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第1章 谁能比我惨

在以前薛章认为,世界上最惨的事是吃货有胃病。

  现在他改变了,世界上最惨的事就是一群丧尸围着你。

  薛章是一名普通的学生,是一个名字占很大便宜的学生,因为无论是谁,称呼他都要尊称学长。

  薛章本来在睡觉,然后突然地震。

  抱着小震不用慌,大震逃不了的心态,继续蒙头就睡。

  然后...醒来后就被一群丧尸围着。

  警察叔叔,以后我再也不敢地震睡觉了,能把我送回去吗?

  薛章闭上眼睛,干脆的躺在地上,反正要被咬死,自己也要选个合适的姿势被咬死。

  可是等了半天,一点反应都没有。

  而且他还发现一件事,他的眼睛闭不上了。

  这是个神奇的现象,需要研究一下。

  丧尸既然不吃自己,也就没有必要躺着了,于是薛章准备站起身。

  一个人站起来需要几个动作?

  首先,将双手撑在地上,然后以手和脚为着力点撑起身体。

  期间,有的人会看手,有的人不会看手,薛章就属于那种会看手的人,于是......

  真好,我的手终于瘦了,都能看见骨头了...

  薛章是枚大胖子,很胖的那种,走路会咚咚咚,他这么胖不是他好吃,而是他得了一种病。

  等等...可以看到骨头?

  有点不对的感觉。

  手既然不对了,那么就要看手以下的部位,胸口。

  真好,也瘦了,连肋骨都能看到。

  再往下看,也就是靠近老二的地方。

  恩,真好,连老二都没了。

  好你妹夫啊!

  要是面前有张桌子,薛章都想掀桌子了。

  自己现在明显完全不像活人,简直就是死人应该有的样子。

  不过自己好歹瘦了,这么一想也不是不可以接受。

  恩!我去找个幸存者打死我!

  薛章站起身,打量着周边。

  四周都是些破败的房子,看起来被废弃了很久,而且有个垃圾场在附近,看到实质化的绿气,这个垃圾场绝对是非常的臭,但没关系,自己闻不到。

  “喝啊——”一只丧尸摇摇晃晃的经过薛章,还轻微的碰了下薛章的身体。

  这只丧尸还算比较完整,就是半个头没了,苍白色的大脑裸露在空气中,嘴里发出无力的吼叫。

  至于为什么薛章看着这只丧尸,因为这只丧尸头上有绿光。

  咦?

  难道是生前带了太久绿帽,死后自带绿光。

  薛章又看了看其他的丧尸,没手的、没脚的、在地上爬的,这些头上都没有绿光,就这个没有半边脑子的丧尸有。

  于是薛章的好奇心起来了,他是个好奇和实践能力特别强的人,额,现在是丧尸,那么作为一只动手能力十分强的丧尸,看到一只头上冒着绿光的丧尸,应该怎么做?

  薛章弯腰,捡起地上的一块石头。

  慢慢走近冒着绿光的丧尸,他很想快点接近,但心有力而腰无力,只能慢慢的靠近。

  结果......

  由于薛章和前面冒绿光的丧尸,速度都不快,而且薛章拿着石头,导致速度更慢,简直就是乌龟和蜗牛赛跑。

  薛章是个死脑筋粗神经的人,一旦想要敲死那只冒绿光的丧尸,就一定要敲死,不然死了也不甘心,虽然自己现在好像已经死了。

  终于,冒绿光的丧尸停下脚步,抬头仰望着天空,阳光照射在绿光丧尸的脸上,这一幕看上去多么的就有诗意啊!

  薛章看到这一幕,觉得这么有文艺范的丧尸不应该被板砖呼死。

  于是薛章又捡了一块板砖,它应该被两板砖拍死。

  啪——

  薛章一手一板砖,从左右两边,抡了个大圆,朝着中间的绿光丧尸拍去。

  绿光丧尸脑袋被命中,倒在地上,目光依然是盯着天上。

  这时绿光丧尸头上的绿光突然射向了薛章,薛章先是一惊,然后不惊了,自己都成丧尸了,难道还会更惨吗?

  绿光射入薛章体内。

  【灵活躯体】(这是主角的外挂,但没有智能系统解说,只能主角自己摸索,不过看书的都是大佬,有权利提前知道,这货的外挂就是捡光,随机刷出白、绿、蓝、紫、金五种颜色的光。)

  (以主角为引体,任何物体只要触摸到主角的身体,就会发生变化,普通物品会变成白光,一天一次;绿光是刷在评分比较高的物体和生物上,一个月一次,以此类推,蓝、紫、金,需要的物品或生物评分越高,蓝光三个月一次;紫光五个月一次;金光一年一次。)

  薛章的脑海突然出现了四个字。

  四个字不难理解,就是让身体灵活。

  不久,薛章明白了这四个字的真正含义。

  因为一开始他的身体虽然能活动,但是活动起来就像老人一般,十分吃力,现在能跑能蹦能跳,还能练瑜伽。

  绿光丧尸竟然这么好,头顶绿光依然愿意助尸。

  丧尸的力气本来就大,没了脑袋的自我保护机制,可以使用身体百分百分的力量,但每使用一次,身体损伤就会越严重。

  一开始的丧尸速度都是很快,但到了后期,他们速度快不起来,即使没了大脑保护机制,但他们的身体还是受损了,例如脚断了的话,就算是世界冠军也跑不过一个普通人。

  破败的楼栋里,阳台上。

  “刚才我没有看错吧,一只丧尸拿板砖拍另一只丧尸?”

  “你没看错,因为我也看到了。”

  “这只丧尸怕不是有智慧,要不要抓来,说不定脑袋里面有着品质不差的晶石。”

  “万一这只丧尸很强呢?”

  “不可能,丧尸的强度看外表就能得知,这只丧尸百分之四十左右的器官裸露在外,进化程度一定很低,可能它的进化都在脑袋里,这么一只肥尸,不动手都对不起自己。”

  “有道理,我们行动。”

  两个人趴在阳台上,用双筒望远镜看着远处。

  两人说完,便收起双筒望远镜,走到下水管道处,抓紧管道,顺着管道滑下去。

  他们手上戴着手套,下滑的速度比较快,到达地面后,他们抽出放在身后的武器,是改装的武器——铁质棒球棍上缠绕着铁丝,铁丝带着尖刺。

  两人没有压低脚步声,因为丧尸闻得到,所以躲躲藏藏没必要。

  薛章没有闻到,他看到了。

  两个手拿铁棒的男人气势汹汹的冲过来,很明显对方是人,而且是拿着武器的人。

  拿着武器的人遇上丧尸,会擦出什么样的火花?

  应该是会擦灭火花。

  不过反正自己现在想死,成为了一只丧尸,活着没目标,死了自在,于是薛章朝着两个男人走去,想让他们打死自己。

  “咦?这只丧尸竟然主动走出来?”

  “莫不成是傻的?”

  两个男人很好奇,本来他们打算将外围的一部分丧尸消灭再除去那只看起来拥有智慧的丧尸,结果那是拥有智慧的丧尸主动走出来。

  丧尸能听懂人类讲话吗?

  不能。

  但薛章例外,他能听懂,所以他听到了对面跑来的两个男人说他傻。

  呵呵。

  薛章转身朝着尸堆中走去,都说我傻了,我还去送人头,那就是真的傻了。

Next chapter