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001 地狱开局

“别打了!要出人命了!”

  “哎呀妈呀,这血都流了一地,脑袋上还破了个洞……”

  “太凶残了,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之下,竟然行如此残暴的举动,这世道……”

  “嘘~

  小声点,没看见是苏家的人在动手么?

  在大石城里,甭说是打死一个黔首,如果惹怒那位苏家大小姐,她让人把我们都绑了也没人敢去喊冤……”

  “唉,苏家明明是我们汉族世家,为何如此……”

  “切,我们是黔首,人家是门阀,哪怕都是汉人,这也是分三六九等的,没看见周围没一个人敢上前阻拦么?

  咦?

  那个人的脑袋怎么不流血了?”

  柳天成强忍着后脑勺传来的剧痛,恍恍惚惚的想要睁开双眼。

  他不明白,自己昨晚只是带着RB高中生女友出来度过一个浪漫之夜而已,为什么后脑勺仿佛被人砸破一般剧痛?

  难不成是自己的小女友那面‘东窗事发’?

  他爹带着亲朋好友过来趁着自己熟睡的时候亲切‘问候’了一番?

  不对啊,RB可是法制社会,而且他是自由恋爱,那个女高中生被他忽悠……哦不,被他迷得神魂颠倒,绝不会背叛自己!

  “不行,我被揍得脑子都快变成浆糊了,我一定要去找RB最好的律师团,把打我的人送进去!

  特娘的,本少爷长这么大,还没被打的这么惨!”

  柳天成越想越气愤,越气越清醒,身体的气力也快速恢复,终于睁开双眼,适应了外面的光线。

  然后柳天成傻眼了……

  柳天成看着眼前几个手里拿着棍棒,穿着古代布衣,头戴璞帽的精壮汉子,下意识的抬手揉了揉自己的双眼。

  ‘我这是走错片场了?

  不对,是不是有人故意整我,把我扔进一个古装拍片场地里了。

  不过这些群众演员穿的古装服饰怎么跟我老家那面一样,RB古代不是这么穿的吧。’

  柳天成自行脑补起来。

  就在这时,一道让他浑身一颤的清丽嗓音突然传来:“没想到你这个登徒子命还挺硬的,给我接着打,往死里打!”

  我这是遇到疯子了!

  柳天成看着眼前凶神恶煞的精壮男子,满脸狞笑着举着棍棒往自己这边凑过来,在求生的意志下,身子条件反射一般的从地上弹了起来。

  丝毫没有刚刚被打得断气的模样……

  “等等!你们是谁?!

  我要报警!”

  柳天成环目四望,发现周围竟然全都是穿着古装的‘群众演员’,还对着自己这边指指点点,一副吃瓜群众的可恶面孔!

  ‘这么多人围观,竟然没一个出来主持公道的,这还是法制社会么?

  天理何在?!’

  柳天成刚在心里吐槽两句半,对面的几名恶仆已经举着棍子冲了上来。

  从小到大锦衣玉食,除了床上功夫很硬外一无是处的柳天成哪里见过这种场面,两腿一软,噗通一声后仰倒地,神奇的躲过了横扫过来的两条木棍……

  ‘日你个仙人板板,我这是到了什么地方,这里绝不是RB东京!

  恶作剧也不可能下这么大成本吧。

  而且这完全是想要我的命啊!

  我就是一个没有继承权的纨绔子弟,至于这么凶残么?!’

  柳天成面色悲戚,仿佛天塌了一般。

  “住手!”

  天籁般的男中音传入柳天成耳畔,令他浑身绷紧的肌肉一松,抱头撅屁股准备挨打的姿势微微放开,露出一个小洞看向声音来源。

  只见之前围观的吃瓜群众已经让开一条坦途,一队穿着古代捕快服,腰胯直刀的汉子,在一位长着一副小人面孔的‘奸佞’之人引领下,大步来到这里。

  在柳天成眼里怎么看怎么像影视剧里反派分子的‘奸诈小人’,满脸庆幸的跑到他身边,伸手将他搀扶起来。

  “小人来迟,小人该死,让主上受惊了……”

  主上?

  柳天成双眼一瞪,这个称呼寓意深刻啊。

  他只在小说里看过!

  ‘难不成,我真成了古人?

  还是一个有身份有地位的古人?

  我是不是可以继续当我的二世祖,整日里山珍海味,没事逛逛合法的青楼红馆,再邀约几名头牌共度良宵?’

  一想到今后的好日子,柳天成腿也不软了,腰也不弯了。

  这算是柳天成为数不多的优点之一——天生乐观,或者说环境适应能力较强,俗称没心没肺!

  民不与官斗在任何时代都是至理名言,哪怕是堂堂苏家的恶仆,终归只是个仆人,看到穿着正儿八经捕快服饰,相当于后世警察的官方人员到来,也不敢继续动武,一个个都将眼神转向之前发话的主子。

  一位容貌清丽可人,身段婀娜多姿,侧看曲线波荡起伏,令人叹为观止,正看腰肢盈盈一握,仿若柳枝。

  单从样貌身材上品鉴,妥妥的就是荧屏上女主角的水准,还是可以拉升整部剧平均颜值的那种绝色佳人!

  苏媚儿看到官差过来,脸上丝毫不见惧色,鼻孔朝天,下巴颏横指官差,也不嫌累得慌……

  “你们来的正好,这个登徒子在大街之上盯着本小姐窥视良久,抓起来吧。”

  柳天成看到这一幕,哪里还不知道自己真的穿越到了古代时空?

  就是不知道这是真实的历史空间,还是类似的平行世界。

  看过架空小说的柳天成,对穿越这种事情的抵抗力还是蛮强的,再加上他没心……天生乐观的性情,倒是没有多少伤感。

  反正他上辈子的母亲难产而死,自己作为情妇之子,没有继承权不说,还不被自己的亲生父亲待见。

  老爹给自己那位哥哥几十亿现金玩创业赔个底朝天都只是训斥几句,让他断了念想乖乖回家继承千亿家业。

  对自己这个庶出之子,一个月的零花钱连一百万都不舍得!

  所以,柳天成对自己那个老爹的感情真心不算深,唯独可惜的是,他好不容易追到手的清纯RB妹才上了一宿,远没有到腻味的时候,真是抱憾终生啊……

  几名靠着一身官服就震慑诸多黔首和恶仆的捕快官差,看清楚苏家大小姐苏媚儿那过目不忘的面孔后,知道自己这一次必须要来一次‘秉公执法’了!

  随后,官差中领头的那个小捕头,问都没问满脸是血的受害者柳天成情况,直接招手喊道:“来人,把这个登徒子抓起来!”

  下完命令,走向苏媚儿的捕头脸上谄媚之色浓郁得快要滴出水来,如果不是周围人多眼杂,估计已经五体投地了……

  “苏小姐请放心,对付这种登徒子小的最是在行,苏小姐如果有何示意,可派人到官衙里通知小的。”

  这句话自然不是明着说,而是捕头踱步到苏小姐身前一步远低头倾诉。

  有些事情,哪怕人人都知道,大庭广众之下说出来也会徒增尴尬。

  大石城谁人不知苏家大小姐空有一副人见人爱的皮囊,但骨子里的骄横性子出了名的野蛮?

  苏媚儿瞥了眼不敢抬头看自己的捕头,傲然一笑道:“待会我会派人过去的。”

  说完,苏媚儿在婢女的陪同下来到街边的一辆奢华马车前,一名年轻的仆人立马奔至车门前,双膝跪趴在地上低头,让自己的腰背尽量平直,方便贵人落脚。

  紧接着,在柳天成没见识的注视下,苏媚儿踩着这名仆人的后背踏上并不算高的马车车门……

  “太奢侈……哦不,太蔑视人权了!

  竟然以人身为台阶,这……

  老子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看见!”

  没等柳天成继续感慨,几把出鞘直刀已经架在他脖子旁。

  柳天成额头留下汨汨冷汗,嘴角微抽,转向刚刚称呼自己为主上的那一位。

  焦急的小眼神仿佛在说:你丫的叫过来官差,是专门来抓我这个主上的?

  尖眉小眼的潘不武苦笑连连解释道:“主上,这些官差是我去报官请过来的,我是怕主上刚苏醒就被当街打死,不得已才这么做。

  主上请放心,我会跟主上一同去衙门,帮主上出谋划策。”

  “你这个奴仆不用在这里表忠心,你也是从犯,甭管你愿不愿意,都得跟我们一起回衙门。”

  目送苏家大小姐上了马车的捕头已经走回来,目指气使的对潘不武说道。

  柳天成听后,微微转过头来低语道:“是我错怪你了,陪我一起进监狱,就凭这份情义,以后你就是我柳天成的真朋友。”

  “谢主上厚爱。”

  潘不武躬声低语道。

  周围的捕快对潘不武一口一个主上倒是没感到奇怪,毕竟主上这个词在大石城中不算出奇,不少大户人家的主人都喜欢让奴仆这般称呼。

  随后,柳天成和潘不武两人被官差拿着直刀,亦步亦趋的朝着衙门的方向走去。

  背后留下一群议论纷纷,感慨世道艰难的黔首。

  当然,更多的人则好奇,作为大石城本地的贫苦农家,父母双亡,亲戚都不待见的柳天成,是从哪里冒出来一个忠仆的?

  不过议论中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得出一个答案——柳天成和他那个突然冒出来的仆人死定了!

Next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