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第一章 啤酒瓶砸来的爱情

海城市人民医院。

  一个穿着宝蓝色西装的中年男人在骨科病房通道里闹了起来。许多病人也都从病房出来看热闹。

  那人手里拿着啤酒瓶,在通道里坐着,对周围看热闹的人大喊,

  “我妈,就是在,在他们医院去世的。”

  “肯,肯定是……他们搞,搞的鬼。”

  “你,你们赶紧,回家吧,小小心,哪天也死了。”那人喝醉了酒,开始胡言乱语。

  人最听不得诅咒的话,听到这儿,大家都对他十分反感。

  一个老大爷说,

  “你这人怎么回事,怎么还咒别人死呢?”

  那人也不以为意,站起身来,说,“黑心医院……我要去……去告你们。”

  ……

  一声声不堪入耳的辱骂声从一个中年男人的嘴里传出来。

  李默据周围年长的护士说的话中知道:

  这男人的母亲来时就已经不行了,九十多岁的高龄,被她自己亲生儿子亲手推倒,摔断了腿。

  再加上老人年纪大了,本来自身就有很多基础疾病,不仅是骨科,连心内科的人都来会诊了。

  医护人员尽了全力吊着老奶奶的命,今天早上五点的时候,她还是走了。

  现在这个罪魁祸首,他居然还有脸来闹。

  她心里愤愤不平、满腹疑问。

  旁边年长的护士看了她一眼,似乎看出了她心里的疑问,静静说,“这有什么,医院就是这种人好捞钱的地方,随便闹闹事儿就几千块钱到手。”

  旁边的人也跟着说,

  “这男的没有工作,老奶奶是机关单位的,退休金比我们工资都高,现在老奶奶走了,他能不这样么?”

  ……

  她听着这些话,眉头揪在一块。

  呵,人心可真丑陋。

  那个男人手上拿着啤酒瓶,踉踉跄跄向护士站走过来。看他走路的样子,应该是喝醉了酒。

  他一步步逼近,让李默眉头紧蹙。

  “你们必须……必须得赔偿我!”说罢他手里的啤酒瓶脱离了他的手,飞快地砸向过道里路过的一个男生。

  “小……心!”

  李默对那男生喊,她知道来不及了,鬼使神差地扑了上去,用自己的背,接住了啤酒瓶狠狠的一击。

  啤酒瓶砸在她背上,消了些力,“啪”的一声落在地上,碎了一地的玻璃渣。

  剧烈的疼痛从后背蔓延开来,她闷哼一声,倒在了男生的背上。

  她有点儿后悔了,她干嘛要多管闲事。这啤酒瓶砸别人身上关她什么事儿,疼的又不是她。

  可她管了这闲事,现在疼的就是她。

  她怎么那么倒霉,实习第一天就遇见医闹。闹事者还是个醉鬼?

  法律会不会说他神志不清,不负法律责任?

  她隐约中感觉到有人把她背起来,然后放下。

  她趴在柔软的病床上。模模糊糊听到陈主任的声音,和……一个好听的男音?

  “她怎么了?”那个男音听起来有一丝着急。

  “没事儿,疼晕了过去。”这是陈主任的声音。

  她想睁开眼,却发现眼皮重的怎么也睁不开。

  便依着天命沉沉地睡了过去。

  陆沉坐在休息室的沙发上,看着躺在床上的小姑娘。

  抿紧了嘴,皱着眉头。

  低下头,给杨越发了个消息。

  “我晚点儿去你那儿。”

  他过来探望朋友,没想到遇上这种事儿。

  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脑子里都是小时候奶奶说的话,

  “沉沉,不要随便碰女孩子,碰了就要娶回家。”

  刚刚小姑娘倒在他背上。

  夏日里,隔着薄薄的衣衫,他感受到小姑娘的心跳声和体温。

  还有少女独有的身体弧度。

  他紧抿着嘴,轻轻“嗯”了一声,像是做了什么决定。

  李默醒来,动了动眼皮,摸向胸前的怀表。

  努力眨了眨眼,看清时间。

  已经十二点了。她昏睡了三个小时。她快速翻身坐了起来,却牵扯到背上的伤。

  “嘶——”确实有些疼。

  坐在沙发上的陆沉抬眼看了看小姑娘,缓缓开口说,“你醒了。”

  好听的声音钻进李默的耳朵,让她瞬间清醒过来。

  “嗯。”这应该是刚刚那个男生。

  她抬头看向他,愣住了。

  怎么现实里会有那么好看的男生?!

  一头乌黑的头发衬得他肤色更白,几缕不听话的碎发落在额前,却也遮不住他那饱满的额头,一双剑眉像是印在他的脸上,一双好看的瑞凤眼,让她自己这个单眼皮有些自惭形秽,还有高挺的鼻梁和紧抿着的嘴……

  这种人不应该存在在漫画里么?!

  “上午,谢谢你。”那男生从包里拿出一张名片,递给她,“我是陆沉。”

  李默缓过神来,接过名片,喃喃道,“陆沉……”

  看了看名片。

  是个律师,还是金牌律师。他看起来年龄也不大,那么厉害?

  她指了指自己的胸牌,“李默,海城市人民医院实习护士。”

  “我可以负责。”他说。

  “没事儿,一点小伤。”

  陆沉撑着床尾的护栏,身体往前倾,两人脸就一拳的距离。

  “我是说,我可以,负责。”这人什么毛病,难不成他像故事里的女主角一样,想以身相许?长得好看……也不能为所欲为的好吧。

  “那个……不用。”她拒绝。

  “你可以考虑一下,”他起身,比了个打电话的手势,“考虑好了可以给我打电话。我朋友在等我,先走了。”

  “嗯。”李默不知道这声嗯是说给自己听的,还是说给他听的。

  男生前脚刚走,她就听见好友顾欢的声音从大老远传过来。

  “李默,你给我说说你和那男生什么关系?”未见其人先闻其声说的就是她,“让你不要命去救他?要不是中午吃饭,我听我同事说骨科有人闹事我还不知道!”

  顾欢是她闺蜜,两人初中时就认识,之后一起去了职校学护理。

  她在消化科实习,隔了两幢楼,消息知道的有些迟。

  “不认识,”李默看见她这样笑了,开玩笑说,“现在认识了,陆沉,人家是律师,还是金牌律师,说不定人能给我要来一大笔误工费和精神损失费。”

  “做梦!那男的来闹事就等着坑我们钱呢!”她坐了下来,拿出食盒,“听说你们陈主任批了你一天的假,你吃完饭就赶紧给我回家好好休息。”

  “我没事儿。”她耸了耸肩,“下午就可以上班。”

  “好好休息!你没看见你背上那淤青块,那么大!”

  李默有些好笑,顾欢比的那淤青块比她背还大。

  “太夸张了,真的没事儿,就被砸了一下。”

  “别说话,快吃饭,第一次在食堂能吃到那么好吃的饭菜。”顾欢打开食盒,放在她面前,继续不停说,“这医院食堂简直绝了,糖醋排骨太好吃,你快尝尝。”

  “嗯。”

  李默下午还是上班了。

  顾欢拗不过她,带教老师看她背上有伤也没让她做重活。递给她个本子,让她去做病历。

  骨科病室

  杨越腿上打着石膏,和床边的男生说着话。

  “我妈非要我来这医院,说我妹在这儿好照顾。”他听陆沉说了早上的事儿,“害得你遇上这事儿,你没事儿就好,就苦了救你那姑娘了。”

  “我想对她负责。”他忽然抬起头,认真地看着杨越。

  “什么?负责?人家救了你你想以身相许?”

  “我碰了她。”

  “碰了?你怎么她了?”就三个小时,这小子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了。

  “我背了她,我第一次背女孩。”杨越对此无语。

  他怀疑这小子是不知道哪个年代穿越过来的老古董。但也可以理解,这小子和他大学同学四年,共事两年,确实也没见他谈过恋爱。

  连那个大模特苏一喜欢他,他也始终无动于衷。

  “叫什么?”杨越问。

  “李默。”

  “什么?”杨越听见这名字有点吃惊,重复了一遍,“李默?”

  陆沉点了点头,“对。”

  “那个,兄弟,我们商量一下。”杨越对他招了招手,让他凑近一些,“如果,如果是我认识的李默,那咱先放放……”

  还没说完有人敲了敲门,随后有人走了进来。

  “是你。”李默看见坐在一边的陆沉。

  “嗯。”他点了点头。

  杨越看见这俩人的样,就知道自家屋顶要着火了。

  “咳咳,你看看我。”

  “杨越?”李默看了看床上的人,“阿姨给我打了电话,说你转到我们医院来了,我刚刚看病历单还以为是重名,没想到真是你。”

  陆沉看他俩这样,应该是杨越认识的那个李默了。

  他刚刚说什么?先放放?

  “默默,你别听我妈瞎说,没那么严重,我再过几天都可以拆石膏了。”

  “拆不拆石膏不是你说了算,我问你几个问题。”

  “现在还疼么?”

  杨越摇摇头,“摔了两月了,早不疼了。”

  “有没有什么其他反应?”

  ……

  陆沉没认真听问了什么,只看着小姑娘的侧脸有些出神。

  小姑娘不属于看一眼就觉得惊艳的类型,五官看起来很温婉。

  杨越注意到了他的出神,心想这小子不会真动了凡心了吧?如果是真的也挺好,陆沉这人不错,长得也帅,招小姑娘喜欢。

  毕竟肥水不流外人田。那他……就动动嘴撮合撮合俩人好了。

  他眨眨眼,看向陆沉。

  “陆沉,我妹救了你小命你是不是该请她吃顿饭什么的么?”

  陆沉听懂了他的意思,刚准备开口,就听见小姑娘说,“不用了。”

  “要,一定要。”杨越假装抹了抹眼睛,“妹,虽然他是我兄弟,但是,你豁出了你的命救他,他请你吃顿饭是应该的。”

  “谁是你妹,好好说话。”

  李默抡起拳头,却牵动了背上的伤,表情有些吃痛。

  “请吃饭是应该的。”陆沉开口,看向她,“晚上一起吃饭?”

  “嗯,那好。”她听他开口,就知道她自己拒绝不了了。

  “那等你下班。”

  李默“嗯”了声,匆匆走了出去。

  这男生不仅长得帅,声音也好听到犯规。

  心里有个小人冒了出来,恶狠狠地说,“李默,你不能喜欢他,你配不上!”

  杨越看着李默出了门,听脚步声感觉走远了,赶紧对陆沉说,“我刚刚怎么样?”

  “你之前不还让我放先放么?”

  “我想了想,你做我妹夫也不错。”要是默默和他成了,那他妈也不会一直想撮合他们俩了。

  “小姑娘说你不是她哥。”

  “不是亲哥胜似亲哥,我和她还有她亲哥李毅,三个人从小光着屁股长大的。”

  陆沉鄙夷地看了他一眼,“光着屁股”?他是怎么把这粗鄙的词那么轻松说出来的。

  “小姑娘多大?”

  “十七,还有一个多星期成年。”

  “还没成年?”陆沉皱了皱眉。

  杨越看懂了他的疑惑,“嗯,她中考家里出了事儿,去了职校学护理,现在在实习。”

  “嗯,知道了。”

  “你喜欢她么?”杨越认真问。

  “现在还不喜欢。”他实话实说。

  “以后会喜欢?”有些担忧。

  “会。”

Next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