大学士也不可能知尽知详,区区十几岁的孩童,又如何能够尽知圣意,并且以此开启智慧呢?

  当然了,开智之言也不是绝对掣肘了未来的发展潜力。

  九国当中,也曾有用大学士对圣人经典的解释之词开智的,最后成就了半圣文位。

  “哎!现在不要说是进士和大学士的言论了,就算是一个举人的诗句,之前的这个苏林竟然都无法开智。

  别家孩童一般六七岁,诵读这个世界上类似《千字文》《百家姓》这样的启蒙书本学会认字之后,就陆续能够开智,最迟也不过十二三岁开智。

  可是偏偏这苏林……笨到连秀才举人那近乎白话文一样的诗句都没办法令其开智……我怎么会穿越到这么一个废材的身上啊?”

  感受不到身上一点传说中的圣力,结合记忆,苏林知道自己这个十五岁的身体,至今都还没有开智。

  没有开智,不具备圣力,就算不得真正的儒生,更不可能有考科举的资格。

  苏林更想了起来,如果到了十六岁成年自己还没有开智成为儒生的话,连士族的身份都会被那个黑心恶毒后母之子苏文夺走。

  “不行!我一定要开智,就算是用秀才之言,我也必须在明年成年之前开智。”

  如果没了士族的身份,苏林就等于变成了庶民,就不可能去上国家供给士族子弟的免费学堂。

  士族身份,是国家赐给有文位在身的儒生的身份地位象征。秀才文位授予士族身份,举人可为大夫,进士是卿,至于进士以上都是公侯。

  士族身份都是可以世袭的,但是也只能够传给嫡长子一人。

  苏林的父亲苏景天有幸在三十岁那年考取了秀才文位,获得了士族身份,苏景天意外身死,士族身份自然是由苏林这个嫡长子继承。

  可是如果苏林在十六岁成年之际还没能够开智成为儒生的话,按照吴国法令,这个士族身份便可以由他的后母苏刘氏之子苏文继承。

  “士族身份是国家对于有文位儒生的世袭奖励,不仅可以免费上士族学堂,更能够每个月从县衙领取一两纹银的文位俸禄。

  现在的我在苏刘氏的逼迫虐待之下,就已经生活很艰难了,如果成年之后再没有了士族身份,恐怕就要饿死街头了……”

  苏林越想越心惊,冷汗直流,他前世虽然家世只是普通,但是也从来不短衣缺食。

  可是现在,在这个陌生的儒道世界,父母皆亡,上面还有一个黑心恶毒的后母和她的孩子相逼,如果再没有了士族的身份,苏林都不知道该要如何生存下去?

  正这么想着,苏林就听到了门口一声妇人的冷哼:“苏林,这是你今天的饭食。”

  苏林转身一看,正是后母苏刘氏,身着大红色罗绮裙,披金戴银,却偏偏一副恶面孔,手里拿着一碗稀粥,上前几步,一把甩在苏林的书桌之上,粥水都飞溅了出来。

  见苏林案桌上翻开的几本书,恶言讥笑道:“小兔崽子,不要再白费力气了。你就算是看到死,也不可能开智的。这苏家的士族身份,铁定是我儿苏文的。”

  “大胆苏刘氏!就算我无法开智,如今也还是士族身份,你一介布衣庶民,怎敢对我如此无礼?”

  一看到这黑心婆娘,之前那个苏林被她欺凌的画面立马感同身受起来,苏林的心里面怒火大盛,蹭的一下站了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脑海中立刻就浮现出《礼记》丧服篇子夏传中关于女子三从四德的话来,指着苏刘氏就破口大骂道:

  “《礼记》有云:‘妇人有三从之义,无专用之道。故未嫁从父,既嫁从夫,夫死从子。’如今我父早亡,我乃苏家嫡长子,继承士族身份,实打实的一家之主。

  你这区区妇人,不安分守己,为我苏家打理家业,却屡屡欺我年幼,虐待于我,就不怕我告到县令大人那里去,将你打入大狱,然后游街示众,让全县人都知道你这恶毒妇人之名!”

  苏林说完,一把拿起那碗稀粥,砸在苏刘氏的脚下,瓷碗四崩五裂,粥水溅湿了苏刘氏的大红罗绮裙。

  惊得苏刘氏蹭蹭蹭直退到了墙壁,一脸惊恐地看着眼前的苏林。

  她怎么也想不到,一向木讷软弱的书呆子苏林竟然会用《礼记》中的三从四德来攻击自己。

  苏刘氏想要开口反驳中伤苏林,可面对《礼记》中的圣言,却偏偏无言以对,丝毫都不敢有所反抗。

  在这个儒道至尊的世界,圣人言语,岂是她这种目不识丁的长发妇人敢出言反驳的?

Next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