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01章 抵达国都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

  “别,把它拿走!”

  穆雷狠狠地将面前那恶心的幽蓝色蠕虫拍飞,但越来越多的恶心虫不断在他周围盘踞,蠕动着身躯朝他那肥胖的身躯靠近。

  这是一处幽暗的山洞,洞**没有任何的照明物,但那些蠕虫散发的幽光足以让穆雷勉强看清,看清那各种各样的毒虫长蛇。

  数日前,出生于羽化大陆的穆雷,本来正在一家奢华的酒店准备谋划未来的伟业,却突然间感到双眼发黑,睁开眼时便发现身上布满爬虫。

  那满头黑发上沾满汗水,顺着发梢滴落,滴在那满是恐惧的眼中。

  苦涩的汗液导致眼眸极为疼痛,但穆雷连闭眼都不敢。

  他怕,他怕一闭眼,那无数的毒虫长蛇就会直接冲进他的身躯,将他全部吸干。

  “求求你,放过我,放过我……”

  嘴中不断发出哀求声,可周围却依旧是鸦雀无声,唯有长蛇发出的吐舌声。

  心中的恐惧来到顶峰,穆雷甚至都感受不到那狰狞的面部。

  若不是有着那道身份支撑他那仅剩的尊严,恐怕他早已跪地。

  穆雷手扶住身后那冰冷的石壁,狠狠地将力量作用在上方,想借此来消除心中恐惧。

  胸口不断的快速起伏,带着无穷的警惕死死盯着周围蠕虫。

  滴答……滴答……

  可在这种极度幽闭的地方,突然传出水滴声,经久不息般……诡异。

  穆雷充满血丝的双眼仔细观察着洞穴上方每一处,但水滴位置没发现,反倒是如同激怒这群长蛇般,纷纷嘶吼着拱起身子,慢慢的靠近。

  “嘶。”

  警惕的穆雷却突然感受到手心的剧烈疼痛,猛然抽出,望向那手心心神俱颤。

  原来刚刚的滴答声根本就不是什么所谓的水滴,而是被锋利岩石划破伤口,导致破裂的血液滴落声。

  穆雷连忙捂住伤口,可血腥味早就飘散在洞穴的每处,本就喜爱血液的长蛇此时无比兴奋,恨不得将穆雷分而食之。

  “我到底招谁惹谁了!”

  穆雷只得咬紧牙关臭骂一声,但如今的状态就算他用尽全力辱骂到头来吃亏的也是自己。

  穆雷吞咽着口水,火烧般的咽喉让他发狠,一口吮吸着血流不止的手心。

  直到感受手臂的无力感穆雷才停止,他苍白的嘴唇上沾满自己的血液,而周围的长蛇更加蠢蠢欲动。

  “都怪我,非要装,什么东西都没带出来,这会被人给阴了都没办法逃。”

  穆雷咬紧牙关,此时他的情况显然比之前好上许多,但面前这情况也不是他能够对付得了的。

  “不管了,不赌一把谁知道是生是死。”

  穆雷盯着远处极为阴森的地方,因为没有任何光源,他只能凭借运气来逃脱。

  至于这一路上凶神恶煞的长蛇,生死由命,富贵在天,穆雷就不相信,他的命会就这么简单的埋葬在这!

  深吸一口充满腐烂气味的空气,继而怒着眼,口中发出响亮的嘶吼,朝猜测的洞穴出口一股脑跑去!

  这一声粗嗓显然起了威慑效果,但更多的是给长蛇一种屈辱感,纷纷扭曲着身子飞快爬着。

  “想咬本小爷,吃了熊心豹子胆……!”

  咔擦一声,穆雷心中仿佛有什么东西碎掉一般。

  在他的面前,是一处还未开凿的石壁,也就是说,穆雷选错方向,选择了一处死胡同!

  身后,那些长蛇仿佛讥笑着愚蠢的穆雷,纷纷放慢步伐,但却将穆雷的去路全部封锁。

  显然,它们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它们要将穆雷困在这,狠狠地戏耍于他。

  “我穆雷宁愿死也不会被你们这群牲口给戏耍!”

  穆雷大吼一声,眼神坚定的朝前方石壁最为坚硬的地方碰撞去。

  被这群长蛇活生生的分食,不如自己了解的好,也能落得勇士之称号。

  穆雷跃起,朝那坚硬的石壁飞去,不出意外的话,待会他便会被石柱入体,死的不能再死。

  仔细回想着这短短一生,作为世家,他整日都在花天酒地的生活着,可却在这改邪归正的时候丢了命……

  这一切,这一切都是穆九恒的错!

  如果有来世,我绝对会将他千刀万剐!

  穆雷不屈的睁开眼,他要亲眼看见那石柱狠狠刺进他的脑中,他不甘心!

  …………

  晃~

  可意料之中的血液横飞并未出现,反倒是柳暗花明,眼中赫然出现一幅世外桃源的景象。

  小村,小桥,流水,与用某种矿石锻造的雕像。

  “我活着出来了?!”

  穆雷留下激动的泪水,他赌对了,老天不想让他死!

  穆雷望着下方的小水洼,当即不顾脸面的狠狠趴下身子,疯狂吞噬着。

  “活着的感觉真好,面子?那是什么?”

  穆雷脸上一横,在这种生死转换的奇妙旅程,他早就看开许多事情。

  恢复些体力他便朝不远处的茅草屋组成的村子走去。

  村子内没有任何生命的迹象,穆雷只得观察着这白色雕像。

  雕像显然是一名气宇轩昂的男子,栩栩如生,但那眉宇间的狠辣是无法掩盖。

  穆雷正感觉全心神沉浸在雕像的美轮美奂中时,自己的肩膀上,赫然被狠狠的拍了一下。

  这突发情况吓得穆雷脚下一软,顿时摔倒在泥泞的地面。

  “哈哈,瞧这人的胆子,居然会是穆琼的宝贝儿子,也对,蛇鼠一窝嘛。”

  大笑的男子年以过百,浓密的头发与胡须在脸上围绕一圈。

  他的眼眸并不像普通人,而是如蛇一般的眼瞳,最让人惊讶的是那说话分叉的舌头。

  “不准你说!”

  穆雷听到有人说自己的母亲,当即就抓起充满水分的黄土狠狠地砸在那人脸上。

  “哈哈哈,呸,臭蛇人!”

  穆雷伸出食指捧腹笑着,而那蛇人也因为避让不及,被狠狠地砸中脸庞,黄土蔓延在脸上极为难看。

  “我看你想死。”

  蛇人擦拭去一捧黄土,吐出蛇信子,伸出充满鳞片的手掌朝穆雷抓去。

  “死……我不想死,求你,别杀我,不要!”

  穆雷连忙匍匐着身躯,朝蛇人跪拜着,并且大声喊着求饶。

  死他确实不怕,但他怕那种死不瞑目的感觉,他想活着,活着将仇恨全部解决,他还想活着,活的如最先前一样,整天花天酒地,他再也不想什么雄图,他只想活着。

  “真的?”

  蛇人手臂将穆雷庞大的身躯提起,妖艳的眼瞳充满嘲讽。

  但别说嘲讽,现在就算是在他的头上撒尿穆雷都不会有任何想死的冲动。

  “真的,我家很有钱的,我妈对我更好,肯定会给你很多。”

  穆雷如小鸡啄米一般点头。

  听到这,众多蛇人尽皆面面相觑,接着……哈哈大笑!

Next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